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寵妻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七夜寵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沈家小公主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沈家小公主

[更新時間]2016年08月24日 09:08 [字數] 356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贏望坐在沙發上。

高高的椅背,紅色鑲金邊的絲絨布坐墊。在豪華的總統套房裡,男人妖艷瑰麗的一塌糊塗。

「贏贏先生?」游佳很應景的紅了臉,「你你什麼意思呀?」

旁邊的門突然開了,贏成揉著眼睛走出來。

「我都睡醒一覺了你們還沒開始嗎?」

游佳臉變了:「贏贏先生,你你們不能一起」

「你想哪去了?」贏成走到酒櫃跟前,「我趣。」他倒了杯紅酒,沖著贏望的方向舉杯,「不過我哥怎麼樣我就不清楚了。」

游佳沒注意他臉上玩味的笑容,只是驚慌的看著贏望:「贏先生,你到底什麼意思?」

不能怪她誤會,贏望這種男人是個女人都不會拒絕。只不過游佳一直以來都有自知之明,知道她和人家是兩個世界的人,從不做奢想,可現在

「你叫什麼。」贏望突然問。

游佳看著那雙妖異的眼睛愣了愣:「我叫游佳。」

「多大了。」

「我23了。」

一分鐘后,贏成走過來:「睡著了?」

「把她臉上的面具撕下來。」

贏成搓了搓手,蹲下身子在游佳臉上摩挲了幾下,然後猛的一撕。

「我靠!是這個狂犬病?」

那張臉,分明是失蹤好久的張陽陽!

