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38處置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26日 15:55 [字數] 34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鄧姨娘收回目光,唇角一勾,說道:「我若不那樣做,你後來又怎麼會狠得下加大力度去報復?那時候逐他出府,也不過是暫時在外居住,事後王氏還是會有辦法讓他回來。只有把他踢出宗籍,才能徹底地打擊到王氏,而我自認做不到,便只能借這個來激怒你,讓你來做了。」

謝琬默然,沒想到她居然也在鄧姨娘的算計之列?

她默不作聲盯了她半日,又道:「那麼,你又為什麼那麼恨老太爺?他總沒有對你做什麼吧。」

鄧姨娘嘆了口氣,聲音忽而變得凜冽起來:「他最大的錯誤,便是收了我進房。如果不是他,我怎麼會遇見王氏?如果不是他,我怎麼會在這裡關上一輩子?所有一切一切,都是因為他而起1

謝琬冷冷看著她:「據我所知,當初老太爺納你,也是因為你有這個意思,趁著楊太太過世,填房未進門之時,自己湊了上去!說到底,這也是你咎由自取,跟老太爺並無什麼大相干。」

「可若不是他,王氏哪裡有那麼大的膽子這樣對我?1鄧姨娘激動起來,「當初是我送上門的沒錯,可是難道就因為我是送上門來的,他就可以對我不聞不問,把我當個死物丟在後院里聽之任之嗎?!這些年來誰在意過這後院里還住著個我?你在意過嗎?!

「他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麼又要留我在府里,隔段時間就上我院子里來一回?我就是要殺了他,我還要看著王氏怎麼樣對著他那殘廢的兒子痛苦不堪過完這半輩子1

她目光炯炯盯著對面的屋檐,裡頭閃爍的是仇恨的光,檐下的紅梅染紅了她的臉,使她整個人看起來都像是沐浴在烈火里的一隻鳥。

謝琬胸中也有仇恨,但她的仇恨遠不如這樣激烈,她的仇恨如同涓涓細水。流敞在她的軀幹四肢,雖然強韌但可以控制,而鄧姨娘的仇恨是滔滔大江,奔騰起來不由人控制。使得她本身也逃不過被淹沒的命運。

「報仇的方式有很多種,你這樣做又有什麼意思。」她低頭喃喃地道,為她的不顧一切而嘆息。「我想,掩月庵的那柱淫香,也一定是你點的了。」

「對,是我點的1鄧姨娘目光灼灼,「但我不是針對你,而是謝棋。你一定不知道,你們在小偏院里生死危急的時候,我的人卻一直也在後窗外等著罷?我知道謝棋過去了。也知道謝宏會讓人進屋去,所以我讓人點了那柱香,我要讓他們一個個都活在水深火熱里1

「你真以為我不知道是你?」謝琬偏頭望著她,「那天夜裡,為什麼王氏在隔壁睡得那麼沉?我們這邊那麼大動靜她都不知道?那是因為。她喝了你下的葯,所以一直睡得很沉。如果我沒有猜錯,周二家的早就已經被你買通了。而當晚點那柱香的人,就是周二家的。

「周二家的這麼多年也沒有升上管事娘子,心裡一定怨恨著。於是你把這麼多年來的積攢都給了她,讓她來辦這件事。我說的對嗎?」

她望著鄧姨娘。

鄧姨娘僵了半刻,訥訥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謝琬唇角動了下。「從你身上的薰香,以及你說周二家的代替你在靈前燒紙的事上懷疑上的。周二家的是王氏的人,她如果不是你的人,為什麼會代替你燒紙?而你來找王氏,當然也是為了在她面前多走動,做出一副巴結的樣子。以消除大家的疑心。」

其實要懷疑上她很簡單,只要一個個排除作案嫌疑就是了。而謝琬就算沒有路遇她,也遲早有一天會找上她。

鄧姨娘定定地看著她,有那麼一刻像是在屏息著。她的神情在白雪的映襯下有些惶恐,但是很快。她就上前兩步,急急地說道:「謝琬!我知道你和我一樣恨著王氏,一樣恨著謝府,咱們聯手吧,把王氏推上死路!讓她再也沒辦法壓在咱們頭上!你這麼聰明,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1

謝琬後退了一步,搖搖頭。

鄧姨娘詫異地道:「為什麼?」

「因為,你還沒資格跟我聯手。」

謝琬說完,靜靜望了她片刻,然後轉過身來,走回到院子中間,以只有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你是有些小聰明,我卻也不蠢,你屢次壞我大事,我豈能饒你*—許大人,該進來了1

