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寵妻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七夜寵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術業有專攻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八十一章 術業有專攻

[更新時間]2016年08月24日 09:08 [字數] 725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一百八十一章

贏望他們被人攔住了,一個畫著濃妝,白白胖胖的女人。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複製網址訪問

「我就要他1

一旁的經理頭上直冒汗:「李太太,人家人家是客人。」

「客人?」那女人看贏望的表情都快流口水了,「你騙誰?你們這哪來的男客人。」她終於注意到了贏望懷裡的辛容,還有站在旁邊的項小花。

「多少錢把他讓給我?」說著已經開始把支票本從包里拿了出來,「老娘有的是錢,你們開價吧1

經理都快跪了,他看新聞的,知道眼前這位主是誰。而且下面的人已經偷偷和他打過招呼了,贏二少也在裡面。

「李太太,你喝醉了,這位真不是客人,他他是」經理不敢說啊,鬼才知道那兄弟倆今天抽什麼風跑這來,尤其是這位還帶著夫人。

「他是誰?」叫李太太的女人不耐煩了,「我平時沒少給你們錢,你竟然幫那兩個臭丫頭不幫我?」

她可認不出贏望,還以為他是這裡的少爺。

「小花!快把她丟出去。」辛容再聽不懂就是傻子了,這個女人竟然想拿錢望望哥?太無恥了!

項小花早就想動手了,她急著找贏成,這女人攔住他們嘰嘰歪歪不知道想幹什麼。

「小賤人你敢!氨女人的聲音消失在門口,經理點頭哈腰的請贏望進去,然後才跑出去看李太太,這可是店裡的常客,他的大金主。

贏成正噘著屁股趴在牆上看,隔壁包間里剛剛的男公關正在伺候客人。贏成的表情特別豐富,眼睛一會瞪圓,一會眯著,嘴裡不停的發出哦咦?啊

「原來還可以這樣1

門口有人敲門,贏成趕緊裝模作樣的坐好,原來是服務生送飲料進來。

「您好,這是ve幫給你叫的1服務生沖贏成眨眨眼,「本店特製的哦1

贏成的注意力都在隔壁,根本沒聽他說什麼,揮了揮手就讓人下去了。然後趕緊又趴牆看,默默記下每一個姿勢。

「有人嗎?」門被大咧咧的推開,贏成怒了,哪個王八蛋又來打攪他?結果一回頭他表情就驚悚了。

「哥」一個跟頭栽到沙發上,又看見從贏望身後冒出來的兩個腦袋,嚇得直接滾到了地上。

辛容走進來發現只有他一個人,稍稍放下心來:「成成哥?你在這裡幹嘛呢1

「哈哈哈哈1贏成撓著頭爬起來,「容容小花你們怎麼來了,還有哥」

項小花可憐巴巴的看著他:「贏成,你來和別的女人約會了?」

「我沒有1贏成跟被狗咬了似的跳起來,「你看這哪有別人1

說著他沖贏望擠擠眼,贏望當沒看見。

「那你一個人在這幹嘛?」辛容轉了一圈,發現桌上的玻璃瓶里飲料顏色很漂亮,粉粉的,裡面還有晶瑩剔透的冰塊。

她拿起來正要喝,一隻手伸過來把杯子拿走了。

「不能喝。」贏望撓了撓她的下巴,像安慰傲嬌的小貓。

辛容知道贏望不讓喝一定是因為對自己不好,可一轉頭就看見項小花咕嘟嘟幹了一杯。

「哇!好好喝1她舔舔嘴,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見贏望沒阻止,辛容撇撇嘴:「我也想喝」

