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63上門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05日 08:42 [字數] 352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那溫柔地抱著她的腳,細心地給她上傷葯的人,原來在這裡。

她鬆了口氣,帶著幾分釋然說道:「魏公子說的是,的錯是我們有錯在先。不過,我們並沒有惡意,只是因為來自偏遠鄉下,又仰幕魏大人的清名,所以想趁著難得進京的機會,親自來打聽一番大人的趣聞軼事。因此驚擾了府上,還請恕罪。」

謝琬素日不急不躁,總是一副沉靜自信的樣子,羅升雖然覺得方才她跟這家丁們直接起衝突很是不顧後果,但是眼下見她忽然間又恢復了平日沉靜的樣子,也有幾分意外。

謝琬並未把他們的目光放在心上。

魏暹是她的恩人,雖然他不記得她了。可這絲毫也不會妨礙她記著世上有這麼一個人,曾經在不經意的時候,給急需要關懷的她施予過溫柔和愛心,護佑著她到達安全的地方。

雖然在她眼裡,那時的他其實只是個半大孩子。

魏暹看見淡然有素的她,也有一絲迷朦。

原先聽得她上來惡人先告狀,本當她是個蠻不講理的人,就是聽得她這番解釋,也不過覺得她比起不講理的人多了兩分識時務。可如今看到她眉眼之間全是淡然而又篤定的微笑,又有些不太確定起來。

他見過的女孩子那麼多,能親自出面營救一個下人的十分有限。

他能夠確定,剛才怒斥家丁的她和眼下自信安然的人都是她的真面目,一個不過十來歲的女孩子,怎麼會有這麼多面孔?

心下有了好奇,便就上前兩步,問道:「方才你說你來自偏遠鄉下,那你是從哪裡來?」

謝琬看著他:「河間府,清河縣。」

「河間府?」魏暹目光登時亮起來了,「河間府我常去,我外祖家就在河間府。」

謝琬揚了揚唇,頜首道:「是嗎?那倒是真巧。」

她無意跟他提起往事,對於魏暹這樣的人,跟他當面說起把他當恩人這樣的話,未免顯得太矯情了。他根本不會稀罕人家的回報。既然如此,那就只要她記在心裡就成了。

她也無意跟他有過多的牽扯,雖然他出身不低,但他做為魏彬的兒子,身無功名,在謝琬要做的事情上也幫不了她什麼。

當然,她也從來沒想過要利用他去完成什麼目標。

世上可利用的人那麼多,怎麼也不能去利用一個幫助過自己的人。

今日能夠見到他,確知他的所在,知道他安好,就已經夠了。

羅矩很快鬆了綁,臉紅紅地沖她默默作揖。

謝琬笑了笑,回頭沖魏暹點頭:「多謝魏公子手下留情。」

魏暹還想說點什麼,最後想了想,卻也只是點了點頭,目送他們離去。

上了馬車,羅矩臉上的赧色還是不曾褪去。

他向謝琬致歉:「小的事情沒辦好,反連累姑娘出面,小的該死。」

謝琬問:「你是怎麼被他察覺的?」

羅矩說:「小的昨兒夜裡到得魏府附近,先在方才那衚衕觀察了一陣,然後裝作找人的樣子跟裡頭出來的僕婦搭訕,也不知道怎麼就被魏公子發現了。然後不由分說捉了我綁在樹下。」

說著他暗暗搓了搓冷僵的雙臂。

謝琬隔著帘子遞了手上的暖爐給他,又伸手遞了杯熱茶出去。

真想不到魏暹看起來跟個尋常貴公子沒兩樣,心思卻也不失縝密,知道不落人口實,還把人綁到樹上引出背後的她,以他如今的年紀看來,也是不錯了。多虧得羅矩沒曾真去打聽魏府裡頭什麼事,要不然,只怕沒這麼容易脫身。

「以後萬一你們有機會見到魏公子,客氣點兒。」

往後她可要從京師碼頭走漕糧呢,來來去去的,難保撞不見。

外頭羅升四人互視一眼,卻是都帶著一絲興味閉緊了嘴巴。

如此回客棧后休整了一夜,已是謝琬那日針對趙貞之事所說的「兩日」后。在正事面前,與魏暹的相遇也就如同窗外飛過的雪花一般,過去了就過去了。

這兩日吳興申田無事便在客棧前堂里廝混,收集此次述職官員的信息。同時羅矩則在留意趙貞的動向。

「果然不出姑娘所料,趙大人這兩日出吏部之後便四處奔走,但是都沒有什麼成果。要憑他自己的力量升遷,顯然極為艱難。」

謝琬在榻上坐了片刻,說道:「靳府這兩日呢?」

「靳府里依舊是來的人多進的人少,而且進去的人也多半是失望而歸。看來靳大人並非獨獨不給趙貞面子,而是他一向就是個不大理會這些事情的人。」

羅矩在說這番話的時候流露出濃濃的敬佩之意,彷彿靳永就是個兩袖清風剛直不阿的包拯的化身。

可是假若他當真兩袖清風又剛直不阿,又怎麼會住得起那樣的宅子?靳府雖然佔地不大,可是卻處於西城地理位置最好的鹿鳴衚衕。鹿鳴衚衕之所以叫做鹿鳴衚衕,是因為曾經這裡一大片都是皇家的鹿園,後來才逐漸變為京中高品秩官吏的聚集地,地價一直不低。

