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04致謝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18日 13:44 [字數] 33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魏彬父子定在翌日早飯後回去。謝琬十分高興,夜裡特地讓人備了桌酒菜,與謝琅一道給魏暹餞行。

席上魏暹顯得落落寡歡,連喝了幾杯悶酒後,便憂鬱地嘆氣說:「我這一回去,此生只怕都再也不能上謝府來了。我們相識一場,你們卻這麼高興,難道就不怕會想念我,會失去我這個朋友么?」

謝琬一口酒險些噗出來。謝琅笑道:「你不能來謝府,我們卻可以去京師。往後見面的機會多的是,夢秋不必如此傷懷。」謝琬把米鋪開在京師,往後還少得了進京的機會嗎?不過開米鋪的事都在私底下進行,尚且不便透露就是了。

魏暹兩眼這才亮起來,「真的嗎?那一言為定!等你們到京師來了,我們去香山吃烤鴨1

正說著,吳興進來道:「魏大人跟前的陳先生來了。」

魏暹滿心以為陳士楓來是為捉他回去,連忙站起來:「去告訴他,就說我吃完飯就回去1

話未曾落音,陳士楓卻已笑眯眯走了進來,先看了他一眼,然後沖謝琅謝琬拱了拱手,說道:「此番承蒙三姑娘大義相助,使我家公子得以斬除羈絆,我家主上特命在下前來向三姑娘致謝。」

謝琬跟謝琅互視了眼,頜首道:「區區小事,不足掛齒。先生請轉告魏大人,此番之事,驚擾到大人玉駕親臨,乃是鄙府之過,還望大人恕罪才是。」

陳士楓聽得她這麼說,遂笑著點了點頭,目露讚賞打量了她兩眼,接著又道:「在下也算有過幾十年見識,世間之人比姑娘聰慧者有之,比姑娘博學者有之,但以姑娘的年紀有這等雍容之氣度,說句不中聽的話。屈居在這樣的小地方,姑娘實在有如明珠蒙塵。」

謝琬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魏暹這會兒因知道陳士楓不是來捉他回去的,心情愉快著。於是介面道:「是啊,像小三兒這樣的姑娘,在京師也不多見。那些所謂的大家閨秀,一個個外表看著賢淑大方,私底下實則心眼兒多的很,跟她們在一處說話都覺得彆扭,哪有跟小三兒在一起這樣自在痛快1

陳士楓聞言挑眉,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然後再面向謝琬,說道:「我家大人生受姑娘送參之情。又蒙姑娘從旁相幫這麼大一個忙,臨行之前本該重謝方是。然而此番出京匆忙,並無相適之物回贈,又恐那黃白之物污了姑娘雅性,故此。回京之後我家大人會有道書信前來,介時還望姑娘留意查收。」

此番魏謝兩家之事謝琬已經插手過多,而且魏府來頭太大,極易引人注意,而此時的魏彬對於她來說,雖然是個對付謝榮的絕好幫手,可惜這就如同一個書生面對一把絕世好刀。雖然心存愛惜但卻無力操控。

魏彬能夠做到參知政事之位,自然有他過人之處。謝琬就是再能耐,也不過是個女流,他不可能真正重視她。如今他雖然遣陳士楓前來致謝,不過是出於禮貌,她如果真的順竿子往上爬。不止是過於冒進,也顯得不知天高地厚,反而會引起反效果。

所以她對於魏彬的態度,並不很積極。

她說道:「請先生轉告大人不必如此費心。能替大人排憂解難乃是民女的榮幸。勞煩先生特地前來,不如也且坐下喝杯酒。」

陳士楓道:「多謝三姑娘美意。因著還要預備明早起程之事,故不敢多呆。」

謝琬知道他還得回去回話,也不強留。

等他出了門,魏暹坐回酒桌旁,疑惑地道:「奇怪,我父親從來沒對誰這麼婆媽過。」

謝琬看了他一眼,舉起酒杯來。

翌日清早,魏家父子就啟程回京了。魏暹愁容滿面,一再叮囑謝琅謝琬進京的話要去找他。謝琅送了他兩壇他愛喝的青梅酒,他收下后眼巴巴望著謝琬。謝琬聳肩攤手,表示壓根沒準備,他長嘆了一口氣,蔫搭搭上了馬車。

謝榮依舊與他們同路,再度出現在大家面前的他,又是那個如沐春風的溫文士子,一襲月白道袍襯得他玉樹臨風,眉梢眼角儘是風流。就連陳士楓見了也不免讚歎:「謝編修之風采,唯魏晉之名士可分秋色。」

此事塵埃落定,府里呈現著前所未有的平靜。

雖然歷盡了曲折,但阻止謝榮與王氏分別想將謝葳謝棋嫁入魏家和任家的目的,最終還是達成了。謝葳不是個可以隨便就能被擊倒的人,此次陰謀成空,但謝榮卻因此得到了陞官的保證,她也很快會振作起來,琢磨往後如何更好的相助謝榮。

