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寵妻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七夜寵妻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古怪的司馬容

七夜寵妻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古怪的司馬容

[更新時間]2016年08月24日 09:08 [字數] 30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張宓他們回來的時候,發現沈公主躲在被子里哭。「丫頭?」沈霸天嚇壞了,「誰?誰欺負你了?」沈公主抓著被子不讓他們動。「你們別理我,我沒事。」悶悶的聲音從被子里傳出來。沈公子想了想:「是不是因為讓你把東西還回去不高興了?」「啥東西?」沈霸天還不知道家裡阿姨把東西送到醫院去了。張宓當時在場,還是她拿進去的:「就是之前人家墓里那玩意。」「死人的東西不吉利啊1沈霸天是個孫女奴,「丫頭想要爺爺給你找個一模一樣的去。」沈公主猛的坐起來:「我是剛剛看電視劇感動的,你們別胡亂擔心1「真的?」張宓懷疑的看著她,「你可很少看電視劇。」「是一個關於狗狗的。」沈公主邊說還特意摸了摸眼淚,「好了,我去洗把臉1她跳下跑進浴室里,「對了,司馬容還沒醒嗎?」張宓幫她把被子疊好,沈霸天和沈公子見沒事已經下樓去了。「沒有,等專家會診出結果再看吧!唉,好好的孩子怎麼就突然昏迷不醒呢」沈公主自己還失戀著,哪有空管司馬容的死活。心不在焉的又過了半個來月,這天晚上司馬老頭打來電話說司馬容醒了。「太好了,我們明天過去看看1「對對對,最好檢查一下,看看有什麼後遺症沒。好,好的1沈霸天掛了電話,高興的鬍子都飛起來了:「容小子醒了1「我們聽見了。」沈公子一臉納悶,「這傢伙說昏迷就昏迷,說醒來就醒來氨之前專家會診,討論來討論去也沒個結果。後來認為司馬容曾經掉進墓里磕了腦袋,可能那時候就受了傷。但是他身體底子好,當時沒什麼反應。腦袋裡的內部結構那麼複雜,誰知道哪天就出問題了,所以才導致他會突然昏迷。「那些個專家不過是給他們自己找個說法。」當時沈霸天曾經不屑的說,「以前還說我身體不好活不過60呢,我現在不是活蹦亂跳的?」沈公主對此事沒什麼意見,第二天早上卻硬被張宓拉去了醫院。「你們來啦1白琳正好從病房裡出來,看見他們很高興,但是沈公主覺得她表情有點奇怪。張宓也發現了:「沒事吧?」她以為是司馬容又不好了。司馬鈴跟著也從病房裡出來:「我哥不讓我陪。」說完她發現了沈家人也在,擠出個笑容來。「小容他」白琳不知道怎麼說。到時候剛見完醫生的司馬老頭無所謂的擺手:「別那麼緊張,醫生不是說了嗎,人昏迷那麼久,難免性格有些古怪,過一段時間自然就好了。」「我知道了爸。」白琳嘆了口氣,「哦對了,你們進去看看吧!不過如果小容有什麼地方不周到,請別介意,他」張宓笑了笑:「瞧你說的!小容剛醒來,還是病人呢,我們哪裡會和他計較。」「就是就是1沈霸天推開病房的門走進去,「容小子啊,你沒事」他後半截話生生卡在了嘴裡,一臉懵逼的看著上的人。「容小子?」沈霸天不確了句。沈公主從後邊探出個腦袋一看,呵!這傢伙是換了張臉嗎?五官還是之前的,但是整個人的氣質和眼神都不一樣了「容小子啊1沈霸天仔細盯著他,「你沒事吧?怎麼一臉誰欠了你幾百萬似的。」張宓心裡也突突,這人的氣質一變,怎麼變化那麼大。「小容。」白玲用眼神示意他,「沈爺爺和張阿姨專門來看你的1司馬容的表情很奇怪的變化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沈爺爺,宓姨我沒事。」「那你臉怎麼那麼臭?」沈公主撇了他一眼,「不會是失憶了吧?」「好好的我怎麼會失憶。」司馬容的氣質突然變了,變成了正常的司馬容。他笑了笑:「倒是你,小玲說她之前和你說話口氣太重,希望你別介意。」「奇奇怪怪的」沈公主退到家長們身後,懶得理這個男人了。