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69偷游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07日 07:35 [字數] 353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琬向來不喜歡這樣多人的應酬,吃過飯,坐了會便告辭走了。

魏暹看著她出了大門,也悄悄與謝芸道:「我到廊下散散酒氣。」獨自走了出來。

走到院門外他追上剛拐彎的謝琬,堵住她的去路,說道:「能說會話嗎?」

謝琬看了看左右,大冷天的,並沒有什麼人。她微笑道:「魏公子有什麼話說?」

魏暹輕嗤了一聲,上下狠盯了她幾眼,說道:「你為什麼要我幫你撒謊?」

謝琬一笑,說道:「這怎麼能說是要你幫我撒謊?魏公子至今不是也沒有把見過我的事情告訴別人么?如此看來,我不過是跟魏公子求個默契罷了。」

魏暹一愣,片刻后竟噗地一聲笑起來,手指著她道:「你倒是會佔我便宜1說完看了她兩眼,又沒有要走的意思,反是負手在後,帶著絲笑意說道:「我就是想說見過你,也不好意思說出口。到底男女有別,說出來對你閨譽不利,我可不是因為別的。」

謝琬抿唇點頭:「多謝公子。」

魏暹對她的感激十分受用。看了她一會兒,語氣愈加輕鬆愉快起來:「我問你,這清河可還有什麼好玩的地方沒有?你平日里都上哪裡消遣?」倒是一點興師問罪的意思都已沒有。

謝琬無奈笑道:「小縣城裡,哪有什麼好玩的地方?便是有,也難入公子的眼。我平日里閑得無聊,頂多就是去田莊里住兩日,上山裡走走換換心情,並沒有別的。」

「田莊?」魏暹聞言,雙眉挑起來,「我自小到大不是在京城就是在河間府,還從來沒去過田莊。」

謝琬可不信他沒去過田莊。他連想來清河都是說來就來,若是想去田莊,不更是隨時隨地可去?想騙她這個十歲孩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她笑道:「沒什麼好玩的,好多惡狗,就是去了也只能呆在院子里。」

院子里戚曜已經在尋人。

她說道:「魏公子快些回屋去罷,天這麼冷,仔細著涼。」

說著沖他頜了頜首,抬腳往頤風院走去。

翌日一大早戲班子就進府來了。

鑼鼓敲得震天價響,謝琬留在抱廈里看書,一邊吃著杏仁奶,一邊烤著火。

後窗西洋玻璃上忽然被樹枝敲得啪啦啦直響。

玉雪玉芳都不在跟前,她直接順著錦墊爬過去把窗推開,只是一人頭頂著芭蕉葉站在窗下,是魏暹。

「你在這兒幹嘛?」她睜大眼睛。

他咧著嘴攀上窗沿,拍拍身上的鼓鼓囊囊的小包袱說道:「我們去你說的田莊玩罷?我都準備好了摻了巴豆的肉骨頭,再凶的狗吃了也非得趴下不可1

謝琬目瞪口呆。

「你為什麼不進來?」

魏暹看了眼後方,把聲音放低,說道:「我是從戲場里溜出來的,要是進屋來被人發現就不好了。你祖父特地為我們請的戲,要是被人知道,讓他多沒面子。你快點準備好啊,我在二門下等你1

說完,也不等謝琬回答,飛快就溜出了窗戶下。

窗戶外是頤風院的小偏院,有道小門去到前院。

謝琬看著背著一袋肉骨頭的他行色匆匆的樣子,也怕鬧出什麼事來,當即招來玉雪玉芳梳洗換衣。然後偷偷告訴了吳興,等謝琅回來后,讓他先照應著。

等收拾好出來,羅矩已經套好車在院門外等著了。

頤風院有門直接到二道門下,騾車過了門檻,謝琬就撩開車簾往外打量,還沒看清楚什麼,一個人影已經很快上了車頭,在羅矩的搭手下鑽進了車廂。

「怎麼這麼久?」

魏暹拂著白衣上的雪珠,抱怨道。

謝琬訥然無語,吩咐了羅矩一聲,駛往南窪庄去。

南窪庄其實她也只來過兩回,但是因為總琢磨著米鋪的事,近來她也分了部分心思在這上頭。

魏暹好奇的問這問那,從山裡有什麼走獸問到水裡有什麼魚種,像謝琬遇見過的任何一個貴族少年。可見不管出身多麼好,對未知事物感到好奇的天性還是難以改變的。謝琬半閉著眼靠在車壁上,想著這兩年的收成,有一句沒一句地回答著他的問題。

很快騾車出了南城門,再駛了有十餘里路,就到了南窪庄庄頭。

庄頭楊武認出來二房的車識,立刻回房喚了妻子淑娘,一起迎了上來。

南窪庄比烏頭庄還要大上三十畝地。

謝府這些年一直致力於商貿上,田地只置了烏頭庄一處,作為府里米糧的專供地。

而南窪庄是楊太太的嫁妝莊子,二房人又不多,吃用不完,所以每年還可以賣出去一千多石糧食。這一千多石的收入就成了田莊的收入。天底下開米鋪的沒有隻開一間的道理,米鋪這東西,開的越多成本拉的越低,所以通常開米鋪的都是有實力的人家。

