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95前路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13日 20:48 [字數] 335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琬想象著當時的場景,也有些難受。

她問:「聽說,當時是蘭嬪照顧的惠安太子是么?」

德妃唔了聲,放了茶,說道:「蘭嬪是宣惠皇后的表妹,是惠安太子的姨母,也是當時除裕妃以外唯一的妃嬪,皇上當時就把孩子交給蘭嬪照顧。蘭嬪被賜死之後以跪姿葬在宣惠皇后的陵內,皇上是要她永生永生跪在宣惠皇後面前向她請罪。」

謝琬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天花又非人為,孩子們體質弱性,會無意感染也是常事,如此倒顯得有些煞有介事了。」她道。

德妃苦笑:「誰說不是?你瞧瞧這後宮里,誰還敢輕易提到這件事?總之這就是個教訓,也給當時初進宮的我們當頭一棒,無論後宮里誰是贏家,混得什麼樣的地步,最終還得由我們的男人來決定命運。有些人縱然死了,她還是獨佔著丈夫的心,有些人縱然活著,也只能長夜獨眠擁衾自暖。」

「娘娘。」

謝琬聽她這麼說,倒是有些不忍,宮裡女人的苦楚她原先不清楚,如今卻是再清楚不過了。

三宮六院什麼的,有時候不是皇帝想要這麼做,是他身為皇帝不得不這麼做。你看皇帝當時深愛元后,卻還是納了元后的妹妹為嬪,之後又有這麼多的備選的妃子。可見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想法,在皇宮這個地方,是很難實現的。

而作為當時的宣惠皇后,她一定也不希望身邊還有這麼多女人分享她的丈夫吧?

德妃陷入了沉寂,謝琬也不便再問了,帶著殷煦告辭回府。

回府之後她也像德妃一樣在房裡發著呆,直到殷昱回來她也沒挪窩。

「怎麼了?」殷昱攬著她的腰,柔聲問。她眼裡的憂傷讓他看起來心疼極了。

「我在想宮裡的那些妃子。」她垂下眸道,「我在想,她們真是天底下最煎熬的女人。如果有一天,你承繼了大統,當上了皇帝,後宮里也會有許許多多的妃子,到那時候,我是會像宣惠皇后一樣的早逝,還是和蘭嬪一樣的被冤殺,又還是像德妃淑妃她們那樣從日出日落里看青絲漸漸如雪呢?」

她說完把頭抬起,正好對上他怔忡的雙眼。

她也沒有等他的回答,而是起身走了出去。

她知道這很回答,她不忍心為難他,從她選擇他的那天開始,這個可能性就一直存在,只是這些年忙於應付各種陰謀詭計而無暇去深思考,如今隨著勝利的日子漸漸來臨,她忽然就從德妃的眼裡隱約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從面上看,等肅清亂黨,太子登基,殷昱無一例外地會被封太子,而她也會成為太子妃。跟相愛的人開始著幸福安穩的生活,然後又得到了無數人艷羨的至高身份,這會是一個完美的結局。

可是在這之後呢?她習慣於將目光放長遠,她想知道在鬥爭結束之後,迎接她的又會是怎麼樣一個局面,是與隨著他的身份增高而出現的各種各樣的女子,再次開始無休止的宮斗,與她們爭寵,爭地位,一直斗到瞑目那刻么?

那樣未免太累了。

她的前路,竟然因著他的目標漸進而又有了層陰雲。

廡廊下,一串急急的腳步從後頭趕過來,從后一把抱緊她的腰,聲音在耳邊堅定地道:「相信我1然後鬆開,走遠了。

謝琬回頭看過去,只剩一簾暮色。

接下來的日子,謝琬繼續在宮裡走動。

殷昭開始張羅起了她的千金醫館,就設在北橋菜市口處,因為那地頭才是平民女子們會去的地方。當然她並沒掛出赤陽公主以及魯國公世子夫人的名號,因為怕把人嚇跑了。她在那裡坐鎮了幾日,等看著人客漸漸多起來,便就也陪著謝琬進宮走動。

謝琬目的在問出惠安太子當年死亡的來龍去脈,而德妃這裡因為已經被撬開了嘴,所以還是緊跟著追下去。

而朝堂這邊,殷昱猜測的還是沒錯,皇帝單獨叫他進殿說話,似乎真是做給人看的,消息傳出來后,鄭側妃就緊張得不行了,鄭王才剛遞了摺子上去,皇帝就叫殷昱單獨說話,這是在告訴他們殷曜沒希望了么?

不成,她努力了這麼久,怎麼可以就這麼白白放棄?只要有一絲機會,她就還要爭取的!

