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寵妻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九十八章 基因檢測

[更新時間]2015年11月17日 06:36 [字數] 35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按照計劃,今天辛容的行程是迪斯尼,一大早吃了意國的披薩她就準備出發了。:ff

「你也要去」

阿爾奇理所當然的拉住她:「那不是肯定的嗎這是我的地盤,當然是我招待你了。」

辛容扭頭看向贏望,贏望看了阿爾奇一眼,拉著辛容就走。

「啊哥你快點出來,望望哥要走啦。」阿爾奇嗷嗷喊。

贏成拍了他一下:「可以啊,還知道把我哥調走。」

「那麼大的人去迪斯尼幹什麼。」阿爾尼領著幾個人走進來,「那,這是你要的東西。」

他把一個文件袋遞給贏望。

「哥,你和阿爾尼慢慢談,我帶容容去迪斯尼」贏成趁機拽住辛容的手,阿爾奇還在後面推,「對呀對呀去晚了要排隊的。」

辛容被兩個人連拖帶拉的上了車,只好從車窗里沖著贏望揮揮手。

「望望哥,記得喂啊嗚」

啊嗚:嗚嗚嗚,我不要大魔王喂

贏望黑著臉跟著阿爾尼去了書房,也不搭理他,把手裡的文件拿出來,一分鐘后他把文件丟到桌上。

「完全沒有問題是吧」阿爾尼給他倒了杯紅酒,「嘗嘗,我珍藏的。」

紅酒在透明的杯壁上滑落,掛出好看的紅暈,贏望喝了一口用嘲諷的口氣道:「你的人什麼也沒查到。」

資料上的男人叫梅西,是一家軟體公司的工程師。普普通通的白領,高級知識精英。

「怎麼沒有」阿爾尼不服氣的指著那幾張紙:「年齡,住在約翰頓區,有兩輛車,未婚,但是有各種過夜女友。」

贏望一臉睥睨的看著他:「所以你的意思是這個男人沒問題」

「你們華國有句老話怎麼說來著」阿爾尼側了側頭,「越是沒問題的人就越有問題。」

「你是想說事出反常必有妖吧。」贏望嗤笑道,「用在這裡也不合適。」

阿爾尼點了支雪茄:「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看來這坑有點深,不好挖氨

「找機會把人抓回來。」贏望不想玩這場遊戲了,簡單粗暴的解決完,他好陪容容去度假。

另一邊的辛容卻遇到點小意外。購物的時候她被幾個追打的少年撞倒了,一下子摔在了掛著鉤子的牆面上,胳膊蹭破了點皮。

「完了」贏成恨不得把那幾個熊孩子吊起來抽打一頓。

阿爾奇幫辛容貼了個創可貼:「這不沒事了嘛」

「你這個蠢貨,要是讓我哥知道容容受了傷,會把咱倆皮扒了的。」贏成覺得阿爾奇太天真了,回頭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不不至於吧」阿爾奇傻眼了,「就是一丟丟小傷口,連傷口都算不上其實。」

