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13教唆

[更新時間]2014年07月29日 14:41 [字數] 34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果然,王氏正了臉色,說道:「我聽說桐哥兒和芸哥兒上你們屋裡玩去了,這很好,你們兄弟之間就應該和睦才是。有什麼東西好玩的,今天我給你玩,明天你給我玩,最後還是你們的。犯不著為些個不值錢的物事傷了兄弟和氣。琅哥兒你才回府,按理說我不該說你,可你畢竟年長,凡事要懂得相讓,如果自家人之間就謙讓不起來,那將來去了外頭,又怎麼跟人打交道?你說是不是?」

謝琅被訓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腦袋直勾到了胸口前。

謝芸看著不忍心,想開口說兩句,想起出門時母親叮囑的話,不免又閉緊了嘴。

謝桐很得意,到這會兒臉上的忿意才總算轉成了譏誚,「不就是幾條破魚么?自己都落到寄人籬下的地步了,還拿它當寶貝1

謝琬口裡的酥糖嘎一下嚼碎了。

與此同時,坐著的謝琅騰地站了起來,他是不諳人情世故,可不代表他是個孬種!謝桐是什麼東西?他也配說他們寄人籬下?真正寄人籬下的人又是誰?!

可是他心裡雖然分得清是非,這些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當下兩眼瞪得滾圓,卻是憋得兩頰漲紅。

王氏皺眉道:「你這是要做什麼?看嚇著你弟弟1

謝桐是個奸滑的,聽見這話,當即就撲到阮氏懷裡哭起來:「母親救我!二哥要打我1

「你瞧瞧你瞧瞧1阮氏一手護著謝桐,一手指著謝琅,尖聲站起來,「他這是嚇唬我呢!你是比我年長還是比我輩份高?!太太不過是看在你是哥哥的份上勸你兩句讓你讓著弟弟,你倒好!這還來勁兒了!你這是鬧給誰看呢!告訴你,我們桐哥兒也不是好欺負的1

「你說誰寄人籬下?1

謝琅粗著嗓子對謝桐吼。他變聲期剛過,聲音還有點嘶啞,這一吼,更加顯得像是在咆哮。

哥哥好不容易有這麼男兒氣的一面,謝琬並不打算阻止。可是任由他這麼熱血上頭也不明智,前世他不就是因為衝動而吃了大虧么?

她從椅子上滑下來,走到他跟前,帶著稚音清亮地道:「哥哥,什麼是寄人籬下?」

謝琅臉紅脖子粗,被她這一問,更是臉紅得發紫。他瞪了謝桐半日,才道:「就是說我們住在別人家,受他們的施捨過活。」

「怎麼會是施捨?1謝琬揚高了聲音,轉過身望著王氏:「那天舅舅要帶我們走,不是太太和老爺拚命留下我們來的嗎?還口口聲聲說我們是謝家的人,不是齊家人,就是這樣,我們才留下的。父親本來就是老爺的嫡長子,哥哥是府里的嫡長孫,這府里就是我們的家,我們吃自己的穿自己的,丫鬟也是自己的,住的地方都是自己的,幾時受別人施捨了?我們又不姓李。」

王氏的前夫姓李。王氏兩腮微抖,握緊絹子別開了臉去。

阮氏臉上頓時也掛不住了,紅一陣白一陣,像爿綢緞莊。

「琬琬。」善良的謝琅聽見妹妹這麼說,也覺得有點太過,連忙扯了扯她的手。

謝桐卻有些不明就裡,皺眉瞪著謝琬:「這關姓李的什麼事?誰說他是嫡長孫?我大哥才是嫡長孫1

謝宏一向以謝家人自居,自然不會把這段不光彩的過去告訴給兒子。

謝琬睜大眼道:「大哥是嫡長孫?那大伯是誰的兒子呢?」

「廢話!當然是太太的兒子1謝桐得意地睨了眼王氏所在的方向。

謝琬也看了眼面色鐵青的王氏,手指抬起點到下巴上,悠悠地道:「那不對。大家都知道我父親的生母是老爺的元配楊太太,如今祠堂里都供著祖母的牌位呢。如果大伯是太太生的兒子,又比我父親年紀大,那就是說太太在進門之前就有了大伯——啊,我知道了1

說到這裡,她恍然大悟地點點頭。

進門之前就有了孩子,要麼就不是謝啟功的,要麼就是奸生子。這無論哪一樣都夠不上嫡長子的身份。這是常識,不要說王氏和阮氏聽得懂,就是在座幾個稍大的孩子也都聽得懂。

王氏的臉已經黑得如鍋底。

阮氏騰地站起身,虎著臉說道:「這是誰教的三姑娘這些亂七八糟的話?!還不把三姑娘身邊的人帶過來?」

謝琬靜靜地抬頭問哥哥:「我說什麼不好的話了嗎?」

謝琅雙唇微翕,無言以對。她哪裡曾說什麼不好的話?簡直就是說得太好,太滴水不漏,才會讓阮氏如此不顧體面地跳腳。她們自然不會拿她如何,就只好將火氣撒在她身邊那些人頭上。

