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26賭局

[更新時間]2014年07月29日 14:41 [字數] 345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琬去拂風院坐了一回,跟謝葳玩了會猜字謎的遊戲,便就回了房。

沒想到倒是等來了吳媽媽的好消息,她娘家村子里有個族裡的侄子,家裡只有個老父親了,窮得揭不開鍋,就想出來謀個差事。謝琬問了問她這孩子的年歲,聽說今年剛滿十一,便就跟吳媽媽道:「讓他來看看吧。」沖著吳媽媽的面子,就是當不了重用,怎麼也得讓他當個夥計。

羅升晚飯後回了來,彙報了這兩日的營業情況,果然貨補齊后,銷量也明顯上來了,雖然還是不能與之前相比,好歹是被刺激出了積極反應。

謝琬不免也問起他僱人的情況,羅升道:「倒是尋著了兩個,只是資質平平,要管鋪子的話,起碼得磨練個三五年。不過人品倒是端正,都是知根知底的,也都是窮苦人家出身,沒有什麼花花腸子。」

謝琬點頭道:「能做到人品端正便不錯了,如今要緊的是先找到人把鋪子張羅起來。你過兩日把他們帶過來,如果沒什麼問題,便讓他們先到李子衚衕先學學嘴上功夫,再有十來天清苑州玉鳴坊那間鋪子就該收回來了,等你拾綴好開張后也得兩個月,到那時把他們撥過去。然後現請個二掌柜先看著鋪子。」

羅升點頭:「那我明早便捎信回去。」

謝琬讓玉雪給他下了碗熱乎乎的羊肉面,讓他回房了。

謝琅不在府里,頤風院里也一夜平靜。

到了翌日早上謝琬才知道,任雋居然在府里住了下來。

早飯後王氏讓人來傳話,說是上房裡特地預備了桌酒菜招待任三公子,讓府里的少爺小姐們中午都去上房作陪。

謝琬對這樣的行為十分不齒。這任家充其量也就是在河間府有名些,除了京師那幾門姻親,論起來謝府名望並不比他們低多少,王氏為了巴結他們,不惜放下身段宴請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實在有失謝家主母的身份。

她問玉雪:「這任雋要住多久才回去?」

玉雪道:「聽說任公子一來就至少要住上十天半月,這回沒個十來天,只怕也不會回府。」說完她又笑道:「姑娘似乎並不喜歡任公子。」

她趴倒在炕桌上嘆道:「我只是問問罷了。」

將近開席的時候她來到正院平日用來待客的玉蘭廳,府里少爺小姐都到齊了,正圍著上首的王氏和任雋眾說紛紓

任雋眼尖,起身沖謝琬頜首:「三妹妹來了。」

席上人都停止了說笑,謝琬向王氏問了安,謝葳便熱情地招手讓她坐在身邊。謝芸給她倒了茶,謝棋指著她杯子道:「三妹妹來晚了,該罰酒1

謝桐等人起鬨。謝芸道:「妹妹太小,不能喝酒!要喝喝茶好了。」

謝棋搖著王氏胳膊:「大家都是這規矩,說好了的遲到罰杯。怎麼到了三妹妹這裡就不依?」

王氏笑道:「芸哥兒說的不錯,妹妹還小,不能喝酒。琬姐兒別壞了他們規矩,你喝三杯茶1

謝棋楞是不肯。冷笑道:「若是仗著人小便可以撒賴,那比我大的人豈不是有大把?你也可以撒賴,我也可以撒賴,這裡最大的是大哥,這麼說來我們這些人都不必罰了,凡事只罰大哥一個人就好1

一席話說得大家無語起來。就連謝葳和謝芸也不說話了。

謝棋站起來,執著酒壺繞過眾人走向謝琬。任雋扯住她袖子:「她是你妹妹1謝棋偏頭笑道:「正因為她是我妹妹,不是外人,才不能逃過這規矩去呀!不過是三杯酒,又不是毒藥,怕什麼?1

雖然杯子不過銅錢大小,三杯酒下肚卻不能傷著人什麼,可是以謝琬五歲的身體,能不能承受得住這三杯酒,清醒地走出這宴廳去,卻是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她要是喝醉了,會導致什麼後果?在儀錶堂堂的任雋面前丑相畢露顏面盡失,從此令他對自己敬而遠之?

前世頂著副好皮相在各府之間遊走的謝琬,對女人之間的這點小心思太明白了。

可惜謝家多的是準備看她笑話的人,唯一一個會替她出面的謝琅也還出府在外。

謝棋已經到了跟前,拿起她面前的酒杯斟滿了。酒香沁人心脾,是陣年的竹葉青。前世她酒量不錯,也常陪著鬱郁不得志的哥哥對飲。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帶到這世。

「妹妹快把它喝了。」謝棋笑得溫柔可愛,看上去一點逼迫的意思也沒有。

謝琬舉起酒杯,以袖掩口湊到唇邊。桌上眾人都瞪著眼睛看過來,眼見得酒杯在她唇前頓了頓,她忽然又一掩杯口將它放下來,兩眼亮晶晶,望著謝棋說道:「這麼喝酒沒意思,我事先也不知道你們有規矩。這麼著,二姐姐你猜這杯里還有酒沒酒,如果猜中了,我情願再喝三杯。」

