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99裕妃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15日 07:22 [字數] 33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護國公這幾個月都在外頭,不但他在外頭,府里的幾位老爺少爺個個都披甲上陣了。護國公夫人這會兒坐在正院側廳里,撫著手下這年代不近的老雕花木椅,聽著孫女兒孫媳婦兒們說笑,面上也在笑著,心裡卻半點笑意也沒有。

小輩們都看出來她這陣子情緒不大高,所以可勁兒地在跟前盡著孝,但是局勢亂成這樣,她又怎麼高興得起來?

霍家自開國以來便蒙受皇家兩百多年恩寵,可謂自古至今屈指可數,但是近幾年皇帝的態度簡直改變得太多,讓人十分不安了。清剿亂黨的事她不著急,七先生什麼的徒作困獸之爭,他不可能真的顛覆朝堂,而她擔心的,是皇帝會不會留下什麼傳位遺詔之類。

如果皇位落到了殷曜手上,那麼他們所做的一切不是白費了嗎?

「老太太,安穆王和王妃來了。」

門外老管家急急地走進,隨後一道進來的,正是殷昱和謝琬。

堂內一眾人紛紛起身給二人行禮,謝琬回了禮,便也沖護國公夫人福了福,喚了聲「老夫人」。

霍老夫人站起來,「你們怎麼來了?出什麼事了嗎?」

殷昱道:「外祖母,孫兒有幾句話想問問您,咱們能不能單獨說說話?」

眾人一聽,知道是有要事,連忙紛紛告辭,並將廳門掩上。

霍老夫人凝重地道:「有什麼事要問?」

殷昱道:「四十多年前的惠安太子,外祖母知道多少?」

聽到惠安太子四字,霍老夫人的臉色倏地一變,目光也立即現出幾分警惕來。

「你們問這個做什麼?」

謝琬將她的異樣全部捕捉在心裡,聞言便道:「老夫人如果知道,還請事無巨細告訴我們,因為我們突然發現了幾處疑點,似乎跟惠安太子關係甚大,這也關係到安穆王府和護國公府的未來。我們需要知道惠安太子之死的所有來龍去脈。」

霍老夫人看著她,片刻後退身坐下來,端杯在手卻是不喝,說道:「惠安太子不是得天花死的么?你們既然知道這個人,肯定也知道了這層,還來問我做什麼?」

她越是這樣,謝琬就越覺得有問題,「我們知道他是得天花死的,我們還知道他得天花的那天夜裡,曾經到過護國公府。

「老夫人,霍家不但是朝廷世代的寵臣,還是手擁重兵的重臣,皇上這幾年對霍家屢有不公之處,對我們王爺更是談不上有什麼祖孫之情,太子妃那幾年在宮中日夜以淚以面,他們是霍家的女兒和外孫,而霍家卻從來至尾沒曾進宮討過什麼公道,這正常嗎?

「這不正常。從我們的角度來看,還十分窩囊!手擁重兵的霍家連自己的女兒和外孫都保護不了,明知我們王爺蒙冤在身而流亡在外,只會忍氣吞聲地派人尋找,而不曾因此向宮中施加壓力,這不是一個外戚該有的作為。所以這中間一定另有隱情。而這隱情,是不是跟當年惠安太子的事有關?」

霍老夫人面頰得緊緊地,盯著她的目光里綻出火光來。

「你這是在責怪霍家對安穆王不夠好?」

「夠不夠好得看這件事究竟出於什麼性質。」謝琬道,「如果霍家是被迫如此,那又另當別論了。」

霍老夫人抿緊唇,看向殷昱,「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嗎?」

殷昱揖首道:「孫兒的確覺得此事有疑。亂黨背後的內情不查情,那麼我們就是抓到了七先生,說不定也還是會有餘孽隱匿在朝堂。要想一網打盡,只能從根底上把他們揪出來。」

「你怎麼這麼肯定亂黨謀反就跟這事有關?」

霍老夫人站起來,「惠安太子的死是個意外,是疾病,是當年太醫院都集體確認過的,這之間難道還會有什麼陰謀不成?」

她的態度微微有些激動,說到末尾也有幾分質問的味道。

謝琬與殷昱對視了眼,上前道:「是不是陰謀,我們不敢肯定。同樣,七先生有沒有跟這件事有關,我們也不肯定。只不過我們根據當年的線索,查到與惠安太子一同染病而死的還有個孩子,這個孩子極可能是當時朝堂高官的後嗣,而如今七先生的背景,也查出來跟朝堂高官有關,這會是巧合嗎?」

「還有個孩子?」

霍老夫人面色微變,「我怎麼不知道?」

「老夫人當然不會知道。」謝琬道,「因為這個孩子死後,這家人不知道為著什麼原因,根本沒有把消息傳出來,而小孩子因病夭折也是常有的事,自然無人在意。而假設七先生跟這死了的孩子有關,那麼有些事情也就說得通了。

