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56巧遇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03日 08:40 [字數] 337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安梅這裡基本辦成,接著便是趙貞那邊。

翌日謝琬又到李子衚衕見了李二順,當面交代了一些事宜。

三日後李二順送了信到李子衚衕,告知謝琬趙夫人翌日去清泉寺上香的消息。

謝琬琢磨了半宿,一大清早便領著玉雪玉芳到了清泉寺。

趙夫人上完香在禪室歇息的時候,就聽到隔壁禪室傳來這麼一席對話。

「……姐姐命苦,妹妹心裡都知道。你若是打定了主意脫離家中,我自然托我們姑娘跟二少爺在外頭替你留意這樣的人家便是。只是不知道姐姐有些什麼要求,你告訴我,我們二少爺到時也好有個主意才是。」

「我在家中過的是下人都不如的日子,我又是這樣的情況,能有什麼要求?只要那人家為人寬厚,不至於瞧不起我便罷了。我就是當牛做馬,也是願意。」

趙夫人聽到兩句,心下一動,就不免往屏風那頭多看了兩眼。這禪室原是間大經室,如今用屏風隔開成了讓香客女眷們稍事歇息的地方。那頭人說話聲音雖低,如此也一字不漏地傳到了耳里。

只聽得那頭低泣了片刻,那聲音又響了起來。

「姐姐既這麼說,那卻好辦了。雖然你子嗣上無望,可世間自也有那已有子嗣的鰥夫,只是這樣,卻委屈了姐姐……姐姐品貌俱佳,如不是因為那個,隨便也能尚個好人家。妹妹真是替你委屈1

「妹妹快別這麼說!老天爺既然如此待我,我也沒什麼好不平的,如果真能讓我脫離家中另覓得個庇護之所,那就是我畢生之福了。我必定好生服侍相公,侍奉公婆,善待小姑,以求來世安穩。」

「姐姐1

那頭兩廂又哭起來。

趙夫人一顆心在胸膛里猛跳,不住地往那頭打量,偏生屏風遮得嚴嚴實實,什麼也看不清楚。

正巧隨行的李二順前來催行,她便指著那頭輕聲問道:「那裡面是誰在說話?」

李二順走到門口往那頭看了眼,頓時縮著脖子跑回來道:「是,是謝家三姑娘的人。似乎是三姑娘身邊的人遇到了什麼手帕交,在那邊說體己話。」說著他摸了摸臉上的鞭傷,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趙夫人看他這模樣,也猜他是被那謝三姑娘打怕了。原先不知情的時候也覺得這謝琬下手太狠,後來知道乃是李二順這張嘴造孽之後,也就對他挨的這番打不以為然了。都是規矩人家,換成她是謝琬,聽到下人在外散播謠言詆毀舊主,也會有番教訓。

當下便就分毫不疑有它,轉而陷入了深思。

「謝三姑娘的人……」

李二順見狀,適時地道:「這謝三姑娘年紀雖小,卻是甚有主張的人。都說苦命人懂事早,謝二爺夫婦過世這一年多以來,這三姑娘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就連他們二少爺如今許多事也要跟她商量。小的當初真是瞎了眼,早知道就不該三,弄得如今見了她都得繞道走。」

趙夫人瞥了他一眼,說道:「那你又怎麼時不時跑李子衚衕他的鋪子里去?」打量他私下裡那些事她不知道似的!

李二順如受了莫大冤屈似的,睜大眼道:「太太可誤會了!小的去那鋪子里乃是找羅升羅掌柜,夫人難道不知,不知小的心裡一直惦記著玉雪么……」說著他低了頭下去,頗有幾分不好意思的樣子。

本來就沒怎麼理會這事,要不然早就出手治他了,眼下聽得他說的合情合理,趙夫人也就笑了笑。因為長子的終身殘疾,她對下人一直都很寬厚,生怕自己管得狠了損了德行,轉而報應到長子身上。

長子就是她一塊永久的心玻當年如果不是為了替趙貞送盤纏趕赴任上,她帶著才兩歲的他在路上染上風寒而耽誤了醫治,他又怎麼會落得如此可憐?

他病了多久,她與趙貞就內疚了多久。如今眼看著兩人都不年輕了,次子和幼女也都將有自己的小家,誰也不知道他們還能再照顧他多久,她是多麼希望能找到個合適的人接她的手,來照顧他一生!

