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寵妻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六十一章 答應合作

[更新時間]2016年08月24日 09:08 [字數] 35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沈公主很佩服這位警察的勇氣

「我不認為你能查的到。mianhuatang.la」司馬容淡淡的開口,「我對這件案子也沒有興趣。」

警察頭一臉無奈的說:「司馬容先生的軍功是米國的榮耀,你執行秘密任務從未失敗過。雖然現在明面上是退役了,但是相信軍方不會放棄你這樣的人。」

「你不是普通的警察1沈公主警惕的看著他,「你是誰?」

警察頭笑了笑:「不用緊張,我就是個警察。」他看向司馬容,「不過,我叔叔在軍部,我曾經見過你的照片,所以昨天見到你,就覺得眼熟。」

一開始他也不確定,誰能想到司馬容會跑到這種地方來,還帶著個小姑娘。後來一查,發現什麼都查不到。

沒有檔案記錄的人,不是沒有記錄,而是不想讓人知道他的過去。所以警察頭就確定了司馬容的身份,問過軍部的叔叔之後心裡就有譜了。

「司馬容先生回頭可以查查,就知道我沒說謊。」

沈公主小聲在司馬容耳邊嘀咕:「是真的又怎麼樣,那種人渣死了也是活該,我們才不要管1

「希望明天能和司馬先生一起合作1

警察面帶笑容的走了,好像堅信司馬容會幫他一樣。

「沒事,我們先回房間1司馬容見沈公主一臉糾結的看在他,「你不想知道兇手是誰嗎?」

「想,但是也不想把我們牽扯進去。」沈公主撇撇嘴,「這案子根本無從查起,那個警察肯定是自己不想擔責任,就拉你下水。」

司馬容一路聽她抱怨,也不覺的煩,反正沈公主說什麼他都點頭。

「你有沒有聽我說啊?」沈公主把房卡搶過來開了門。

司馬容卻突然拉住她:「別動。」

「怎怎麼了?」沈公主嚇了一跳。

就見司馬容彎腰從地上撿起根頭髮。

「我的頭髮嘛!有什麼奇怪的?」沈公主走進去,「梳頭的時候掉幾根很正常。」

司馬容趁沈公主沒注意,把頭髮裝進口袋裡。

「這根頭髮是我出門時特地夾在門上的,現在卻掉了。

沈公主換了一隻鞋的手停在半空:「什麼意思?」

「有人進來過。」司馬容伸出手,「到我身後來。mianhuatang.la網」

不用他解釋,沈公主就光著一直腳撲過來了。司馬容一把將人抱起來,又把另一隻鞋給她穿好。

「你確定不是我剛剛開門弄掉的?」沈公主緊緊縮在男人懷裡,眼睛打量著房間,「應該不會躲起來吧,這麼小也沒地躲啊?」

司馬容仔細檢查了房間,確定沒有人之後沈公主才從他懷裡蹦出來。大概意識到自己剛剛乾了什麼,她有些不好意思。

「我確定有人進來過。」司馬容表面當沒看見,心裡卻已經高興的不行。

他的小丫頭知道害羞,就表示已經對他有感覺了!

「難道是那個兇手?」沈公主瞪圓了眼睛,「我們去看監控1

「肯定不會有。」司馬容還在檢查柜子,每一個角落都不放過,最後真讓他在衛生間洗手台下面翻出件染血的衣服。

沈公主眼神茫然:「這是」

「應該是兇手的衣服,已經洗過了,但是血跡還在。」司馬容檢查了一下,皺了皺眉,「看來,我們必須幫忙把那個傢伙找出來了。」

警察頭子到的時候,沈公主發現他很高興。

「謝謝你幫我們1警察頭子的確很高興,在看到有血的襯衣時笑容都沒收起來,「兇手顯然是想嫁禍給你們。」

沈公主斜睨他:「不會是你乾的吧?」

「呵呵,沈小姐真會開玩笑!我就是再想讓司馬先生幫我,也不會用這麼笨的辦法啊1警察頭子讓手下把襯衣裝好。

「司馬先生,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沈公主翻了個白眼:「你是警察你問他?」

「他比我厲害啊1警察頭子一點都不覺得難為情,他的叔叔告訴他,對待司馬容要直接。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千萬不要玩心眼。

見沈公主扭頭噘著嘴生氣,司馬容趁機摸摸她的頭:「沒事,不會影響我們的。」

「司馬先生」警察頭子以為他不管,急了,「你看這證據都塞到你屋子裡了,你不能不管啊1

司馬容瞟了他一眼:「還有半個月郵輪才返程,你著什麼急。」

「啊?」警察頭子張了張嘴,「哈哈哈,明白了,明白了!那我們先走了,你們好好玩,好好玩1

只要他管就好!

