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39鐵證

[更新時間]2014年07月29日 14:41 [字數] 34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趙貞聽完頓覺有理,不由驚道:「那豈非這趟並不能去?」又一想他乃是王氏舉薦進來的,又不免沉下臉來:「你這廝反覆無常趨炎附勢,當初百般攏絡那謝夫人,如今猜得形勢不利,便又要將謝夫人撂之不管,你的話如何能信1

李二順撲通跪下地道:「大人明鑒!小人得那謝夫人舉薦進府,並非是謝夫人心善,而是因為謝夫人一心忌憚二房已久,總想將那對年幼的兄妹逼上絕路方才稱心。那日小的前去攔截三姑娘的馬車,以穢語相向討要玉雪,實則也是謝夫人暗中所指。

「只是她沒想到小的這一露面,反被三姑娘打傷了,謝夫人為怕小的吐露出去,便承諾將小的薦到大人府上。小的在府上呆了些日子,深感大人和夫人的寬厚仁德,如今也是不忍見大人陷入難堪境地,才咬牙說出來。您要是不信,小的這裡有一錠元寶是謝夫人當初給的,可以為證1

說著,他從袖口裡掏出一錠雪花紋銀來。趙貞驚接在手,一看果然元寶底下還印著年鑒。

一個皮匠鋪里當差的夥計當然不可能會有這樣的紋銀,如果不是王氏給的銀子他,又會是誰有這樣的手筆呢?

趙貞覺得他的話忽而就可信了幾分。再想那王氏竟然想得出將挨過打的李二順送到他府上,假稱謝三姑娘打他時他已然是趙府的奴才,光用這樣見不得人的手段去對付一雙尚未成年的孩子,就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如果不是為了家中那痴兒,他又如何會罔顧原則順從了夫人,從而應下這種事?

他越想越是懊惱起來。

「那依你說,本官眼下該如何是好?」一面又揚手讓了他起來。

謝家不是尋常人家,何況早上自己還氣沖衝上門討過說法,如今人家好意相請反而不去,不更顯得心裡有鬼嗎?

「這倒也不難。」李二順頓時爬起身,說道:「大人只是一時氣惱沒了主意,只要仔細想想,咱們也不過是受了那謝夫人的愚弄所以才走歪了一步。去到謝府後若是謝老爺問起此事,自然表示他把什麼都查清楚了,謝老爺甚好面子,大人不必全盤托出,只要承認有或者無便可。」

趙貞沉吟著點了點頭,說道:「可若是不解釋清楚,到時不是得罪了謝家么?」父母也不易當,很多條令都需要仰仗當地這些有名望的家族支持擁護才好實施。謝家又是本縣首屈一指的家族,他不能不顧慮。

李二順道:「可是大人若把什麼事情都說清楚了,謝老爺和夫人的面子又往哪裡擱?大人是朝廷命官,謝老爺不可能會向大人詢問細節,再者,謝家以書香門第自居,這種事面上也只問個大概,大人顧了謝家面子,不就是全了兩家的面子么?」

趙貞聽完,細細思慮了片刻,點起頭來:「你說的有道理。」又不由打量起他道:「想不到你平日懶散,腦子卻甚管用。那謝家二少爺把你放出來,委實也是個損失。」

李二順點頭哈腰,想起手段狠辣,面上卻絲毫不顯山不露水的謝琬,一臉笑不由變得僵硬。

趙貞夫婦到得謝府,已經是龐福出門小半個時辰之後。

謝啟功正在廳堂里等著不耐煩,聽得二人到來,礙於情面,還是緩了緩神色迎了起身。

趙貞進門先與謝啟功抱了拳,然後道:「早上一時糊塗,因為底下人胡鬧,未經調查而上門叨擾,正愁著不知怎麼向謝翁請罪,卻又聽說謝翁相請吃茶,趁此機會便先跟謝翁賠個禮。」

王氏聽得此話不由怔住,看向趙夫人,趙夫人面含微笑,卻是目光朝下壓根沒看她這邊。

謝啟功聽得趙貞這席話,心裡好受多了,語氣遂也和緩了兩分,「此番請大人過來也是因為此事。事實來龍去脈我已清楚了,但還有幾個小小的疑問,要跟大人求證求證。」

趙貞道:「謝翁請講。」

謝啟功道:「不知拙荊可有跟大人議過令郎的婚事?」

趙貞略頓,點頭道:「是有這麼回事兒。」

「可曾交換過庚帖?」

趙貞斟酌道:「謝夫人確曾交過一份庚帖於我們。」

黃氏臉色倏地沉下去。

謝啟功目光掠過王氏,也帶了絲難以掩飾的慍意。他壓住怒色再問:「不知大人可否讓人回府,將拙荊交給您那份庚帖拿回來予我瞧瞧?」

有了李二順那番話在先,趙貞哪裡還有不樂意的。當即讓趙夫人喚了隨從回府去拿。

都在一個縣城裡住著,約摸半盞茶時分,隨從就從趙夫人貼身丫鬟的手裡把庚貼拿回來了。

趙貞將之遞給謝啟功。謝啟功只一掃,那眼裡的怒火就已然藏不住了。

「好個趙大人!枉我平日將你待如上賓,無論何事只要你交代下來,我便是冒著再大的困難也替你四處奔走號召,如今你竟然打起我長孫女的主意來!令郎若是四肢健全便也罷了,你明知道他身患痴症,如何還瞞著我要害我的葳姐兒1