「哥」贏成跳起來,「我先去洗洗手。」

贏望盯著張陽陽那張臉看了好一會,直到贏成出來:「帶回去。」

「什麼?」贏成指著地上的女人,「直接弄死就完了。」

「弄死她,還有下一個。」贏望瞟了他一眼,「而且,她被人催眠過,並不知道自己是張陽陽。」

「怪不得能扮的這麼像1贏成誒呀了一聲,「這麼說催眠她的人水平跟你差不多?」

贏望看著他把面具帶回去,那張臉又變成了游佳的。

「不,應該比我差一點,否則她不會被我二次催眠。」

「那留著她,萬一哪天對容容出手怎麼辦?」贏成沒好氣的說,「這女人可是有狂犬病的。」

贏望蹲下來看著游佳:「我再催眠她一次,不管對方下了什麼命令,她都不會攻擊容容。」

「人的心理暗示是很強大的,她現在是游佳,不是張陽陽。游佳沒有狂犬病,所以至少現階段,她不會犯玻」

第二天游佳被她父親叫醒。

「怎麼又趴著睡著了?感冒了怎麼辦?」

游佳揉了揉眼睛,想起昨晚一直在研究新品種,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著了。

「好了好了!下次不會啦1她伸了個懶腰站起來,「走走走,爸我陪你買菜去」

歐洲,霍寧正在發脾氣。

「那個女人怎麼最近不去贏家了?」

「這我也不太清楚。」一個外國男人坐在沙發上,「按道理,應該不會出問題。」

霍寧美艷的臉上全是冷意:「那你怎麼解釋?」

「我不知道你在擔心什麼,老大都說不用管。」

「廢話,我被贏家害的這麼慘,怎麼能看著那對狗男女舒舒服服的過日子。」

外國男人笑了笑:「當初催眠的時候,我們的催眠師耍了點小手段。你放心,估計要過年了,游佳比較忙,等過完年一定有好戲看。」

「望望哥,最近游佳都沒怎麼跟我呢1同樣,辛容也在問這個問題。

贏望正盯著她吃早餐,隨口道:「年底事情多吧。」

「對哦,要買年貨,還有掃家什麼的。」這麼想辛容也不糾結了。

最後催眠游佳的時候,贏望加了條讓她少和辛容接觸指令。所以現在的游佳只要想到辛容,腦子裡就會本能的跳過去。

當然,這個只是暫時的。通常過一段時間指令就會淡化,直到完全不起作用。

而霍寧他們催眠張陽陽的方法,是對大腦的一種摧殘,等到她從催眠中醒來,也會變成白痴或者植物人。

「我們什麼時候去找媽啊1辛容把牛奶放下,「她和贏爸爸現在在哪呢?」

棉花嗷嗷喊著想去巴拉牛奶瓶子,辛容倒進它的小碗里它連看都不看一眼,非要在瓶子口舔。

「在大堡礁。」贏望看了看胖了一圈的獅虎獸,「別慣它,太胖了會跑不動。」

辛容把煮牛肉掰碎了加進牛奶里:「棉花還是個寶寶呢!要多吃才能長大。」

「我們周末出發去大堡礁。」贏望站起來親了親她,「有什麼要給媽帶的嗎?」

「好多呢1辛容扳著手指頭,「前幾天打電話媽說想吃夫子廟的包子,還有大前門的元宵。」

贏望笑了:「你列個單子,我讓他們送過來。」

出發前一天,辛容開始收拾三隻動物的行李。啊嗚和棉花沒什麼反應,大概是知道要出門。

可比卡丘那個腦仁小的,見辛容把它籠子里的跳板都拆了,氣的嘎嘎直叫喚。無奈贏望一直在旁邊盯著它,只能上躥下跳的表示不滿。

「你氣什麼氣啊1辛容教訓它,「在大堡礁給你另外做了個籠子,怕你不習慣味道,才拆幾個跳板。」

啊嗚在旁邊幸災樂禍的幫忙把木板裝到箱子里,比卡丘在籠子往它身上丟屎

第二天吃過早飯,一大家子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汪汪汪汪1第一次坐飛機的啊嗚顯得特別興奮,衝上飛機到處嗅。

棉花則對什麼都不感興趣,還是喜歡窩在辛容懷裡。至於比卡丘,還睡的和豬一樣還沒有醒。

「啊嗚坐好1要起飛的時候,辛容給啊嗚帶上物專用的安全帶。

贏成關掉遊戲機伸了個懶腰:「我去睡一覺,一會吃飯也別叫我。」

「成成哥晚上沒睡覺嗎?」辛容好奇的問。

贏望將冷氣調小:「他不想倒時差,昨天就沒睡。」

「太聰明了1辛容瞪大眼睛,「下次我也不睡。」

「胡說。」贏望把她抱到自己身上,「困了就睡,和時間沒關係。」

棉花在辛容懷裡不安分的動了動,離贏望太近,小傢伙有些躁動。

「把它放窩裡去。」贏望用腳把棉花的窩踢過來。

辛容試著把它放下,小傢伙打了個滾睡著了。只有啊嗚一直盯著窗戶,眼珠子還時不時轉兩圈,好像它真能看見外面有東西似的。

大堡礁,贏家別墅。

「乾媽1一個年輕姑娘蹦蹦跳跳的跑進來,「他們還沒來嗎?」

辛晴正在布置客廳,聽見這話笑了:「沒有這麼快,按照時差來算,要明天一早才到。」

「唉,我一個人好無聊1女孩幫她掛了個燈籠。

「無聊?」辛容看了她一眼,「不是剛剛夜遊回來?」

女孩嘿嘿笑了:「你知道啊1

「我能不小心嘛,你爸媽就你一個寶貝疙瘩,我既然帶你來玩,就得保證一根頭髮都不少的再把你送回去1

沈公主抱著辛晴撒嬌:「我爸才不寶貝我,他只寶貝我媽1

這丫頭是沈公子和張宓的女兒,之前兩家人說好一起來的,結果出發前沈家幫會出了點問題。

「都怪我哥1公主憤憤道,「要不是他好好的跑掉,我爸也不用處理幫會的事,也就不會讓我媽留下陪他。」

辛晴想到沈王爺留下的信就覺得好笑,那小子說不願意被他爸壓迫,要出去作樂去。

「乾媽1公主撓了撓臉,「你說容容會跟我做朋友嗎?」

「當然1辛晴摸了摸她的頭,「容容跟你一樣,都是活潑可愛的孩子,你們一定會成為朋友的。」

贏擎蒼板著個臉從書房出來,沈公主吐了吐舌頭:「乾媽我出去玩了1

「這丫頭1辛晴說完又瞪了贏擎蒼一眼,「誰欠你錢了?」

「你。」贏擎蒼把燈籠遞給她,「好好的帶別人的孩子來幹什麼,還有贏望他們。都那麼大了,還和我們一起過什麼年。」

辛晴哈了一聲:「首先那不是別人的孩子,那是你的好兄弟我的好姐妹,我們的乾女兒。」

「其次,就算孩子們再大也是我的孩子,怎麼就不能一起過年了?」

見辛晴急了,贏擎蒼趕緊說:「不氣不氣,我就那麼一說,不喜歡我不說了。」

「我知道你怎麼想的。」辛晴戳了戳他的胸口,「可我們一年到頭也就這幾天能和孩子們聚聚,你就別板個臉了好不好?」

贏擎蒼是見不得辛晴這副樣子的,好像自己讓她受了委屈,頓時心裡就不好受了。趕緊摟著人坐下。

「是我的錯,我不板臉了。」

辛晴笑著親了他一口:「這才對,等過了年孩子們走了,我們去歐洲吧,去看看我的薰衣草園。」

「好。」贏擎蒼拉著她的手,「你說去哪去去哪。」

飛機落地的時候,大堡礁的太陽剛剛升起,可是對辛容來說,生物鐘已經是半夜兩點了。

「不許叫。」贏望警告的看了眼準備撒花的啊嗚,一邊抱起睡著的辛容,一邊點了點腳下,「把它帶上。」

啊嗚夾著尾巴把同樣睡的天昏地暗的棉花叼在嘴裡,而夜晚才活動的比卡丘這會反而很興奮的在外帶箱里跳來跳去。

v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七夜寵妻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