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89寒夜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11日 19:36 [字數] 34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可是他依然記得二十多年前他初見她時的樣子。窈窕的身段,嬌柔的笑靨,那時青絲如墨,像狼毫在心底劃出來的一筆印跡。

他跪在她身後,伸手將她擁在懷裡。

「書蕙,如果還有來生,我一定不再負你。」

清晰的木魚聲忽然斷了,也有根看不見的弦被忽然扯斷了。

黃氏身子僵硬,眼角有淚光浮出。

謝榮伏在她背上無聲地垂淚,他從來沒有忘記過他這一生只有一個妻子,從來沒有忘記過愛他親手迎娶回來的髮妻,可是從他帶回採薇的那日開始,他和她就走不到一起去了,他不是因為喜歡採薇而帶她回來,他只是捨不得即將到手的權力和榮譽。

黃氏追求的是平安祥和,而他註定面對的是永無止歇的風浪。

他曾經多麼想與她生同衾死同穴,可他做不到了。他答應她的一切,他都沒有做到。榮華富貴,兒孫繞膝,相守到老,永不離棄,他做不到了。

他鬆開手,從她鬢上拔下兩根白髮,小心地打了個同心結,揣進懷裡,站起來出了門檻。

佛堂里又清靜下來,菩薩在佛桌上寶相莊嚴地望著人世間。

黃氏全程沒有回頭,沒有出聲,但是她的心肝又碎了,原來修習了這麼多年,她還是身在紅塵里。

四葉衚衕到東華寺也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

天漸冷了,東華寺里竟然也杳無人煙。

謝榮牽著馬,半垂著頭進了寺門,紙條上約的地點是在大雄寶殿的後院里。他目不斜視地進了後院,除了四角香爐里點著的繚繚香霧,並沒有人。

他將馬拴在香爐腿上,在廊下石階上坐下來。

對面殿室里忽然亮了燈,一戴著幃帽的人從裡頭走出來。

謝榮看著她,並不曾起身。

「三叔可來了。」

謝琬走下石階,隔著半個院子與他對視。「是我約的你,而你想見的是七先生,有沒有很失望?」

「不失望。」他搖搖頭,「我知道是你。」他抬起頭,看向四處,「如果我沒猜錯,安穆王府的人現在在四面殿里都已經埋伏下了吧?你知道我為什麼知道來了還是個死局,卻還是要來嗎?」他揚起唇來,洒脫地看著她。

謝琬頓了下,摘下幃帽,「這層,我還真不知道。謹聽三叔解惑。」

「因為敗在你們手上,是我最後的體面。」他望著前方,聲音柔和而安然,「我謝榮到如今,只有兩種結局,一種是死在七先生手下,一種是死在你手下。你我鬥了半輩子,能死在你手裡,也算是死得其所。而以你能從一介鄉野女子爬到如今郡王妃的身份,你的能力不算辱沒我。」

「三叔真是過獎了。」

謝琬將幃帽放在他身旁的石階上,坐下去,說道:「三叔從小就是謝府的驕傲,能被你如此抬舉,我深感榮幸。有件事可能你從來不知道,很小的時候,我一直以能夠得到你的誇讚為榮,因為你是我們所有人的驕傲,就連父親,也對你讚不絕口。」

「是么?」謝榮搖搖頭,「我從來不知道。」

「你當然不會知道。那個時候的你只會埋頭讀書考功名,我敢擔保,那個時候你連我長什麼模樣都不記得。」她笑起來。

那時候的謝榮是謝府里教導孩子們努力上進的一個標誌,不但謝騰時常以此警醒謝琅,就是母親齊氏那會兒私底下也時常地讚歎她的小叔是多麼好學上進。所以在幼小的謝琬心裡,謝榮是偶像,是符號,是不可靠近的仙子樣的人物。

但這是前世幼時的事。

這一世謝榮從一開始便是一個她必須扮倒的存在,是她一個時期里的奮鬥目標,是她的心事,是一切決擇的前提。客觀的說,她也佩服謝榮,他的堅持奮進,他的審時度勢,他的不甘屈居人下,可是正是因為他的這一切特質,使得她一路走得多麼艱辛。

「我不止是不記得你,是除了葳姐兒和芸哥兒以外的孩子都不記得。」謝榮老實地說,「可是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發奮么?你一定不知道,我所有的目標,所有的努力,都是因為我心底的自卑。」

「自卑?」謝琬扭頭看向他。

「不錯。」他點點頭,將屈久的雙腿往前伸了伸,然後雙眼望著天際的寒星,說道:「你是嫡出原配所生,有進士出桑有通情達濫福有慈祥端正的父親,還有賢惠溫柔的母親,除此之外你的哥哥是你的親哥哥,你們註定又有著殷實的家底可以繼承,你肯定沒有自卑過。

「可是你看看我,我的外家是鼠目寸光的土財主,我的父親是沽名釣譽的守財奴,我的母親又是什麼母親?她是個再嫁的寡婦!還有我的兄弟們,一個是不學無術的繼子,他有母親寵愛,一個是身份完勝於我的嫡兄,他也有祖母袒護,而我有什麼可以可自足的?一項也沒有。

「走出去,面上說的好聽,我是謝府的三少爺,而私底下,我是王寡婦的再嫁子,我常常抬不起頭,為什麼別人的母親都不會被人背地裡說嘴,而我的母親就會?而別人的母親為什麼都那麼疼愛自己的孩子,而我的母親只疼愛她的長子?

