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012挑撥

[更新時間]2014年07月29日 14:41 [字數] 34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羅升暗地裡也嘆了口氣。有友人聽說他東主亡故,只留下幼主二人,前兩日便找到了他,極力推薦他去保定府一戶富戶人家做帳房,那邊給他開出高過在謝家一半的酬勞,不想此時這三姑娘卻直接給他翻倍。

要說他對二房沒感情是假的,謝騰待他亦友亦仆,從不曾虧待過他,如果有他用武之地,自然是想留下來的。可是沾染了王氏——他不是貪圖銀子,而是深知這謝家的複雜,稍有不慎,他就是免不了成炮灰,他也一把年紀了,還有家兒老小,冒不起這個險。

「這個——」權衡之下,他就想把請辭的話給說出來。

謝琬道:「羅管事還是快去吧,有什麼話,明日再來回也是一樣。」

她哪裡瞧不出羅升的去意,但是拖得一日就多一分改變的可能,她是不會放過一絲機會的。

羅升被她出言打斷,再看向她晶亮而堅定的雙眸,心裡又閃過絲異樣。都說這三姑娘往日被父母寵得像是玻璃人兒,可眼下他看來,倒覺得經過父母雙亡之事的她比從前更伶俐聰慧了似的,看方才那番安排下來,簡直一點遺漏都沒有,哪裡像個還只知道討糖吃的小丫頭?

黃石鎮宅子里那五個人,除了玉芬玉芳還算忠誠之外,另外那兩個這些日子哪個不是在四處找去路?他去了三次,就三次都碰見他們在埋怨謝家夫婦給他們的酬勞低,這樣的人,自然是要留也留不長久的。

而他自己也是因為如此,才變得心灰意冷。方才來請示謝琅時,想著以謝琅的不食煙火,定會出錢白養著他們。他幾乎都準備好了處理完這些事就請辭,可沒想到,平日看起來不諳世事的三姑娘居然做出了這麼一番合情合理的安排——他怎麼會不知道若把人全都留在丹香院,會招致王氏的注意?三姑娘既有這番縝密的心思,或許,他還是再呆幾天看看再說吧。

到底她只有五歲,如果只是面上機巧,而心裡懵懂,那他也沒什麼好留戀的。

如此想定,便就沖二人揖了揖,轉身走了出去。

回到屋裡,謝琅不悅地看著妹妹:「你怎麼能隨便作主打發了這些人?你難道不知道我們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嗎?把他們打發了,那我們不是使喚的人都不夠了?」

謝琬卻平靜地道:「哥哥認為羅管事這人辦事能力如何?」

謝琅一愕,道:「羅升當然是好的了!連父親都能連用他這麼多年,和舅舅大讚他嚴謹細心,自然差不到哪裡。」

謝琬道:「那我跟你說吧,如果宅子里那些人留下來的話,那羅升就會走,只有那些人走了,羅升才會留下來。哥哥要選擇留哪個?」

今兒一早她就以無聊為名,向吳媽媽打聽黃石鎮宅子那些人在做什麼,然後遺吳興去了趟黃石鎮。下晌吳媽媽過來就為的告訴她吳興在黃石鎮打聽到了什麼。

不去問還好,一問就嚇一跳。這些人不但紛紛在聯繫去處不說,李嬸兒還背地裡在替自己的兒子跟玉雪求親。玉雪不幹,說自己是簽了賣身契的人,婚事不由自己作主,要娶她,那李家兒子不但要留下來,還得去問過謝琅才算數。

李嬸就罵她巴上了謝琅。玉芳從旁勸架也受了牽累,兩個人氣得抱頭直哭。昨日羅升回府的時候撞見了,去斥責李嬸兒,沒想到反被李嬸兒嘲諷他攀上了王氏,羅升哪曾受過這番氣,自然發了狠。

玉芬哭著把這些告訴吳興,吳媽媽怕鬧出事來,雖然覺得謝琬不諳事,卻不敢隱瞞,就一五一十全跟謝琬說了。事後又要去告訴謝琅,被謝琬找借口勸住了,就等著羅升前來。

此時謝琅聽完,不由得臉色發白,冒出滿頭大汗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羅升那麼忠心,那李嬸兒怎麼說他攀上太太?」

謝琬不再多話,雙手搭在膝上,端莊地坐著等他回答。

前世作女師時練就的儀態被她不知不覺帶到了這世,小小的她往炕上一坐,便平添了幾分端穆之氣。

屋裡正沉默著,門外總角的銀瑣走進來,說道:「太太跟前的素羅姑娘來了。」

說著,一名十六七歲,穿著煙翠色暗柳紋長褙子的丫鬟低頭走了進來,進門后看見二人,嘴角的弧度隨即像朵水花兒似的微微漾開,沖二人道:「二少爺,三姑娘,太太那邊有請。」

謝琅回神道:「何事?」

謝琬對她突然到訪打斷了計劃,心裡有些不悅。再看她微斜的目光,便知不會是什麼好事。索性站起來,說道:「去了就知道了。」然後看也不看素羅,邁過門檻出了去。

素羅雖不是王氏跟前的一等大丫鬟,卻也是平日里素有臉面的二等丫頭,除了謝啟功身邊的人,其餘各房僕人哪怕管事,哪個不給她兩分面子?就是阮氏平日見了她,也會笑著打趣兩句。若不是前兒周二家的被打的下不了床,她還不會領這個差事呢。不料謝琬竟然如此無視她,那兩道蛾眉就微不可見地蹙了蹙。