南窪庄這一千多石糧食的年產,若是用來供應她將來的米鋪,是九牛一毛,但是卻可作為後備貨源。

所以,她也想莊子里的產量能夠更提高一點。

「你怎麼不說話?」

魏暹忽然拿胳膊肘戳了戳她。

她回過神來,看著在屋裡走動打量的他,說道:「你剛才說什麼?」

他說:「我剛剛說,怎麼一路走的也沒你說的那麼多狗?」他拍拍放在桌上那堆骨頭,苦惱地道:「害得我帶了這麼多骨頭,可要怎麼辦才好?」

「這麼冷的天,狗也不會出來呀。」她端起桌上攤涼的姜棗茶,喝了半口。

楊武在門口探頭探腦,拉著羅矩在廊下嘰嘰咕咕地說話。多半是打聽魏暹的來歷。

她索性跟玉雪道:「你去告訴淑娘,就說魏公子從京師來,平日里山珍海味吃得多了,不稀罕她的雞鴨魚肉,讓楊武上魚塘里打兩條活魚嫩嫩地蒸了,另外再拿蘑菇冬筍啊什麼的,炒幾個家常菜就是了。」

魏暹聽得冬筍二字,立即道:「這時候有筍么?」

謝琬道:「冬筍不在這個時候在什麼時候?開了春就是春筍了,沒這麼好吃了。」想起前世在齊家時,舅母教她和表姐烹飪之道,也不由笑起來:「冬筍炒肉,冬筍燒湯都好吃。春筍味道濃些,卻是適合做筍乾。筍乾燜五花肉,佐以紅椒蔥絲,再勾點芡汁下去,紅燜出鍋,那才叫美味。」

魏暹兩手扶膝坐在椅上,不知想到了什麼,透出一臉的向往來。

「我平日就是去了莊子,也只是被人團團護著在田野間逛悠,竟不知還有這樣的好處1

謝琬笑道:「還有呢,若是開了春,山上多的是蘑菇,可以一邊找蘑菇一邊尋狗舌、貓耳等野果,到了夏日,又可以去河邊撈菱角了。蘑菇你不稀罕,那野生的小菱角你卻一定很少吃。剝出肉來指甲蓋這麼大一顆,粉甜鮮香,入口即化。」

「我吃過那種像牛角尖的大菱角1魏暹吞了口口水,擊掌道。

謝琬笑道:「那種生吃並不好吃。」

魏暹黯然下去,但很快又泛出光采來:「那還有呢?」

「還有,」謝琬喝著姜棗茶,繼續道:「秋天便可以上田裡河溝里挖泥鰍和鱔魚了,有時候出門得早,還可以在瓜棚下撿到飛累了的野鴨。像這個時候就更好玩了,也是男孩子們最喜歡往田莊上鑽的時候,上山捉野兔,掏鳥窩,又可以砸冰捕魚——不過這些你不要想,跟著我出來,我是肯定不會讓你去的。」

她含笑看著他,毫不留情地打滅他眼裡的希翼。

「我幹嘛要你管?」

魏暹不服氣地瞥著她,一副看不起她年紀小的樣子。但是他到底是個有分寸的孩子,他出來時謝府並沒有人知道,若是因此惹出事端,最逃不過干係的便是謝琬。她能帶他出門來尋新鮮他已經覺得很刺激很開心了,可不能連累別人。

斟酌再三,片刻后,他又小心翼翼地道:「那,我們去摘冬筍總可以吧?」

他指指窗後半坡上那片竹林。

羅矩聞言噗哧笑了,魏暹不解地看著他。

謝琬笑道:「冬筍是長在土裡的,就算要去,也是挖,而不是摘。」

魏暹鬧了個大紅臉。

不過謝琬到底是個識趣之人,見得天色尚早,便就讓楊武拿了兩把小鋤頭,與魏暹出門去了後山。

謝琬對挖筍沒興趣,她一向只是從旁觀戰。魏暹拿著手上鋤頭便猶如將軍拿著征戰的寶劍似的,飛快地跑在了領路的羅矩前面,等謝琬和拿著小竹筐的玉雪玉芳優哉游哉趕上來時,一路上已見到兩三個他刨過的坑了。

竹林里積雪還有些厚,楊武喚來兩個莊戶幫著鏟目標物附近的雪,魏暹嫌他們動作慢,自己奪了鏟子過來,不到半刻,他就被一鏟雪壓到了雪地里。

謝琬像老翁似的袖著雙手,站在一壁笑道:「魏公子金尊玉貴,哪擅長干這些活?還是讓他們來罷。」

魏暹爬起來,紅著臉嘴硬道:「我也就是一時沒留神。」

抬頭一看她披著狐皮大氅套著貂皮套袖,氣定神閑站在那裡,活似出來逛花園的樣子,心裡頓時起了玩興,彎腰從地上掏了一手雪,趁她一不留神塞到她脖子里道:「你這個指點江山的大小姐,也活動活動吧1

說著一路手舞足蹈地奔向遠方。RS

(快捷鍵:←)大妝 068丹青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70來信(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