「等一下。」司馬容叫住他,「放出消息,讓大家都知道我是嫌疑犯,正被你們懷疑。」

警察頭子連問都不問就答應了:「明白!明白1

「你是不是想讓兇手放鬆警惕?」沈公主把門關好,「可我們一點頭緒都沒有,就算他再放鬆,也不好發現。」

司馬容見她還不高興,忍不住又摸摸頭:「我們玩我們的,兇手的事不急。」

「你別把我當小孩子啊1沈公主把他的手巴拉下來,「你到底有什麼打算?」

「不讓你知道是怕你掃興,明天就要登陸玩了,等回來我就告訴你好不好?」

沈公主戳了戳他:「我可不是為你哦,我說怕萬一兇手盯上我怎麼辦?會被你連累的」

看她那副彆扭的小模樣,司馬容沒戳破她:「我知道,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我保證1

「前提是你不要離開我身邊。」司馬容補了句,然後就看見沈公主的耳朵又紅了。

他趁機說:「要不要和我一起查資料?」

「查唄1沈公主眼神瞟了瞟,「反正也沒事幹。」

司馬容把他的表接到電腦上,然後屏幕閃了閃不知道進了什麼網站。

「檔案?」沈公主一看就知道這不是普通網頁,「你想找林棟的資料啊1

「先看看他在什麼醫院工作。」司馬容動了動滑鼠,屏幕上出現林棟的照片。

沈公主一行行看過去:「名校畢業,博士后心臟外科專家,咦?這傢伙被醫院處分過。」

「這是澳國最大的公立醫院,無論是醫生的水平還是硬體設施都能排的上號,林棟能進這裡,表現他的醫術的確很高。」

司馬容翻了一頁。

「在這裡1沈公主指著屏幕,去年他的一個患者因為心臟手術失敗死了,家屬認為是他救治不當造成的。」

資料上說後來醫院認定是他的責任,賠了錢也做出了相應的處分。

「你說,會不會是那個死掉的患者家屬報復他,把人給殺了?」沈公主炯炯有神的說。

司馬容彎了彎嘴角:「有這個可能1

「那我們是不是應該查查那個患者的資料?」

司馬容本來想叫別人去查的,見她突然這麼有興緻,就在鍵盤上輸了一串代碼:「我們進那家醫院的系統看看。」

「啊啊啊啊啊!眼要瞎了。」兩個小時后,沈公主揉著眼睛倒在上,「怎麼這麼多大同小異的病例1

司馬容把電腦合上:「剩下的我找別人去查。」

「那個林棟真的是合格的醫生嗎?」沈公主洗了把臉,「你看看那些記錄,他手上的患者經常死掉。」

病例裡面顯示出,林棟的患者平均每年至少有五十幾個都死於手術后。雖然從病例上來看,都是正常的死亡,但是這樣太多了點。

「這正常嗎?」她問司馬容。

司馬容卻點點頭:「這個數據是正常的,有些醫生的數據更高。」

「氨沈公主打了個哈欠,「我要迷瞪一會,吃飯的時候叫我。」

「好1

過了一會,房間里傳來平穩的呼吸聲。司馬容慢慢走到邊坐下,沈公主的臉埋在枕頭裡小嘴微微張開。

「這麼大了還流口水。」司馬容彎著嘴角,伸手在沈公主嘴邊抹了一下,然後放進了自己嘴裡。

如果沈公主知道這個男人連自己的口水都吃,一定嚇暈過去。

「真甜」司馬容眼神幽暗的盯著上的那張小臉,「好像再嘗嘗」

他低頭親了親沈公主的臉,不是不想親嘴,而是怕把人親醒了。

沈公主醒來的時候發現司馬容就坐在自己身邊。

「幾點了?」她以為司馬容是過來叫她的。

一直盯著她看的司馬容淡定的站起來:「快七點了。」

「怪不得外面黑了。」沈公主伸了個懶腰,「我們去吃飯吧1

司馬容伸手拉她起來,沈公主本來想害羞一下,結果看人家特別隨意,也就沒好意思害羞。噠噠噠跑進衛生間洗臉去了。

「如果消息已經放了出去,等會恐怕會有人指指點點。」出了房門,司馬容提醒她,「別在意那些話。」

沈公主拍了拍胸口:「切!我才不會在意呢1

在樓梯口他們遇到了瑪卡。

「哦上帝1瑪卡很擔心的看著兩個人,「你們沒事吧?我都聽說了,那些人就會捕風捉影,我相信你們是無辜的!1

沈公主也擁抱了她一下:「謝謝瑪卡,我們當然沒有1

「別被那些人影響了情緒,明天我教你划獨木舟1

「太好了,我很期待1

v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七夜寵妻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