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29發威

[更新時間]2014年07月29日 14:41 [字數] 34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玉芳嚇得尖叫了聲,謝葳忙喊道:「三妹妹怎麼了?」要走過來。

謝琬忽然被人扯住了袖子,急急地在耳邊道:「妹妹別叫,是我1

是任雋!

謝琬睜大眼看去,可不面前站著的狼狽不堪的人正是任雋?!

「你怎麼在這兒?1

她目瞪口呆。

任雋看了眼已然從對面走過來的謝葳,企求地道:「妹妹別聲張!我,我只是來找二姑娘要回我的東西的!你不肯還給我,沒想到反被葳姐兒聽到了,你幫我掩護一下,我會記得你的大恩大德的1

謝琬瞬間明白他是為那塊玉珮來的。只是任家又不是沒錢,不知道他這麼執著一塊玉做什麼?

不過任家前世雖然對她背信棄義,她眼下也犯不著拿這個去報復他。他這模樣要是被謝葳看到了產生誤會,那就不是小事了。

她指著旁邊丫鬟們的房門道:「進去避避吧。」

任雋如蒙大赦,迅速閃身進了內。

謝葳在眾人簇擁下過來了,見得謝琬站在瓜棚下,便急步上前道:「你碰見什麼了?」

謝琬指著地上:「地上滑,剛才不小心崴了一下。」又道:「我剛才也聽見大姐姐呼叫來著,發生什麼事了嗎?」

謝葳目光微閃,哦了聲,說道:「沒什麼,就見到只野貓從屋樑上竄了過去。你快回房去吧,仔細看傷到了沒有,下回不要冒冒然闖出來了。」

「我沒事,多謝大姐姐。」

謝葳交代了玉雪玉芳兩句,看著她回了房,便就也回去了。

謝琬讓玉雪把任雋送走,任雋卻跑過來,兩臉漲得紫紅與謝琬道:「多謝妹妹解圍。」

既然這麼巧讓她碰見了,那當然要表示下驚訝。謝琬好奇道:「二姐姐為什麼拿你的東西?」

任雋臉上越發紫漲了,支吾道:「她,她就是貪玩。」

如果只是貪玩,又怎麼會值得他大半夜地偷跑進來追回?謝琬心下暗嗤,微笑著讓吳興送了他出去。

翌日大清早又下起雪,謝琬帶著玉雪玉芳和吳興羅矩,於一村安寂之中出了門。

烏頭庄距黃石鎮不過五里路,騾車片刻便就到達。

梅嫂在羅升已簽下的鋪子里等她。謝琬對此人已然毫無印象,但見她一笑時一排白牙盡露了出來,兩眼眯得跟彌勒佛似的,便也多了兩分好感。

黃石鎮是條全長不過兩里路的小鎮,本地多是莊戶佃家,像謝宅這樣的門第還是不多的,所以消費能力並不很高,但是好些人因為常年與地主富戶打交道,對於身上一身行頭也是多少識貨的,如果把李子衚衕里的布匹轉到此地來以微薄利潤發賣,理應容易讓人接受。

謝琬聽梅嫂寒暄了幾句,又掃了幾眼下方几名挑選來的村婦,都是伶俐有餘而顯得踏實不足,這樣的人興許嘴上功夫不錯,可是能不能做的長久就不得而知了。

她說道:「這個事情我也不能作主,只是哥哥見我到烏頭庄來,讓我順便看看。我想就算中用也不見得全部留下,嫂子不如把她們的名字和住處以及家庭情況讓人寫寫,給我帶回去給哥哥審度。若是挑中了,自會讓羅管事捎信來。」

梅嫂笑道:「姑娘小小人兒,說起話來這般有條有理,真真不愧是二奶奶的掌上明珠。對面就有間賣筆墨的鋪子,我這就讓人去寫了來。」

謝琬道:「不用了,我這裡就有人會寫字。」說著讓玉芳把羅矩喚過來,指了旁邊櫃檯給他。「把她們每個人的情況都寫下來,寫清楚帶回去。」

鋪子因為之前經營過的,故而櫃檯筆墨都是現成的,羅矩磨了墨,提筆寫起來。

寫起來倒是容易,只是這些婦人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又沒個邏輯,整理上費了些功夫。好在羅矩性子頗為溫和,並沒有因為她們的毫無章法而顯得手忙腳亂。而謝琬在她們競相的表述中卻也看出來個幾分。

謝琬給了兩百文銅錢給梅嫂,然後登車回烏頭庄。

正要上鎮口的拱橋,騾車卻忽然停住了,有人在車前吵嚷:「玉雪呢?讓她出來!我知道她在裡頭1

謝琬驚住,不知道如此掩人耳目地出來,怎麼還會有人知道這是謝家二房的人?

玉雪掀開車簾看了看,臉色發白地收回身子來,「是李二順1

是當初意欲強娶玉雪為妻的李二順!

他攔她的車想幹什麼?

