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寵妻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八十八章 施涵的下場

[更新時間]2015年11月17日 06:36 [字數] 35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我」施涵抽泣了幾聲,一咬牙準備說出來,「我知道了他啊啊啊氨突然,施涵渾身開始抽搐,她捂著胸口慘烈的叫喊起來。

「涵涵?」高子格嚇了一跳,伸手要去扶她,卻看見施涵的皮膚好像爆開似的噴出血來,整個人迅速變成紅色的,最後在凄厲的慘叫中變成了一攤血水。

高家父子一時間腦子都是空白的,這種只在電影上看到過的場景竟然活生生發生了。

「爸」高子格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聲音,「這這是什麼」

高翔深深吸了口氣,面色凝重的開口:「叫人收拾乾淨。」

「可」

「閉嘴1高然狠狠瞪著他,「聽著,把這件事忘了,你什麼都沒看見。施涵是跳海自殺的,死前什麼也沒說,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高子格臉色慘白的跌坐在沙發上:「施家呢?我們怎麼交代」

「哼,交代?她差點連累我們家,還想要什麼交代。」高翔陰沉著臉,「咬定你不知道就行了,反正很快報紙上就會報道昨晚的事。」

相比施家,高翔更擔心贏氏。

很顯然這是贏望給他們的警告,施涵肯定知道了什麼所有才被滅口。現在他只希望贏家不會繼續追究,不然

很快,網上就流傳出來照片,記者還很盡職的把人物關係都交代清楚了。什麼某高姓集團的兒媳婦與人酒店開房被未婚夫抓個正著,連高子格的資料也被登了出來。

「姐夫,我姐呢?」施軒看到報道后馬上給高子格打電話,「那些照片怎麼回事?」

高子格穩了穩情緒,按照事先說好的開口:「小軒,我也不知道,你姐她失蹤了,我已經報了警。」

「失蹤?不是說你把人帶回去了嗎?」施軒急忙問,報上說高子格去了現場的。

「都是我的疏忽,涵涵回來后就在房間休息,我忙著給她善後,結果不知道什麼時候她自己跑了出去。」

高子格的聲音聽上去很著急,施軒鬆了口氣,這才問他:「姐夫,你覺得這件事」

「你姐姐肯定是被陷害的。」高子格馬上道,「我相信她。」

「好,那我姐就交給你,你一定要把她找回來,我還得回家去安撫我爸媽,他們一定嚇壞了。」

掛了電話,高子格滿臉茫然的坐在那,高翔見不得他那副樣子,踹了他一腳:「不就是一個女人,你心裡很清楚,贏氏不會隨便動手,還是這麼決絕的手段。」

「施涵一了什麼,一個女人得罪一個男人,無非就那麼幾件事。」高翔提醒兒子,「收起你那副傷春悲秋的模樣,記者這幾天肯定會盯著你,好好回答,別把自己栽進去。」

幾天後,有人在海邊發現了一個女士皮包,經過核實,確定是失蹤施涵的。警察通知施家和高家讓他們有個心理準備。

當天晚上,又有人撿到一隻女士鞋,辨認過後也證實是施涵的,一時間輿論紛紛開始同情這個女人。

「不可能的,我姐怎麼會去跳海,她不會的1施軒無法接受,家裡兩位老人悲痛欲絕,他和高子格去警局辦了手續出來后質問道。

高子格一臉哀傷,好不容易把記者打發走,還得應付曾經的小舅子。

「都是我的錯,我應該一直陪著她的,都是我疏忽了」

「不對1施軒狐疑的看著他:「是不是因為我姐出了事你要解除婚約?」

任何一個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跟別的男人在上也會不冷靜吧,更別說是還是幾個男人。