正院廳里,王氏端茶坐在上首,眉頭微蹙看著下方一臉不忿的謝桐,再看看筆直坐在椅上的謝芸,不禁暗暗地搖了搖頭。

這長房和三房都是她的親出,論起哪邊都是肉。可是不知道是前夫的血統終究不及謝家來得有底蘊,還是阮氏的血統不夠好的緣故,長房裡出的這幾個子女,總讓她覺得在三房那一子一女面前有瓦玉之別。

她啜了口茶,交握著兩手,將左胳膊肘搭在扶手上,望著坐在謝桐身側的阮氏道:「芸哥兒都在這裡作證,說是桐哥兒自己打起了別人的心思,你怎還好意思來告狀?」

阮氏忙站起身,說道:「看太太說的,怎麼能是告狀?這芸哥兒桐哥兒都是您的孫子,哪裡芸哥兒說的話您就信了,咱們桐哥兒的話您卻不信?我們桐哥兒平日也不是不講理的主兒,實在是琅哥兒他們太欺負人了,您說不也就是幾條魚么,既能送得芸哥兒,自然桐哥兒也是送得的。我們倒不是圖占這個便宜,若是真的只送了芸哥兒,落下了咱們,我也沒什麼好說的,怎麼就偏偏做了那出爾反爾的事,還要理直氣壯地說我們桐哥兒多管閑事?」

謝琬壓根沒說過謝桐多管閑事,可見這話是他受了氣之後私下搬弄的。

謝芸聽了就忍不住道:「大伯母,三妹妹沒這麼說。」

阮氏斜眼掃了他一眼,笑道:「芸哥兒這話莫不是說我們桐哥兒撒謊?這可沒道理。這長房和二房,哪個跟你們三房親哪?」

謝芸被一言堵住,說不出話來。

王氏眉頭越發皺得深了,「還有沒有點規矩?不就是孩子們絆個嘴兒么?也值得這麼護犢子!他們自個兒鬧鬧彆扭也就算了,你這做長輩的也跟著起鬨,傳出去還要不要臉了?」

阮氏頓時噤聲,耷了肩膀,露出滿臉不服氣來。

王氏撇了她一眼,低頭喝茶。

門口帘子撩開,素羅走進來:「太太,二少爺和三姑娘來了。」

王氏忙放了茶碗,說道:「請他們進來。」

門帘大開,謝琅牽著謝琬躬身進來。見了王氏,二人屈膝行了禮,便轉身朝一旁的阮氏彎了彎腰。

阮氏正一肚子氣,見得二人行禮只裝作沒看見,也端起桌上茶碗來低頭抿著。

謝琅很有些尷尬,立在那裡不知所措。謝琬掃見謝桐,心裡便已跟明鏡似的,愈加從容起來。

王氏溫和地道:「坐吧。」又沖素羅道:「去把前兒大爺送來的薄荷酥合過來給琬姐兒吃。再沏兩碗茶來。」

謝琅遲疑著還不敢坐,謝琬卻沖王氏一笑,先行坐了。

王氏等謝琅坐下,才開口說道:「丹香院還缺什麼不曾?身邊使喚的人可還夠用?」

謝琅頜首道:「謝太太惦記著,太**排的很周到,並不曾缺什麼。」

王氏又笑著問謝琬:「琬姐兒呢?這些日子心情可好些了?」

謝琬點頭道:「回太太的話,琬兒好著呢。」目光又徑直盯著從簾櫳下走過來的素羅手裡的酥糖盤子。

王氏會意,使了個眼色給素羅,素羅便就直接將盤子放到了謝琬身邊的茶几上。謝琬雙眼彎成了新月,看了眼王氏,然後才伸手拿了塊酥糖進口裡。

薄荷的清涼讓人有神清氣爽的感覺,但是過多的糖分使她有些發膩。

王氏看她一門心思都放在了酥糖上,如天底下所有同年齡的小孩子一樣,唇角的笑意便就更深了。

「給三姑娘包些回去。」

謝琅看見妹妹開心,他也無來由地開心。

阮氏從旁咳嗽了一聲。謝琬抬起頭來,謝琅也立即收斂了笑容。

王氏一嘆,說道:「琅哥兒跟兄弟們相處得怎樣?」

謝琅看了謝桐謝芸各自一眼,訥訥道:「挺好的。哥兒們待我都很熱情。」

「哼1

話剛落音,已從謝桐鼻孔里冒出響亮的一聲來。

謝琅臉上騰地一紅,他再笨也知道王氏叫他們來是為什麼了。

(快捷鍵:←)大妝 011反悔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013教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