張宓見司馬容恢復了正常,心也放了下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你這回可把大家嚇得夠嗆。」「醫生檢查了嗎?」沈霸天問。「檢查了,說沒什麼事。」白玲覺得回頭要去廟裡拜拜,今年他們家太不順了。司馬容一臉歉意的看著大家:「是我不好,讓你們擔心了。」「這孩子1沈霸天拍了拍他的肩膀,「等出了院去我家吃飯1沈公主一直在後面做鬼臉,走的時候還衝司馬容吐舌頭。司馬容和沒看見似的和大家揮手,誰都沒有注意他眼底時不時閃過的陰冷。「別以為我沒看見你剛剛在做什麼。」出了醫院坐上車,張宓教訓沈公主,「這麼大的姑娘還以為自己是小孩子呢?」沈公主瞪眼睛:「媽!我是不是你親生的啊?怎麼老幫著外人說我。」「我們是去探病的,你看看你的態度」「我態度怎麼了?」沈公主不服氣,「我又沒說什麼。」沈霸天偷偷沖她比劃,意思是別和你媽頂嘴。可沈公主心裡特別委屈,她現在可在失戀啊!而失戀的罪魁禍首就是司馬容!怎麼可能再給他好臉色「那個我說氨沈霸天見她還嘴硬,只好自己打岔,「王爺和小熙到哪了?沒打電話回來嗎。」張宓瞪了沈公主一眼:「前兩天說在希臘,應該快回來了。」藍色的愛情海岸,一身白色長裙的項小熙站在船頭,海風吹過她的長發,形成一道絕美的風景。「你站在橋上看風景,卻不知道在我眼中,你早已是另一道風景」不遠處的另一艘遊艇上,有個拿著畫板的男人激動的揮著筆,想把美人畫進去。「你看清楚了嗎?」旁邊還有個年輕的女兒,「現在的漂亮女人十有都是整容臉,不然就是靠化妝。隔這麼遠哪裡看的清。」拿畫筆的男人一臉痴迷的看著遠處,嘴裡喃喃道:「師妹,我找到我的女神了,我一定要給她畫一幅像1「師兄你不是吧?」女人急了,「你現在的畫可是千金難求,拍行都搶瘋了。你要給個不知道哪冒出來的女人畫像?」男人的突然啊了一聲:「怎麼有個男人?」「看樣子很有錢啊1一旁的女人張望了幾眼,「師兄,別說我沒提醒你啊,那女人說不定是有錢人的,或者小三呢1「你胡說1拿著筆的畫家語氣中有掩飾不住的失望,「也許他們只是朋友,你看看」他話還沒說完,就見遊艇上的男人低頭親吻他的女神,最後男人一把將人抱起來進船艙去了。「我說什麼來著!正經夫妻哪有這麼親熱,大白天的就做那種事。哎,你去哪?」男人頭也不回的跑下船:「你別管我,你先回去吧1「不許動。」項小熙坐在沈王爺的懷裡,男人在細細碾磨她的耳垂。這半個月來,他們幾乎有一半時間都在上度過。項小熙的身體也被開發的越來越敏感,她所有的美麗都被沈王爺引了出來,如同嬌艷欲滴的玉蘭花散發著誘人的氣息。「剛剛那邊的船上又有人在看你。」沈王爺的醋意也越來越大。這一路下來只要是公眾場合就會有人盯著項小熙失神,有好幾次還有不怕死的上來搭訕。「」項小熙一臉茫然,「我又不認識。」沈王爺心想,要是認識我早把他丟到海里餵魚了。「老大1沈青在外面敲門,「有人想上遊艇。」沈王爺皺眉,如果是普通人,沈青不會來打攪他。果然,就聽到沈青又說:「是那個畫界神童,呂一。」項小熙看著沈王爺,後者摸了摸她的背:「呂一,中英混血,八歲的時候就可以臨摹高加索和梵高的畫,並且很少有人看出來。」「十五歲成為世界最優秀的畫家之一,此後每一副作品都能拍出天價。」項小熙若有所思:「不止是畫家吧。」「真聰明1沈王爺親了她一口,「聽說那傢伙的母親有皇室血統,父親那邊也是英國著名的華商。對了,教他畫畫的師傅跟賞金獵人有關係。」「就是贏成加入的那個組織嗎?」「嗯。」沈王爺臉色突然難看起來。他想到,剛剛在另一艘遊艇上看項小熙的人,不會就是這個傢伙吧獨家婚:「老大?」沈青還等著他做決定。項小熙卻先開口了:「讓他上來吧。」「你想見他?」男人抱著她的手臂一緊。「能不能請他給咱們倆畫一幅像呢?」項小熙特別單純,完全不知道對方根本不輕易給別人畫像。沈王爺挑了挑眉,眼神一暗:「我們可以拍照,不用畫像。」「可是我想畫出來。」項小熙看著他。「好」被心愛的女人這樣看著,沈王爺沒原則的什麼都能答應,「去請他上來,我們到甲板上見。」

v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七夜寵妻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