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56神秘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31日 13:52 [字數] 35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既然如此,佟汾就很有理由記恨總舵主。他們總舵主對他也很應該心存芥蒂才是。可為什麼總舵主還是把他留在油水最豐厚的積水潭碼頭,而不是調到別處或貶了他的職呢?」

邢珠不知道怎麼回答,遞了珍珠耳鐺給她,不確定地道:「或許他們總舵主是個十分寬厚的人。」

謝琬笑著把耳鐺戴上,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說道:「要是寬厚,就不會因為大傢伙水祭竇將軍而怪罪到下面人頭上了。」

邢珠啞然。

顧杏在掌燈時分回來,回來的時候滿身都是塵土。

「程先生和錢壯已經在滄州下游上了船,估摸著戌時左右就能到達滄州碼頭,我在碼頭附近轉了幾圈,那個青使果然很難侍侯的樣子,我看田舵主說的話有譜。」

謝琬看了下時間,已經差不多到戌時,於是起身道:「顧杏留在客棧歇息,我們去瞧瞧。」

這事兒她不親自去看看總有些不大安心,尤其霍珧也說那佟汾陰險狡詐,既然如此,那青使只怕不是那麼好對庚雖然不會露面插手,但是她的糧食畢竟是在京師卸的,往後也不了與佟汾手下的人打交道,去看看總也好過什麼都不知道。

於是三個人駕著車便前往碼頭。

其實不到二十里的路程,在車上眯了會攪恕K們下車的地方在南下船隻靠岸的這邊碼頭,而今夜要鬧事的碼頭則在對岸。

他們在遠離碼頭的下游落地,這裡沿河有排民居,民居之間有狹小的過道可到河岸,霍珧將馬車栓在河邊槐樹下,等待邢珠把謝琬扶下車來。

謝琬站穩后一看對面,只見夜色里對面一排建築格外的熱鬧以及燈火通明,許多人影在水上岸邊來往著,又不停有吆喝聲傳來。想來定是漕幫在滄州的分舵無疑。

她望了下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黑壓壓的船隻,說道:「這也太遠了,能看到什麼?」

霍珧看著對面,說道:「這是最安全的地方。」顯然不願意她靠得太近。

謝琬環視了一下四周。吩咐道:「去租個漁船來。我們去江中央看看。」

邢珠想了想,說道:「運河上沒有漁船。小筏子興許會有,我去找找。」

霍珧喚住邢珠:「黑燈瞎火的,你留下來,我去。」說罷,一閃身就沒入了夜色里。

謝琬剛想找個背風的地方站著,突然間那頭又走回個人來,是霍珧忽然又掉了頭,竟然一把牽住她的手將她帶到一處民宅屋檐下站定,又不知道從哪裡弄來個一摸就知道是上好皮草的絨皮套子。套在她光裸的雙手上。

然後將她一把抱上倒扣在檐下的一隻小破船后,安撫似的拍拍她的手臂,才又走了!

看得邢珠在旁目瞪口呆。

謝琬坐在高高的船頭上,兩面有牆擋住風,手上有毛絨絨的皮套子。再也不冷了。但是想起自己居然是被他抱到這上頭來的,她又禁不住腦袋發寒。

他居然這麼樣堂而皇之地抱了她!抱了他的東家!

好在邢珠目光閃了閃,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然後安靜地坐在船下暗影里。

她摸摸自己兩世的老臉,是有些燙。

沒過多久,就聽一陣水流聲由遠而近傳來,邢珠從暗影里站起來。看了看江下,抬頭沖謝琬道:「姑娘往裡頭坐坐,我去瞧瞧,看看是不是霍珧來了。」

謝琬點點頭,小心地往裡頭挪了挪。

一會兒就聽有腳步聲輕輕地到了船下,然後船頭微微一動。一個人躍上船頭,像怕驚到了什麼似的輕輕地說道:「是我。」然後還沒等謝琬預備好,他一伸手,便又已經握住了藏在黑暗裡的她的胳膊,將她拉過來。嫻熟地牽著她跳下船頭。

他的動作果斷又自然,好像這樣牽著她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謝琬早就從吹來的夜風裡聞到那股淡淡的龍涎香,知道是霍珧。只是她雖然不拘小節,可今夜被他屢次這樣的牽手,作為一個姑娘家,終是有些彆扭。

她把手往外抽。霍珧在夜色里看了她一眼,說道:「別想多了,我只是怕你摔跤了又要我去扶。」說著又牽著她往坡下走。

謝琬語塞,好在夜色深沉,倒是也看不出來。

船已經找到了,是條安著小蓬子的小木筏子,霍珧上岸接她時,邢珠便在船上等著。

謝琬問:「現在什麼時辰了?我們的船來了不曾?」

霍珧一面順著兩邊渡船穿梭的方向划向對面,一面說道:「現在應該是戌時三刻的樣子,我們的糧船應該到了。如果我猜得不錯,應該會是前面一排船中的第三條。」他居然連划船這樣的事情都會做。

