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48靠臉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29日 07:43 [字數] 37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據說皇上為了安撫竇家,便把竇準的孫女,許給了如今的靖江王。而竇家從那年起,就再也沒有子弟進軍營了,如今一府上下皆從孔孟,雖然也還有習武的傳統,但卻只是為了強身。」

謝琬聽到這裡,不由得也尋思起來。

這件事發生在七年前,七年前她還沒有重生,還是個真正的孩子,所以根本不知道還有這樣一件事。而竇準的孫女嫁給了靖江王,那靖江王的妹妹也就是嫁給了鄭側妃的弟弟鄭鍾,原來鄭家跟大理寺正卿府還是親戚。

這麼說來,那次趙貞來信說老靖江王妃做壽,曾密也在被邀之列,這麼說來,這曾密倒是也入了鄭側妃的圈子。難道說,圖謀江山的殷曜,打算閻王小鬼一把抓,連個小小的南城副指使都要拉攏?

這手筆也太小家子氣了!

她頗有些不以為然。不過,如今殷曜有了謝榮,只怕已不會再這麼不分黑白地把人往懷裡兜罷?

她說道:「不知道竇准將軍的死,最後又怎麼會影響到漕幫改規?」

寧老爺理了理思緒,又喝了口茶潤喉,才徐徐道:「竇將軍死後第三年,也就是五年前,那年漕幫也在中秋時迎來了他們的新總舵主。

「此時卻恰逢水上謀生的百姓自發祭奠竇將軍之時,京師作為最大的軍畿重地,有著許多當年從東海服役歸來的老兵,他們選擇祭奠的地點就在京郊積水潭。於是那年中秋夜裡,漕幫在積水潭總舵舉辦著總舵主新上任的儀式,而環島的三面水岸上,卻點起了密密麻麻的孔明燈。

「他們新上來的總舵主不知道是不是忌諱這個,當即下令去驅趕,結果兩廂產生了糾紛,最後還是請了護國公出面才收了常總舵主事後怪責積水潭分舵的舵主沒有辦好此事,於是放了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此改了漕幫的規矩。

「雖說這總舵主沒曾把話說明白,可是大家都從他改掉的幫規里揣摸著,多半是他看到十三處分舵主財大氣粗,有錢了漸漸不受管制。於是便以這條規矩相挾。這些年聽說倒是也有些成效,他們在總舵主面前,是聽話了不少。」

謝琬聽到此處,終於恍然,原來說來說去,說到底還是這新上任的總舵主小心眼兒的緣故所致。不過她對別人的做法不予置評,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馭下方法,並不能因為自己不採取便去否定他人的作為。

她忽一想,又說道:「那是不是因為這件事,所以後來皇上便把漕運的事交給了護國公?」

「不錯。」寧老爺子點頭。「一來護國公掌領千軍,無論如何壓得住漕幫,二來在老兵和百姓們眼裡,霍家的地位更是高尚,這漕運上的事交給他。那是再合適不過了。所以後來這些年,漕幫轄內再也沒有發生過此類的糾紛。」

沒有了與百姓的糾紛,卻開始了內部糾紛。在漕幫內部都尚且有相互欺壓的事情發生,更何況對外?如此說來,寧家的商船被截,也就算不上什麼稀奇的事了。

「伯父下回再運茶,到底還是走陸路保險些。」

她執起茶壺替寧老爺斟茶。

寧老爺嘆道:「陸路要請鏢局押車。成本大,而且也並不十分安全。若是遇上個山賊什麼的,也有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

謝琬想著也是,遂順口嘆息:「朝廷也是該花些精力在這上面整治整治。」

這裡又聊了幾句,門外吳興走進來:「姑娘,宴席已經擺上了。二爺讓小的來請寧老爺入座。」

謝琬聞言,連忙站起來,送了寧老爺到門口,目送著他隨吳興往偏廳而去,腳步一轉。便也拿著那大包信件入了楓露堂。

她這裡吃過飯,把信看了,便讓人瞄著前頭散了席,讓人把程淵請過來。

「程先生可知道竇准這個人?」

程淵微愣,「七年前被人謀殺死在東海駐營的大將軍竇准?姑娘如何問起這個?」

謝琬遂把方才寧老爺子說的那番話跟他說了。「這案子背後的兇手真的沒有查到么?」

程淵搖搖頭,嘆息道:「竇將軍也是我朝一員猛將,當年隨著護國公出身入死,堪稱護國公的左膀右臂,護國公回朝之後他便率兵駐紮在東海沿岸,沒想到竟然命喪宵小之手!噩耗傳回京后,據聞護國公當場便換上素衣縞服去到竇府弔唁,情急讓人為之感傷1

謝琬道:「你是說,護國公與竇將軍關係十分親近?」她還以為只是普通的上下級關係。

「那當然1程淵凝重地道,「說起來竇將軍與護國公年歲相差不多,竇府原先也在護國公府所在的朱衣坊附近,朱衣坊因為住的都是權貴,府邸佔地面積十分之大,所以攏共也只住了兩三戶人家,據說護國公還是世子的時候就時常領著小他幾歲的竇將軍讀書玩耍,堪稱幼時摯友。

「護國公立志收復倭寇,竇將軍就替他四處搜集海上知識,竇將軍負傷不能處理公務,護國公就調了自己的次子過去親自代替他掌了幾個月的筆,事後如果不是皇上把竇家小姐指婚給靖江王當了王妃,護國公說不定就把她給娶回府做兒媳了。

「可以說,這二人的交情,真可稱得上是情比金堅四個字。」

程淵眉眼裡露出深深的欽佩之意。

謝琬也不由因著這情比金堅四個字而頓祝世間少有人拿這四個字形容兄弟情的,能好到這樣的地步,得是深到什麼樣的一種感情?

