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87幽會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13日 07:32 [字數] 370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父親從小便悉心栽培於她,為的就是將她嫁個好人家。

她一直也是順著父親的期望在做的。她長到十四歲,魏暹是她迄今為止見過的家世和自身條件最好的夫婿人選,以往雖然自認才貌教養都不輸任何大家閨秀,可是到底身家底氣輸人一頭,自從見到魏暹之時起,她就告訴自己,絕不輕易放走他。

沒有人知道她多麼渴望能夠以自己的力量回饋謝榮,哪怕是以婚姻為手段。

可是誰能想到,半路竟然又出現個琬丫頭!

她抿緊雙唇,看向仍然站在廡廊下的魏暹。

眼下夜深人靜,正是鴛鴦私喁之時,任何男女同時出現在這隱密的後花園軒閣之中,都不免讓人覺得有悖禮儀。謝琬既然把魏暹丟下在這裡獨自遁去,可見是識破了謝棋的陰謀,而不願被謝棋的人抓到把柄。

這把柄是能讓人陷入困境,可是對於她來說,與魏暹傳出私情,真的是件壞事嗎?

想到這裡,她心下不由得緊了一緊。

十多年來她受到的都是正統的閨閣教育,她的教養實在不容許她有這樣的想法。

可是,如果錯過這個村,要想再等這個店就實在太難了。

謝棋有備而來,就算今日謝琬逃走了,明日她也會再施一條計策來等著魏暹和她落網。可是到明日,她是不是能再有這樣的好機會正好撞見呢?

她五指緊摳著假山石,胸脯愈發起伏起來。

從魏暹到達到如今為止,已過去了小半刻,如果說謝琬沒走,這個時候魏暹理應會對她有番詢問和安撫,按照常理,應該也很快就會有人過來負責「撞見」,究竟是做還是不做,她必然儘快拿主意。

「原來是虛驚一唱—不過也好1

這時,魏暹已經從怔愣中回過神來,雙目微亮地微笑著,緩緩走下石階。這樣的滿足的笑容,看上去似乎在表達他對此來一趟看到的結果的態度,就連腳步,也變得那麼輕鬆起來。

謝葳心頭一熱,腳步也禁不住閃了出去,「魏公子。」

魏暹正想著自己的心思,陡然一見謝葳出現在面前,不由得愣了愣,也說道:「大姑娘怎麼還沒睡?」

謝葳扶著額說道:「我過來尋三妹妹,都沒有找到,剛剛在假山那邊擦破了點皮。」

魏暹聽得她說來找謝琬,頓時心虛地岔開道:「哪擦破了?」

謝葳低頭看了眼胳膊,說道:「沒事,就是手肘上磨了下。」

既然是傷在衣服下,魏暹自然不便看了。便就沉默著,沒說話。

謝葳指著他身後道:「魏公子能陪我入內坐坐么?」

魏暹下意識覺得不妥,可一看她身後,並沒有丫鬟跟著,此時若是走了留下她一人在此,實非君子所為。再想她平日大方爽朗不拘小節,不是那等扭捏之人,便就揚唇笑了下,伸手請了她先行。

兩人坐到屋內,紫銅爐上水壺裡的水仍在突突的翻騰著。

謝葳見狀,說道:「也不知道誰在這裡煮茶,聞著茶香,賞著月色,倒是好雅興。」

魏暹坐在她對面,無語微笑,兩手搭在膝上,比起往常更多上幾分莊嚴。

謝葳兩頰飛起一團煙霞,但片刻,她又自如地拿起扣在桌上的兩隻乾淨杯子,拿竹夾夾在滾水裡洗過,拿桌上的新茶重沏了一壺。

兩個人無言地對座,倒是也有幾分月夜相依的感覺。

一時茶晾好了,謝葳將茶舉起來,遞到魏暹面前。

魏暹伸手來接,杯子忽然一傾,滿杯茶水竟全數傾倒在謝葳身上!

謝葳驚叫一聲站起來,腳尖忽然卻被椅子勾住絆倒在地上,魏暹連忙走過來攙扶:「你怎麼了?」

「誰在裡面?」

恰恰此時,門外就忽然傳來一串腳步聲,緊接著,由謝棋和任雋打頭,一行四五個人站在了門口。

謝葳倒在地上,胸前衣裳已經潑濕透底,她看著陡然出現在門口的除了謝棋,還有任雋和大批的下人,心下也有些慌神,她以為謝棋頂多是自己帶著丫鬟跑過來,所以就算自己與魏暹在這裡被她「撞破」,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可是眼下當著任雋和那麼多下人的面,她該如何是好?

謝葳頓即心慌失措,但是因為倒在桌下,有桌子擋著看不清面容,是以也遮掩了神態。她不覺往陰影里挪了挪,而魏暹一手拉住她手腕,一手仍扶在她肩頭,上身前傾,錯愕的臉正朝著門外,兩人的姿勢看起來曖昧極了。

「雋哥哥你看!我才走了一會兒,三妹妹這就跟魏公子在這裡說悄悄話了1

謝棋看到這一幕便血脈賁張起來,如同一隻好鬥的公雞,一面指著地上這一對,一面沖著任雋高聲地嚷著:「你還說她懂規矩有教養!你看看這就是她的教養,她的規矩!簡直把我們謝家的臉都丟盡了1

任雋獃獃地看著躺在陰影里的那人,他雖然看不清她的面容,可是跟謝棋在這裡喝茶的的確是謝琬無疑,眼下她這樣濕著身躺在魏暹胸前,還用得著再說別的什麼么?