大家一愣,都望向謝棋。

謝棋抿唇瞪著她,「要是沒猜中呢?」

謝琬笑道:「沒猜中,你抱著膝蓋在地上翻十個筋斗就行。」

謝琬壓根沒把任雋放在眼裡,就是喝醉在他面前也沒啥大不了。可是當眾翻筋斗是多麼難堪丟臉的行為,謝棋若是把這十個筋斗翻完,那後果可比她喝醉來得嚴重得多了。

謝芸噗哧笑出來,擊掌道:「好!就這麼賭1

任雋看看謝琬又看看謝棋,眉頭略有些蹙起。

王氏道:「女孩子家翻什麼筋斗?要罰罰別的1

「太太偏心1謝琬撒嬌道:「都是您老人家的孫女,憑什麼二姐姐硬要罰我吃酒就成,我跟她賭幾個翻筋斗就不成?不過是十個筋斗而已,又不是要打她罵她,太太就這麼小看二姐姐,認定她一定會輸,還是覺得二姐姐輸不起?」

當著這麼多人在,王氏當然不會承認偏心。當下呵呵一笑,說道:「我就不摻和你們,讓你們鬧去1

謝棋生性好強,又一心想要看謝琬在任雋面前出醜,當然不會輕易服輸。聽完謝琬這般激將,便就大聲說道:「賭就賭!到時你可別又仗著比我小賴皮1

謝琬笑道:「自然願賭服輸。」

謝棋恨恨瞪她一眼,走近她,盯著她小小的手掌下捂著的酒杯,再仔細察看她的唇角和面色,半日後,脫口說道:「杯子里有酒!我根本都沒看到你喝酒1

「是么?」謝琬一笑,將手收回來。

杯子里空空如也,哪裡還有什麼酒!

謝棋目瞪口呆,指著杯子又指著謝琬,迭聲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謝琬悠然地從袖子里捋出濕漉漉的帕子,交給身後的玉雪,「你沒看見我喝酒,可不代表杯子里有酒,願賭服輸,二姐姐快些翻筋斗吧,要不然菜都涼了。」

前世的酒量沒帶回到這世,不代表她不懂得酒桌上那些小把戲。這些把戲在大人們面前自然蒙不過去,可大人們也不會像謝棋這麼樣逼個五歲的孩子下不來台不是嗎?

「你作弊!你把酒都倒到帕子上了1

謝棋大聲地指著她嚷道。然後又跑到任雋身邊,大聲道:「雋哥哥!三妹妹她根本就是作弊1

任雋訥然半晌,喃喃道:「可是三妹妹跟你賭的是杯子里有沒有酒,並不是賭的酒去哪兒了,要說作弊,也說不上。」

「不錯不錯!就是這麼回事兒!二姐姐快翻筋斗吧1

謝芸開心得手舞足蹈起來。

謝棋急得都要哭了,偏偏連王氏都因為有言在先,只是從旁像看著頑皮的孩子般看著她們微微地笑。

男孩子們不知這裡頭蹊蹺,又自恃著男子漢大丈夫,不願讓任家的人看扁了謝家的人沒擔當,遂紛紛從旁起鬨。謝棋咬著下唇翻完了十個筋斗,然後捂著臉大哭著回了房。阮氏生怕她得罪任雋,給她換了衣裳又勸著她止了淚,然後把她送了回來。

從始至終謝棋都沒了胃口,別說勸酒,就連尾指粗的蝦仁都只吃了三隻。

謝琬則愉快地以茶代酒跟謝葳碰起了杯,品嘗起了面前的涼拌雀舌和人蔘蒸鹿脯。

席上任雋時不時以探究的目光看著她,謝琬壓根沒瞥向他那一邊,吃飽后便心滿意足地回了房。

而謝棋的壞心情似乎一直延續了兩三日,直到臘八節前夕謝宏收帳回來,給她帶了枝好看的珠花才終於好轉。

不過當天夜裡謝琅就回來了,謝琬也不再悶得想要四處走動,所以謝棋再憋氣,也影響不到她什麼。

謝琅回來后,任雋也與謝芸謝桐上頤風院來玩了兩回,兩回謝琬都借口睡著了沒出來打招呼,於是連謝琅也瞧出她的異常來。

「任公子溫和有禮,而且學問也不錯,倒是個可以結交的人物,你就是再不喜歡跟人打交道,也該打個招呼。這麼樣不出來,不大好的。」

謝琅以為妹妹只是以往被父母親寵壞了,性子有些隨心所欲,所以小心地勸說。

謝琬對他口裡的「可以結交」四個字頗不以為然。不過自己不願與任家往來,乃是因為前世任家的背信棄義,卻不好找什麼相應的名目出來阻止哥哥與任雋來往,只得默不作聲點了頭,算是聽進去了。

C

(快捷鍵:←)大妝 025邂逅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27登門(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