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57印章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31日 13:52 [字數] 33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碼頭上果然漸漸安靜下來,再看前面那條船,已經在悄悄地駛離水灣。

謝琬連忙道:「你們快跟著他1

邢珠道:「霍珧你來划船,我去跟1說著已經借著夜色上了岸去。

船在水中游,只要盯緊了,在岸上一樣可以跟蹤。

謝琬看向碼頭,人已經漸漸散了,程淵他們也已經邁上了船梯,只留下田崆一臉落寞地盯著江水發獃。

謝琬嘆息了一聲:「走吧,邢珠自己會回去的。」

對於這場計劃的、失敗,她也有些失落,畢竟田崆要是被穆癸搗亂得當不成這個舵主,她又得與新上任的人打交道。這事兒花銀子不說,主要是還要花時間建立起信任。田崆的心情她十分理解,但是,卻愛莫能助。

明明就要成功了,偏偏半路讓人橫插了一杠,剛剛那傳話的漢子一看就知道不是背後主事的人,那麼,那船艙里的人會是什麼人呢?他既然能讓人抬出季閣老的名頭來,可見身份不低,難道說,他就是佟汾?

霍珧很快把船搖到了岸邊,一路平平穩穩,而且也沒有什麼大的聲音。

出了船蓬,謝琬扣緊斗蓬,自己上了岸。

回到客棧里,顧杏還沒睡,見得他們回來連忙讓小二上熱水。

邢珠還沒回來,霍珧道:「我去看看,你們先歇著。」

只是才走到樓下,邢珠就已經進門來了。

謝琬連忙讓顧杏把她迎進來,問道:「追到不曾?可見到什麼人?」

邢珠喝了一大杯水,然後道:「這船詭異得很,它駛出碼頭不遠就靠了岸,然後好久也沒有動靜。我在岸上等了好久,也沒有看見人下來,又不前行,就試著扔了顆石頭上去。誰知上頭一點反應也沒有,我接著又扔了好幾顆,還是不見有動靜。於是就壯著膽上了船,哪知道船里一個人也沒有1

「沒有人?」謝琬也驚詫了。沒有人的話,船怎麼會駛到岸邊來?

「他們是潛水走了。」霍珧凝眉道。「很可能他們已經發覺了有人跟蹤,所以棄船逃走。」

謝琬沉吟道:「船上的那個人,會不會是佟汾?」

「很難說。」霍珧摸著下巴,皺眉道:「按說這個時候能出面的只能是佟汾,可是據我所知,佟汾也不過是在漕幫裡頭有些地位而已,要說在官府朝堂,他還沒有那麼大面子能在季振元面前說得上話。這個人,應該是比他身份更高一些。」

謝琬聽聞,眉頭愈發皺得緊了,「不是佟汾,難道會是他們總舵的人?可是總舵的人為什麼要摻和下面這些事,除了佟湛。」

「也不會是佟湛。」霍珧道:「佟湛既然是護法,就不能輕易出總舵,必須是曹安在哪裡,他就在哪裡。而曹安當然不會摻和這些小事,佟汾的心思他十分清楚,如果他真同意讓佟湛來當這個滄州分舵主,早就動手了。滄州分舵就是要換人,也應該不會是佟湛。」

曹安就是漕幫如今的總舵主。

基於漕幫地位殊然,謝琬也從未如此直呼過他的名字,可是在霍珧口裡,漕幫總舵主也好,內閣季閣老也好,他說起名字來都那麼流暢自然,半點也不覺得不夠尊重。可他偏偏也不是狂傲,臉上眼裡浮現出的都是很溫和很自然的情緒,彷彿叫的不過是身邊的一個下人。

不過他這麼一分析,也十分有道理。

曹安既然能做到總舵主的位置,絕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最後會是誰來接田崆的手這事不好說,但是作為天下第一幫的總舵主,確實大不可能會理會這些事。

既然都不是,又會是什麼人呢?而且那般怕人瞧見?

「姑娘。」這時,邢珠已經梳洗完走出來,手握著個什麼東西說道:「剛才我在那船艙里翻查了一遍,從船板上發現了這個東西。」

她把手伸出來,拿出一顆拇指大小的四方塊狀物放在桌面上。

居然是顆印章!

謝琬拿在手裡,就著燈光細看,只見這印章上用篆書刻著個「嵐」字,字面上有硃色的印痕,材質是壽山石,原本該是尖利的四角已磨得有些圓滑。

「是枚私章。」

她凝眉道。

霍珧從她手上將章子接過,用食指從刻面上抹了點殘餘的印泥聞了聞。然後驀地皺起眉來,望著前方,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謝琬道:「你看出來什麼?」

他把印章遞迴給她:「這上面是朝廷發給各大衙門公用的『雨山泥』。」

既是用的是衙門裡公用的印泥,那這麼說來,這人就很可能是官府中人了。

如果是官府的人,那就說得通了!只有官府的人才有可能在季閣老面前說得上話,而漕幫的人最怕的也是朝廷官府的人,所以穆癸在見到那傳話的漢子時,神情頓時就鬆了,因為他知道,眼下也只有這私章的主人能給他解圍!

