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17清白

[更新時間]2014年07月29日 14:41 [字數] 343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琅去了瀟湘院,把玉雪調過去近身服侍著,府里的人在知道王氏獨賞了玉雪之後再一渲染,假的也會變成真的。那時就算謝啟功不下令處罰謝琅,有了孝期淫*亂的污點,將來也會於他的仕途形成極大障礙。他這輩子想入朝為仕,那就要看運氣夠不夠多。

謝琬拈起盤子里兩朵珠花,對著窗戶看了看,笑著跟玉雪道:「既然是送給你的,你就收著罷。」

玉雪誠惶誠恐:「奴婢不敢要。」

「我說能要,就可以要。」謝琬點頭。

玉雪這才把東西收了起來。一低頭看見腕上的鐲子,忙不迭地又要取下還回來。謝琬道:「戲都還沒有唱完,你這麼著急取做什麼?」

玉雪臉上一紅,又且把手收了回去。可那東西就跟烙鐵似的,燙得她渾身不舒服。

謝琬愈發笑起來,玉雪臉更紅了,勾著腦袋衝出門道:「我給姑娘熬粥去1

與此同時,遺芳閣里的氣氛可就沒這麼輕鬆了。

遺芳閣是謝啟功的書房,因為謝府院子多,所以整個一個院子都成了他的私人所在地。

「你從哪兒聽來的?」謝啟功站在書案前,鐵青著一張臉面對著龐福。

龐福微躬著腰,眼觀鼻鼻觀心說道:「如今府里都傳遍了,太太為了方便給琅少爺安排通房,特地把偏僻的瀟湘院給收拾了出來,還派了素羅親自給丹香院叫做玉雪的丫頭送去一對珠花。」

「胡鬧1

謝啟功暴怒,「琅哥兒尚在孝期,給他備的什麼通房!先是遣自己房裡的丫頭去使些勾搭手段,如今又公然抬舉起個丫頭,她這是要幹什麼?!是要借這些醜聞讓老三在京師呆不下去嗎?1

龐福面沉無波,不喜不怒。

王氏既然敢背地裡打大廚房管事的主意,那麼作為忠僕的他,把這些危及謝府聲譽的事情如實稟報給他的主子,實在無可厚非。

「老爺,丹香院那邊出事了1門口忽然有人稟道。

「出了什麼事?」謝啟功不耐地道。

「有個叫玉雪的丫頭自稱受了侮辱,要投井自荊」

謝啟功驚愕起來。府里下人雖多,可是鬧到投井明志的地步的人卻沒有過!

「老爺,這玉雪似乎就是太太特指給琅少爺近身侍侯的那丫頭1龐福驀地想起來,然後提醒道。

謝啟功憋著一肚子氣,抬腳道:「上丹香院1

丹香院花圃旁的水井旁,玉雪伏在地上號啕痛哭,旁邊圍了好大一圈人,謝琅和謝琬也在其中。

謝啟功到達的時候,王氏也已經聞訊趕來了,夫妻倆在門口碰了面,謝啟功那張本就黑成了鍋底的臉頓時就沉得能滴下水來了。

王氏心下一沉,隨在他身後進了院去。

謝琬看見王氏,哇地一聲衝過來將她抱住,「太太!玉雪她要尋死!我怎麼拉也拉不住1

王氏強笑著撫她的背:「琬姐兒別怕,太太在,她不敢死的。」一面直起腰來喝問眾人:「這到底怎麼回事兒?早上不還好了的嗎?怎麼如今就尋死覓活起來?1

謝琅狠瞪著她哼了一聲,別過了臉去。

要不是他被妹妹叮囑了十幾遍,不能輕易出聲,他早就把她做的那些勾當全說出來了!

可是他不知道,他越是這樣怒而不言,看在謝啟功眼裡,就更像是王氏有意在背後耍手段了。

「怎麼回事?還不是你做的好事1他指著王氏喝斥,「你是嫌家裡太清靜了,還是嫌老三在京城裡呆得太舒坦了,非得找點事來給大伙兒添堵?1

王氏當著這麼多下人撂了臉,心裡不免窩火。可她卻也是個明白的,世間本就夫為妻綱,自己雖為夫人,可是被丈夫訓斥也不是什麼丟臉到家的大事。這個時候她若跟他頂嘴,卻反而會讓自己下不來台,所以她立馬歉然道:「發生這種事,自然是為妻的疏忽。只是為妻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旁邊周二家的瞧見,連忙揮手讓圍觀的下人都退出去了。

謝啟功見得沒了外人,便就指著琅哥兒,脫口斥王氏道:「琅哥兒如今才多大?老二夫婦熱孝未過,你就著急忙火地給他挑起什麼通房!你雖沒讀過書,可你進了我謝家也有三十來年了,這事傳出去丟的是誰的臉?清河距離京師不過三百里之遙,萬一傳到京師,老三的仕途怎麼辦?!你連這點道理都不懂嗎?1

王氏被斥得無地自容,可她知道謝啟功這是真怒了。

「為妻知道榮兒是老爺的命根子,可是這事兒老爺可冤枉我了。這玉雪可不是為妻給琅哥兒挑的通房。不過是為妻見著她說往日就是在琅哥兒跟前侍侯慣了的,琅哥兒也信任她,所以才吩咐她跟去瀟湘院侍候。」

「太太1玉雪哭著爬過來:「太太,奴婢是曾侍侯過二少爺沒錯,可那會兒是二少爺剎輝詰氖焙潁二奶奶讓奴婢過去整整書房什麼的。這些都是二奶奶和三姑娘在旁邊親眼看著的,奴婢要是說謊,情願天打雷劈1

二奶奶早都過世了,誰知道是真是假?三姑娘雖然在側,卻還是個孩子!她知道什麼?