謝琬壓根不擔心她。

她也不在乎謝榮這次還是連升了兩級,往他入閣拜相的目標又更近了一層,在她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以及充足準備好的情況下,謝榮毫無意外會同時變得強大。她能夠做的,只是在最大限度上防止他走的過快,過高。

他是那麼的疼愛謝葳,謝葳犧牲了閨譽換來的也只是他的一次升遷,而如果有一天,當他知道這次與魏府結親的謀划失敗是敗在謝琬手裡的時候,他只怕會連想吃了她的心都有吧?跟謝榮的第一回過招,他贏了靳永,第二回,換成她保住了魏暹。

謝琬感到十分欣慰。至少這說明,她並不是不具備與他抗衡到底的能力,只是還待加強。

如今謝葳跟魏暹的事情到底還是傳出去了,雖然因為謝家的名聲和地位,傳言只在小範圍內私底下傳播,但是最起碼連李子衚衕鋪子的人都知道了,羅升來回稟買宅子的事情時,順便說了句:「大姑娘的事情城裡幾家大戶都知道了,往後要在本地議親,只怕是個難事。」

謝葳上輩子就是嫁的就是在京中的一個寒門士子,如果這世沒有謝琬前去尋找魏暹,魏暹不可能會冒然闖到謝府來,謝葳也不可能會跟魏暹發展出這麼一段孽緣。

如今謝榮又要面臨陞官,三房搬去京師是遲早的事,所以在不在本地挑夫婿對他們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只要這消息不傳到京師,那她的婚嫁基本不會無礙。

隔日她去鋪子里挑冬衣料子的時候,寧大乙也來了,他狗腿地送了一大筐肥壯的螃蟹給謝琬,然後賊兮兮地打聽:「聽說你們家大姑娘跟京中哪個大官的兒子有了私情?我爹當初還想替我去求娶她來著,幸虧沒娶1

謝琬冷笑道:「你們眼下就是還想娶,你以為她就會嫁么1

寧大乙一臉赧然:「我知道你瞧不起我們家,可我現如今不是改了么1

謝琬揚唇望著他:「你倒是不改試試?」

寧大乙脖子一縮,灰溜溜出了門。

謝葳在府里悶了幾日,便去外祖家散心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臨行前謝琬去送她,她瘦了些,看起來最終沒有能夠嫁入魏府、替謝榮拓展背景,對她是真有著不小的打擊。不過瘦了些的她看起來卻更多了幾分柔弱的氣質,比起從前豐盈的樣子,顯得更婀娜嫵媚了。

府里越發清靜。

王氏因為謝宏拖累,這些日子十分消停,平日里也不大出門,只與鄧姨娘在房裡抹抹骨牌,或者讓阮氏陪著吃吃茶聊聊天。

因為謝琬對謝棋的指證,黃氏更加地憎恨王氏了,雖然從謝葳處得知謝棋並非存心算計謝葳而是謝琬,可是如果沒有謝棋帶著任雋前來,謝葳也不至於當著那麼多人丟臉,讓下人們把話泄露出去,以至謝葳已成了許多人私底下調笑的對象。

黃氏表現得是那麼明顯,王氏如何看不出來?可的確是謝棋有錯在先,謝葳若是與魏暹訂了親也就罷了,偏巧又以失敗告終,此事在謝啟功那裡越發已成了雷區,怪來怪去謝棋是罪魁禍首,對她的埋怨便就更加嚴苛。

所幸謝棋是受了有先見之明的王氏安排去了掩月庵。要還在府里,不定受什麼樣的責罰。

如今謝榮又步步高升,黃氏身為他的妻子,是最受他帶契的人,她要記恨她這個婆婆,又有謝啟功從旁袒護著,王氏又能夠拿她如何?

因而不要說讓她過來陪著說話,竟是連日常問安都恨不能免了。

府里沒有了謝葳謝棋膝下承歡,謝宏閉門自省,阮氏又要忙碌著正月里謝樺成親的事,這種情況下,能陪伴王氏消遣的人就實在不多了。於是鄧姨娘在正院里出沒的次數就多起來,謝琬如今是每隔十來日才過去請一回安,每回都挑謝啟功在的時候,而幾乎每回她都能見到鄧姨娘在側。

而每回見到鄧姨娘,她都能想起她相幫著王氏給謝宏說情,使得他最終免去了重罰的事。

她對鄧姨娘,談不上擺臉色,但也絕沒有好臉色。

當然,作為身份卑微的姨娘,每次謝琬過來時,她都會謙恭地站起來,喚她「三姑娘」,不過謝琬總是淡淡地一頜首作罷。她要治她的話容易得很,但若只因為這個事而特地分神對付一個姨娘,也未免太煞有介事。她總會有把柄落在她手裡,她等著就是。RP

(快捷鍵:←)大妝 103內心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05豪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