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75服軟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09日 13:31 [字數] 34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有些知道謝琬和寧大乙恩怨的人,頓時就恍然大悟說道:「肯定是他們家二少爺!真真是喪盡天良!居然因為吃了點虧就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1

謝琬在樓上,也聽到了。

不過她十分平靜,寧大乙脫不了干係,但是,別的人也別想就此摘個乾淨!

她喚來羅矩:「把他們解下來,仍然丟進倉房,從今兒起,你每天往寧家送個人過去,指定讓寧家老爺接收,記住多找幾個人同去,而且一定要敲鑼打鼓,務必使得四面街坊全部知道。寧老爺要問起什麼,你們什麼也不要說,把人給他們就是。」

羅矩當下領命,卸了排揚,然後把方才招供了的那人那冷水潑醒,又問了一通之後,就照謝琬所說的抬著他往寧家去了。

都在一個縣城裡住著,一會兒功夫就到了,寧老爺子聞訊驚得連下巴都掉了,先是讓管家出來打發,管家不成,又叫老大出來談判,還是不成。外頭人越來越多,好些還是從李子衚衕一起跟過來瞧熱鬧的,一起隨著羅矩叫嚷著讓寧老爺出來見面。

寧老爺子被逼無法,扇了寧大乙兩個耳光,隨即扭著滾圓身子出門來。

翌日三日又是如此。而且隨著事情鬧得越發大,消息散播得越發廣,每日里等著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

到得第五日,寧家衚衕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了。大半個縣城的老百姓都聚守在此。

寧老爺沒辦法,是夜拉了一大車禮到了謝府拜見謝啟功。

王氏近來聽見這消息也覺心驚肉跳,打死她也沒想到謝琬下手居然這麼狠。那棒子哪是打在護院們身上,那一棒棒都是打在她身上!

謝啟功自然想不到這事跟王氏有關係。

他一向不大瞧得起寧家,又因為寧家自己滋事在先,但謝琬胡鬧的事他們也聽說了,都在一個縣城,多少也得給兩分面子。

寧老爺既來了,只得讓人去尋謝琬,可哪裡找得著人?自打出事那天起,謝琬就以壓驚為由去了舅舅家小祝就連謝琅,也乾脆住在縣學。

寧老爺沒辦法,哭喪著臉又回了府,按例把寧大乙抽了個皮開肉綻。

寧大乙被抽急了,也哭道:「這也不是我的主意!那天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羔子往我屋裡塞了封信,說那幾日謝家三丫頭一個人守在鋪子里,是個最好報仇的時候,我也就鬼迷心竅召了幾個人過去了。

「我也沒想真的把她怎麼樣,只想嚇嚇她,拿點錢回來也就算了,反正他們二房也有錢。誰想到後來會半路出來個程咬金?反讓她藉機鬧出這麼大事來*—要是我知道那給我支招的王八羔子是誰,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1

寧老爺氣得兩眼翻了白,兩鞭子又抽上了他的背:「你個豬腦袋!別人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還是個不明來歷的人!要是改天再有人讓你拿把刀捅了你老子娘,你是不是也照做1

寧大乙被抽得滿地爬,哭爹叫娘的聲音滿大街都聽見了。

而這時候謝琬卻在齊家吃著蜂蜜糕,躺著大藤椅,由著表姐在後院唱著小曲兒安撫她「受傷」的心。

那對寧大乙來說如同煉獄的八天終於過去了。

整個縣城內外乃是鄰縣都把這事當成了笑談。

寧老爺每每出去談生意都難免聽到這樣那樣的打趣,回回都要強笑著打哈哈過去。可就是這樣,也還是損失了好幾筆大單。而更要命的是,謝琬讓人在李子衚衕及柳葉衚衕鋪子跟前豎了塊牌子,寫著「寧大乙若打此路過,必以盜匪論之」。

寧老爺每每路過瞧見,必要氣得口吐白沫。

寧家從此成了鄰近幾縣的笑話了!

由此,寧大乙每每又險些成了他鞭下遊魂。往日里他縱使在地痞流氓的隊伍里再怎麼風光,再怎麼有威信,有了這兩塊牌子,他也已經丟臉。

謝琬在舅舅家住了半個月就回了府。她還有大把事做,哪裡能一直這麼逍遙。

寧大乙好了又傷,傷了又好,終於在一個清風拂面的初夏午後,撫著屁股痛定思痛,覺得這輩子終於遇到了個翻不過去的硬坎兒,於是帶著兩筐子關外來的新疆大葡萄,一籮筐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兒,還有五百兩銀子的銀票,到李子衚衕謝琬負荊請罪來了。

謝琬忙著跟漕幫的人搭線的事,壓根沒空理他。

於是就被錢壯擋在了門口那塊牌子下。

「我們姑娘的命就值五百兩銀子?回去想好了再來1

寧大乙不得已,翌日添了一千五百兩,湊成兩千兩銀票,再搬了兩筐鮮紅大荔枝過來。

又被錢壯鄙視了。

「兩千兩?只夠我們姑娘一根頭髮絲兒1

寧大乙看著頂上那塊恥辱牌,又摸了摸才結了痂的屁股,發了狠,回去改拿了張五千兩的銀票!

