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31謝禮

[更新時間]2014年07月29日 14:41 [字數] 33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正在商議黃石鎮鋪子里的事宜,玉芳進來說:「姑娘,任公子來了。」

謝琬扭頭一看桌上漏刻,亥時了。她問道:「有什麼事么?」

玉芳道:「沒說,就說要見見您。」

謝琬無語,看了眼羅升,羅升連忙躬身退下了。

出了前院,任雋披著黑絲絨大斗蓬在院門下立著,手裡拿著個小瓷缸,盯著地下積雪像是在出神。

謝琬咳嗽了聲,等他轉過頭來時輕聲道:「任三哥這麼晚怎麼還來了?」

任雋面上一赧,把手上魚缸遞過來:「那天夜裡多虧三妹妹替我遮瞞,這是昨天在冰河裡我親手捉到的兩條小鯉魚,瞅著蠻有趣的,想著你既然喜歡顧游之的鯉魚圖,或許也喜歡鯉魚,就拿來送給你,權當是我的一番謝意。」

謝琬就著門廊下燈籠看看魚缸,透體瑩白的細瓷缸子,裡頭裝著半缸水,游著兩條兩寸來長金色的小鯉魚。她說道:「這魚會長大,我屋裡的缸子只怕養不下,棲風院有個小魚池,任三哥不如去送給二姐姐吧。」

任雋忙道:「養得下的!你院里的天井不是也鑿了個小水池么?養這兩條魚足夠了。」完了不由分說將魚缸放到她手上,急急地道:「天晚了,我先回去了。改日我再尋妹妹說話1而後一溜煙衝出了廊子去,手忙腳亂的樣子惹得玉芳噗哧笑出來。

「這任公子真有趣1

謝琬卻覺得好生沒趣。誰說她喜歡鯉魚?再說,誰稀罕他的感謝?

她把魚缸往玉芳手上一放,說道:「你既覺得有趣,那就你來養吧1

翌日早上起來,見謝琅交代吳興拿著些紙筆一道往前院去,不由納悶。

謝琅停步解釋道:「雋哥兒今兒回府,我去送送。」

謝琬算了算,任雋此翻過來也住了有十來日,確實也該走了,便沒作它想,轉身回屋。

謝琅道:「你不去打個招呼么?」

她打了個哈欠道:「我還要回房補個眠,哥哥去就成了。」

作為王氏起心想巴結的任家公子要回府,送的人大把,她決意對他避而遠之,哪裡會去湊這個熱鬧。

謝琅心疼妹妹,當然不會勉強。

時間逼近年關,各家裡交帳交租走動的人多,愈發熱鬧起來了。

每年到這個時候總是王氏最為忙碌的時候,今年更是不同。

謝榮高中了進士,這是整個謝氏家族莫大的榮光,雖然又逢府里二爺二奶奶的大喪,不能大肆操辦,新年裡更不能到處走親串門,可是底下這些人卻還是知道分寸的,新年不興走動,年前卻沒這忌諱,有錢的無不搜羅了些珠玉金器前來恭賀,沒錢的也要想法子弄些野味上門孝敬。

王氏每日里上晌料理中饋,下晌便要接見這些人。

雖然好些都還是產業上的租戶,並用不著親自招待,可是謝啟功發話了,「越是這個時候,越要表現得禮賢下士,方才體現出我百年謝氏的家風。」所以不論身份高低,竟是都要出來露個面,問上幾句,然後再視情況請謝啟功或者周二出面招待用飯。

若是女眷來了,則得由王氏或謝氏親自招待,要麼就由周二家的出面代替。

所以這一向不要說少爺姑娘們難以得見她,就是身邊的人要進來回句話,也得算準時間。

王氏送走林千戶娘子回來,素羅便就趁著遞茶的機會跟王氏說起:「太太可還記得上回奴婢去查琅少爺跟玉雪通房之事時,提到去黃石鎮上碰見被琅少發打發出來的李婆子么?」

王氏灌了半碗茶下喉,才道:「那李婆子又怎麼了?」

「這回不是李婆子如何,而是她那兒子李二順。」素羅傾著身子,說道:「方才烏頭庄的人過來送狐狸皮時,說李二順前些日子被人打了一頓,臉上落了兩道老長的鞭傷,而打他的不是別人,正是咱們琬姑娘1

「琬姐兒?1王氏抬起頭來,訝道:「她怎麼會去打李二順?」

素羅不慌不忙說道:「奴婢也覺得不可能,於是就追問了幾句。那莊戶娘子說,琬姑娘是在黃石鎮上橋頭打的他,原因是李二順對著姑娘口出不穢。算起來就是前些日子哥兒姐兒們上烏頭庄住的那幾日里,這事兒有幾個人親眼見著,所以背地裡都傳開了。那莊戶娘子也是順嘴就說了出來。」