贏望咬了咬她的耳朵,小聲說了什麼,辛容眼睛瞪的大大的,然後臉就紅了。

「小花,你留下陪成成哥吧,我們先回去了。」辛容一臉詭異的把項小花按到沙發上。

項小花正喝第二杯呢,聽見了還沒來得及說話,辛容就拉著贏望跑了。

房間里就剩下她們倆,紫色壁紙,紅色的大,頓時營造出一種綺麗悱惻的氣氛來。

「你是不是來唱歌的?」項小花看到了大音響,「竟然不叫我1

贏成火燒火燎的給她打開電視,又把話筒塞到小花手裡:「那!你自己唱,渴了就繼續喝。」

說完就站到牆邊,準備伺機再看幾眼。

「前幾天給蘇蘇洗澡學了一首挺好聽的1項小花總共也沒聽過幾首歌,還是辛容給三胞胎進行音樂教育的時候蹭了幾首。

「嚕啦啦!嚕啦啦」項小花看著大屏幕開始鬼叫。贏成觀察了一會,發現她翻來覆去就只唱這一首,還特別投入。

於是心慢慢放了下來,轉身趴到牆上繼續看。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項小花湊過來了。

「你看什麼呢?」

「媽呀1贏成跳起來,「你嚇死我了。」

項小花的臉紅撲撲的:「我好熱,把冷氣開大點吧1

「已經是最大了啊1贏成看了看溫度顯示器,「奇怪,你臉怎麼這麼紅?」他隨手摸了摸小花的臉。MianHuaTang.la

「怎麼這麼燙?」贏成嗖一下把手收回來,又把兩隻手都伸過去,不是錯覺,就是很燙。

項小花眼神迷離的看著他,贏成突然也覺得的熱了

音樂停了,牆壁因為有個洞變得不隔音。靜悄悄的房間里隱約能聽到喘息聲,還有女人偶爾的尖叫。

「贏成,你聽到了嗎?」項小花一邊扯衣服,一邊四處看,「好像有人在哭呢。」

她還沒意識到,自己的領口已經扯開,露出半個雪白的包子。

「你聽錯了,什麼都沒有。」贏成拿起桌上的紙巾把牆上的窟窿堵住,然後抱起項小花倒在上。

項小花眼前霧蒙蒙的,只覺得被贏成雙手碰過的地方很舒服,於是她就主動往他身上蹭。

「別急,這次我一定讓你舒服1贏成的聲音忽遠忽近

她覺得自己好像根羽毛一直飄啊飄,有時候狂風暴雨,有時候似微風輕輕的撫摸著她,一切都那麼陌生又刺激。贏成一直在叫她的名字,到最後她忍不住回應他。

贏家。

「容容,你不停的看錶幹什麼?」

辛晴陪著三胞胎坐在地毯上玩,就看見辛容不停的看錶。

「家裡有我,要不你也和贏望出去玩吧1

中午回來的時候贏望說贏成和小花玩去了,辛晴也沒在意,可怎麼辛容一直坐立不安的!

