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62貴胄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04日 20:44 [字數] 357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羅升默然無語。因為反對她接近漕幫,他顯然是不會去幫她留意這個的。

謝琬看著申田,他是個靜不下來的,走動得多,消息應該獲知的多。

可是申田也搔頭抓耳,壓根給不出答案來。

羅矩說道:「這應該很容易打聽。我出去會兒,回來再稟告姑娘。」

謝琬坐下喝了碗茶,羅矩就回來了。

「如今掌管漕運的原來是護國公霍達。原先碼頭駐守的官兵是五城兵馬司的人,護國公接手后,因為護國公府本身就握有兵權,所以用的都是霍家麾下的人,至於沒看到,則是因為換了便裝。」

「護國公?」

謝琬聽得護國公三字,也不由得微微吃了一驚。

護國公她怎麼會不知道!

如果說眼下功勛之家沒落無為已是常態,那麼護國公府絕對是個異常。如今這第四代護國公霍達的的太祖父是伴隨太祖皇帝征戰下來的開國元勛,為打下大胤王朝立下舉世功勛,據說當時太祖一共封賞了九位國公,而數代過去,其餘八座國公府已經漸漸凋零,只有護國公霍家仍然佇立於朝中巍然不倒。

霍家也是有著得天獨厚的運氣。

在歷朝歷代天家無比忌諱臣子功高蓋主,武將大權在握威脅皇威而明裡暗裡南壤之前,二十多年前東海沿岸戰事又起,皇上不但欽點霍達率領重兵趕赴東海鎮守,而且不時賞賜黃金白銀,餉糧方面也是指定戶部兵部優先供送。

歷時十年霍達終於打敗倭冠勝利歸朝,皇上想來想去,大約實在想不到再賞他什麼,於是又把霍家太祖的功績翻出來,追封了個中山王。然後為皇太子迎娶了霍家的長女為太子妃。

霍家的長盛不衰絕對是個異數。

朝野上下猜測霍家幾時失寵猜測了數十年,包括謝琬在內,也包括皇帝身邊幾個心腹衙門的人在內,沒有一個猜准。皇帝對於霍家的恩寵是打心眼兒的真,就算一開始有為顧全朝局安撫臣心的嫌疑,可是如果一個坐江山的天子能夠幾代人都這麼不安壞心眼的安撫一個武臣,那不是真的也變成真的了。

霍家有著這樣超然的地位,同時數代經營下來,在朝中也有了讓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根基,已經不是人們能夠猜測和質疑的了。他在功勛圈中的地位,已經如同白日飛升的神仙,讓人仰望不及。而在武官之中的地位,則如一代宗師,讓人心甘情願拜服。

至於文官心中怎麼看——文武兩派井水不犯河水,各有各的天地。如今太平年間,文官本就值錢,而一個國家總要有人掌領兵權,雖然天家這麼信任他們,可他們對自己又無利益衝突,只要不違矩,能做不給他們抓到把柄,他們又管那麼多做什麼?

於是私下漸漸地也就無人再去提及這個完全與尋常人不在一個層次的人家的話題,在前世終生與文官和巨賈周旋的謝琬心裡,護國公府的存在更像是一個傳說。

誰都知道鹽運漕運兩科油水豐厚,如今乍然聽得漕運也落在霍達手上,謝琬剎那間有種護國公府已然成了不死神獸的感覺。

不過,霍家再怎麼威風如今還影響不到她的生活,只是對漕運的事了解得多一點,對她往後操作起來也有利些而已。

她目前需要的只是如何把她的米鋪運作起來。

想到這裡,她說道:「我先歇會兒,你們下去吧。」

羅升等人走到門口,她忽然又道:「申田羅矩等一下。」

兩人走回來。她站起來踱了兩圈,說道:「方才那絡腮鬍走了之後,我看到他似乎去了碼頭左首一棟小木樓里。申田你這兩天再去查查,那小木樓是什麼地方。做什麼用處的。」

等申田走了,她又對羅矩道:「剛才說到護國公,使我想起一事來。上回你說的參知政事魏彬大人家那個小公子,你如今去打聽打聽,是不是真有這麼符合條件的一個人。」

她心裡的確一直惦記著這件事,羅矩雖然說半路聽來魏彬的幼子外家就在河間府,又常去走動,可到底不知道是不是真有這麼一回事。

兩個人都依言出去了。

再有消息傳來就到了翌日早上。

大清早窗外一片白,推窗一看,北風噗地一下吹進來,幾朵雪花飛落在臉上,冰涼冰涼地。

半空里雪花也在姿態多變地飛舞,樓下一樹臘梅不知幾時已經全開了,正於一園靜寂中散著幽香。申田穿過樹下,一面跺腳一面往樓梯上走來。

謝琬關了窗,玉雪端著熱水走進來:「姑娘醒了?申田回來了。」

申田昨日傍晚出去,在碼頭住了一宿,趕早回了來。

她擦了把臉,申田已經到了門內。

「回姑娘的話,已經打聽到了,原來那絡腮鬍是漕幫下頭一個分舵主,負責漕幫手下五條漕船,姓駱,在幫里排行第七,所以大夥都叫他做駱七爺。他去的那棟樓就是他的住所,平日辦事歇息都在那裡。並沒什麼異樣。」

