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408誅殺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18日 13:40 [字數] 336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他花了多大力氣才沒有下旨把霍家抄家滅族,他始終記得自己是這個江山的主人,除了家仇,還有國恨,他需要霍家來替他掃平蠻夷,需要他們在他未曾找到更好的護國將帥之前依然對他盡忠,他只能忍耐。

霍家手握重兵,稍有不慎,他就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他也找不到證據來證明那次的天花是個陰謀!師出無名,他會落得滿盤皆輸。

可是他能夠忍耐一個害死他親生子的仇人來繼續呆在朝堂,卻無法忍耐他的仇人還要進一步操縱他的後代,他也無法允許身體里流著他仇人血脈的孫兒來接手殷家的江山!

所以,殷昱越是長大,越是優秀,他就越是痛苦,以致於會有後來這麼多事。

可是現在,看見他執意選擇的殷曜曝露出越來越荒誕的一面,他開始動遙

他從來沒有忘記他執掌著殷家江山,而他肆意妄為的結果,是給社稷和百姓帶來這樣的無妄之災,使亂黨橫行,使奸臣們有可趁之機,如果說季振元罪行暴露出來時他還在硬撐著的話,那麼現在,他是的確有幾分後悔之意了。

他似乎本末倒置,做了些不該做的事情。

「皇上,溫禧王過來請安來了。」

蔣安進來稟道。

皇帝眉頭不著痕地皺了皺,低頭看著手上一隻玉扮指,「不見。」

蔣安面有難色,試著再道:「溫禧王說是近來在王府面壁思過,有些話想跟皇上說說。」

面壁思過?皇帝臉上露出絲譏諷。他能思出什麼好玩意兒來?

不過,他倒是不介意聽聽。最近政事大部分都移去了東宮,他時間多起來,實在也有些無聊。也許,他是該把皇位禪讓給太子,讓他們父子來管這個天下,而他則退居別宮,與妃嬪們去過過幾天舒心日子了。

想到這裡,他神情竟不覺緩和起來,不知為什麼,想到江山有個可靠的接班人,他心裡這樣輕鬆。

殷曜走進大殿,見到的就是皇帝唇角微揚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竭力按壓住心下的激動,大拜道:「孫兒來給皇上請安,祝皇上萬福金安。」

皇帝擺了擺衣袖,「起來吧。」

殷曜站起來,抬眼見旁邊擺著盤殘局,又攤著本棋譜在旁,猜著他先前應是在與自己對局,便就上前道:「孫兒今日無事,想陪皇上走走子,也不知道皇上恩准不恩准。」

皇帝甚好棋道,對下棋的人也很挑,若在平時,殷曜這種腳色根本沒被他放在眼裡,可是近來又不同,靖江王和鄭王身為宗人府的領頭人,都在關注著捉拿亂黨那事,也鮮少進宮來了,於是連可以消遣消遣的人都已沒有。

他撩眼看了看殷曜,只見他面上有笑,但是帶著絲不自然,平日里殷曜慫則慫矣,卻甚少主動過來說話。尤其是在他上安穆王府鬧過之後,往往這種時候都是像鼠兒見了貓,恨不能掉頭就走。這個時候他反而主動要求來陪他下棋,定有所求。

他閱人無數,只將這些放在眼裡,並不點破,也不開口說肯不肯,而是道:「你近來差事也沒當,也沒上乾清宮來,做什麼去了?」

殷曜道:「回皇上的話,孫兒最近在王府里閉門自剩」

「閉門自省?」皇帝哼笑了聲,說道:「朕怎麼聽說,你還有空跑到安穆王府去溜達?你不是在閉門自省,是在閉門養病罷?」

殷曜真沒想到皇帝居然連這個也知道,再一想太醫日日往王府跑,他想知道點什麼確實也容易,於是連忙跪下在地,磕頭道:「皇上恕罪!孫兒不是有意欺君,而是那日去安穆王府拜訪皇兄的時候,無意間受了點風寒,所以這些日子無法上乾清宮護駕,是孫兒的罪過1

「哼1

皇帝將棋譜甩在棋盤上,沉聲道:「你倒是會避輕就重!打量朕不知道你上安穆王府去做什麼?殷曜,朕以往只當你是個溫文爾雅有分寸知進退的孩子,不料你竟然如此狼子野心,妄圖去傷害個孩子!你的良心何在,你的仁義何在1

他縱使不喜歡殷煦,可那也是個無辜孩子,殷曜傷害他,又跟傷害惠安太子的霍家人有什麼分別?

他只恨自己當初瞎了眼,竟然會想挑上他做太孫!

「你回去,朕命你禁足三月,以示告誡1

他不耐地朝他揮了揮手,把臉扭到了一旁去。

殷曜懷著拿到傳位詔書的目的興沖沖而來,萬沒想到還沒開口已遭了斥責,而比起受到斥責更讓他怒火中燒的,是皇帝如今竟然毫不掩飾對殷昱的袒護!他從前不是對殷昱深惡痛絕的嗎?什麼時候變得又會替他們打抱不平了?那他的傳位詔書還能討得著嗎?

