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29下場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24日 11:50 [字數] 340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琬在楓樹下盪鞦韆,聽得玉芳說完,她一下子握住鞦韆繩,抬起頭來。

「大夫說已經有四個月了,若是墮下來的話對母體十分危險。

「這事本可以防範的,可誰也沒想到這層,再加上二姑娘又無經驗,也就忽略了過去。如今棲風院里為著這事又鬧騰起來了,未婚先孕,這事捂也捂不住了,大太太要麼就是責罵二姑娘,要麼就是哭天罵地。大老爺如今倒是能坐起來了,可還是不能下地走動,每天被大太太這麼一哭罵,倒是又落下了心悸的毛玻」

謝琬盯著面前的大麗菊,沉吟起來。

謝棋懷的當然是董湖的孩子,當夜他二人行下那苟且之事,竟然還種下了孽根,這不但王氏她們沒想到,謝琬同樣也沒有想到。

既然孩子已不能墮下來,那麼就只有生下來了。謝棋本來已經*,若是又未婚先孕誕下個孩子,就算還是嫁給了董湖,可這輩子簡直不要指望再翻身了。

想到這裡,她說道:「怎麼不索性成親算了?」也好過到時大著肚子或者抱著孩子過門。

她說這個話的時候其實並沒有別的意思,純粹只是順口一說。

可惜玉芳聽完之後以為這是她的授意,隨即便把話傳到了謝府。

王氏聽到這話之後打碎了兩個青花大瓷罐,並指著門外怒斥道:「如果不是她,棋姐兒怎麼會變成這模樣?就是她把棋姐兒一輩子都給毀了,眼下還跑到這裡來嘲笑諷刺!你想讓她這麼著過門,我偏不讓她嫁1

周二家的連忙掩門勸慰:「老太太小聲些,老太爺在隔壁將養,驚擾到他可是不好1

王氏聞言到底收斂了幾分,但仍是氣道:「他眼裡哪裡還有我?我這輩子竟是白替他們謝家當牛作馬了1說著絹子印著眼眶,竟是又止不住哭起來。

周二家的勸道:「老太爺也是在氣頭上,等他消氣兒就好了。趁著老太爺病重在床這些日子。您何不多去隔壁陪他說說話兒?話是開心鎖,您只要將他哄開了心,往後的事不也好說了么?」

王氏聽完又哭了片刻,好歹止住了哭聲。平下心氣兒來。

沒幾日後便傳來王氏強行把謝棋給颳了胎的消息,謝棋一度死去活來,昏死了大半個時辰沒有脈搏,血了流了兩盆,到後來拿老參熬湯死命地灌,好歹把命吊了回來。但是這麼樣一來,大夫卻給出她此後再也不能生育的診斷,謝棋醒來后聽聞,立馬又昏死過去。

謝琬在頌園收到消息也只剩一聲嘆息,這王氏還是作死的命。在謝棋受到了那樣的嚴懲之後,她深以為給她的教訓已夠了,如此此後她縱使能生育,就是那董家能看在謝家的面子上好生待她,她自己這輩子怎麼到頭?王氏偏生如此。真是讓人無可奈何。

謝棋從此便如朵花兒,燦爛了一個夏天,便在深秋嚴霜之下枯萎了。

玉雪把玉芳斥了一頓,扣了她兩個月月錢。玉芳及頌園所有下人,此後也不敢再胡亂揣測主子之意。

寧大乙到府來的時候,謝琬正在裹著件斗蓬在逛園子。

兩個人在荷池畔的水榭里對著一池殘荷煮茶。

茶葉是寧大乙送的,他們家的茶葉鋪子佔了河間府小半個江山。謝府在江南的茶園也往北送茶葉。不過並不自己經營,而只是生產運送。

寧家雖然賣茶葉,寧大乙喝茶卻鯨吞牛飲,沒有半點雅士之風。

謝琬對他早已不抱什麼舉止斯文的希望,因而坐在對面安之若素,說道:「鐘鳴坊那邊我已經差了人去看過了。一萬兩銀子我已經準備好。我想過,反正過不多久我也要搬去京師,多投資點買賣也沒什麼。不過我有個要求。」

寧大乙差點沒被茶嗆到,連忙放下茶杯說道:「只要你肯答應幫我,別說是一個要求。就是十個要求我也答應!你說吧1

謝琬轉著手上杯子,說道:「我得放兩個人進去。」

寧大乙一頓,隨即點頭:「成!你放十個也成1

謝琬睨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可不是為了監視你。我是想讓你給我帶幾個人出來。你們家是行買賣出赦買賣行當比我在行些,酒樓鋪子我依然入乾股,只賺錢,不管事,全部由你掌管,但是你得幫我好好帶兩個管帳的人出來,我如今手上就缺這樣的人。」