謝琬也想不出能有什麼異樣。

所以只是點點頭,就放他回屋歇息吃早飯去了。

這裡謝琬吃完飯,又上後街溜達了一圈回來,卻還是沒見羅矩。

按理說魏家住在京城,比起積水潭來方便了不知幾倍,不說昨天夜裡就能迴轉,也很該一大早就有消息才是。

她讓玉芳去問羅升。

玉芳神色不定地回來:「羅掌柜說羅矩昨兒出去到如今並沒有回來。」

謝琬端著茶碗靜坐半晌,說道:「讓吳興去魏府周圍看看。」

羅矩行事相對穩重,上回單槍匹馬到京師來也平安無事,她不相信會出什麼大的意外。可是他久久不歸,也讓人心裡跟懸在了半空似的。

吳興出去不到片刻就腳下踩著滾油似的回來了。

「姑娘!出事了!羅矩被人綁在了街上了1

玉芳嚇得驚叫起來。

謝琬站起身:「他人怎麼樣?有沒有挨打?什麼人綁的他?」

「人倒是清醒,挨沒挨打不清楚,有人守在那裡,但不知道是什麼人1

「出什麼事了?」

羅升聞訊也走進來,雖然沒有表現得過於驚慌,但眼裡的擔心還是顯而易見。

謝琬拿了斗蓬披上,「去看看。」

羅升攔住道:「要去也是小的們去,姑娘留下來1

謝琬推開他,已然大步出了門檻。

身邊人用久了就是有好處,並不用出聲吩咐,玉雪自動與玉芳留在屋裡,吳興一個箭車套了車,申田與羅升攙著謝琬進了車廂后,順勢坐在車頭,沖吳興所指的街頭急駛而去!

很快到了羅矩所綁之處。

這是條兩側都有高宅的小衚衕,而兩頭都連接著大街。羅矩被綁在牆下一棵大梧桐樹上,身上披了半身雪花,神情激憤,卻又無可奈何。

兩名家丁模樣的人守在旁邊,看衣飾用料很是不俗,想來其主也是個有身份的人。

大梧桐樹右側方有個小門,半掩著,裡面曲徑通幽,應就是這兩名家丁所當值的府第。

謝琬肯定這就是魏彬府上。而這道門應是魏府的側門,想必羅矩就是在打聽魏暹之時落網的。

她下了馬車,徑直走向羅矩。

家丁見著她一個小姑娘家走過來,不由皺眉道:「上別地兒玩去1

羅矩看見謝琬,頓時傻眼了:「姑娘1

謝琬不由分說,走上去解他的繩子。

家丁們驚愕不已,連忙上前來阻攔:「你這是幹什麼?仔細我打你1

謝琬沉臉瞪著他:「堂堂參知政事府上的家人,胡亂綁人不說,還揚言要打人,你這是成心給你們大人臉上抹黑,還是打量著我大胤朝律法只是個擺設?!你以為,御史言官都是吃白飯的嗎?1

家丁們只奉命辦事,可不料到突然而至的這小姑娘張口閉口就是這麼一番大道理,頓時震得他們說不出話來。

「看不出來你還有這番見識1

正說著,那小側門忽然來傳聲喝彩,然後黯影一閃,走出來一位錦衣裳的少年。

謝琬才看到這個人,頓時就呆了呆,這少年不過十二三歲的樣子,卻已看出得挺拔身姿,眉眼雖略帶稚氣,可一笑之下卻有傾城之色。

他說道:「你說的有道理。不過我卻要問你,你縱容下人來我家裡鬼鬼祟祟地打聽我,難道就沒錯了嗎?我大胤朝雖然律法森嚴,御史言官可越級彈駭,可是那也要有憑有據。咱們若是把官司打到順天府去,也是我占理。」

少年侃侃而談,不急迫,不慌張,甚至連眉眼間的銳氣都都帶著幾分頑皮。

羅矩是奉她之命前來打聽魏暹的,從他的話里來看,那他就是魏暹?從松樹上把她救下來的魏暹,然後又替她擦藥穿鞋護送她回府的魏暹?

站在雪地里的謝琬想到這個可能,心裡一下子暖和起來。

再看他,面前的他有如一塊瑩玉,渾身上下都透著鐘鼎玉食之家貴公子的氣息。

年紀相符,相貌相符,雖然她已經記不起當時在山上時他的樣子具體是怎樣,可是姓魏的十來歲美少年,住在京城,同時又有機會常去河間府,而且隨身帶著護衛的貴公子,世間還能有誰呢?

謝琬並不記得那魏公子的容貌,可是如今細細這麼一看,倒是越發覺得有幾分真切。RS

(快捷鍵:←)大妝 061碼頭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63上門(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