「你應該了解我姐,她不會做那種事,肯定是被人陷害的。」施軒越說越激動,突然想起什麼抓著高子格的手道,「之前她給我郵箱發過東西,說如果早上沒接到她電話再去看。」

高子格臉一變:「你看了?是什麼?」

「沒有。」施軒想了想,「我覺得姐出事一定跟郵箱里的東西有關,因為當天我的郵箱就被黑了。」

「把你的賬號抄給我,我去找找人,看看能不能修復。」高子格提議,「你這幾天別亂跑,多在家陪陪伯父伯母。」

高子格並沒有把郵箱的事情告訴高翔,他想知道施涵到底做了什麼,更有種隱隱約約想要替她報仇的衝動。

「大少,高子格在網上高價找黑客修復郵箱。」

贏望把文件合上,小心的看了那邊的房間一眼,壓低聲音道:「錄音放進去了?」

「都弄好了。」

「去吧,這件事到此為止。」

黑衣男人頓了下,臉色有些難看的開口:「霍寧那邊出了點問題」

「說。」贏望抬起頭。

「她投靠了歐洲那邊的勢力,如果我們要抓人,恐怕得萬老闆親自去一趟。」

贏望眯了眯眼:「找人盯著她,暫時不用動手。」

「是。」

黑衣男子剛離開,休息室的門開了。辛容幾乎是閉著眼睛,歪歪倒倒的走出來,嚇得贏望趕緊過去抱住她。

「沒睡醒怎麼不接著睡?」怕辛容自己把眼睛揉紅了,贏望拿濕毛巾小心的蓋在她眼睛上。

辛容清醒過來在他懷裡蹭了蹭:「不睡了,不然晚上會睡不著。」

「睡不著可以做其他的。」男人突然將她抱起來騎在自己身上。

小丫頭臉紅了,上次贏望也這樣說,結果晚上把她全身都親了一遍,後果就是第二天下午她醒來的時候,男人都已經下班回來了。

「下周就開學了。」贏望親了親她,「初二的學生可以申請參加社會實踐,你有沒有想去的地方。」

辛容一聽這個,馬上來了興緻:「有有有!她舉起手,」我想去老繡房學刺繡。」

「繡房嗎」贏望有些不滿,他以為小傢伙會繼續來當他的秘書,不過只要辛容高興,他也就忍受了。

「好,我去給你。」

辛容啪嘰親了他一口:「望望哥最好了1

然後就被男人按住了腦袋。

高家。

「施涵家那邊你處理好,別讓他們鬧出事來,尤其是她那個弟弟。」高翔對兒子這幾天的表現還算滿意。

高氏集團也因為這次的新聞火了一把,連股票都升值了不少。

「爸你放心,我會處理好的。」高子格的神情非常淡定,已經完全看不出悲傷,一點都不像剛死了心愛之人。

而他現在的確不悲傷,不但如此,他心裡還有種扭曲的快感。

施軒的郵箱里,有一份音頻文件。

「小妹妹,你哥哥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啊?」這是施涵的聲音。

然後是小女孩的:「我幹嘛要告訴你,姐姐不是有男朋友了嗎?」

「可我覺得你哥哥比較好啊!我請你吃糖,你幫問問贏望對我印象怎麼樣好不好?」

高子格聽到這段對話后差點把電腦砸了,自己喜歡了這麼多年的女人竟然是個見異思遷的賤貨!

冷靜下來后,他把文件銷毀,然後重新找了份關於婚禮計劃書的明細放進去,再發給施軒。

當天他就接到了施軒的電話:「這是我郵箱里的?」

「是的,你可以自己登陸看看,已經恢復了。」高子格淡淡的說,「我想,你姐姐的確是自殺的,我們趕緊把她的後事辦了吧。」

施軒還是覺得有問題,如果只是婚禮的策劃書,為什麼施涵要發給他?還特別叮囑打開的時間

可現在這種情況也由不得他追究,於是施高兩家很快舉辦了葬禮,高子格更是以丈夫的名義宣布三年之內他不會結婚。

「望望哥,那個女人好好的為什麼自殺啊?」辛容不知道前期新聞,看到施涵死了嚇了一跳。

贏望正在開車,瞟了平板一眼道:「聽說高子格要和她分手,想不開吧。」

「肯定是發現了她的不忠。」辛容對施涵沒好印象,不過也不好多談論死人,很快就把這事忘記了。

接下來就是準備開學,其實也沒什麼準備的。到了那天贏望送她到學校門口,齊琪琪和張瑾因為住校提前一天就來了。

三個人站在那接辛容,多出來的一個是阿奇爾。

「望望哥1他屁顛顛的跑過來打招呼,「我哥讓我向你帶好,麻煩你繼續照顧我1

對於這對不要臉的兄弟,贏望一向採取無視的態度。

「進去吧,中午我來接你。」他揉了揉辛容的腦袋,轉身上車走了。

阿奇爾搖搖頭:「容容,為什麼你哥總那麼酷?」

「因為望望哥長得好看啊1辛容得意的說。

齊琪琪和張瑾一左一右拉著她:「走走走別理他,去報道了1

「等等我1阿奇爾追上去。

開學后沒幾天,學校就安排大家社會實踐,又是托辛容的福,今年紡織類和服飾設計類的孩子們都可以申請去老繡房,不過人家只給了三個名額,除去辛容自己,還有兩個。

「你們不和我一起去嗎?」辛容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小夥伴。

齊琪琪晃了晃手裡的書:「我要去珠寶設計的工作室學習。」

「我去成衣。」張瑾不認為自己有那個能力和金錢去學習刺繡。

v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七夜寵妻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