「去請王爺進宮1

她揮手讓太監下去,心煩意亂地在榻上坐下來。

殷曜正在永福宮。

因為張珍失蹤的事,殷曜這些日子也在宮裡帶兵搜查,忙得腳不沾地兒。他鞭屍謝榮那事兒本來沒人捅到太子跟前去,可是沒想到早上因為跟羽林軍參將拌了幾句嘴,於是被人把這事給捅了出來,這會兒,太子正在訓斥他。

「你真是把聖賢書都讀到了狗肚子里去了,謝榮是逆賊,自有朝廷處置問罪,你有什麼資格侮辱他的後身?你這丟的不是你的臉,你丟的是本宮的臉,是整個殷氏家族的臉!你皇嫂打你的那ji巴掌還是輕了,——來人!再替本宮給他掌嘴二十下1

崔福立即帶了人上前行罰。

殷曜滿心裡委屈,一面求饒一面哀呼,可是崔福也不知哪找來的這倆太監,下手能把人打個死去活來。而太子也夠心狠,愣是打完了二十下才讓人把他鬆開。

他是個王爺哎,居然一點面子也不給他留?等著吧,回頭他會讓他們好看的!

「還瞪什麼瞪?還不滾出去1

太子沖他吼道。

他這一吼,頓覺心口又有不適。他發誓作為父親,最初一開始絕沒有過想偏心誰的想法,三個兒子都是他的骨肉,雖然與太子妃感情深厚,是打小的情份,可是這也不妨礙最初的時候他給予另兩個孩子同樣的關愛。

可是後來時間長了,不知道是他們母親教育方法不同導致的差異,還是他們本身的資質不同,殷昱的聰明懂事,好學上進,跟殷曜的不學無術和殷昌的遲鈍呆板比起來,還是漸漸在他心裡佔據了更多的位置。

至少,殷昱不會闖這些禍,做這些沒腦子的事情讓他憂心丟臉,他會替他分憂解勞,讓他驕傲,於是長此以往,對比也就愈加明顯。

他就不明白,殷曜為什麼就不能學學殷昱,變得上進些呢?即使他得不到皇位,將來做個德高望重的賢王,輔佐自己的哥哥不也很好么?就像祈王和楚王,他們雖然恭獻不大,但是至少是維護家族的,哪像他,只恨不得時時給宗室臉上抹黑!

「去翰林院找學士馬志府,讓他找個可靠的人去溫禧王府任長史1

謝芸被處斬之後,溫禧王府長史之位就一直懸著,派個人過去雖然不見得會規勸好殷曜,但至少有什麼事他們可以提前來知會於他。

殷曜出了永福宮大門就遇到了前來請人的朱睢宮太監,二十個巴掌打得他渾身上下都在冒火,見著太監往他臉上瞅,他抬起腳便往他當胸一踹,太監一個後仰,便跌了個四腳朝天。

殷曜擊掌大笑起來。走上前再往他腹部補了一腳,才又大搖大擺往朱睢宮去。

鄭側妃聽說太子在責罰殷曜,正擔著心,準備親自過去瞧瞧,才走到門口便見殷曜大步走了進來,一張臉被打得又紅又腫,輪廊都足足比平日擴了一圈,頓時就拉著他進來坐下,拍大腿道:「太子殿下竟然下得這般狠手?他到底還當不當你是他的親生兒子?*—還不快去拿葯來?」

葯拿來了,鄭側妃一面替他上著葯,一面咬著牙道:「這姓謝的都沒一個好東西!這謝榮死了,也該輪到謝琬了1

殷曜擠眉弄眼的任她上藥,一面道:「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我不是讓你找個機會治治她,你又不肯1

「她如今天天跟德妃她們呆一起,我上哪兒找機會去?」

說起這個鄭側妃也感到十分懊惱,沒想到謝琬居然跟後宮里的妃嬪們打得這麼火熱了,她進宮十幾年,她們可連正眼都沒瞧過她!想起自己這些年來所受的委屈,她心裡渴望殷曜拿到太孫之位的心情又更加迫切了。

「我找你來是有事跟你說,」她把手上的藥瓶放下,沉臉道:「這亂黨是要清的,可也不能讓殷昱一個人出盡了這風頭去!如果到後來他成了大功臣,又哪裡還會有你的半點好處?你這就跟皇上去請示請示,讓他把你弄到殷昱身邊去,到時亂黨剿完了,不也你一份功勞?」

「讓我跟著他去混?」殷曜跳起來,「謝琬都敢跟我巴掌上臉了,他是我親大哥,我跟在他身邊我不得被他拍死?我不去1

「你敢不去?1鄭側妃也騰地站起來,「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皇上又讓他當清剿指揮使,又是讓他進乾清宮單獨說話,這你還看不出來?皇上這是有回心轉意的意思了!這陣子因為張珍失蹤,皇上心裡十分憂慮,你在這個時候去請個差事,皇上能不高興?」

殷曜微愣。RS

(快捷鍵:←)大妝 394打聽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96同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