隨著她的話音落地,門外忽然湧進來一群人,穿著捕快服,拿著木枷和鐐銬,為首的是駐守在謝府十來日的捕頭。捕頭瞪向廊下,揮手道:「上去把兇手拿下1

鄧姨娘錯愕地退到牆下站定,瞪大眼望向院中央的謝琬。謝琬立於雪中,一臉地清冷漠然。

又一行人從門外走進來,為首的一個是謝榮,一個是許儆。

捕快們以極快的速度將鄧姨娘上了枷鎖和鐐銬,鄧姨娘的臉煞白如紙,怔怔地看著謝琬,直到捕快們將她押下了院子,她似乎仍未從突然而至的這群人里回過神來。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對我?」她以嘶啞的聲音,喃喃地沖謝琬發出質問。

謝琬唇角勾了勾,卻是半字未吐。

許儆沖謝榮拱手作了個揖,看向謝琬,也作了個揖,然後默默地帶著捕快們走了出去。

院子里只剩下謝榮和謝琬,以及幾個聞訊趕來偷看的下人。

一陣風吹過,廊下的燈籠搖搖晃晃地,似乎在訴說著這一院的寂寞。

謝榮的臉上極平靜,他對著檐角已經破舊得脫了漆的滴水看了許久,然後對著這孤寂靜謐的夜空幽幽地吐出一口氣來。

謝琬還以為他要感觸什麼,側過頭來等他的下文,卻正好對上他探究的目光。他問:「她問的話你還沒回答,剛才你本來也可以不誘供的,這樣她或者還有絲狡辯的機會。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謝琬揚高下巴,轉過身去:「因為我一點也不喜歡被人算計1

謝榮對著她的背影負手看了半刻,眯眼看了那廊下的燈籠半晌,也踱出了門檻。

鄧姨娘被抓走的消息頓時在府里爆炸了,她就是下毒謀害謝啟功,栽贓給王氏的幕後真兇!王氏聽到這個消息,這一夜也覺也沒睡了,在房裡對著空氣罵了鄧姨娘祖宗十八代,然後把周二家的連打了二十幾棍轟了出去。

謝榮當著全府人的面強調這是謝琬的功勞,然後順便宣布了分家事宜。

王氏目瞪口呆,待要跳起來反對,被謝榮一句話壓下:「此事我已經決定,無須再議。等帳目割完清楚之後,琅哥兒兄妹便可收拾東西搬出府去。出府後你們也當勤勉自省,律己上進,如有什麼難處,也可回來求助。」

不過是些場面話。

自打昨夜謝琬從正院回來,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了謝琅,因而謝琅這個時候對謝榮的安排早就心知肚明。拿出真兇來跟謝榮談條件是謝琬早在謀划中的事,就算他不拿限制他參加科舉來要挾她,她也有辦法達到目的。

謝琅從善如流地頜首:「多謝三叔教誨,侄兒定當勤勉上進。」

謝琬也頜首。

這裡沒有長房說話的份,謝榮拍了板,自然事情就定下來了。

王氏十分肉疼,等謝琬他們走後,便從椅子上跳起來埋怨:「你是宗子,怎麼能這麼輕易就把家產分出一半給他們?你是不知道他們對你大哥和棋姐兒有多狠還是怎麼著?竟然白白拿這麼錢去便宜他們1

自從殺人真兇找到了,她就有如從死里又活回來了一般,氣焰精神竟是比起從前來還要強上許多了。

謝榮靜靜望著她:「母親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紀,如何還這麼易怒易躁?我若像你這麼樣只圖著眼前丁點利益,早就被人踩在了腳底下。——打今兒起,便請母親移居佛堂半年,替父親頌經超度,順便守滿這半年熱孝。我已經讓龐鑫將佛堂打掃好了,請母親這就收拾東西過去。」

王氏目瞪口呆,「我是你母親,你居然要趕我去佛堂?憑什麼?他又不是我害死的1

謝榮冷冷掃過來一眼:「如是不是你把父親推倒跌傷,別人又怎麼會找到可趁之機?!他是你自己的丈夫,你竟然也狠得下這份心去打傷他,他雖然不是你親手害死的,可與你親手害死他又有何異?

「母親這幾年來做下的事情真是越來越讓兒子驚訝了,買兇毀壞府里姑娘的清白,與任家串通一氣圖謀琬姐兒的嫁妝,以致居然還親手毆打丈夫!家風不正,治家不嚴,母親便是不為自己著想,也該替兒子想想,這些醜事若是傳出去,我謝榮還有什麼前途可言1

王氏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原先她以為謝啟功死了,真兇又找到了,她終於可以過把揚眉吐氣的日子了,雖然接下來由與她早存了芥蒂的黃氏主持內宅,可當家的卻是她的親兒子,她能夠窩囊到哪裡去?黃氏能擠兌她到哪裡去?可沒想到,她還是要忍氣吞氣地過日子!還是要夾著尾巴在這個家裡頭做人!

而讓她變成這麼樣的那個人,正是她的親兒子!

王氏這一刻,簡直頹敗到了極點。

(快捷鍵:←)大妝 137對質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39飛蛾(lunarjoe*和(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