「呵呵1辛容咧著嘴湊過來,「不是,我是看看是不是該吃飯了。」

「餓了?」辛晴說著就準備叫阿姨給她做點吃的。

辛容趕緊拉住她:「不餓,就是就是」

「媽,容容在回奶,嘴裡總想吃點什麼。」贏望走過來,還端著盤芒果。

辛容嗷嗚一聲撲上去。

「望望哥好棒1她趴男人耳朵上小聲說。

贏望捏了捏她的屁股:「乖,晚上再說我棒。」

辛晴看見小丫頭臉紅紅的坐回來,就知道肯定又被兒子佔便宜了。

「你弟弟到底帶小花去哪啦?」辛晴見辛容眼珠子轉了轉,就更確定有問題了。

贏望端著芒果喂辛容吃,一邊淡淡說:「給你生孫女去了。」

晚上,項小花回來的時候,發現大家都盯著她看。

「我們在外面吃過啦1她把蛋糕放下,結果大家還是盯著她看。

贏成一臉的春風得意,拉著傻乎乎的項小花就往樓上走。

「幹嘛?」她還想吃蛋糕呢。

「睡覺啊1贏成摸了摸她的腰,「你不累嗎?」

項小花扭了兩下:「那會腿疼,現在好了。」

「看來多吃還是有好處的1贏成瞟了自家大哥一眼。

他媳婦那大長腿啊,那腰啊,孺便折啊,各種姿勢啊!哦吼吼吼吼

「他去了蘭桂坊。」贏望一眼就知道倒霉弟弟在炫耀,淡淡的丟出句話。

辛晴臉刷一下變了:「你去蘭桂坊了?」

「媽不是那樣的,你聽我說1贏成急忙解釋。

「你竟然去那種地方,還帶小花一起去的?」辛晴站起來朝著廚房喊,「贏擎蒼!你兒子出去鬼混了1

贏成一看不好,拉著項小花就往樓上跑,直接鎖了房門。

「呵呵呵呵1辛容笑倒在贏望懷裡,「媽,成成哥什麼都沒幹呀。」

贏擎蒼正在廚房盯著火,親自給辛晴燉燕窩。見倒霉兒子慌慌張張的跑了,皺著眉頭問:「怎麼了?」

「你兒子學壞了。」辛晴手叉腰,「竟然帶小花去蘭桂坊1

辛容在旁邊捂著嘴噗噗偷笑。

「他去學習了?」贏擎蒼看了眼大兒子。

贏望豎了豎拇指。

「學什麼?」辛晴一臉茫然。

贏望覺得這個話題不合適辛容聽,帶著她去給三胞胎洗澡了。

「那小子想過夫妻生活,可搞不定媳婦。」贏擎蒼把燕窩端到桌上,「小花的武力值太高。」

辛晴張了張嘴,想到兒子還是個處,因為碰不到媳婦還被打的和豬頭一樣,頓時明白了。

「他去和男公關學那個了?」

贏擎蒼彎了彎嘴角:「他那麼大了,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快點趁熱吃了。」

本來這件事可以說是皆大歡喜,贏成過上了性福的生活,辛晴喜滋滋的等著再抱一個孫子或者軟萌萌的孫女,結果第二天一條新聞把大家給炸了個措手不及。

「贏氏大少帶妻子和神秘少女現身蘭桂坊,和闊太因為搶人發生爭執,一怒之下當眾傷人。」

贏成一臉擔憂的看著大哥,可嘴上說出的話卻特別缺德。

「哥,你很長時間沒上頭條了,恭喜啊1

贏望他們被人攔住了,一個畫著濃妝,白白胖胖的女人。

「我就要他1

一旁的經理頭上直冒汗:「李太太,人家人家是客人。」

「客人?」那女人看贏望的表情都快流口水了,「你騙誰?你們這哪來的男客人。」她終於注意到了贏望懷裡的辛容,還有站在旁邊的項小花。

「多少錢把他讓給我?」說著已經開始把支票本從包里拿了出來,「老娘有的是錢,你們開價吧1

經理都快跪了,他看新聞的,知道眼前這位主是誰。而且下面的人已經偷偷和他打過招呼了,贏二少也在裡面。

「李太太,你喝醉了,這位真不是客人,他他是」經理不敢說啊,鬼才知道那兄弟倆今天抽什麼風跑這來,尤其是這位還帶著夫人。

「他是誰?」叫李太太的女人不耐煩了,「我平時沒少給你們錢,你竟然幫那兩個臭丫頭不幫我?」

她可認不出贏望,還以為他是這裡的少爺。

「小花!快把她丟出去。」辛容再聽不懂就是傻子了,這個女人竟然想拿錢望望哥?太無恥了!

