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34服喪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25日 15:49 [字數] 336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她站起來,跟許儆點了點頭:「那就等三叔回來,再請大人過府來了。府上發生這樣的事,讓人悲痛萬分,這裡就不強留大人了,等三叔回來,到時自會邀請大人進府。」

謝琬摸准了許儆的態度,才開始真正思考起整件事來。

如今王氏的嫌疑雖然最大,但她隱約卻覺得不該是她,在她那麼樣把謝啟功撞傷之後,很顯然謝啟功無論有點什麼她都會成為最大的嫌疑,她如今自保都困難,又怎麼會這樣自毀長城呢?

退一萬步說,就算是她做的,她也不可能會蠢到這種地步,像眼下的情況,簡直沒有一點對她有利的證詞,她就是喊一萬遍冤枉,都是枉然。

可是不是她,又會是誰呢?她從始至終都守在謝啟功床前,不是她,總不會是謝啟功自己吃的吧?

謝啟功的死狀也是經過痛苦掙扎后而變了形的,從表情來判斷兇手根本沒有意義。

而且還有一點,假設殺謝啟功的另有兇手,那麼他做下案后其實什麼證據也不用留,可他偏偏還不死心地在碗片上留下一塊胭脂漬。她看過了,王氏昨夜雖然有上妝,卻十分淡,可那碗上的胭脂卻很明顯。

王氏沒有理由在侍疾的時候帶胭脂在身邊,那胭脂更可能是兇手故意留下的證據,目的就是栽凡贓王氏。是什麼人這麼地恨她呢?

此人不但恨王氏,還恨謝啟功,難道會是謝宏?或者謝棋?

謝棋是有可能的!據正院里的人說,謝啟功死前,曾經醒過來與王氏爭吵了一番,他讓她跟謝宏一道滾出府去,只是因為當時見著王氏出來,下人們為怕王氏知道他們偷聽而記恨,因而全都避到了遠處。

且不說王氏出不出府。只說長房這邊,他們搬出府去,謝棋自然會受不了,她為著任雋之事已經恨上王氏了。又有什麼理由不因這個而恨上謝啟功?

總而言之,長房那堆人是最有嫌疑的,不過他們與王氏一丘之貉,誰來認這個罪並不要緊。

要緊的是,謝榮回府之後會怎麼著?

謝啟功停靈在正院廳堂,雖然沒有正式公布,但是因為死因已然確定,人證物證也都已經確鑿,基本上不需要屍體辦什麼手續了,只等謝榮回來便可定案。於是府里掛起了白燈籠,大門也都拿紙糊白。謝琬等人雖然未穿上正式喪服,卻也都換上了一色的素衣。

謝榮帶著黃氏母子於這日深夜回到府里。

一進門,一身青袍的他便因踢到了門檻而踉蹌了一下,險些栽倒在地上。黃氏連忙與龐勝拉住他。哭著道:「我知道你傷心,可你好歹也顧著自個兒1

謝榮流著淚衝到正院,一眼望見尚未大殮的謝啟功靜靜躺在屋中央的門板上,身子一軟,便就跪行著上前去了。

「父親,兒子來遲了1

他一步一叩頭,眼淚大滴大滴落在地上。似乎連廊下都聽得見聲音。

謝琬謝琅迎出門檻,與一眾家僕同跪在地上迎接。

黃氏哭著問謝琬:「怎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我這才離府幾日?你快些跟你三叔說清楚1

謝琬望著謝榮,謝榮擺擺手,目光獃滯地盯著謝啟功,爬過了門檻,到了他身前。便再也抑制不住,伏在他身上失聲痛哭起來。

謝琬站起來,與黃氏道:「三嬸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隨便問問府里人都有數,等明日許大人來了。便就有結果了。」

在未確定王氏就是真兇之前,她還說不出指證王氏的話來,謝榮回來了,一切便皆由謝榮作主罷。

一直等到三房回了房,謝琬才回到頤風院去。

挨著枕頭眯了個把時辰,天就已經微亮了,二門下便有動靜傳來。

玉雪進來道:「是許大人來了,三老爺一夜沒合眼,姑娘回房后,他叫了好些人去問話,也見了王氏和謝宏,這會兒想來府里近來發生的事情,他都已經清清楚楚了。許大人也是他讓人去請來的。」

謝琬坐起來,看來謝榮比她想像中心情還要急切,頓了頓,她便也讓人打來熱水洗漱。

隨便吃了點早飯,便就帶著邢珠顧杏往前院來。

謝榮與許儆還在屋裡頭敘話,誰也不知道他們真體說些什麼,但總歸不至於脫離眼下的事。

謝琬在靈堂安靜呆了有半個時辰,添了幾柱香,隔壁房門吱呀一響,二人走出來。許儆道:「大人放心,下官定當全力以赴,查出真兇1

聽見這句話,謝琬點香的手就頓了頓。許儆的話明顯就是刨除了王氏是兇手的可能,這是謝榮為了保護王氏而有意讓許儆另找人當替罪羊,還是他也已經懷疑到了此事另有真兇?