他小心地抬眼覷了下,皇帝後腦朝著這邊,不!越是這樣,越說明他的機會在一天天失去,母親說的對,今天若是不把這事辦下來,必然夜長夢多!殷昱就是不逼宮,皇帝也很可能把位子傳給他!既然打定了主意,那他今天就一定要成功,否則的話,殷昱必然會跟他秋後算帳!

「皇上,孫兒知錯了!您就饒了孫兒吧1

他跪行到榻下,去拉皇帝的衣袖。

皇帝怒目道:「放肆*—還不把他轟出去1張珍不在,這些人都跟木頭人似的!

蔣安與兩名小太監走過來,作勢要請殷曜,殷曜見狀連忙道:「皇上,孫兒今兒來,是有重要的事情跟您說啊!是有關霍家的事——」皇帝近年來對霍家的不耐越來越明顯,但凡有關他們家的事,他一定會聽的!為了爭取留下來,他不得不撒下這個謊。

皇帝果然平靜下來了,了他一眼,「霍家什麼事?」

殷曜看了看蔣安等人,說道:「事關重大,還請皇上摒退左右。」

皇帝盯著他,揮了揮衣袖。

殷曜越來越不對勁了,他倒,他究竟想要做什麼?

蔣安他們退了個乾淨,並把殿門掩上了。

殷曜收回目光,望著皇帝,又湊過去些說道:「皇上,那霍達手擁重兵居功自傲,實乃朝堂一大禍害,近日又借著清剿亂黨之名在京師橫行霸道,孫兒瞧著,他只怕有攛掇安穆王逼宮之嫌!皇上可得早做準備,拔除禍患是要緊1

皇帝不動聲色,說道:「你有證據?」

「當然有啊1殷曜「激動」地站起來,走到左邊放著茶盅的几案旁,說道:「殷昱最近帶著那麼多的將士守在乾清宮這就是證據啊!他這哪裡是護駕?分明就是在監視皇上1

他一面手舞足蹈地說著,一面借著皇帝看不見的死角,從袖中將裝著迷藥的小瓷瓶拿出來,一面言語引開皇帝的注意力,一面倒出粉末在裝著茶水的九龍杯里。

皇帝道:「如果這是證據,那你之前不是也帶著兵圍住了朕的宮殿么?這麼說,你也是在逼宮?1

「當然不是1殷曜一頓,慌忙否認,一面端起杯子來遞給皇帝:「孫兒對皇上忠心耿耿,斷無欺君之心。求皇上勿要將孫兒當成安穆王之流。」

皇帝把杯子接過來,盯著杯壁浮現出的几絲藍色看了會兒,抬起袖來掩住,喝了兩口。

殷曜兩眼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直到看著杯子里的茶水只剩一小半,才驀地鬆了口氣,然後拿一旁的絲絹給他拭唇。

皇帝坐著半日未動,殷曜也不知道這藥性如何,服了之後有什麼癥狀,見他不言不語,也不知道是葯產生效果了不曾,遂試探道:「皇上,皇上?」

皇帝抬起眼皮,看著他。

殷曜覺得有戲,剛才他不還挺來勁兒么?這會兒蔫了,多半是葯起效了。遂在他對面坐下,說道:「皇上,殷昱此人生性暴虐,且無法無天,不適合為君,皇上英明神武,太子殿下也得萬民擁護,皇家的英名萬不可在殷昱手裡給毀了!

「孫兒既然皇上親自栽培,自當勤勉於政,造福百姓,如今動亂之時,還請皇上下旨冊封孫兒為太孫,正我身份,揚我名威,替皇上,替朝堂肅清佞臣,還大胤天下一片清明1

皇帝盯著他,目光似古井幽潭深邃無底。

殷曜莫名有些心慌,伸出一隻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咽了口水,跑到一旁御案處,取了副黃帛以及御筆過來,將棋子全數拂去,擺在上頭說道:「請皇上即刻下旨,冊立殷曜為太孫1

皇帝看了他一會兒,這回倒是乖乖地提起筆來,往黃帛上寫起字來。

殷曜睜大眼緊盯著他落筆,一顆心咚咚地在胸腔狂跳!但是看著看著他便皺起眉來,看了眼皇帝,只見他咬牙切齒奮筆疾書,哪裡有點中了迷藥的樣子?當下騰地站起,從他手下奪過那黃帛一看,這哪裡是什麼傳位詔書?分明就是道誅殺令!

「……皇次孫溫禧王意圖不軌,謀害君王,罪不容恕!著宗人府見此諭即將殷曜收歸天牢,以不軌罪誅之1R1152

(快捷鍵:←)大妝 407奸計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409賊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