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寵妻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六十九章 坦白從寬

[更新時間]2016年08月24日 09:08 [字數] 36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沈王爺忍著把站在茶几上扭屁股的兩隻毛企鵝踢出去的衝動,扶起項小熙上樓去換衣服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爺爺,那隻翅膀抬起來點1沈公主舉著手機,沈霸天在她旁邊把老臉擠成一朵菊花。

兩個人穿著企鵝裝,不停的自拍。

「你看見沒?」張宓拉著沈公子去廚房,一邊嘀咕,「就你家這樣的閨女,能嫁出去就不錯了。」

沈公子不滿意的說:「我家公主多好啊!再說了,滿大街都是男人,就算沒有司馬家的小子,我就不信沒人了1

「什麼叫滿大街都是男人?」張宓擰了他一下,「我女兒能隨便找個男人嗎?不是萬里挑一的想也別想1

沈公子呵呵笑猛點頭,就知道他媳婦雖然嘴上天天念叨女兒,心裡可寶貝呢!

「小容!小容1司馬家的大廳里,司馬老頭舉著手機嗷嗷喊。

司馬容換好衣服從樓上下來,就見他爺爺眼睛放光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

「該發禮物了吧?」司馬老頭咳嗽了一聲。

司馬容淡淡的看著他:「沒有禮物。」

「沒有?」老頭鬍子馬上翹起來了,「公主那丫頭都知道給每個人帶禮物,你就空著手回來了?」

白琳正好從外面回來,看見兒子還挺高興:「玩的挺好?有好好照顧公主嗎?」

「你快說說他1司馬成自己不好意思,就讓兒媳婦出馬,「他空著手回來的。」

白琳莫名其妙的看著公公的臭臉:「所所以呢?」

「他都沒帶禮物1司馬成瞪著眼睛,「沈老頭就有1

司馬容看了眼手機,那是幾個老頭弄的小群,沈霸天在裡面發了許多照片和視頻。老頭和沈公主穿的和企鵝一樣,在那跳。

「還是孫女好啊1司馬成妒忌道,「孫子有什麼用。」說著還瞪了司馬容一眼。

司馬容默默的坐到他對面:「孫子可以把別人家的孫女娶進來。」

「有什麼了不起,還不是你說啥?」司馬容猛的站起來,「娶進來?公主那丫頭??」

白琳也激動了:「小容?你真的喜歡公主?」

「嗯,很喜歡。」司馬容看著她,「媽你沒意見吧?」

「當然沒有1白琳是真的高興。mianhuatang.la網

以前她不明白,總想和沈家爭,現在明白了大家一榮俱榮,都是一條船上的。而且如果司馬家和沈家聯姻,那就比其他兩家厲害了啊!

「你不是在哄我吧?」司馬成懷疑道,自己的孫子自己了解,啥時候喜歡上人家小姑娘的?

白琳也冷靜下來:「小容,你別拿這種事情逗我們啊1

「爺爺過幾天就可以去提親。」司馬容又丟出來一句,「我們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噗1司馬老頭把茶水吐了一身。

白琳更是一臉懵逼,然後急了:「你你把公主那丫頭給吃了?」

天!那沈家的人還不把她兒子給打死!

「爺爺,別老激動,對心臟不好。」司馬容把紙巾遞過去。

司馬成一把拿過來丟到他頭上:「你瘋了?就算你真的喜歡,也不能先斬後奏。要是讓沈老頭知道」

他不敢想象,說不定直接就把司馬容揍成太監了。

「我是被強的那一個。」司馬容輕描淡寫的的說。

「噗1司馬成剛喝進嘴裡的茶又噴出來了。

白琳捂著胸口:「到底怎麼回事?」

沈公主在家忐忑了兩天,發現司馬容沒動靜,心才徹底放下去。根本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面對這輩子最不想面對的回憶。

