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01夜訪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17日 19:51 [字數] 353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是了,那次羅矩在他們家門外轉來轉去,還在打聽他,後來被他綁在樹上,是她親自過來解救的他。也是那回他才知道世上還有這麼有趣的一個人,然後打聽到了她的住宅,找上了門來。如果她是說這個的話,倒是挨得上邊,畢竟要是換了別人,不一定那麼好說話,把羅矩還給她的呀!

他雖然不知道父親為什麼會知道這個,但是不敢不答,卻又因為謝琬交代過他不要把在京師見過她的事說出去,於是只含糊的道:「是有這麼回事。」

聽到他的回話,神情也不似作假,魏彬的神情便就放鬆了兩分。

因為方才險些做出的決定,心裡湧起的愧疚使得他語氣也和緩下來,「這個三姑娘,平日為人如何?」

聽見問起謝琬,魏暹立時想也未想地咧嘴說道:「小三兒為人十分之好!可不光是我說,她手下那些掌柜和侍從個個都對她讚不絕口,而且,沒有一個人是心不甘情不願留在她升還十分能幹,如今他們二房的中饋就是她打理的呢1

魏彬看見兒子這副與有榮焉的樣子就煩,他皺眉道:「我是說,她是不是心機深沉,難以捉摸之人1

「她不難捉摸啊1魏暹睜大眼睛,似乎聽到了什麼天方夜譚,「小三兒這個人雖然不多話,看起來也有些冷,可是她從來沒害過什麼人好不好!不錯,她是比別人聰明些,可這並不代表她就是個壞人!而且平時她有什麼就說什麼,背地裡也從不說人壞話。

「不過,她就是有點懶,喜歡窩軟榻,不喜歡運動。這樣似乎不太好哎1

一想起好幾次看見她懶洋洋窩在軟榻里的樣子,就像只慵懶的小貓,他就不覺浮出幾分寵溺的笑來。

魏彬看見他這痴傻的模樣。愈發覺得無藥可救了。

等魏彬回了房,吳興這裡立馬也回到了頤風院。

當他把魏家父子倆的對話一說,謝琬立時覺得無語了。她幾時懶過了?那幾日躺在軟榻里,不過是因為腳上長了癤子。不方便走路,又不方便跟人說,所以才窩著沒動罷了。怎麼就成了懶了?她每日早起晨運讀書的時候,他還不定起來了呢。

玉雪看著她著臉的樣子,知道她並不是真生氣,不過是因為程淵這趟差事辦得順利,所以才有了這份閑心。於是也笑道:「這魏大人跟兒子打聽咱們姑娘的時候,怎麼就跟公公相兒媳婦似的?」

旁邊吳媽媽和吳興也相視而笑起來。

謝琬可沒興趣參與這種無聊的話題,順手拿起一本書,大步出了門檻。

這兩日謝榮果然從早到晚陪著魏彬。要麼在後園裡漫步賞景,要麼圍爐煮茶談論文章制藝,再要麼就是在清河縣內溜達走動,體察稼穡民生。魏彬此番出京並不是為著什麼體面的事,所以除了謝府的人。並沒有人知道他來清河,就是有人私下裡風聞,自然也只會裝作不知,以免觸犯了官威。

魏彬一日不作決定下來,魏暹就一日不能安心。

尤其當看見魏彬與謝榮之間來越融洽,他也越發坐不住了。

「謝編修這個人很是不簡單,萬一他說服了我父親就完了!我才十四歲。還有大把地方沒去過,大把的事情沒做過,怎麼能夠現在就被婚事困住?我簡直都無法想象當你們還在自由自在的玩耍時,而我卻要準備成為別人的丈夫1

謝琬聽他一副絕望的口吻,將眼從書上抬起來,說道:「你究竟是因為沒玩夠。所以才不想跟大姑娘訂親,還是因為大姑娘本身的緣故,才不肯訂下這門親事?」

「都有1他抬頭望著他,兩眼睜得老大,「我既想再多玩幾年。等到十七八歲再議親,更不願意與我結親的人是個手腕高到我抓都抓不住的人。你們家大姑娘雖然端莊大方,可是跟我見過的那些官太太們太像了,我不喜歡!以後我見到她不逃就不錯了1

謝琬瞄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投回書上,慢條斯理說道:「那你一天到晚窩在我這裡算怎麼回事?我又不能左右令尊的想法。」

魏暹嘆氣,兩手一攤站起來道:「我不就是一肚子牢騷沒處說,只能到你這裡來發泄發泄么。」說完他又走到她面前,鄭重地說道:「你就一點也不擔心么?萬一程先生並沒有打動我父親,我就很有可能變成你姐夫1

謝琬合上書,無語地看向他:「姐夫又怎麼了?我不終歸會有個姐夫的么?」

「那倒也是。」魏暹皺眉點點頭,一面憂鬱地沉思:「可是那樣的話,將來我就不能這麼隨時隨地來找你了,我有了麻煩,也不便找你出頭幫我——唉,我還是不能這麼做,我覺得,你還是找別的人做你姐夫好些1

