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三百五十五章大道逍遙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06日 15:33 [字數] 44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距離那一場天道巨變已經過去了數十年。

聖靈界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原本聖靈界的主體,那一塊龐大無比的大陸上,已經極少見到仙人的行蹤,就連天庭的山門,也已經被搬遷一空。蒼茫大地,凡人和渡劫境以下的修士成了主角。

在大陸上空,垂直而上三十六億里的高空,一重重罡風煞氣、一重重玄冰罡火、一重重雷霆飛瀑、一重重元磁極光,數萬重天地間絕險的能量潮汐,隔絕了仙凡之道。

每一重能量潮汐都厚達數百萬里,沒有教祖級的修為,或者沒有先天靈寶護身,任何人都別想安然闖過這一片屏障。

衝破這一片能量屏障,茫茫虛空中,數以萬億計的星辰循著曼妙的軌跡運轉著。每一顆星辰都有星君坐鎮,每一個星系都有天庭重臣開府建牙,每一方星空都有神王建國分封。

天庭在茫茫星空中重建了完整的統治體系,無數仙人大能在虛空中開闢洞府,建立道場,傳下了各自的教義法典。因為有天庭的控制,仙人、教門之間氣氛融洽,絕少爭鬥之事。

這一片星辰就是陰雪歌的鴻蒙世界衍化。

鴻蒙世界和聖靈界融為一體,但是在陰雪歌掌控下,兩者相生相成卻又涇渭分明。聖靈界為核心,鴻蒙世界為外皮,兩者共存共生,一如太極。

無量的混沌之氣不斷被抽入這個新生的龐大世界,源源不斷的修鍊資源憑空在各處星辰和大地上衍生出來。相對於龐大的世界,無窮的資源,這個世界的仙人、修士的數量是如此的渺小,無窮無盡的資源可以讓他們盡情的使用,再也沒有修鍊資源耗盡的擔憂。

在所有星辰的上空。無邊紫氣之上,三十三重天宮巍然杵立。

身為天庭之主,天道之下第一人的第一至尊涎著臉,嬉皮笑臉的湊在殷凰舞身前,低聲下氣的親手剝了一個拳頭大小的仙杏奉在她面前:「親愛的,別生氣。來,賞個臉,吃一口?你不吃,肚子里的娃娃也要吃啊!成天吞服先天靈氣,對孩子身體不是很好吧?」

殷凰舞的肚皮已經高高隆起,兩口子在陰雪歌之後,經過數十年的耕耘,終於又有了血裔骨肉。

陰雪歌不可能成為天庭的繼承人,殷凰舞現在腹中的孩子若是男孩。那就是天庭太子,若是女孩,那就是天庭長公主。因為陰雪歌的庇護,這孩子如今被濃郁的先天造化氤氳紫氣包裹著,就算各方教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

但是這並不妨礙無數人都已經目露精光的盯上了這個娃娃!

就在殷凰舞的寢宮外,起碼有三千身份足夠的教祖級人物,眼巴巴的站在廣場上,目不轉睛的盯著寢宮的大門。只要第一至尊一出現。他們就會立刻撲上去,央求和第一至尊結一個娃娃親。

他們對第一至尊和殷凰舞這兩口子的身份都不在乎了。他們在乎的,是這娃娃將會是陰雪歌的第一個弟弟或者第一個妹妹。而陰雪歌是誰?

天道!

陰雪歌不是什麼天道代言人,他就是天道的化身!

如果能夠讓自家的小娃娃,把陰雪歌的弟弟或者妹妹勾搭到手中,自家教門的氣運,那真的就好像白虹貫日直衝九霄。教門的前途還用說什麼?

殷凰舞腹中的孩兒已經孕育了三年九個月,這些教祖也就眼巴巴的纏了第一至尊三年多!

在天庭的極西方向,哪怕是修為最強的教祖也要耗費百年時間才能趕到的天庭邊緣,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海。這片大海廣袤不知邊際,深不見底。無數稀奇古怪的生靈聚集在這裡,整日里打鬥嬉戲,自有一番自由自在的逍遙景象。

夜叉、羅剎、大蟒、毒龍,當年陰雪歌血海浮屠經中點化,又在鴻蒙世界中繁衍壯大的八部生靈,如今絕大部分都聚居在這一片無邊無際的海洋中。

這是天庭為他們劃分出的一塊自留地,他們在這裡自由的繁衍生息,沒有人打擾他們的寧靜。

在這片海洋的邊緣,正對著天庭西天門的方向,是一塊巨大的牌坊——上面一字兒排開了一行大字,血淋漓的大字放出億萬丈血光照耀周天,正是『天庭第一神王府』七個字。

所謂的天庭第一神王,敢打出這種招牌,還被第一至尊親自下旨冊封的,自然不是普通人。

在這一片海洋的核心地帶,一片方圓億萬里的大陸赫然在望。大陸正中仙靈之氣最濃郁的福地內,數千條渾身血淋淋的小龍掙扎怒吼著,揮動著大棒、重鎚,對著身邊同伴咬牙切齒的轟擊著。