他站起身直指趙貞的鼻子怒罵,趙夫人聽得這話也不由嚇得站起身來:「怎麼會是謝府的長孫女?謝夫人明明說是王家的長孫女啊1

「什麼王家的長孫女?!這庚帖上的生辰年月明明是葳姐兒的1

謝啟功勃然大怒,已全然不顧趙夫人的臉上掛不掛得祝

黃氏哇地一聲痛哭起來。

王氏雙唇顫抖,瞬間感覺掉進去的不是窟窿,而是個黑不見底的深淵!

趙貞也察覺到了異常,到底不如婦人般輕易亂了方寸,他打量了王氏兩眼,拿著謝啟功遞來的庚帖走到她面前:「謝夫人,這庚貼究竟是王家長孫女的,還是謝家長孫女的?」

王氏站起來,無話可說。她能怎麼解釋?她交給趙夫人的庚帖明明就是王安梅的,怎麼會變成了謝葳的?如果說先前她還有一絲扭轉的生機,到了此時,她已然完全被架上火坑了。

趙貞一張臉也氣得漲紅、

沒想到他為官數載,還是被個內宅婦人擺了一道!雖說如果能取到謝葳回家,這是他老趙家佔了莫大的便宜,可是也要他們有這個福氣消受!他自己的兒子是什麼斤兩他不知道嗎?連屎尿都還時常遺在褲襠里,莫說謝葳是官家之女,而且聽說甚為懂事聰明,就是平常百姓家的閨女也不會輕易下嫁。

此番乃是因為聽王氏說王家心甘情願把閨女嫁過來,又是他們的姑太太親自為媒,他才點頭接了庚貼的。可如今他卻被王氏給害慘了!往後他也要與謝榮同朝為官的,若是知道自己的掌上明珠被算計給了他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兒子,謝榮能放過他嗎?

就算是這真相他壓根不知道,難道謝榮會不顧自己女兒的閨譽而體諒他?!王氏是他的生母,他又向來注重忠孝禮義,難道他會去苛責自己的母親,而反過來原諒他?!

因為王氏,他算是被謝榮惦記上了!

外人不會想到是王氏愚蠢,只會說他趙貞不知廉恥,去高攀人家聰慧美麗的嫡女,只會說他趙家的傻兒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這一剎那,他真是沒有任何語言來形容自己的懊悔。

「謝翁1他回過身,艱難地開口:「這件事,是個誤會,在今日之前,我委實不知這庚帖乃是大姑娘的。想我趙貞再如何厚臉皮,也不敢拿犬子來糟踏大姑娘的畢生幸福。趙貞這廂,給謝翁賠不是了1

他沖謝啟功深深作揖。趙夫人知曉這其中厲害,也隨之向謝啟功福身。轉身又朝黃氏處福禮道:「我這裡也給三奶奶和大姑娘賠個不是,還忘三奶奶大人有大量,許我們不知者不罪。」

黃氏雖然一腔委屈到得此時才有了發泄之地,但好歹素養在,趙貞夫婦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默默回了趙夫人一禮。

趙貞向謝啟功道:「趙某告辭1轉身拂袖而去。

謝啟功瞪向王氏:「我看你怎麼跟榮兒交代1也大步走了出去送客。

黃氏走過王氏身邊,略略福了福,也低眉垂目出了門,從王氏出現到此時,她自始至終竟未曾看過她一眼。

人盡屋空。

王氏抓起桌一隻粉彩茶盞,往地下擲了個粉碎。

「……老爺送了趙大人回來后,在廊下遇見回房的三奶奶,交代說讓三奶奶暫且不要告訴三爺。」

謝琬聽玉芳說完經過,微笑舉起書案上的茶盞,「去呈福樓買只燒鵝和一盤酥炒雀舌回來加菜,再備斤桂花釀,仔細溫好,哥哥在鋪子里忙了一下晌快回來了,我們好好陪他吃頓晚飯1

玉芳朗聲應下,雀躍著跑了出去。

李子衚衕準備打道回府的謝琅正要上車,卻驀地打了兩個噴嚏。

今兒莫明其妙被支到鋪子里認了一大堆的布匹綢緞,又讓申田拉著上柳葉衚衕看了半下午的新鋪子,回到李子衚衕又被羅升纏著講了一大通的經營之道,好不容易可以回府了,突然又打起噴嚏,這是夫子在念叨他今兒交的那篇功課嗎?

C

(快捷鍵:←)大妝 038告狀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40石女(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