任雋只覺得,謝琬當日對她所說的那些話已經不算什麼了,眼下這一幕,比起那些話來更像是一隻手,直接穿過他的胸膛揪走了他的心!跟這比起來,她那些話算什麼?眼前這樣,才真正使他感覺到心灰意冷。

「雋哥哥,你怎麼不說話1

謝棋見他呆站著無動於衷,心裡便有些焦急,眼見著魏暹都已經站起來了,回頭要是被他言語洗白過去了怎麼辦?「我早就告訴過你,老話說的好喪婦長女不娶,你偏不聽,如今你看,這都是不是我編造出來的,是你親眼瞧見的,你難道還要鑽進死胡同里不出來嗎?任伯母要是知道,也一定不會同意的1

任雋仍是訥訥無語,他的個性註定他不會在這種時候說出什麼來,可是他漸漸冷卻的目光卻讓人清晰地看到他的失望和鄙夷。

任家的人,總是這樣擅於分析形勢。

茶室這邊的簾櫳后,謝琬無聲地冷笑著。

魏暹和謝葳都以為她已經離去,卻不知道她掉頭又從另一側的敞門裡潛了進來。

謝棋既然挖了這麼大一個坑讓她跳,她不藏起來看個究竟,怎麼好決定接下來怎麼做。不過謝葳的出現還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尤其是她後來的表現,眼下看起來,整件事簡直就像是出早就導好的戲似的。

眼下倒要看她們倆怎麼收常

茶室那頭的正門口,任雋已經掉轉頭,準備離去了。

魏暹忽然出聲道:「任公子請留步1

任雋頓步,緩緩轉了身,「三姑娘與魏公子雅興正濃,小生衝動打擾,還望見諒。」

魏暹冷笑著,忽然指著地上的謝葳道:「你仔細看看,她是誰?1

任雋咬牙抬起頭,謝葳已經被魏暹拽著站起來,灰白著臉站在桌后。

府里的大姑娘,誰會不認識!

當在場的僕人發現方才那樣毫無形象側歪在地上的人居然會是他們心目中公主似的的謝葳,一屋子人全傻眼了,而謝棋連句囫圇話都已說不出來。

「怎麼,怎麼會是大姐姐,三丫頭呢?」

她不甘心的衝進屋裡,往四處尋找,可是茶室本來就很空曠,哪裡藏得住人影,謝棋四面看了一圈,便也漸漸地垂下手來。

謝琬竟然變成了謝葳,她明明已經布署好了一切,她究竟是怎麼逃掉的!

現在這樣,任雋呢?

她猛地回過頭,面前的任雋張大著嘴巴傻站著,眼裡哪裡還有什麼失望和鄙夷,而是完全變成了滿滿的驚喜交加和不可置信。

「雋哥哥1

她失聲喚著。

任雋回過神來,漲紅著臉清著嗓子。轉眼又飛快地把頭抬起,沖魏暹抱拳道:「原來是個誤會,真是抱歉。」

「誤會?」

魏暹沉哼著,「這不是誤會,剛才你只要往前踏出一步就能看得到真相,可是你仍然相信了別人的讒言,這是因為你心底里根本也以為小三兒就是這樣的人!虧你平日三妹妹三妹妹地叫,其實在你眼裡,你根本就瞧不起她1

「不,不是1

他臉色轉白,連忙擺手否認。

可是,眼下說的再多又有什麼用呢?魏暹說的話令他無法反駁,他剛剛居然連去上前看看真相都沒有,就相信了謝棋的話。就因為這一步,他就在魏暹面前輸得一敗塗地。就算他們之間沒有私情沒有不軌之舉,他也沒有機會再在謝琬面前挽回丁點可能。

「雋哥哥!你怎麼了?」

謝棋看著他汗如雨下,嚇了一跳,連忙從旁將他扶祝

任雋一甩手將她推開,跌跌撞撞出了大門。

「雋哥哥1

謝棋跺腳大叫著,飛步追了上去。

門口原先站著的一堆僕人如今已只剩下了兩三個,那些人都已經在眾人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趕回去各自主子跟前稟報了。謝葳與魏暹在茶室瓜田李下之事註定會掩藏不住,而謝棋挑起的這件事,也絕不會就此消聲下去。

關係到謝府名聲,謝啟功從來沒有馬虎過。

何況眼下是出了這等有辱門風的事情?今日即使謝棋他們早來一步或晚來一步都不要緊,只要大夥見到茶室里的確只有謝葳和魏暹就行,孤男寡女於後園靜室幽會,怎麼說都不是在可以容忍的範圍內。而謝葳是府里的大姑娘,魏暹是不請自來的貴公子,府里會傾向於哪一方,也顯而易見。

謝棋雖然坑害謝琬失敗了,可是魏暹還是因此陷入了泥潭。

謝葳的這一招,可謂是下了足本。

謝琬蹙眉望著又恢復成寂靜的茶室,對眼下這副爛攤子,也不禁沉思起來。RS

(快捷鍵:←)大妝 086詭計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88將錯(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