如今綢緞鋪子里的帳是由羅義在管,可他行事不夠變通,而且思維也不夠快,但是記性好,調去管理庫房倒十分合適。但是這樣一來帳房就得另外找人,正好寧大乙自己送上門來,於是前陣子她便讓羅升在鋪子里挑了兩個表現不錯的夥計,作為儲備力量培養著。

寧大乙拍著胸脯道:「這個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便是1

說完他又諂媚地給她添上茶,說道:「這一萬兩銀子的字據我都立好了,那這錢,你啥時候給我?」

謝琬扭頭叫了聲羅升,羅升便捧著一疊銀票走進來,交到寧大乙手上道:「寧公子,您點好了。」

寧大乙兩日後便帶著那兩名叫做杜誠、郭許的夥計去了京師,而天氣一日日變冷,謝琬呆在頌園裡的日子也越來越多起來。

余氏帶著齊如齊如錚又來住了段日子,當中對於掩月庵這番遭遇,余氏自然又罵了王氏他們個底朝天不提。這邊謝琬心情卻是極好,讓錢壯趕車拉著她們去田府里打了些野味以及山貨回來,與齊如下廚製成各種不知所謂的食物,兩個人折騰得興緻勃勃,卻被余氏大聲嘆息暴殄了天物。

謝葳也來過兩次,之後就與黃氏和謝芸去了京師探望謝榮。謝啟功已經基本康愈,親口同意讓他們母子去京師。讓人意外的是,這信里居然並沒有對發生的這件事發表什麼意見。

謝葳來時依然親切熱情,但謝琬卻感覺得到,她說話越來越滴水不漏,從她口裡也再聽不到關於三房以及謝榮的任何有用的消息。她進京之前那天夜裡正是冬月十五,月亮高高的掛在天空,靜靜地凝視著頌園裡的一草一木。

謝琬與齊如以及她,三個人在水榭里吃茶賞月。

謝葳望著月空,微笑著嘆息:「往後再這樣與你們吃茶談心,也不知道要到幾時了。」

齊如一下下撥著絲弦道:「想聚總是能聚的。」

謝琬也趴在水榭窗台上,靜靜地望著明月笑道:「縱是能聚,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了。」

謝葳側轉頭,看了她一眼。

翌日謝琬回謝府去了送行。

黃氏最近不知怎麼,心跳得慌,一個月里倒有二十天在床上躺著不出門,聽說京師有治心病的名醫,於是便去信給謝榮,讓他派人接她們一道進京住住,等到過年時再與謝榮一道回來,算起來也有個多月。等到那個時候,不出意外的話,謝宏怎麼著也該搬出府去了。

她們不在府里,王氏也就不能怪她們不出面相幫。

謝琬對黃氏的奸滑清楚得很,但是因為她的迴避於謝琬也有好處,於是仍配合著她演這齣戲。

於是謝琬便不可避免地與王氏打了照面,而伴在王氏身側的,竟然還有鄧姨娘。

謝琬想起當初她給謝宏在謝啟功求情的事來,不由勾唇冷笑了笑。她再求情又如何?以為救得了他初一便救得了他十五。謝宏最後得到了這樣的下場,就是神仙臨世,也阻止不了她復仇的決心。

然而,對於她付之的冷笑,鄧姨娘居然也笑了笑,不是嘲笑不是得意,而是像看著晚輩的最尋常不過的目光,而那裡頭,透出來的是不明意味的笑意。

謝琬瞥了她一眼,跟謝啟功福身告了退,掉頭登上了她新制的寬敞舒適的大馬車,回府去了。

王氏氣得要死:「好歹我還是這府里的老太太!是她的祖母!她竟然連招呼都不跟我打就走了,她眼裡哪裡還有老太爺跟我在1

玉雪在後頭走的稍微慢點兒,聽見了,便走回頭,笑道:「老太太教訓的是,這該走的不走,不該走的倒走了,回頭奴婢就告訴我們姑娘,讓她進門專程來跟您賠禮請安。」

王氏聽得這話,更是氣得臉色發白,沖著她背影砸了個粉彩盅子,才又消停。

玉雪回到頌園,果然把這事告訴了謝琬。

謝琬算了算日子,謝宏已經在謝府養了四個月傷了,前幾日聽說他還拄著拐杖下過地,那麼,也是該出府了。於是道:「明日早上,咱們入府去給老太爺請安。」

王氏自打聽從了周二家的勸說,雖然對謝啟功辜負了數十年的夫妻恩情感到心冷,但是迫於無奈,也不得不日日里前去謝啟功面前親自照料起居。

謝啟功對她惱怒之意未減,雖然讓他覺得在二房和下人面前徹底丟了臉的是謝宏父女,可是若無王氏,他們怎麼敢這般折騰?因而比起謝宏來,這份恨意也不見得輕多少。這些日子見著王氏常常坐在屋裡抹淚,兩鬢也多了許多白髮,謝啟功回想起三十多年前她嫁進府來時的嬌美,便就有些感慨。

(快捷鍵:←)大妝 128合夥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30拚命(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