「比如為什麼他們栽贓我們王爺殺死殷昊還不夠,還一定要廢黜他,更甚至幾次三番地要置他於死地?他們為什麼對著這皇位念念不忘,即使跟天下人為敵也誓要把朝堂弄得烏煙瘴氣?這些都能夠看出來,七先生對朝堂甚至是殷家的仇恨。而他對王爺的耿耿於懷,又使人不夠聯想到護國公府身上——

「畢竟王爺是護國公府的外孫,也是聯繫霍家與殷家關係的強有力的紐帶,他們除去了王爺,對護國公府來說就是致命的一擊。老夫人,我說了這麼多,可以作為我要求知道當年真相的理由了么?」

霍老夫人緊盯著她,精緻的面龐覆上了一層薄霜,但是這層霜又在片刻后漸漸抖散,變成一臉破碎的不堪回首。

她走到窗戶前,忽然一下把窗門推開,一股冷風撲面吹進來,吹得她的步搖頻頻晃動,吹得屋裡的簾縵也不安起來。

「惠安太子,是死於孝懿皇后之手。」

這句話吐出來,謝琬與殷昱俱都忍不住一震,孝懿皇后?!德妃不是說她溫慧寬厚,與宣惠皇后關係極為親近么?她怎麼會去傷害惠安太子?難道,真的是如她猜想的那樣,當年的後宮其實並不如面上看起來那麼和諧?

「還請老夫人告知,究竟是怎麼回事?1

霍老夫人對窗吐了口氣,目光盯著窗外一樹初綻蕾的紅梅,說道:「霍家與宮中關係一向極好,於是女眷們與後宮妃嬪也走得親近。

「我那時初入護國公府不久,雖然娘家不弱,可是對嫁入這樣的門第還是有著幾分惶惑,與人打交道也帶著兩分拘束。與婆婆進了後宮幾次,我便喜歡上了裕妃的親切和氣,裕妃也看中我的爽朗直率,於是常常傳我進宮說話。

「當時宮裡妃嬪不多,宣惠皇后不在了,只有裕妃和蘭嬪,還有幾個沒位份的低等宮姬。那時候蘭嬪負責照顧惠安,而裕妃雖然養病不能操勞,但是也對惠安照顧有加,還親手給他縫襪子,做衣服。每天都會掀開他的衣領看看,看看穿得夠不夠暖。

「因為人少,蘭嬪也會常到裕妃來坐坐,那時面上根本看不出來什麼,但是進宮的次數多了,我總發現裕妃眉目間總有幾分鬱郁之色。我以為不過是傷感腹中胎兒的早逝,直到有一天,我陪著裕妃下棋的時候,蘭嬪派人過來了,說是要借她的鐲子做個樣子,照打一隻。

「裕妃當時眉頭就動了動,雖然不明顯,但還是被對面的我看見了。我也奇怪,宮裡什麼好看的首飾樣子沒有,蘭嬪為什麼非要裕妃的這隻做樣子呢?裕妃那鐲子我見過,是她進宮那天夜裡皇上親自賞給她的,也算是信物。

「這麼重要的東西,蘭嬪位份又不如裕妃高,還該避著才是,她倒好,這麼大喇喇的派人過來借。我當時就有些不大服氣,等裕妃把鐲子交給身邊人親自送過去后,我就替她感到不平。裕妃道,怕什麼,她欠我的,總有一天會全部還給我的。

「那時候蘭嬪因為帶著惠安太子在身邊,所以皇帝去她宮裡的時候多的多,對裕妃這邊雖然不曾冷落,但是也絕對沒有給予該有的關注。而蘭嬪素日里看上去又沉默寡言地,讓人覺得十分老實,我哪裡會想到她私底下也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而裕妃從始至終都是那樣靜靜的,不爭不搶,在我看來,那時的她也太慫了。反倒不如我這種在從后宅里一路爭鬥走過來的有骨氣。所以對裕妃這句話,我當時也沒放在心上,因為我不認為她會報復。

「沒過多久,那日我看*光明媚,便進宮去探望裕妃的身子。她調養了兩年,已經逐步康復了,最近說話聲音也明顯的清亮起來。我想邀她去御花園逛逛。可是沒想到,我去到裕妃宮中時,她正躺在床上,而床前地上落了一地瓷碎!

「我以為她身子又有了不好,於是緊張地問起宮女,裕妃聽到了,卻讓宮女們出去,只留下我來。

「她臉上有淚痕,這可是少見。我不知道說什麼好,也不敢問她的身子,生怕提到她的傷心處。哪料到她卻拉著我的手,沖我一笑,說道,好妹妹,別擔心,我身子骨不妨事。」R1152

(快捷鍵:←)大妝 398追根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400蘭嬪(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