謝琬沉下臉,眉梢倏地變冷。掀簾看去,李二順拎著個酒葫蘆,嘴眼歪斜地橫坐在橋上,沖著車頭的吳興和羅矩發難。自從被謝琬從宅子里放出來后,李二順就在鎮上的鐵匠鋪里當夥計,想來方才乃是因為認出了吳興,所以才會追著車來這裡撒瘋的吧?

羅矩與吳興湊頭說了兩句,然後跳下車,問李二順:「你找玉雪做什麼?」

「做什麼?」李二順著腦袋看著他,拍拍屁股上的雪站起來,指著自己胸膛道:「她是我媳婦兒1

「你胡說1

玉雪忍不住了,隔著車簾羞憤交加地罵起來:「我幾時跟你成過親?1

李二順見著她,那雙眼登時就跟點亮了的燈籠似的,跳腳指著她道:「你這個小賤坯子!指望我不知道,你如今就是爬上了謝二公子的床,所以不承認了……」

謝琬攏袖下了車,朝吳興揮揮手道:「把鞭子拿來。」

李二順陡然見著她下了馬車,卻不是謝琅,當下愣了愣,但是立即又指著她張狂起來:「你——」

一個字還沒說完,謝琬一鞭子已經抽到了他臉上,寒冬臘月里鞭子凍得跟鋼索似的,又冷又硬,李二順慘叫一聲,捂著飛快現出了血痕的臉栽倒下去。謝琬原地又抽了一鞭,他另一邊臉上立即又現出道血痕來。

圍觀的人不多,但是個個如同抽去了經脈似的倒抽起了冷氣。

謝琬撫著鞭子,「我若再聽到你跟瘋狗似的亂吠,下次我就真的讓你變成瘋狗1

李二順哀叫連連,連爬的力氣也沒有了。

謝琬將鞭子丟給吳興,轉身上了騾車,羅矩趕忙把車簾捂好,駕著車從李二順身旁疾馳而去。

一路上謝琬都沉著臉沒有說話。若是早知道李二順有如此厚顏無恥,這頓鞭子她便早已經落到他身上了。謝琅是謝府正宗嫡房的傳承,謝琬愛護他的名聲有如謝府上下愛護謝榮的名聲,她豈容得李二順在外往他的身上潑污水?

今日若不打他,旁人只會以為謝琅當真罔顧禮儀廉恥於熱孝期間有損私行!

只不過,該如何杜絕這李二順繼續散播謠言呢?一頓鞭子自然不夠保險的。

騾車回到烏頭庄時,四處已經飄起了繚繚炊煙。李崗家的在菜園裡撥雪摘菜,龐勝在剖魚,見到吳興羅矩回來,龐勝便抬高手把腰送出來,示意他們從荷包里掏檳榔吃。想來這份熱絡是謝琬讓玉芳送給龐勝家的那枝金釵的緣故。

哥兒們都已經起來了,聚在廊子底下活動筋骨。

任雋見著謝琬下騾車,很是訝了訝:「三妹妹這麼早上哪兒了?」

謝琬盯著他看了看,只見兩眼底下一圈青黑,可見昨夜裡沒睡好。

「去黃石鎮轉了圈。」

任雋知道她自幼生活黃石鎮上,只是被她這一看卻心虛起來,清了清嗓子便就紅著臉進屋裡去了。

謝琬一抬眼,卻見到穿堂后的廊子下一抹一閃而逝的煙霞色裙裾。

回到房裡,卻見謝葳在座,拿起她一本繡花圖譜歪在炕上看著,五彩的裙子覆在她初顯玲瓏的身段上,更加顯得婀娜多姿。見得謝琬回來,謝葳起身笑道:「我還道你們哪去了呢?一來人影都不見,還好剛才聽得周嬤嬤說你們回來了。」

「去黃石鎮了。」謝琬把剛才跟任雋的回話又說了一遍,然後解了斗蓬也爬上炕,又托腮嘆氣道:「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怎麼離開過黃石鎮,真有點想念了。我剛剛在那裡吃了兩個街頭老張包子鋪的肉包子,跟從前的味道一模一樣。」

謝葳笑著揉了揉她頭髮,把她拉起來:「別想了!三哥哥他們說早飯後去東山找兔子,我們這就去吃早飯,然後跟他們一塊玩兒去1

前世里謝葳似乎是嫁給了一個低品的文官,因為謝榮進內閣乃是謝葳出嫁十五六年後的事情,所以謝葳說親時謝榮還並沒有給她的身份特別加碼,依照當時的情勢,謝家的女兒也只會走上嫁給富戶或者低品官員這樣的道路。

但是謝葳極有能耐,謝榮還在戶部侍郎任上時,她就已經輔佐丈夫從從八品升到了正五品,而且極受夫家尊重。就是後來在閣老府里,也是極有體面的大姑奶奶。

這樣的一個女人,城府自然不淺,而且眼下她已經滿了十歲了,謝琬對於她在自己面前表現出來的爽朗大方很是欣賞,但是對於她如此滴水不漏的應付她的背後,也有著不動聲色的探究。

比如,方才在穿堂壁下聽他們說話的人明明就是她,為什麼她偏要裝成沒聽到的樣子呢?

C

(快捷鍵:←)大妝 028暗涌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30來歷(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