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412羅網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19日 13:40 [字數] 335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喚做老八的那人奉命離去,老九將他挪進屋裡避風的位置,然後退到門口觀察動靜。

殷昱帶著人馬出了衚衕,先行分派了眾人朝各個方向追蹤,之後則帶著人往對直的方向追過來。

謝琬此時已經回到了王府,既然殷昱帶著將士去直擊七先生的老巢,那麼宮裡已經沒有什麼她能夠負責的了,她如今的任務是守護好王府,守護好殷煦,等著亂黨全數被擒的喜訊傳來!

王府四處雖然固若金湯,但是終究此事非同小可,於是府里所有人,余氏和洪連珠,包括夏寧二嬤嬤,還有夏至邢珠她們,都有些坐立難安的感覺。就是說話也明顯比往日少了很多,每個人注意力都已經集中在這件事上,就連正常地說笑走動都已經做不到。

謝琬也有著前所未有的緊張,如今殷曜已死,如果今日過後七先生再被擒,那麼懸在大胤所有人頭頂的兩件大事都有了結果,這不只是安穆王府的幸事,也是朝堂的幸事,全天下人的幸事,畢竟不管誰坐上這個皇位,只要才德兼備,能夠善待百姓,造福蒼生,就是好的。

而她與殷昱也會開始新的未來,不管他繼不繼承皇位,不管往後還會有些什麼樣的煩心事,可他們從此之後都將不會再面臨這樣大的危機,他們也絕不會讓自己再有這樣的險情出現。

「稟王妃,周南打聽消息回來了1

孫士謙與吳士英今日共同承擔著傳話的職責,謝琬坐在花廳里看洪連珠和余氏帶著兩個孩子玩陀騾的時候,孫士謙就領著周南進來了。

謝琬立時直起了背脊,「怎麼樣?」

「稟王妃,七先生剛才露面了,但是居然使詭計在王爺手下逃脫,不過如今整座京師城都已布下了強兵,他想逃出城去,是絕不可能!王爺方才下了令,七先生方才很可能已經與他和世子爺打過照面,再也不能隱藏真面目了,他們重新畫了畫像分發下去,張帖在京師各處,讓他人人得而誅之1

接著把方才詳情說了,並交代若有結果便會立即燃放藍色煙花。

謝琬微怔,已經打過了照面,這至少也算是個收穫了,那種情況下七先生當然不會再戴面具,而既然他身邊的武士們奮起而救之,自然是他無疑了!

不過雖然知道想抓住他不是件容易的事,可是還是讓他溜了,也不免讓人沮喪。她打起精神道:「再去打聽!一有消息即刻回來稟報,務必注意安全1

周南下去后,洪連珠走過來,「還沒有結果?」

謝琬搖搖頭,看著窗外天色,已然漸近黃昏了,等天一黑,搜查更加困難,不由擔了幾分心。

余氏勸道:「這些事有老爺們兒操心,你還是把心放在肚子里罷。」

謝琬抬眼一看洪連珠兩眼裡也密布著憂色,知道是自己的情緒影響到了她們,於是穩了穩心神,說道:「我沒有擔心,只是在想哥哥他們怎麼還沒回來,要是回不來,倒不如暫且留在衙門裡好了,省得路上遇到危險。」

「王妃,舅老太爺和舅老爺都回來了1

正說著,吳士英就領著齊嵩父子和謝琅匆匆進來了。

「聽說人還沒有抓到,不知又有什麼新情況?」

謝琅一邊進門一邊急急地問道。

謝琬等人見他們一個不少都安然無恙回了來,俱都鬆了口氣,說道:「還沒有新消息,但願不必多久便有結果。」

這話說了豈非等於沒說?齊嵩父子與謝琅俱都無語地坐下來。

在等待中,時間一點點地過去,而府外依舊沒曾燃起的煙花,王府四面街道上,時而寂靜如子夜,時而嘈雜如戰場,每一點動靜都透露著今晚的不尋常。

「先吃飯吧。」

團團靜坐到夜幕降臨,謝琬強打精神站起來,「在如意廳擺飯,我們都移步過去那裡吃。」

都是一家人,也就沒有那麼多規矩講了,移步到如意廳,分男女桌,中間置道屏風,也就開始了。

飯桌上大家都不如往日的熱鬧,齊嵩舉起酒杯道:「這是個好日子!怎麼都悶不吭聲的?王爺一定會把七先生斬於馬下,將亂黨清剿個乾乾淨淨,我們應該高興才是1

一席話說得大家又鬆快起來,洪連珠笑道:「舅舅這話說的很是,我看我們不要太擔心了。」

但齊嵩這話倒是提醒起謝琬來,七先生被追,那麼他身後隱藏的人不是也該動了么?這個時候他會不會藏身在他背後的官戶家中呢?