項小花早就想動手了,她急著找贏成,這女人攔住他們嘰嘰歪歪不知道想幹什麼。

「小賤人你敢!氨女人的聲音消失在門口,經理點頭哈腰的請贏望進去,然後才跑出去看李太太,這可是店裡的常客,他的大金主。

贏成正噘著屁股趴在牆上看,隔壁包間里剛剛的男公關正在伺候客人。贏成的表情特別豐富,眼睛一會瞪圓,一會眯著,嘴裡不停的發出哦咦?啊

「原來還可以這樣1

門口有人敲門,贏成趕緊裝模作樣的坐好,原來是服務生送飲料進來。

「您好,這是ve幫給你叫的1服務生沖贏成眨眨眼,「本店特製的哦1

贏成的注意力都在隔壁,根本沒聽他說什麼,揮了揮手就讓人下去了。然後趕緊又趴牆看,默默記下每一個姿勢。

「有人嗎?」門被大咧咧的推開,贏成怒了,哪個王八蛋又來打攪他?結果一回頭他表情就驚悚了。

「哥」一個跟頭栽到沙發上,又看見從贏望身後冒出來的兩個腦袋,嚇得直接滾到了地上。

辛容走進來發現只有他一個人,稍稍放下心來:「成成哥?你在這裡幹嘛呢1

「哈哈哈哈1贏成撓著頭爬起來,「容容小花你們怎麼來了,還有哥」

項小花可憐巴巴的看著他:「贏成,你來和別的女人約會了?」

「我沒有1贏成跟被狗咬了似的跳起來,「你看這哪有別人1

說著他沖贏望擠擠眼,贏望當沒看見。

「那你一個人在這幹嘛?」辛容轉了一圈,發現桌上的玻璃瓶里飲料顏色很漂亮,粉粉的,裡面還有晶瑩剔透的冰塊。

她拿起來正要喝,一隻手伸過來把杯子拿走了。

「不能喝。」贏望撓了撓她的下巴,像安慰傲嬌的小貓。

辛容知道贏望不讓喝一定是因為對自己不好,可一轉頭就看見項小花咕嘟嘟幹了一杯。

「哇!好好喝1她舔舔嘴,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見贏望沒阻止,辛容撇撇嘴:「我也想喝」

贏望咬了咬她的耳朵,小聲說了什麼,辛容眼睛瞪的大大的,然後臉就紅了。

「小花,你留下陪成成哥吧,我們先回去了。」辛容一臉詭異的把項小花按到沙發上。

項小花正喝第二杯呢,聽見了還沒來得及說話,辛容就拉著贏望跑了。

房間里就剩下她們倆,紫色壁紙,紅色的大,頓時營造出一種綺麗悱惻的氣氛來。

「你是不是來唱歌的?」項小花看到了大音響,「竟然不叫我1

贏成火燒火燎的給她打開電視,又把話筒塞到小花手裡:「那!你自己唱,渴了就繼續喝。」

說完就站到牆邊,準備伺機再看幾眼。

「前幾天給蘇蘇洗澡學了一首挺好聽的1項小花總共也沒聽過幾首歌,還是辛容給三胞胎進行音樂教育的時候蹭了幾首。

「嚕啦啦!嚕啦啦」項小花看著大屏幕開始鬼叫。贏成觀察了一會,發現她翻來覆去就只唱這一首,還特別投入。

於是心慢慢放了下來,轉身趴到牆上繼續看。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項小花湊過來了。

「你看什麼呢?」

「媽呀1贏成跳起來,「你嚇死我了。」

項小花的臉紅撲撲的:「我好熱,把冷氣開大點吧1

「已經是最大了啊1贏成看了看溫度顯示器,「奇怪,你臉怎麼這麼紅?」他隨手摸了摸小花的臉。

「怎麼這麼燙?」贏成嗖一下把手收回來,又把兩隻手都伸過去,不是錯覺,就是很燙。

項小花眼神迷離的看著他,贏成突然也覺得的熱了

音樂停了,牆壁因為有個洞變得不隔音。靜悄悄的房間里隱約能聽到喘息聲,還有女人偶爾的尖叫。

「贏成,你聽到了嗎?」項小花一邊扯衣服,一邊四處看,「好像有人在哭呢。」

她還沒意識到,自己的領口已經扯開,露出半個雪白的包子。

「你聽錯了,什麼都沒有。」贏成拿起桌上的紙巾把牆上的窟窿堵住,然後抱起項小花倒在上。

項小花眼前霧蒙蒙的,只覺得被贏成雙手碰過的地方很舒服,於是她就主動往他身上蹭。

「別急,這次我一定讓你舒服1贏成的聲音忽遠忽近

她覺得自己好像根羽毛一直飄啊飄,有時候狂風暴雨,有時候似微風輕輕的撫摸著她,一切都那麼陌生又刺激。贏成一直在叫她的名字,到最後她忍不住回應他。

贏家。

「容容,你不停的看錶幹什麼?」

辛晴陪著三胞胎坐在地毯上玩,就看見辛容不停的看錶。

「家裡有我,要不你也和贏望出去玩吧1

中午回來的時候贏望說贏成和小花玩去了,辛晴也沒在意,可怎麼辛容一直坐立不安的!

