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番外霍英(1)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27日 19:42 [字數] 34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個人一匹馬,一把劍,和一條黃沙道。

深秋的冷風揚起紛飛的黃葉,前途在暮色里越來越陌生,但對於馬上的人來說,陌生也許並不是件壞事。

霍英已經順著這個方向走了兩個月,他也不知道要到哪裡去,但天地廣闊,總有容人之處。

二十歲之前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獨走天涯,他以為自己會繼續留在護國公府里,像他的父親那樣,到了一定的時候,順理成章的繼承世子之位,然後接掌兵權,最後娶一位像他母親那樣的女子,一起相攜相守把護國公府的威名和家聲傳承下去。

他以為的將來,都不是他的將來。

前二十年他接受了家族帶來的風光和榮華,那麼在這之後,他也將承擔起家族敗落後帶來的一切後果。他不怨,也不恨,他只是需要時間來消化,來接受。

馬兒嘶鳴了一聲,前面有座鎮子。

這裡是遠離京師八百里的西北,再往前走幾日,便將近邊陲。

鎮子很熱鬧,他找了間客棧住下,如無意外,他會在這裡呆幾天,然後再繼續前往下一個未知地。

掌柜的人很熱情,免費送了他一壺酒,但是那探究的目光有點討厭,「公子這是上哪兒?一個人?您別怪小的多嘴,前些日子屢有錦衣司的人打此經過,也不知是捉拿什麼人,公子可得小心。」掌柜的壓低聲音說。

看霍英這人一副落魄潦倒的樣子,保不準是在哪裡犯了案的人。不過往北來的走江湖的人十個里有五個是有案在身的,他這裡可不管朝廷的事,開客棧酒肆的也算是半個江湖人,買賣要做和氣也要在,行個方便給人,往後也好在江湖上留個名聲。

霍英瞄了他一眼,接過酒壺上了樓。

進了屋,倒下床,他拖過被子蒙在臉上。

就在昏昏欲睡之時,房門忽然當一聲被打開,緊接著傳出來一串輕微的酒嗝。

被子底下他眉頭皺了皺,沒反應。

必然是走錯了門了來的,他不想理會。這兩個月他說過的話不超過一百個字,自然不會因為這點意外而改變作風。

屋裡又傳來挪凳子的聲音,還有幽幽的嘆息。感覺像有人在屋裡坐下來了。

坐就坐吧,反正他會走的。

他繼續閉上眼,將腦子放成一片空白。

「一定是三哥,是他把我的圓子換成了酒……」

有聲音低低地傳來,霍英聽到這聲音,卻不由皺了眉。是個女的。

一個女的怎麼會獨自在客棧?

他把被子往下扯了扯,露出雙眼在外。

屋裡沒點燈,光線很昏暗,但是能看出來有道白色身影從桌旁起了身,然後跌跌撞撞走向床鋪。

霍英有些發楞,她要幹什麼?

「我得歇會兒……」

一個溫軟的身體倒下來,堪堪落在他身上。

「小玉,是你嗎?我冷死了,讓我抱著睡會兒。」兩條纖長的胳膊從手感極好的紗袖裡伸出來,將他來了個熊抱,隔著被子雖然觸碰不到尷尬處,但是那張該死的唇卻湊了過來,帶著胭脂的香氣落在他臉上:「小玉,你最乖了……不過你臉上為什麼沒有毛?」

他又不是狗,臉上應該有毛嗎?!

他冷下臉,將她往旁邊一推:「你睡錯地方了1

「別吵別吵1她挪出一隻手覆在他嘴上,睏倦地眨了眨眼,然後垂了頭下去,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霍英只看見一雙漆亮如星的眼。他咬了咬牙,負氣地退出來,掀了被罩在她身上。

這一夜基本沒怎麼睡。前半夜打掃地板上的嘔吐物,清除屋裡的怪味,後半夜沐了浴,睡不著了。

到天明時躺在地板上合了合眼,當感覺到身前有人,睜開眼,面前有張放大了的嘴巴眼睛大睜著呈品字的臉。

「你是誰?」她問。

霍英咬了咬牙,「被你佔了床的人。」

她直起腰,但嘴巴張得更大了。

沒有嬌羞,沒有尋死覓活,這實在不像他所認識的那些女子。她就沒有點羞恥心嗎?

女孩子打量了一圈四周,又把目光落到他臉上,「你怎好與我孤男寡女同處一室?這一整夜,你就不會迴避迴避嗎?」

霍英頓了下,瞪了眼她,爬起來,往外走。

女孩子頓了下,追上去,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不該沾惹我,若是讓他們知道你我同宿過夜,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還是快走吧,說不定他們就要到了,我不想連累你。」

霍英垂眼看了眼她,走出去。

他才懶得理會她,一個入夜喝醉酒還闖到陌生男人來的女子,必然不是什麼好人家的女子。而且很奇怪的是,這裡明明地處北方,她的口音卻帶著幾分京郊口音,既是京師附近人,跑到這漠北之地來做什麼?