贏成一臉你這個魚唇人類的表情:「有一次比卡丘不小心咬了容容一口,也是留下個淺淺的印子,結果我哥把它丟進了浴缸里。」

「」

眾所周知,龍貓最怕水了,因為毛密度大,浮不起來。

「要不是容容把它撈出來,早變成屍體了。」贏成原地轉了兩圈,「我們的下場一定比皮卡丘還慘。」

辛容已經選好了禮物,推著車子跑過來:「成成哥,去結賬啦」

「容榮榮」阿爾奇哭喪著臉,「能不能別告訴望望哥你受傷的事,我怕他也把我淹死。」

贏成瞪了他一眼:「你以為不告訴我哥就不知道了」

「哎呀,我都已經忘了我胳膊破了的事了,你們還提什麼」辛容一手拉一個,「走啦走啦,買完東西還要去看遊行呢」

樂園的一家咖啡館,一個男人接過對面人給他的東西,看了一眼后,抽出幾張鈔票放下。

「我們從沒見過,懂嗎」

高興拿起錢的少年,正是之前撞倒辛容的人,他彈了彈手裡的鈔票:「你是誰啊我們認識嗎」

男人滿意的走了,出了樂園后摘掉眼睛和帽子,赫然就是昨晚和左舒在一起的梅西。

「喂,我是今天早上預約的客人,我現在過去了,你們準備一下。」他掛了電話,發動車子。

一個小時候,他來到一家醫療機構,將兩個小塑料袋交給醫生。

「指甲是男人的,帶血的皮是女人的,我要知道他們有沒有血關係。」

交代完后,他又駕車去了酒店。

「事情辦好了」左舒開門后就問,「你確定沒人跟蹤你吧」

梅西在她胸口摸了一把:「當然,我這麼小心。再說了,就算他們調查我,也什麼都查不到。」

「不要小看贏望,贏家的人都很厲害。」左舒把他的手推開,「要是你被他們抓了,會連累我的。」

左舒轉身就走,梅西拍了她屁股一下:「東方的老話說的好,最毒婦人心,只想著你自己。」

「得了」左舒嗤笑了一聲,「要是我被抓走,你擔心的也不會是我的安危,而是我會不會把你供出去。」

梅西舉起手投降:「不說這個了,你之前把贏望身上的東西都交給組織了,看來指甲是你私留下來的嘍。」

「怎麼你要去告發我」左舒不想提這件事,在村子里的時候,她拿到了贏望的頭髮,指甲,甚至還有一小塊褪下來的皮。

但這可是廢了好大得勁,她幾乎天天都翻垃圾桶,更噁心的連大便池都翻過。

「你知道組織到底在研究什麼嗎」左舒好奇的問,「非要知道贏望的a干有什麼用呢」

梅西的手順著她的後背摸到大腿上:「我怎麼知道,我們只要聽命令就行了。」

「別亂摸。」左舒不耐煩了,「不是說這幾天會有人過來跟a黨見面,我們呢那人會見我們嗎」

「不知道。」梅西已經慾火上頭,一把抱起她,「做完我就告訴你。」

左舒眼裡閃過道不耐,可還是笑笑供起了腰

晚飯前,辛容他們回到了阿爾尼的別墅。早在半路贏成就給贏望打了電話,辛容一進門,就看見贏望坐在大廳里等她。

「望望哥」辛容撲過去,一天沒見,好想他,明天再也不自己出去了。

贏望清楚的看見了小丫頭眼中的依戀,挑了挑眉,看來偶爾分開一下還是有好處的。

「累不累」他把人抱祝

辛容從袋子里掏啊掏,掏出一個米奇造型的鑰匙扣:「掛你車鑰匙上好不好看」

「好看。」

旁邊的阿爾尼撇撇嘴,心想你家容容給你掛串草你也說好看。一扭頭卻看見阿爾奇鬼鬼祟祟的正要上樓。

「阿爾奇,你幹什麼去」

阿爾奇身子一顫:「沒沒幹什麼。」

誰家的弟弟誰知道,平時咋咋呼呼的,這會和辛容玩了一天回來反而這麼安靜,沒鬼就怪了。

另一邊贏成坐在沙發上擦擦的啃蘋果:「你們都不餓嗎先吃飯吧」

「你們先去,贏成留下。」贏望摸摸辛容的頭,讓她去餐廳。

阿爾奇一聽刺溜一下第一個就跑了。

「哥,我餓死了,我們先吃飯吧,呵呵」贏成也想溜,就聽到贏望說了句。

「說吧,容容是不是出過意外。」

贏成使勁搖頭:「沒有啊我們玩的可開心呢。」

「那這是什麼。」贏成把幾張照片丟到他跟前,「昨天接左舒的人,他叫梅西。今天從樂園出來后,就去了這裡。」

贏成看了幾眼臉變了:「他們去做你和容容的基因對比了」

「左舒手裡估計有我的頭髮或者指甲。」贏望看著他,「他們拿走了容容的什麼」

「額」贏成眼神瞟了瞟,「就是就是」

贏望眼神犀利起來,贏成趕緊說:「一小塊皮。」

「什麼」贏望臉一沉,周圍的空氣瞬間低了幾度。

「你聽我說完氨贏成急忙道,「他們不小心撞倒的容容,她胳膊擦了一下,就一點點。」

贏望站起來走向餐廳,不忘記打擊倒霉弟弟:「以後你都別想帶容容出去玩。」

「」

一直蹲在旁邊的啊嗚跑過來舔了舔贏成的手。

贏成特別感動:「啊嗚真懂事,還知道安慰我。」

啊嗚:你中午吃的羊肉,好香

「容容,跟我回房間。」

吃過晚飯,贏望就要帶辛容離開。阿爾尼還以為弟弟會爭取一下陪小丫頭玩會,結果就看見阿爾奇特別慫的窩在椅子上。

「你小子吃錯藥了」等就剩他們兄弟倆時,阿爾尼質問道。

阿爾奇一臉劫後餘生的表情:「哥,你沒看見贏成今天都不說話嗎」

「是啊,那小子今天很安靜。」

「因為氨

辛容的房間,贏望把創可貼撕掉,看著淺淺的一道血印子皺眉。

「不疼的」辛容笑嘻嘻的鑽進他懷裡,「阿爾奇說明天去參觀古,望望哥一起去吧」

贏望不動聲色的抱著她躺:「好,那早點睡吧。」

「我還沒洗澡呢」辛容跳起來,幾步跑進浴室。

贏望以為她還是不想和自己睡,無奈的躺下等著一會小丫頭趕他走,結果辛容洗完澡出來直接就鑽進他懷裡了。

「望望哥要不要去洗澡剛剛我身上都是汗味,現在香香的啦。」

原來是怕自己聞到汗味,贏望挑了挑嘴角。

v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七夜寵妻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