「我常常懷疑,我是不是哪裡不夠好,舉止不可愛,或是不夠聰明,才使她那麼冷落我?於是我盡量做出乖巧的樣子,盡量地不問一些看起來很幼稚的問題。當我知道父親是多麼希望家裡能出一位進士的時候,當著父親的面,還沒有啟蒙的我便拿著書故意在他面前翻看。

「我終於還是得到了他的注意,他給我請先生啟蒙,特許我能夠翻看他書房裡的任何書,包括有進藏書閣的資格。這些都是我難得的榮耀,大大地滿足了我的虛榮心。但除此之外也沒有更多,父親仍然只關心我讀了什麼書,從來不問我想要什麼。

「那個時候我並不是那麼能幹的,有時候字也寫不好,背書也背不出來,可是我知道如果不努力,這些榮譽我就會全部失去。我就又會變成大家眼裡卑賤的王寡婦的再嫁子,永遠都不比不上我的大哥謝騰。所以我夜裡常常在嬤嬤們熄燈出門之後,又點著燈在退間櫥櫃下讀書,練字。

「後來我終於也取得了一些成功,同時也掌握了一些方法,就開始輕鬆些了。接著我又考中了稟生,我以為自己終於可以鬆口氣,母親應該可以分些關心給我了,沒想到我去告訴她這個消息時,她只是笑著讓我給謝宏送包糖炒松子過去,她說謝宏喜歡吃。

「而對於我考中的喜訊,她只是說知道了。」

「沒有人知道那個時候我有多麼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這麼尷尬地來到這個世上,對於母親,我已經不再指望了,我開始恨她。因為王寡婦的再嫁子的外號,是她給予我的。而在她眼裡,我竟然還不如一個她與前夫所生的謝宏!

「我只有從父親這裡尋找一點慰籍,他到底誇獎了我,還風光地唱了一日戲。許多人都給我道賀,奉承我,誇讚我,這個時候我發現,我心裡居然感到平衡了,原來讀書考功名能夠帶給我另一種勇氣和信心,能夠使我像個人一樣挺直腰桿在外頭走動。

「我開始發了瘋一樣潛心學術,到後來我終於如願以償,成為了令家族榮耀的進士,大官。我也不讓人看出來我的自卑,我努力剋制自己,在任何時候都從容和坦然,在任何人面前也不卑不亢,可是再風光也抹不去我是再嫁寡婦所生的兒子的事實,我越發的恨王氏,可是我又不能殺了她……

「幼時的自卑還是如同毒蛇一樣鑽進了我的血脈里,我害怕別人知道我的過去,我害怕這滿朝文武看不起我,更害怕自己成為不了眾人眼裡清貴的士子,琬姐兒,你知道嗎?越是自卑的人,越會想辦法掩飾自己的身份和不足,越是渴望能夠駕凌於萬人之上。

「我那麼渴望用官位和權勢來掩飾內心的不安和惶恐,掩飾著有著這麼樣不堪的一個出身背景。我只能努力地往上爬,爬得越高,敢笑話我的就越少,我內心就越發安穩,因為這樣可以證明,我是有能力的,我是不屑於有沒有人關心我的,而我差一點,就成功了。」

謝榮面上有淚光,在這空曠的寺後院里,頭上是廖廖的寒星,四周是一觸即發的埋兵,身旁是互鬥了一輩子的宿敵,這個時候他不再危險,反而像是個站在荒野里的孤獨的孩童,已經被迷失了方向,不知所往。

謝琬眼眶也微微發酸。

有時候恩怨這種東西真不好說什麼。前世里,謝榮並沒有直接對她們做什麼,可是因為他的冷漠,他的六親不認,導致了王氏對他們兄妹有恃無恐的殘忍迫害,如果今生還是照著前世的軌跡來,如果沒有捲入奪嫡這種事,她依然不會殺他,她只會奪回屬於他們的一切,反過來將他們踩在腳底。

可是命運的輪盤一動便全動,她要殺他,已經不是為了前世的仇,而是今生的兩黨之爭。誰讓他們捲入這漩渦里,誰讓他們誓不能兩立,牽涉到江山社稷的事已經無情可講。RS

(快捷鍵:←)大妝 388破滅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90煙花(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