她立馬放了碗筷,喚來孫士謙:「武魁之前奉命搜查的那些官戶不是還剩下七八家嗎?速去傳話給秦方,讓他拿著王府的牌子即刻進宮求見太子殿下,請太子下旨搜查並監視住這些人家1

「奴才遵命1

孫士謙立即退去。

謝琅起身道:「我怕七先生並不會自投羅網,藏到此人的家中去。」

「就算他不會藏,他背後的同黨也必然藏在這幾戶人家中的其中某戶!我們不但要抓七先生,他的同黨更是不能放過1謝琬斬釘截鐵說道。

甚至可以說,他的同黨比起七先生來更為可怕,因為他一直都是隱形的,沒有他,七先生絕不可能布得下這麼大個局,所謂斬草要除根,此人就是最終的禍根,必須要除!

「不錯。」齊嵩點頭道,「只是不知這幾戶人家都是哪些人家?趁著眼下這會兒咱們再研究研究,說不定也能窺得一兩線蹊蹺。」

謝琬遂讓夏至去拿那花名冊子。

冊子拿過來,謝琬讓人撤了屏風,將之遞了過去。齊嵩父子與謝琅遂埋頭翻看起來,謝琅掃了兩遍便立即鎖起眉來:「怎麼全是些高官權貴?不但竇家,就連靖江王府都在列,難道會是宗室里的人起心謀反?」

謝琬挑了挑眉,沒說話。

理論上說這不可能,首先,宗室裡頭爭奪皇位這種事不是說說就能做到的,沒有一定的實力背景,沒有足夠清醒的頭腦思維,外加在朝堂沒有點人脈圈子,想說謀逆奪位,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過誰也不能保證亂黨沒有出自宗室其間,總之有備無患。

三人研究了片刻,眉頭竟比先前未看時愈皺愈深,別說琢磨了,簡直是看誰誰都有嫌疑了。

七先生靠牆躺坐在廢宅內,咳喘已經停止了,可是隨著夜幕漸漸降臨,他感覺到四面越發陰冷,隆冬快來了,每年這個時候,都該是他呆在府里點著薰香,薰著薰籠,享受著錦衣玉食,對月賞梅的時候,可是現在,那些都離他遠去了。

他不是不能吃苦,誠然,這輩子在生活上他幾乎沒吃過什麼苦,大哥大嫂給他用的是最好的,給他吃的是最好的,就連給他請的醫生也是最好的,他們真心像他的父母,雖然實際上,他們是他的伯父和伯母。

沒有人知道他還有段那麼不堪的身世,六歲的時候,二叔帶著他回廣西,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生父是個瘋子,不但是瘋子,還是那樣的醜陋!他不能接受這些事實,可是在那裡,當著他的瘋父,二叔頭一次說出來他的身世。

他無法述說那種心情,屈辱,不甘,痛恨,全部把他本來的面目壓倒了,他的溫文爾雅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殘酷暴戾,他的天真也不見了,變成了同齡人遠遠未及的陰狠,還有他的乖巧和老實,都變成了他的面具。

從那時起,他此生就只剩一個目的,他要報仇,要消滅殷家王朝!要踏平護國公府!尤其是霍家,尤其是霍達,如果不是他,他父親怎麼會落得那樣一個境地?而他,又怎麼會落到不得不罔顧輩份隱藏真身份而苟活於世的地步?!

經歷過煎熬的四年,他開始真正有了復仇的想法。而這個想法得到了二叔的支持,他成為了他的後盾,在他的掩護下,他以三年的時間飛速地尋找到一批死士為他效命!再聯合了季振元,讓他與二叔花了十年的時間,一明一暗地在朝堂布下了一張網,之後他打入了漕幫,作下了震驚朝野的舉世大案!

回頭想想,他這輩子也不算冤了!至少牽動了朝野上下這麼多人的心,差點殺死皇太孫和皇帝,差點就得到皇權,可是再怎麼說,他也還是輸了,還是敗給了霍達的外孫!

「詢兒。」

透著微亮的門口,忽然傳來了一道輕呼聲,像從天而降,又像是神魔忽然間幻化成人,一人手執燈籠站在門口,身上寬鬆而昂貴的絲袍在寒風裡微微拂動。

「二叔。」

竇詢撐地站起來,聲音嘶啞而虛弱,「您怎麼來了?」

燈籠里的光映現出竇謹的面容,他將燈籠架在窗洞上,一步步走過來,伸手抹去他臉上一道污漬,「老九剛才到府里告訴我了。跟我回府吧,你二嬸親手做了你愛吃的糯米圓子和胭脂鵝脯,她都放溫火上熱著,說等你回去吃。」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快捷鍵:←)大妝 411暴露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413墊背(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