可是在毒誓面前,就是再假的話也會平白多上幾分可信度。王氏臉色一變,不由得往她手上看去,那腕上的赤金鐲子在陽光下閃動著耀眼的光。

「你若是真跟二少爺清清白白,手上又怎麼會有這麼貴重的首飾?」

玉雪目光落到那鐲子上,淚水流得更利害了。她把鐲子一褪,接著往沙礪地上磨了磨,鐲子面上那層耀眼的金光頓時就不見了,變成了個平凡無奇的銀鐲。

「太太請看!這不過是個鍍了金粉的銀鐲子,外頭二兩銀子就買得到!這不過奴婢羨慕別的丫鬟穿金戴銀拿來戴的,二少爺甚重情義,平日里下人極為寬厚,他就是要送通房,怎麼也不會送這些東西啊1

裝腔作勢愛慕虛榮雖然也讓人不齒,可是比起跟主子有姦情來,簡直可以算作純潔無暇。

王氏臉色很有些難看了。

謝琅氣在心頭,冷哼道:「就算玉雪當真是我的通房,太太明知道我在熱孝,還特地把我遣到偏僻的院落居住,使我跟妹妹隔開,再獨獨把玉雪送去侍侯,又送來珠花抬舉於她,難道是有意想把我置於不仁不孝之地么?這瀟湘院,我是絕不會去住的!我也不會跟妹妹分開1

謝啟功也往王氏不滿地瞪過去。擾亂家風的行為,他是怎麼也無法容忍的!

王氏額角有了冒汗的感覺,她強笑道:「琅哥兒怎麼總說孩子話?你都十三歲了,妹妹也五歲了,雖是親兄妹,也多有不便。我讓你們搬開也是遵遁禮法,怎麼能再容你們這般胡鬧?莫非往後你有同窗或友人來拜訪,你也在丹香院接待他們不成?」

謝琅沉哼。

謝琬抬頭看著謝啟功,扯扯他的衣角:「老爺,我父親原先不是住在頤風院么?」

謝啟功想也未想,脫口道:「你爹是嫡長子,不住頤風院住哪兒?」

王氏臉色變了變,還沒開口,謝琅已然朗聲道:「那我們就也住頤風院吧!那裡前院後院都有,還有偏廈和幾個獨立的小跨院,妹妹就住在後院里,平時就是來一屋子外人也不打緊。父親雖然不在了,我們做為兒女,更應該好好打理他的遺居才是。」

「不行1王氏下意識地否決。

事實上頤風院是府里最好的院子之一,一直給府里的嫡長子居祝當初謝騰生下來后就住在頤風院,一直到他正式搬出謝府為止。這院子她連想爭取給謝宏住,如今都還沒想好怎麼跟謝啟功開口,怎麼能讓他們撿了便宜去?

她忽然覺得,謝琬開口說出頤風堂來,就好像是早就等著謝啟功往裡頭鑽似的!

王氏定睛往謝琬望過去,謝琬也正端莊地站在那裡看著她,那雙水眸里一閃而過的慧光令她幾乎都有些自慚形穢起來!

不!綿柔耿直的謝騰的女兒,不可能有這麼深沉的心機!

她捻緊著手絹子,斟酌著要怎麼說服謝啟功,謝琅卻已然道:「怎麼不行?謝家詩禮傳家,雖然沒出幾個大官,但忠孝仁義幾個字卻是不敢忘的!如果我們連父親的遺居都守不住,談什麼孝道?我身為二房嫡嗣,不住進二房的院子,又住進哪裡?」

王氏緊抿雙唇,恨得快要把牙磨穿了。

她竟不知道外表看來優柔寡斷的謝琅說出話來竟然這麼頭頭是道,這哪裡像是謝騰的兒子!

謝啟功捋著須,似是在考慮。

謝琬唇角微動,於此時柔柔地揚高了尾音:「我聽父親說,三叔當初會試做的制藝,就是以仁孝二字破題,然後被季閣老季振元大人大肆嘉獎了的!三叔是我們謝家的頂樑柱,我們可不能拖他的後腿1

謝啟功聽到季閣老三字,身軀猛地一震,說道:「琅哥兒說的不錯,二房的子嗣住進偏院像什麼話?當然要住進他們自己的院子。龐福,吩咐下去讓人把頤風院收拾出來,讓琅哥兒兄妹搬進去。」

(快捷鍵:←)大妝 016通房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18中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