想到這裡她黯然嘆了口氣,不免又往屏風那頭望去。

那邊已經沒有了聲音,約摸是人已經走了。

從她們的話里聽來,年長的那女子似乎身世凄苦,而且無法生育。

對趙家來說,生不了孩子這不要緊。身世凄苦之人一般也耐得住寂寞。又聽到那「妹妹」說她品貌都過得去,那麼既然人品不錯,應該就表示是清白之身。只要是清白之身,且又能定下心呆在趙家,再加上又是謝家姑娘身邊的人,知根知底的,就已經合適了。

如果連鰥夫她們都可以考慮,那她的兒子……至少,她可以給她安穩無憂的生活,給她體面的身份,給她關愛和體貼,也可以成為她此生的依靠……她覺得她需要的,和剛剛那女子口中所需要的,她們彼此竟然都可以給到對方!

「二順……」

她下意識地喚出口。

李二順走上來:「太太有什麼吩咐?」

她臉上忽然現出了兩分赧色,端起茶來裝作喝茶,說道:「謝夫人最近還沒有送禮過來?」

……

夜裡謝琬正在摺紙鶴玩,羅升急匆匆跑進來。

「姑娘,李二順來消息說,趙夫人回了咱們太太的禮,並說趙大人就要進京述職,趁著眼下還不忙碌,明日起要在縣裡各大戶間要走動拜訪,以感謝這三年來的關照。這頭一個來的就是咱們府1

謝琬站起來,笑道:「這是好事啊1

羅升訥然道:「姑娘不擔心太太把李二順與咱們之間的事告訴趙夫人么?」

謝琬揚唇道:「你以為趙夫人進府真是來拜訪太太的么?她是來找我的。而且,就算太太真的把這事告訴她,又有什麼要緊呢?趙貞要走了,我就是再算計過他也都成了過去,太太在這當口說這個不是自找沒趣么?關鍵是,李二順在趙府這半年可不是白呆的,趙夫人會相信她嗎?」

羅升頓了半日,才恍然點頭:「原來早都在姑娘算計之中。倒是小的多慮了。」

翌日早飯後,趙貞夫婦果然進府來了。

卻並沒有直接找謝琬,而是在與王氏聊天的時候悄聲使喚了個丫鬟過來。以聽說二房裡做著綢緞買賣,想光顧他們生意的名義,想請謝琬陪著上鋪子里做個參謀。

謝琬對趙夫人思慮周全十分讚賞。用這樣的名目,不但看上去合情合理,就是外人看見也疑心不到什麼,而且用挑綢緞來遮掩耳目,說到一些私事來也顯得十分自然。

兩廂定在後日。

這日上晌謝琬才到鋪子里,趙夫人後腳就到了。

謝琬很喜歡她這樣的迫切。

她從容地上前拜見,並引她溜覽了一遍店裡的綢緞,略略介紹了幾句,然後將她迎上閣樓。

「不知夫人喜歡什麼樣的衣裳,是夾棉,還是斗蓬,或者裙衫?如果沒有合適的,呆會兒可以再到柳葉衚衕那邊鋪子再看看。」

謝琬一麵攤開羅義擺在案上的二十幾色綢布,一面說道。擺出來的綢布都是實用而且如趙夫人身上衣裳一樣淡雅的花色,這說明,在進門到現在,這個九歲的女孩子,一直都在不動身色地打量著她。

在謝琬淡然若素地做著這一切的時候,趙夫人一直在打量她。她姿態從容動作嫻熟,就像是個處理了多年庶務的老練的持家人,但是眼睛和臉上又不見世故,更多的是种放在任何年齡段都顯得很合適的沉靜,。

趙夫人觀察得也很細微,直到真的從她身上找不到半點無知和輕狂的痕時,她唇邊便漸漸浮起抹滿意來。

世間幼年失怙的人多得是,多數人總會在悲痛中煎熬一番才會選擇是爬上岸來振作,還是繼續沉溺,可是能夠像謝琬這樣年紀小小卻並沒被災難打倒,卻以極快的速度從逆境中站立起來、著手學習家務的人實在不多。

想起自己的來意,又想起當初王氏攛綴她跟她乾的那些腌臟事來,趙夫人不免有些心虛。

想不到當初為了長子的婚事去算計他們,如今同樣為了長子的婚事,又要反過來求他們。因而,說話的語氣也就不覺地謙和起來,就像嘮家常似的,把謝琬當成了尋常的女孩子,說將起來。

「只是我做幾身夾衣,然後給我們老爺制兩身直裰,——到底準備回京述職,總要穿得像樣點。」她壓下心底的難受,溫婉地笑著,撫著手下滑膩的絲綢,說道:「然後,也給我們大少爺制兩身新衣,他喜歡穿新衣服,而且他個子高,穿著也好看。」

說到這裡,她唇角的笑容就顯得有些勉強起來。

能夠幫著管理庶務,自然是個心細如髮的人。謝琬很自然地留意到了她的神情,略頓片刻,便就說道:「趙大少爺今年應該有二十多了吧?」

「二十四了。」趙夫人點頭,目光里湧出絲憂傷。RS

(快捷鍵:←)大妝 055保密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57成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