她訥然片刻,說道:「對了,你寫封信給羅矩,讓他留意留意曾密最近有些什麼新動作,趙貞的二媳最近給他添了個胖孫子,只怕沒空出去溜達。我這裡也準備了幾樣添盆禮,回頭你一起包了捎過去。」

說到後頭她已是笑起來。趙貞舉家在京師落戶之後,他的次子趙抿便很快成了親,如今姑娘也說了親,尚的是兵部一名主事的兒子。趙貞此回來信一為告知謝榮已經回到東宮當起了殷曜的筵講。二為向謝琅致賀,三卻是為報喜。

程淵聞言也笑道:「原來添了胖孫!這倒要好好寫番賀辭才是1

謝琬想了下,忽又笑道:「程先生這兩年鮮少回紹興,家人可還安好?」

程淵髮妻早亡。並未曾續弦,膝下只有一個女兒,他過來之前則已經嫁人了,聽說丈夫公婆待她十分不錯,而且嫁過去不到一年就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兒子,十分可愛,由此夫家更是十分珍視她,程淵回去的時候也住在女兒家裡,女婿親自端茶倒水,十分孝敬。

「她不需我掛慮1程淵搖搖頭。笑道,眼裡隨即露出無盡的慈愛來,「她在紹興過著平凡無憂的日子,每天開開鋪子,沽沽酒。自在得很。」

說到兒女,無論文人武夫,無論高官庶民,就無一例外地變成了那個透著無可奈何但又沉溺於其中的那個人。

謝琬看著幸福中的程淵,忽然也覺得溫暖。

謝琅決定明日就出發去南窪庄。

謝琬晚飯後把霍珧叫來,交代他與虞三虎從護院里抽調出來的兩個人一道跟著。

霍珧很聽話地服從了。翌日早上,不但在謝琬交代的時間準時到達前院。而且還備好了換洗衣物。

不過比起在府里來,他的打扮更加內斂了些,很平常的粗布灰衣裳,再把頭髮束成普通的樣子,這兩天鬍鬚也沒刮,人靠衣裝。如此搗飭下來,倒是也沒有好看得那麼過份了,跟裝扮講究的謝琅同出去,人家定把他甩上三五里。

如此,就連府里小丫鬟看向他的目光。也正常了許多。

虞三虎調出來的這兩人一個叫周南,一個叫胡峰,去南窪庄的路上,謝琅與程淵坐馬車,而霍珧與周南胡峰則騎馬。

周南看了霍珧兩眼,眼裡閃過絲促狹,說道:「霍兄弟,看你斯斯文文的,不像練把式混飯吃的人啊?我跟你說,咱們二爺如今可是舉子爺了,你要干不來這活就趁早說,買壺酒請兄弟們喝喝,咱們也教教你兩手!

「要不然咱們這一班三倒陪著二爺,回頭要是出了差錯,咱們姑娘可得讓你吃不了1

霍珧笑了笑,沒說話。

胡峰噗哧一聲笑起來,說道:「老周你也太直接了!你應該說,敢問霍兄弟,你打過架么?」

敢做人護衛的誰沒打過架?胡峰看著是替霍珧解圍,實際卻比周南還要陰損。這是說他混到這個位置靠的是那張臉呢。

對於這兩隻,霍珧依舊只笑笑,沒有搭理。

周胡二人見他不接招,便也覺得沒意思,雖然仗著在謝宅當差幾年的老資格,卻因為他是謝琬親自帶回來的,又不敢挑釁挑狠了,不然真惹得翻了臉回去也不好交差,便轉頭說起城裡近來的新聞來。

沒一會兒到了地界,庄頭楊武與妻子淑娘連忙帶著兩個兒子上前迎接。謝琅交代道:「我們此番要住半個月,你先去收拾幾間房,然後回頭再帶幾個莊子里擅稼穡的莊戶過來。」

楊武躬腰道:「房間已經收拾好,爺帶著人進去住便是。等爺回頭用過飯,小的便把莊戶帶過來。」

謝琅道:「不必等到用過飯,你若眼下有空,即刻去尋過來見我最好。」

楊武連忙去了。

ps:

書友群建好了,346239334,來戳吧~~~以後重要通知或變更就在群公告里通知了~~~么么噠~~

————

感謝liping1018、書友090824074703788、絕世玫瑰、whtiger、芭蕉娃娃、呼ayres、g、書友081215164635116、書友080315134415314、a1111、鋤苗日當午、水晶餡餅、0香水婕妤0、y、liuaijuan、天一生水88、三生琉璃等等等的粉紅票~~這兩天的粉紅票都好給力,可是網速不行,看不了那麼多,乃們原諒我~~~

感謝kinka、蘇娜子的平安符,感謝淡豆豉的香囊~~~~~~~~~~RP

(快捷鍵:←)大妝 147幫忙(單調的寶兒*和氏壁+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49真假(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