「小玲1布魯急匆匆的跑進廚房,「門開了,門口還放著兩張機票。」

這裡還是南極邊上的小城,谷鈴和布魯被關在民房裡快一個星期了。

正做晚飯的谷鈴驚訝的轉過身:「你說什麼?」

「你看1布魯晃了晃手裡的機票,「直飛咱們家的,還是頭等艙。」

谷鈴擦乾淨手,把機票接過來。

「真真是啊1她翻來覆去的看了半天才確定。

布魯拉著她跑到門口:「你看,門開了1

門把手壓下去,輕輕一推。

「天1谷鈴看著漸漸進入眼帘的街道,門真打開了。

布魯衝出去跑了一圈,又跑回來:「我們趕緊走,萬一一會又鎖住怎麼辦。」

「對對對1谷鈴來不及多想,只想趕緊離開。

於是兩個人馬上收拾東西匆匆前往機場,不過在走時谷鈴還把房間打掃了一下,她有種預感,她可能不會被關進監獄了

而早早回到家的楊雪,此時卻被人蒙著眼睛,坐在一間小黑屋裡。

「有人嗎?」她忍著內心的惶恐喊。

回到家后她把之前林棟的交易記錄全部刪除了,所有的證據能燒的燒,不能燒的,她藏了起來。

原本以為沒事了,結果今天一出門就一伙人拉上車,接著就被套上眼罩帶到了這裡。

「有人嗎?」她忍著內心的恐懼又喊了一聲。

這次終於聽到了動靜,由遠而近的腳步聲很清晰的傳進她耳朵里,然後楊雪聽到了椅子拉開的聲音,好像有人坐到了她對面。

「你們是誰?」剛剛腳步聲很碎,明顯不是一個人。

「為什麼要抓我?我什麼都不知道1楊雪動了動,有人在碰她。

手上的繩子被解掉,她一把掀開眼罩。

「哎呀1一道光刺向眼睛,她忍不住叫了一聲,用手去擋。

過了一會,終於適應了強光,楊雪慢慢睜開眼看到桌子對面坐著一個中年男人,他身後還站著五個人。

「楊雪,女,32歲,喪偶。丈夫林棟,醫生,參與非法器官走私及殺人罪。」

一個站著的年輕人手上捧著文件,面無表情的念完后,又退了回去。

「胡胡說1楊雪結結巴巴的反駁,「你們到底是誰?」

坐在她對面的男人掏出證件,楊雪看到上面鮮紅的國徽心就死了一半。

「現在可以說了嗎?」男人抬了抬手,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上前把電腦放到桌上,準備記錄。

楊雪不敢看他們,低著頭小聲道:「說說什麼,你你們不是都知道了嗎?是,我先生他身前是販過器官,但是也就那麼一兩回,而且沒也沒有殺人啊1

「自己看看。」厚厚一疊紙丟到楊雪面前,她哆哆嗦嗦的拿起來越看臉越白。

「一共一百五十三人。」對面的陰影中,又傳來聲音,而且聽得出來有隱隱的憤怒,「林棟利用手術之便,讓原本應該活下來的人死在手術台上,他身上背著多少人命,你最清楚。」

楊雪把那些資料丟回去:「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1

她轉了轉眼珠,突然探著身子喊:「他是兇手,他殺了人,他販器官!可他死了,他已經死了。」

「他是死了,可他還留下了三千萬美金的贓款,還有你手上非法器官組織的名單。」對面的男人一拍桌子。

「楊雪,你是自己交代,還是我們幫你交代?」

「我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1楊雪抱著腦袋拚命搖頭,「你們別問我,別問我1

對面男人又一抬手,幾張照片甩到她面前。

「照片上的地方,還熟悉嗎?」

楊雪偷偷看了一眼,然後眼神一緊,飛快的拿到手裡:「這這是我家?」

照片上已經不能算家了,到處狼藉,所有的抽屜都在地下,整個家都被翻了個底朝天。

「如果我們沒把你抓來,你以為,你還能活下去?」

「為什麼?」楊雪猛的抬起頭,「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都是林棟和他們的。」

男人笑了笑:「可是帳是你做的,因為你以前過會計。林棟就一直讓你做賬,你手上有銀行流水。」

「我剛剛說過了,名單。」男人盯著她,「你現在是那些人的眼中釘,他們怕你暴露他們的身份,所以你一定要死。」

楊雪啊的叫了一聲:「我不想死!我不想死1

「那就把錢和名單都交出來,不然,我們現在就把你送回去。」

沈家。

「晚上司馬老頭說要來吃飯。」沈霸天從外面回來就嚷嚷,「兒媳婦,記得讓阿姨做幾個本幫菜。」

張宓瞭然,不過好奇的問了句:「好好的,成叔幹嘛來咱們家吃飯?」

「哎呀,肯定是小容那孩子想來看公主,又怕公主不見他,所以就把他爺爺搬出來了唄1

項小熙坐在小花廳曬太陽,身邊是沈玻璃球和沈公主,一人一貓本來在搶線團,聽到爺爺的話沈公主突然楞了。

「喵1沈玻璃球趁機跳到她的臉上,用屁股對著她,把線團搶走了。

沈公主回過神,顧不上和沈玻璃球打架,急吼吼的衝過去:「我晚上有事,不回來吃飯了1

「站住1張宓瞪了她一眼,「不許去。」

「為什麼?」

沈霸天顛顛跑過來拽了拽她的袖子:「丫頭啊,司馬容老頭說好久沒見你了,給你帶了禮物呢1

「聽見了?」張宓指著對面沙發示意她坐下,「長輩要來,你故意躲出去算怎麼回事?」

v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七夜寵妻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