謝琬撩開蓬簾,往對面碼頭上看過去,果然見排了一長排等待蓋關文的糧船。而第一第二條都已經在往前行駛了,第三條船上眼下正有人穿著公服和漕幫裝束的人從船上下來。

邢珠笑著看向她:「看來是例行檢查過了,接下來就該是好戲上場的時候了。」

三個人在船上同看向對面,果然沒多久,那船上就傳來吵嚷聲,緊接著,就聽見錢壯在高呼著:「……要找他們討個說法!我們也不是好糊弄的1然後一行人就從船上急步下來,順著舷板到達了碼頭上。

碼頭上很快有人出面回應,錢壯嗓子大,程淵擅說,兩人一唱一和,很快吸引來一大群人。

又過了片刻,一名衣襟前後都著青甲紋的男子,就前呼後擁地到了喧鬧的地方。

謝琬精神一振,說道:「把船划近點兒1

小木船慢慢靠近到碼頭下,剛好能看清楚面向水面這些人的面容的距離。這裡泊了幾艘小烏蓬船,應該是用於兩岸行走的。

「那穿甲紋青衣的就是漕幫的青使穆癸。田崆猜的不錯,穆癸的母親跟佟汾的母親是姑表姐妹,就是佟汾沒交代過他,穆癸也會幫著他們擠兌田崆的。」

霍珧下巴微揚望著上方,靜靜地說道。

謝琬看了他一眼,說道:「你這江湖倒是闖出了些名堂,這都知道,莫非你做的是收集情報的差事?」

霍珧笑了笑,拿起船筏,又將船靠近了些許。

這下,已經依稀能聽清楚他們對話的內容了。

這時候田崆已經來了,正在扮深和稀泥的角色。大致與事先安排的那樣差不多,程淵這邊抬出了謝榮的名頭,逼得青使穆癸不得不因疏慢船隻檢測事項而拿出個說法來。程淵早就已經有了準備,三尺不爛之舌迫得他們毫無招架之力。

而這穆癸也不是好對付的,正在試圖把責任往田崆身上推。田崆當然不幹,三方便亂成了一團。

謝琬打量那穆癸,只見三十來歲,高瘦身材,眼神忽閃不定,不像是什麼端良之輩。於是大約也猜得那佟汾是什麼樣的人。看模樣這裡程淵錢壯他們已經能把持得住,便也就起了撤退的心思。

她回身道:「回去吧。」

小木船再次在水面上輕輕滑動,然而剛退出碼頭下,霍珧忽然又停止了雙手。

謝琬道:「怎麼了?」

他皺眉望著前方,「前面有條船。」

前方不遠處,是一小片停泊在水灣里的小木船,這些船平日里應該是用來在對面兩個碼頭之間穿行使用的,因為不用的時候便停留在這片水灣里。但是眼下這水灣里停著條分外大些的木船,船艙封得嚴嚴實實。

邢珠道:「雖然是大些的船,但臨時停在這裡也不算什麼。」

謝琬看過之後卻也面色凝重的道:「不,你再看它的船身。」

那船的船身明顯的沉入水面,而且就著水面的波光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出來船身前後並不那麼平衡,而且還時有晃動。由此可以斷定,船上坐著有人。

「剛才我們來的時候,並沒有這船。」霍珧蹙眉說道。

謝琬揮了揮手,「再駛回去。觀察下是什麼人。」

霍珧顯然也正有這個意思,於是借著來往穿梭的船隻遮擋,又悄無聲息地回到了先前那片陰影里。

碼頭上仍然在吵嚷著,穆癸這裡已漸漸落了下風,眼見著有屈服求饒之勢。

小木船所在之處並未被遮擋視線,因而謝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那頭水灣處封得嚴嚴實實的那條船里,這時船簾忽然掀開了,從中走出個精壯的漢子,踏著停泊的木船悄聲地上了碼頭。

謝琬下意識地往頭頂望去,緊盯著穆癸身邊。

她直覺那漢子是沖穆癸來的,因而絲毫不敢放過。

果然,穆癸身邊很快多了兩個人,其中就有從那個船里走出來的精壯漢子。穆癸見得那人出現,神情頓時鬆了松,而後就見那漢子趴在他耳邊說了幾句什麼,穆癸神色一凜,連忙跟他點了幾下頭,然後臉上神色就又恢復了鎮定。

「……改日……季閣老……謝大人……」

上頭說話聲被風吹得斷斷續續,但是聽得這幾個字,以及當中的得意張揚,謝琬也能猜得出來是要抬出季閣老來作和事佬了。謝榮就是季閣老提拔上去的,眼下程淵打的是謝榮的幌子,他們這邊再抬出個季閣老,田崆和程淵他們還有話說嗎?

ps:

感謝大家的粉紅票和打賞,下個月我會繼續好好乾的。。。斗謝榮。。。RP

(快捷鍵:←)大妝 155雞蛋(feifiguan*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57印章(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