羅矩對京師不熟,自然不知這層。但謝琬可是在京師呆過許多年的。前世跟謝琅去拜訪的時候,靳永已經升到都察院御史的職位上,而靳府也已經搬到了東城的王府大街那邊。

都知道朝中水很深,深到什麼程度,怎麼個深法,知的人卻不多。

靳永或許骨子裡並不是個貪財之人,可是當身處的大環境如此,你在朝中占著一席之地,聽著下官們的阿諛逢迎,卻還以兩袖清風的姿態顯示著你的不願意同流合污,你讓那麼多手上不那麼乾淨的人怎麼活?

你不想貪墨,有的是人願意貪墨。於是,那些自恃著一身傲骨卻又想著做官的人通常的下場是,被人合夥拱下來,再推舉個能跟他們同聲共氣的人坐上去。就算你想睜隻眼閉隻眼不去干預他們,可人家也怕你擋著人家的財路。

你既然要玩高尚,那就滾下台一個人玩高尚去罷!世間三條腿的蛤蟆不多,兩條腿的文人還少嗎?

隨波逐流固然不好,但在官場上,有時候卻是明哲保身的一種手段。

靳永一點也不兩袖清風,要不然,他怎麼會幫謝榮踏入翰林院的大門?

靳永也絕不是錢能打動得了的,——趙貞那兩塊壽山石雖比不上金山銀山,可是讓一個七品官往上挪挪位置,還是綽綽有餘。趙貞的失敗不是因為他錢給的不夠,而是他在靳永眼裡,尚未有資格讓他出手。

謝榮卻有這資格。

沒有一個有才華的人會被塵埃掩蓋住光芒,何況謝榮是這麼樣奪目的一個人。

靳永很輕易就能看出他的價值,他自己的目標也是要往上爬的,雖然他的助力很可能並不止謝榮一人,可是多一個謝榮,不是多一份力量么?所以他寧願回頭規勸謝琅兄妹歸附謝府,而接受謝榮的鼓動。

真正打動靳永的,不是那些顛倒黑白的讒言,而是謝榮本身。

可是若沒有謝靳兩家是親戚這層關係,謝榮怎麼會輕易上得門去?舉朝上下有才華的人多如牛毛,至於同科進士之中,高出謝榮名次的人就有一二十個,庶吉士館里那麼多才子,甚至與他同有可能被調入翰林院的也有五人,他們莫非沒想過尋靳永幫忙?

憑什麼謝榮就能輕易進得了靳府,說得動靳永出手?

只因為他特地回府的那一趟,與謝啟功說的那句:「靳永是關鍵人物。」

說到底,謝榮之所以擁有這契機,還是借用了二房的人脈。

他與靳永之間,已經連結上了利益紐帶。

所以,靳永才會在接到謝琬寫的那封信之後,而遲遲不作迴音。

謝琬讓羅升仔細準備了一番。

翌日早上,等羅矩回來說靳永已經從衙門回了府,就拿著拜帖往靳府來了。

靳永聽說謝琬親自上京來了,還以為弄錯,連問了來遞帖子的門房兩遍才確定下來,一面讓人請她進門,一面進後院通知夫人何氏。

何氏原先在清河的時候就見過謝騰,也曾從丈夫和婆婆口裡知道這謝家表叔有多麼不容易,如今雖然疏遠了,可人家女孩子親自上門來拜訪,總也要體現出一番鄭重。於是也連忙整妝了一番,喚了心腹崔嬤嬤帶著女兒靳亭,一道往二門來。

靳永與何氏站在垂花門下,見得個身量未足的女孩子從車廂里下來,猜得是謝琬,當即含笑走近。

謝琬打量二人半刻,矮身稱呼著表叔表嬸,又與靳亭互稱過姐妹,被何氏牽著進院內來。

靳家有一女兩子,兒子都比謝琬大,女兒靳亭比謝琬小半歲,是個很乖巧的女孩子,一直很恬靜地盯著謝琬打量。

靳姨太爺如今已然中風在床,不能說話,謝琬進屋行了個禮,說明自己身份,靳姨太爺眼角就滑出兩串淚來。謝琬也知道老人家這是想起了故人,心裡想到早逝的靳姨太太,也十分難過,問侯了幾句,然後便就迎著眼眶出來了。

兩廂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

靳永問起謝琬是如何到了京師,謝琬稱是隨舅舅齊嵩進京採買而來。看得出來靳永興緻不錯,兩廂聊起別後情形,先是唏噓了一陣,之後提到謝騰夫婦,不免又傷心了一陣。直到問起謝琅的學業,氣氛才又漸漸鬆快。RS

(快捷鍵:←)大妝 062貴胄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64籌碼(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