謝琬仰靠在椅背上,環著雙臂呲牙看向他,「依你這麼說,那我覺得還是你來做我姐夫好些。起碼,我從此以後就可以不必給你收拾爛攤子了。」

魏暹聞言垮了臉,哀嚎一聲仰倒在錦墊上。

時間一晃,魏彬到府已來了五日,頂多後日,他就該銷假回京了。

晚飯後他推掉了謝啟功的邀請,換了便服負手出了門。

順著游廊踱了一段路,陳士楓疑惑地道:「大人這是要上哪兒?」

魏彬神態怡然,說道:「隨便走走。」

這一隨便走走,就走到了頤風院外。魏彬打量了門楣上的匾額一眼,跟陳士楓道:「我聽說這謝琅也頗富才學,尤其甚擅詩賦,這兩日盡與謝編修談制藝,也有些厭了,我們進去會會他。」

陳士楓略頓,隨即會心一笑,說道:「據說這謝琅乃是謝府孫輩里最為出色的一個,大人素日求賢若渴,如今身邊既有這樣的少年郎,自然應該會會。」

二人相視而笑著,一前一後踱進了院門。

謝琬與謝琅吃過晚飯,正在花廳吃茶,吳興忽然從門外驚詫地走進來:「少爺,姑娘,魏大人來了1

謝琅立時放下茶碗站起:「在哪兒?」

話正說完,門外已經有人道:「大人1

謝琅連忙拂了拂衣襟迎出去。謝琬略頓,也穩步出了門檻。

魏彬只帶了陳士楓一人,一身常服站在廊下,一副悠閑的樣子。他往拱身行禮的謝琅看了眼,便捋須道:「不必多禮。」又轉頭往他身後半步的謝琬看來,目光不同看謝琅般柔和,而是帶著三分嚴厲七分斟酌。

謝琬垂首不動,臉上一如既往的平靜。

前世今生她都被人打量夠了,也早已修得無論在什麼樣的目光下都能安然自如的本事。

謝琅也察覺到魏彬的目光似有針對u/陰v/窈窕醫女最新章節之意,護妹之心油然而生,遂拱手道:「大人紆尊降貴,還請屋裡上坐。」一面喚來銀瑣,「去把書房那套紫砂茶具拿過來,再把那罐銀毫沏上。」

魏彬負手進了門,四處打量了眼,在客座上坐下來。

謝琅請了陳士楓在魏彬下首坐下,自己則垂手立在一旁。

魏彬道:「今日老夫非以官身上門,只是尋常走動,不必如此拘謹。」

陳士楓含笑道:「我們大人聽聞二公子品性風雅,琴棋詩賦均有涉獵,因此慕名前來。二公子和三姑娘,都請坐罷。」

謝琅因為魏彬方才那般目光盯著謝琬,總覺得他來意不善,忙道:「舍妹自幼養在深閨,女流之輩不涉詩書,以免在此貽笑大方,還是下去張羅茶點的好。」

陳士楓卻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謝琬,笑道:「公子袒護幼妹之心讓人感動。不過,在下卻從我們公子口中得知三姑娘不但甚好讀書,而且胸中丘壑常人難及。我們大人一向愛才敬賢,今日冒昧到訪也不過為閑談而已,公子又何必明珠暗藏,掩了令妹之風華?」

聽到這裡,謝琬再也沒有什麼明白的了。魏彬此番過來不是什麼串門,也不是跟謝琅探討什麼詩賦,他們打著這麼冠冕堂皇的幌子,其實是來找她的。

而他們之所以會來找她,自然與程淵去的那趟有關。

想到這裡她心情忽而輕鬆起來,魏彬既然親自來找她,可見對於程淵的說辭還是真正動了心的,而這幾日謝榮的隨身陪伴,顯然也並沒有完全攻下他的心防。官場上的人誰沒長多了幾副心眼?只通過程淵傳話,魏暹描述,他還並不能最終下定拒絕謝榮的決心,因此,他需要過來摸底。

既然此事關乎到整件事最終的結果,她的心就踏實了。

她說道:「承蒙大人厚愛,民女不才,願意留下來聆聽大人教誨。」說完她又含笑看著魏彬,「既然是談詩論道,不如把程先生也請過來,如此百家爭鳴,方才熱鬧。」

魏彬聽得她這話,頓時與陳士楓對視了眼。她能夠提出把程淵請過來,顯然已經明白了他們的來意,她這是在顯示她當真有幾分聰明,還是在真心地重視他到訪的目的?

陳士楓接收到他的目光,心裡也在嘀咕,面前的小姑娘從出現在他們面前起,就一直是這樣的落落大方,按理說她長居鄉野,對於突然而至的京官就是不慌亂,也該表現出幾分羞怯才是,她反倒好,就好像來的人不過是隔壁大叔,尋常得很。

再想到程淵對她的推祟,對她也來了興趣,於是沖魏彬微微點了點頭,然後笑著頜首:「若有程先生作陪,自然為美。」RP

,無彈窗閱讀請。

(快捷鍵:←)大妝 100權衡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02摸底(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