「呵呵1辛容咧著嘴湊過來,「不是,我是看看是不是該吃飯了。」

「餓了?」辛晴說著就準備叫阿姨給她做點吃的。

辛容趕緊拉住她:「不餓,就是就是」

「媽,容容在回奶,嘴裡總想吃點什麼。」贏望走過來,還端著盤芒果。

辛容嗷嗚一聲撲上去。

「望望哥好棒1她趴男人耳朵上小聲說。

贏望捏了捏她的屁股:「乖,晚上再說我棒。」

辛晴看見小丫頭臉紅紅的坐回來,就知道肯定又被兒子佔便宜了。

「你弟弟到底帶小花去哪啦?」辛晴見辛容眼珠子轉了轉,就更確定有問題了。

贏望端著芒果喂辛容吃,一邊淡淡說:「給你生孫女去了。」

晚上,項小花回來的時候,發現大家都盯著她看。

「我們在外面吃過啦1她把蛋糕放下,結果大家還是盯著她看。

贏成一臉的春風得意,拉著傻乎乎的項小花就往樓上走。

「幹嘛?」她還想吃蛋糕呢。

「睡覺啊1贏成摸了摸她的腰,「你不累嗎?」

項小花扭了兩下:「那會腿疼,現在好了。」

「看來多吃還是有好處的1贏成瞟了自家大哥一眼。

他媳婦那大長腿啊,那腰啊,孺便折啊,各種姿勢啊!哦吼吼吼吼

「他去了蘭桂坊。」贏望一眼就知道倒霉弟弟在炫耀,淡淡的丟出句話。

辛晴臉刷一下變了:「你去蘭桂坊了?」

「媽不是那樣的,你聽我說1贏成急忙解釋。

「你竟然去那種地方,還帶小花一起去的?」辛晴站起來朝著廚房喊,「贏擎蒼!你兒子出去鬼混了1

贏成一看不好,拉著項小花就往樓上跑,直接鎖了房門。

「呵呵呵呵1辛容笑倒在贏望懷裡,「媽,成成哥什麼都沒幹呀。」

贏擎蒼正在廚房盯著火,親自給辛晴燉燕窩。見倒霉兒子慌慌張張的跑了,皺著眉頭問:「怎麼了?」

「你兒子學壞了。」辛晴手叉腰,「竟然帶小花去蘭桂坊1

辛容在旁邊捂著嘴噗噗偷笑。

「他去學習了?」贏擎蒼看了眼大兒子。

贏望豎了豎拇指。

「學什麼?」辛晴一臉茫然。

贏望覺得這個話題不合適辛容聽,帶著她去給三胞胎洗澡了。

「那小子想過夫妻生活,可搞不定媳婦。」贏擎蒼把燕窩端到桌上,「小花的武力值太高。」

辛晴張了張嘴,想到兒子還是個處,因為碰不到媳婦還被打的和豬頭一樣,頓時明白了。

「他去和男公關學那個了?」

贏擎蒼彎了彎嘴角:「他那麼大了,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快點趁熱吃了。」

本來這件事可以說是皆大歡喜,贏成過上了性福的生活,辛晴喜滋滋的等著再抱一個孫子或者軟萌萌的孫女,結果第二天一條新聞把大家給炸了個措手不及。

「贏氏大少帶妻子和神秘少女現身蘭桂坊,和闊太因為搶人發生爭執,一怒之下當眾傷人。」

贏成一臉擔憂的看著大哥,可嘴上說出的話卻特別缺德。

「哥,你很長時間沒上頭條了,恭喜啊1

v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七夜寵妻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