王氏沉思了會兒,說道:「琬姐兒跑去黃石鎮做什麼?」

素羅頓了頓,說道:「原來二房在黃石鎮上賃了個鋪子,準備做綢布買賣。如今鋪子都開張了,請的是當地的婦人。琬姑娘去黃石鎮,只怕是為的鋪子的事。」

王氏嗤地一笑:「她一個屁大點的孩子,能看什麼鋪子?」

素羅道:「便是不能,也能代琅少爺傳個話什麼的。烏頭庄離黃石鎮本就近,順便帶個話也不是不可能。」

王氏點點頭,若有所思地把手上茶喝了。

素羅觀其面色,又道:「奴婢另外還打聽到一件事,聽說二房那租出去的三間鋪子,都不再續租了。」

「不續租?」王氏抬頭,「他們要把賣?」

「太太,」素羅把身子更傾了些,說道:「只怕不是把賣,而是琅少爺他們準備自己做。」

五間鋪子同時開起來,可不是小事,王氏有些不信。「你打聽清楚了?」

「千真萬確。話頭都是從那些租戶口裡傳出來的。咱們府里的鋪子與他們的鋪子挨得並不遠,每回咱們的消息不也有大半是從他們口裡得來的么?整個清苑州就這麼大,再沒有假的。」

「他有這能耐?」

王氏雙眼微眯,站了起來。想起前次因為搬院子的事在謝琅手裡栽的跟頭,她又把牙往緊里咬了咬。當初連謝騰在世都不敢出這麼大手筆連開幾間鋪子,他一個乳臭未乾的半大孩子自以為能比他老子還強么?就算他是只披著羊皮的狼,也要看他夠不夠本事吞得下這幾隻羊!

她說道:「等忙完了這幾日,你把李二順帶過來。」說完又道:「算了,過幾天我要上舅太爺家去,到時候讓他到榔頭庄來。」

她本有兄弟姐妹七個,那些年災荒就死了五個,後來仰仗王氏再嫁,好歹留下了年紀最大的哥哥王恩,如今已有近七十歲了,與兩房兒孫在郊外榔頭庄守著二十畝田產過活。

王氏嫁入謝府之前王恩並未娶親,一直到收了謝啟功三百兩聘金之後才娶了河西冒家的女兒為妻,等生下長子時王恩已年屆四十,所以兩個兒子王耿與王發年紀與謝家幾位爺反倒不相上下,王耿王發的兒女也與府里哥兒姐兒們年歲相當。

王氏十分看重娘家,所以每年臘月廿八日總要回娘家一趟,送些魚肉補品什麼的。

謝琬前世並不知道王氏娘家境況,到了廿七日去上房時,見得周二家的張羅起她翌日出門的事務,回房后不免就問起吳媽媽王家的事來。

前世二房根本不怎麼與祖屋來往,更別提王家。

齊氏也是有幾分傲氣的女子,因為王氏的緣故,也甚有些不大待見王家人。因而吳媽媽所知的也僅是這些,就連王耿王發所生兒女各有幾個,婚嫁不曾,都還需要臨時打聽。倒是羅矩出去了一轉后回來告訴謝琬:

「王耿娶妻賀氏,生下了兩個女兒,長女叫做王安梅,十四歲,次女王安娣,十歲。王耿因為連生兩胎女兒,所以對賀氏很是沒有好臉色。王發的妻子符氏倒是生了兩個兒子,長子叫做王埕,今年七歲,次子王都,九個月里就夭折了。」

惹得吳媽媽笑罵道:「真是機靈鬼兒投的生,趕明兒可得相個精明能幹的媳婦兒管住你才成1

說者無心,聽者有心,媳婦兒三個字從吳媽媽嘴裡說出來,謝琬就禁不住想起吳興已經十五歲了,而秀姑還在鄉下給人種菜。

前世吳興是在上街賣菜的時候,在南源縣菜市遇上秀姑的,秀姑從小沒了父母,跟著叔父過活。嬸母苛責她,她後來就出來給人種菜了,孑然一人的她在菜市上被人欺負,讓吳興看到后救了下來。秀姑是最懂得知恩圖報的女子,吳興又喜回善良,後來便就帶了她回齊家來了。

大家也很喜歡秀姑。

進了齊家的秀姑把所有人當成恩人,大冬天裡謝琬的炭火熄了,半夜裡她凍得直發抖,秀姑爬上床把她的雙腳捂在肚子里。舅舅過世后舅母攬了針線活來做,秀姑就把家裡的菜地農活全包了,齊如繡的蚊帳破了,她整夜整夜地拿蒲扇給她拍蚊子。謝琅被打斷手腳在床無法動彈,她在床前不眠不休照顧了他整半個月。

謝琬想起善良無私的秀姑,流了眼淚。

不知道今生的她還被人欺負不曾?

她叫來羅矩,「你上鋪子里拿兩匹好些的綢布,再備兩樣補品送到齊府去,就說是我和哥哥給舅舅舅母的辭年禮。然後順便上南源菜市上去打聽打聽,有沒有個來自雀兒村的,叫做秀姑的女孩子。」

C

(快捷鍵:←)大妝 030來歷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32謝榮(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