他要去梳洗吃早飯,然後去東邊山上曬太陽。

他穩步走到走廊下,揚手喚來小二打水。

樓下這時候進來了一行人,為首的是個搖著摺扇,留著小鬍子的年輕男人,穿著十分斯文,一雙眼睛卻透著精明。這種人在北地並不多見,霍英一眼判定,必然又是外鄉來的。

「不好1

他身後忽然響起道低低地驚呼聲,只見先前那奇怪的女孩子看到底下這人時忽然掉了頭,徑直往他隔壁那間房奔去,進了門啪地一響,似乎是門拴被拴上了。

霍英再度看了眼這兩廂,無語地接過熱水回了房。

才洗漱完拿起包子準備吃,外頭起了吵嚷聲,夾雜著先前那女子的抗拒聲。霍英知道,這個時候他應該出去拔刀相助,不管那女子是好人還是壞人,都沒有被男人欺負的道理。可是他不想動,他一點也不想動,他只是罪臣之後,他有什麼資格懲惡揚善?

他大咬了一口饅頭,門口轟隆一響,兩扇門板突然啪啦倒下來,隨之倒下的還有幾名家叮

坐在桌前認真啃饅頭的他一覽無遺地袒露在大家面前。廊下的人呆了呆,那小鬍子連忙拱手作揖:「驚擾了公子,真是對不住,小生這裡立馬給您修好1

他手下牽著的那女子則是滿面驚慌,眼巴巴地瞅著四處。

霍英頓了下,驀地把饅頭往下,緩步走出門檻,一手拉住女孩子的手腕,從小鬍子手上將她的手抽出來,拖著她進了屋裡,讓她坐在桌邊,將桌上的饅頭與醬菜推給她。

女孩子滿面通紅,小鬍子目瞪口呆。

霍英繼續自如地啃起他的大饅頭,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而大開的門外也根本沒有這麼群人似的。

「你你你——你什麼意思1

小鬍子將摺扇指著他,氣得話。「我告訴你,這事不關你的事,你把人還給我1

太過份了!居然敢從他戚三爺的手上搶人?要不是看在他那麼高大的份上,他早就衝過去了!

「從現在起,她是我的人。」霍英咽了口裡的食物,渾不在意在望著他。

他早就看出來小鬍子一定不會是這女孩子的夫婿,如果是夫婿,為什麼拉她的手時要連著袖子一起拉?再說了,就算是夫婿,沖著這樣的夫婿,他就更應該拆散他們了。一個連妻子都欺負的人,哪裡配為人夫?

如果他是拉著這女子回去做什麼壞事的,那他出個頭,就再合適不過了。

「你?」

小鬍子聽到這裡,像是吞了蒼蠅的表情。「她是你的人?」他上下左右地打量他,然後神色忽然凝滯,又沉聲道:「你叫什麼名字?」

「霍英。」霍英吃完了饅頭,悠然地答他。

「霍英?霍英?」小鬍子低頭咀嚼著這兩個子,「怎麼這麼耳熟?」

耳熟又怎樣?他又不是真的在逃犯。

霍英端起茶杯來喝了口茶,忽然又拖起女孩的手腕,站起來,出了門。

小鬍子望著他二人離去的背影,竟然壓根沒想到去追趕,而是沉吟了片刻,跟身後人道:「我記得出發之前魏暹說過,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正在命令錦衣司的人四處尋找原先護國公府的小世子,而這個小世子似乎就叫霍英?」

身後的隨從點頭道:「三爺,您一點也沒記錯!表少爺的確是這麼說過。」

在西北這樣的地方,顯然民俗比中原更為開放。霍英與這女孩子前後腳走在鎮上,也沒有什麼人報以異樣的眼光。

從前隨著祖父出征的時候,他只去過東海,對於西北,他並不了解。也正是因為不了解,所以才想來看看,如果霍家沒倒,這次與蒙軍對陣的將帥里,怎麼也應該有他存在的。他的理想是做一個真正的將領,保衛國家,驅趕敵人,可是他這輩子,應該是跟他的理想無緣了。

霍家落到這樣的境地,他一點也不怪朝廷,也不怪殷昱。

如果換作他是殷昱,也會作出同樣的選擇。他只是慚愧,霍家數代忠烈,居然會因為祖父和祖母一念之差毀於一旦。他只是抱歉,打小與殷昱如同親兄弟一般的感情,如今他監著國,正是要用人的時候,他卻不再夠資格替他分憂解勞。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快捷鍵:←)大妝 436打死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番外霍英(2)(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