朝廷可是明令禁止除漕運相關以外的官員與漕幫勾結亂政的,雖然她們並沒有拿到他們亂政的證據,可是船艙里的人又為什麼要隱藏自己的真面目,而來插手這種日常糾紛呢?

這人的目的,很可能就是為了保穆癸,穆癸又是佟汾的人,那麼說到底也就是保佟汾。他一介仕官,而且推測起來身份還不低,這麼樣出面來幫助一個幫派里的頭領,很明顯已經觸犯了律例,他這麼做,為的是什麼呢?

謝琬坐下來,扶著額角陷入了沉思。

是了,如果是衙門的人,又為什麼還會水遁?除非是武官。如今天下兵馬十之三四在護國公霍達手裡,剩下的也都在京外各地駐守,京官武官自然也有,可是同時符合名字里有個嵐字,而且在衙門裡辦公的武官,顯然除了護國公府的人,就只有兵部了。

那麼,他究竟是護國公府的人,還是兵部的人呢?

不管怎麼說,這件事落在她眼裡,就必須查清楚不可了。

她拿食指沾了點茶水,抹在那私章的刻面上,然後往白紙上蓋了一印,交給邢珠道:「你明日一早就去京師,查查這枚印的主人。記住,不要露出行藏,要查到結果才回來。中間若有什麼線索,就讓羅矩寫信給我。」

佟汾背後居然牽扯上了朝廷的人,而且此人似乎在季閣老面前頗說得上話,那她就一定要查清楚了,這個人究竟跟季振元有什麼關係,跟謝榮有沒有關係。

這已經不是田崆一個人的事情,現在,她想放也放不下了。

這天夜裡程淵和錢壯沒有回來,邢珠走了之後謝琬收到田崆手下的人捎話過來,程淵他們隨船去了京師,留話給謝琬,讓她們辦完事先行回清河,等他們到京師下了船之後才回去。

留下來也只是等消息,謝琬於是讓顧杏收拾東西打道回府。

半路上剛好趕上下雪,漫天的飛雪在提醒著人們隆冬將至,而年關又將要到來了。

去時六人回來卻只有三人,沒有人打前站,到了家后吳媽媽急急忙忙把楓露堂里的大薰爐點起來,嗔怪地埋怨著怎麼不讓邢珠提前來送個信,羅升則忙著打點晚飯,又讓廚娘下去熬湯煮茶。玉雪秀姑也忙著抬熱水侍候謝琬沐浴,個個忙得腳不沾地兒。

不過看著大家這樣忙亂的樣子,心頭倒是添了幾分暖意,有家的感覺還是好。

回府之後日子也回歸了正軌,在滄州與霍珧之間的那點小漣漪也被接踵而來的事務擠到了背後。

在程淵他們和邢珠歸來之前,能做的事情只有等待。

而在出門的這些日子裡,李子衚衕收到了兩封信,一封是來自靳永,他是因為前不久得知了謝琅大比高中而特地來信致賀的,隨同一起的還有一些典籍。信中多是激勉勸誡之語,語氣比起從前,已逐漸溫和。他邀請謝家兩兄妹閑時進京作客。

這可是兩世以來頭一回,靳永主動邀請他們進府作客。

去年底靳永如願升為了都察院御史,同時仍兼著六科給事中之職。據羅矩那邊的來信說,謝榮已經與靳府不常聯絡,但是兩廂交情仍在,見面仍會打招呼。

謝琬當時只笑了笑,並未對此發表意見。曾經險些把謝葳娶回去給自己傻兒子當媳婦兒的趙貞一躍進了吏部,而且因為朝堂緊缺深諳稼穡的人材,不久又進了戶部為主事,謝榮不可能不去查他。一查,自然就會知道趙貞是怎麼進的戶部。

謝榮雖然不大可能是那種有怨必報的人,可是以他對謝葳的疼愛,有個趙貞時常在面前晃,他總會心裡不舒坦的,這股不舒坦,自然又會轉移到靳永身上。而當他知道靳永之所以會幫趙貞,竟然是謝琬從中穿針引線的結果,他會不怨恨上靳永才怪。

靳永在見到謝榮漸漸疏遠他之後,自然也會究其根由。

可是這兩個人都是慣會長袖善舞的,就是有怨也絕對會擺在心裡,怎麼會擺在臉上?所以,羅矩手下的人看到的便是他們仍舊「有交情」。RS

(快捷鍵:←)大妝 156神秘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58主上(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