「龐福。」

在她怔愣之時,謝榮已經送走了許儆,並且在廊下叫住了送紙錢過來的龐福,低沉的交代道:「預備帖子,發去各府里報喪。然後準備大殮,還有喪事。」

他看也沒看與他僅只相隔了一道門檻的謝琬,交代完,便緩緩地往拂風院地方向踱去。

傍晚時分喪服就發到每個人手上了,謝榮讓人來傳話,召集所有人到正院里議事。與此同時,縣衙里也派了捕頭在府里調查兇手,他們另有地方辦公,並不耽誤府里的喪事。

謝琬換好衣服,與謝琅到了正院,只見除了王氏和謝榮,三房的人到齊了,就連長房的人也都來了。

謝榮坐在從前謝啟功坐的那個位置,手指摩挲著扶手,憔悴了很多。黃氏站在他身後,擔憂的望著他,謝葳則坐在他下方,側身面對他,也在不時地仰頭看一看他。

謝榮與謝啟功之間應該是有著真感情的,畢竟謝啟功在他身上傾注了所有的心血,為著他,謝啟功甚至連嫡長子謝騰都可以不加理會。

可是在他這樣的哀傷襯托下,旁人的臉色看起來就淺淡得多了。

王氏也坐在屬於她的那個位置,面上毫無對謝啟功之死的悲切,有的只是對未知世事的惶恐。

長房裡那堆人就不必說了,興許在他們看來,謝啟功的死,反是老天爺對他們的眷顧。黃氏母子三人倒都是情真意切的,只不過大半是因著對謝榮,剩下那幾分哀意也不過是愛屋及烏罷了。

謝琅謝琬則更不必說了,謝琅對謝啟功不過出於人道有著幾分關懷,謝琬這裡則一門心思想著的是謝榮怎麼出招,她又該如何應付——謝啟功總會死的,不過是比她預料中早了幾年而已,她努力過阻止這件事情發生,可是還是被人鑽了空子,這也間接證明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的古訓。

真兇沒有找到,謝榮又行事莫測,這種情況下,怎能使她不把心思集中到這方面。

人到齊了好一會兒,謝榮才抬起頭來,往下方緩緩掃視了一圈,目光在謝琬身上停頓了半秒,而後才又順著往下看去。

每個人被他這一掃,都不覺把腰挺得更直,生怕有絲毫失儀。

直到全都看過了一遍,他才以嘶啞的聲音說道:「老太爺故去了,事情來得突然,手頭有許多事情待辦。把你們叫來,是商量下怎麼辦完這場喪事,把他老人家風風光光地送上山。

「靈堂里以大爺謝樺領頭,帶著謝琅謝桐謝芸負責迎送及回拜,女客這邊由大太太和三太太領頭,帶著葳姐兒琬姐兒招待。棋姐兒讓她暫時負責照料老太太。」

這麼說來,是要繼續讓謝宏以繼子的身份給謝啟功服喪了?

謝琬迅速抬眼看向謝榮。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豈不等於說依然承認謝宏是謝啟功的繼子?喪事靈前是最講規矩的,謝宏如今已然被踢出了府去,也已經不在謝家族譜,莫說長房的人不能牽頭辦事,就是在靈前也不能以子嗣身份出現,迎送回拜的事,不讓謝琅領頭反讓謝樺領頭,這算怎麼回事?

謝宏的兒子如果在靈前披麻戴孝,那他踢出宗族的事不就等於是句廢話了嗎?

謝榮這麼做,是在給她下馬威。

她看向謝榮,謝榮並沒有看她,只是在繼續交代著接下來的事務。

她倒也不急,他既然把人都全叫了出來,又當場這樣宣布,可見心裡已經做好了準備,她若此時與他辯駁,多半討不到什麼好處。

事實上,謝宏再也不能以陰謀詭計設害到她,當初她執意踢走他出府,一來是為父母雙親及祖母出這口惡氣,二來則是防備王氏攛掇謝啟功從公中產業里瓜分出一部分家產給他。謝府里所有的家產都是謝琬的目標,莫說謝宏,就是分到謝榮手上的產業,她將來都要一絲不少的收回來。

所以當時逼迫謝啟功解除謝宏身為謝府繼長子的身份是絕對必要的,就算沒有掩月庵這回事,她也會製造出謝宏道德敗壞的理由讓謝啟功就範,可是眼下謝啟功突然這麼一死,很多事情就必須要換個方向考慮了。

如今謝宏出不出府已不要緊,要緊的是這份家產如何瓜分。RP

(快捷鍵:←)大妝 133兇手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35名正(單調的寶兒*和氏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