「夠了1

王氏一聲沉喝,唬得阮氏頓時跳開。謝桐也被嚇住了,張大嘴盯著她。王氏緩下神色,瞥了眼阮氏,說道:「琬姐兒不過是個孩子,你跟個孩子置什麼氣?琅哥兒先帶著妹妹回屋吧。」

謝琅聞言,連忙牽著妹妹走出屋來。

謝琬順從地跟著他出了穿堂,到了左邊游廊下,她忽然停住打量起了四周。謝琅道:「怎麼了?」她豎起食指在唇間,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指了指左邊月亮門外的芭蕉叢。還沒等謝琅反應,她已經趁著無人穿過了月亮門。

謝家兄妹走後,王氏便扶著額歪在了大迎枕上。

素羅連忙拿了薰香替她揉太陽穴,阮氏也陪著小心在旁遞茶,一面揮手讓謝桐謝芸退了出去。

王氏接茶喝了一口,又將之捧在了手裡,說道:「我早先聽說這三丫頭被二房寵壞了,三歲的時候吃飯還連碗都不拿,平日里也十分的頑皮,何以這幾日我看起來,她不但不頑劣,還十分地沉靜乖覺?你們聽聽方才她說起這番話來,竟不慌不忙,句句把桐哥兒頂到了點子兒上,哪像是個五歲的孩子?」

阮氏陪笑道:「五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想來也是知道現在沒人護著了,知道在府里是太太作主,不比在外頭逍遙快活,不能討太太嫌,成心顯擺邀寵罷了。」頓了頓,一面又說道:「我們棋姐兒就不同。沒那麼多花巧心思。」

王氏卻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捧茶喝了一口,又盯著地下出神。

在後頭給她揉穴位的素羅揚唇道:「太太只記得三姑娘,如何竟忘了三姑娘還有個哥哥?三姑娘人小,二少爺可十三歲了。這些話從三姑娘嘴裡說出來無妨,可若是從二少爺口裡說出來就難免不像話了。」

阮氏聽畢,神色一震:「對啊!三丫頭她哪裡懂得這些,定然是琅哥兒教的。」

她拍著大腿站起來,咬牙切齒地道:「好啊!這謝琅面上看著一副繡花枕頭樣兒,沒想到竟然一肚子壞水,自己不出面,倒唆使起幼妹來給我們難堪*—太太,這事兒您可得拿出個章程來!要不然,這府里往後還不得被他們鬧翻天了1

王氏捧著茶碗半日不語。阮氏心急又不敢貿然催促,在旁憋氣得很。素羅沖她使了個眼色,她才又慢慢鎮定下來。

「東跨院的瀟湘院是不是空著?」王氏忽然偏頭問阮氏。

阮氏立即道:「正是。」

王氏嗯了聲,說道:「琅哥兒也大了,雖然是親兄妹,也不好再在一院里住著。去告訴周二家的,把瀟湘院收拾好,讓琅哥兒搬進去。那裡靠近藏書樓,也方便他靜下心來讀書。」

謝家太祖原先只是個佃農,家無恆產,窮得二十歲上還未成親。也是天造姻緣,因為祖傳的一副好皮相,那日偶遇鎮上皮匠鋪陳掌柜的獨女,陳小姐即對美顏的謝家太祖一見傾心。

本朝開國之時,因為連年徵兵打仗,河間保定兩府人口銳減,而山西卻因為不受戰爭困擾,又因風調雨順少卻天災,故而人口稠密。

朝廷那會兒便就下旨山西,以錢糧獎勵人口遷徙保定河間兩府,陳家就這麼從山西過來落戶到了保定府。陳家很快借著朝廷發下的賞銀在清河縣做起了買賣,見女兒有了心上人,陳掌柜便就把謝家太祖招贅做了上門女婿。

之後謝家太祖便接手皮匠鋪做起了少掌柜。此人竟十分機敏,短短几年工夫就把皮匠鋪張羅得紅紅火火。手裡有了點余錢,便又投資了點別的小買賣。

天有不測風雲。眼看著日子過得舒坦,陳姑娘三十歲上偶感了一迴風寒,不過個把月,便就丟下一雙兒女走了。陳老掌柜夫婦老年喪女,不久也相繼過世。

本來招贅三代后子嗣可以歸宗,可是謝家這位太祖因為再沒有了陳家人束縛,那一年便就把兒女們的姓氏公然改回了謝氏,如此便等於是白得了陳家一份家產。

如此這般幾代下來,謝家發了家,這段久遠的歷史也漸漸不予人知,加之不知哪代起,謝家忽然出了個進士,於是開始從行商往耕讀的路子上發展,掩埋這段家史更加成了重中之重。

隨著謝琬的太爺爺中了舉后,謝家不但時常接濟鄉里,又廣開宗學,更在府里特地建了個藏書樓,收集了數千本藏書,並定於每月初一對外開放閱覽,於是,謝家漸漸在清河擁有了殊然的地位,而這段歷史自然也就也無人再提及了。

(快捷鍵:←)大妝 012挑撥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14妙計(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