「這可是我全部的私產了!你們再想要,我也沒有了1

他搶在錢壯出聲之前,帶著哭音說道。

錢壯站在屋檐下,斜眼盯了他片刻,終於說道:「跟我來吧1

寧大乙如同聽到了天籟!當即不顧傷勢,扭著屁股緊隨著他上了閣樓,活似慢一步就會跟丟似的。

到了樓梯口,只見謝琬正坐在書案後跟羅升說話,並沒有注意到他們。

「……還是要尋來頭大些的,底下人靠不住,而且我發現這樣層層上去,每一層都要抽成,我們的支出就平白變多了。上層的分舵主至少有話事權,可能投入會稍微大些,可是有什麼範圍內的小風險他們也有能力掌控。你再通過手上掌握的這些人去找找,看有沒有辦法見到他們的分舵主。」

她把手上寫著一列名字的紙遞給羅升。

寧大乙聽得舵主二字,立即不由得打了個激靈。

羅升拿著名單路過身邊時,他探頭想去看個究竟,被羅矩猛地一聲喝止了:

「還不來見過姑娘1

寧大乙又打了個激靈,捧著屁股挪到謝琬身前。賠笑道:「三姑娘是要找漕幫的人么?」

謝琬瞄了他一眼,端起手畔茶碗來。「你來做什麼?」

寧大乙不禁站直身道:「特來給姑娘賠罪1然後忙不迭地把手上銀票遞過去。

他在她面前真是越來越沒底氣了,這丫頭真真是他命里的剋星。

他忐忑地盯著她的臉色,希望她看到銀票面額時能好歹對他客氣點兒。

「五千兩。」她瞄了眼銀票,卻沒有什麼歡喜之色。「你費那麼大勁讓人劫持我,就為了五百兩銀子?說,誰指使你的。」

說到末尾她的話語里已經冷得有些刺骨了。

不光是寧大乙愣在那裡,就連羅矩錢壯他們也都有些莫名其妙。那些人不都招了寧大乙就是頭兒么,怎麼又出來個寧大乙也是受人指使?

這固然跟他們的城府尚淺有關係,除此之外,應知世上還有句話,便是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敵人,他們不像謝琬這般把王氏當成畢生仇人,自然是不會去深想其中的異常。

「三姑娘英明1

寧大乙愣了片刻,看著謝琬堅定的神情,頓覺鼻頭髮酸,哭著從懷裡取出一個信封道:「小的還以為這回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沒想到姑娘明察秋毫,知道我不是那種卑鄙無恥的人。實話告訴姑娘,我就是這封信給害了!我本意絕沒有想過傷害姑娘,還請姑娘明鑒1

謝琬不顧他的聲淚俱下,接過那封信掃了兩眼。

信上的字寫得雖然一般,用紙用料卻十分講究,而且從墨香及紙的質地看來,是出自河間府有名的筆墨商尚品軒。謝府里的紙墨都在尚品軒拿。

她把信折起來,又慢慢地喝了茶,說道:「你在收到這封信前後,謝府里有沒有人找過你?」

寧大乙止住哭聲,抹去眼角兩點潤濕,想了想道:「就是那天你在街上欺負完我之後,沒兩天我在醉仙樓喝悶酒,你們家大爺衫湊椅掖罟兩句訕。」

謝琬唇角冷冷勾起來。

寧大乙愈發怕她這樣子,苦著臉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人家好歹是你們家的人,我平日在你面前吃的虧多了,哪還敢惹別的人?他來搭訕我,我總不能不理會。而且他又沒說別的,只問了幾句我怎麼喝悶酒什麼的。我跟一個下人也沒什麼好說的,沒理他,他就走了。」

謝琬把那五千兩銀票夾在帳簿里,說道:「銀票我收了,你可以走了。」

寧大乙連忙指著外頭那牌子:「那這個?」

羅矩道:「叫你走就走,哪那麼多廢話?牌子自然會撤,難道我們姑娘是那種言而無信之人?1

寧大乙連忙灰溜溜地低了頭。

走到樓梯處,他忽然又轉過身來:「我再多嘴問一句,你剛才說的分舵主,是不是是指漕幫的人?」

錢壯走過來橫在他身前。

他連忙擺手道:「我沒別的意思,就是說,滄州碼頭的分舵主田崆,剛好是我拜把兄弟的親哥哥,我們常在一起喝酒來著——」

「把他拎回來。」謝琬道。

於是錢壯就真的把他拎回她面前來了。RS

(快捷鍵:←)大妝 074辣手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76名聲(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