這些小龍體長不過三丈,個個生得銅頭鐵臂、鱗甲堅固到了極點。大棒、重鎚砸在他們頭上、身上,只是發出『咚咚』巨響,濺起大片火星。四周山峰被他們打得一團糟,混亂的煙塵衝起來能有數十里高。

白玉子化為魔龍形態,長達萬里的身軀盤繞在一座參天巨峰上,瞪大了眼歡天喜地的盯著這群小龍。

「打,往死里打!小九子,別把那蠢貨當你弟弟,抽他丫的!哎,對嘍,踢他小弟弟1

「小一千零三十二,抽啊,打啊,啃他,咬他,別把他當你哥哥,用力氣打啊!記得三十年前,他在你頭上尿了一泡不?那時候你剛從蛋殼裡爬出來,他就尿了你一頭!對啦,插他眼睛1

「喂,喂,小十八,你能矜持點么?你畢竟是一大丫頭,別咬不該咬的地方!嗯,用流星錘砸就是了,你用牙咬就不對了!唉喲,你砸錯人了,昨天偷了你胭脂的不是你十六哥,是你八姐啊1

白玉子手舞足蹈,歡天喜地的大聲咆哮著。

陰雪歌合道之後,他就成了天地間最沒人敢招惹的一尊霸王。他從各方龍族中精挑細選了數萬條母龍。全都納入了自己的房中。數十年的努力,在陰雪歌的有意幫助下,他順利繁衍了近萬條後裔!

可憐這些小龍成了他的兒女,真的是上輩子不積德!

這些小龍從剛剛鑽出蛋殼起,就陷入了無窮盡的廝殺爭鬥中。用白玉子的話來說就是,他當年吃過的苦頭受過的罪。他一定要讓這些娃娃也吃個遍。

「給老子足夠的母龍,老子可以創造一個新的龍族。你們以後都是這個龍族的二代老祖,不變得強一點,以後怎麼鎮壓下面的小崽子們?」白玉子的理由倒是冠冕堂皇,這些小龍也只能繼續吃苦。

星辰之上,紫雲之巔,陰雪歌曾經的老朋友們都安居樂業,自得其樂。

他們沒有任何的憂慮,他們沒有任何的煩惱。他們全部的心神都沉浸在了,對於莫測的天地大道的感悟中。這是真正的神仙一般的逍遙日子,他們在盡情的用自己的方式享受燦爛的生命。

當然,也有很多人在惦記著陰雪歌,他們都想知道,合道之後,這麼長的時間,這個掌控一切的大能去了哪裡。他們懷著各種目的。小心翼翼的找過一顆顆星辰,搜遍一方方星空。但是始終找不到他。

在聖靈界,在無邊的大陸的西方,一條相對於聖靈界的大水系而言,簡直猶如蚯蚓一樣不起眼的一條江河南側,渭南古城依舊是當年那等模樣,沒有任何的變化。

城內的居民已經換了好多代。但是修鍊界的風風雨雨,仙人的血腥廝殺,卻一直沒有波及到這個寧靜的小城。他始終維持著當年的模樣,保持著當年的韻味。

一個青翠欲滴的酒旗幌子下,三層小樓的門匾上。三個鎏金大字『長歌樓』有點斑駁,顯得不是很起眼。時至正午,正是入客的時間,絡繹就有客人邁著四方步,向這座小小的酒樓走了過來。

青蓏眉開眼笑的站在門口,向著進門的客人們打著招呼,不斷的將這些老熟客帶去他們常坐的座位。

盻珞皺著眉,長吁短嘆的坐在櫃檯里,裝模作樣的敲打著算盤,計算著她完全不用浪費時間,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賬本兒。

赤羽、青雀兩女很是歡樂的蹦來蹦去,流水一樣為客人送上各種瓜果點心,同時記下客人想要的各種菜肴和美酒。長歌樓這些年來,已經在方圓千里內都打出了極其響亮的名聲,就因為這家酒樓的菜肴和酒水,都是絕世妙品,在其他地方是絕對品嘗不到的。

酒樓的大門前,寬敞的游廊上,一張靠椅歪歪扭扭的斜靠在欄杆下,陰雪歌摟著一個冰雪聰明、粉搓粉團的嬰孩,懶洋洋的打著呵欠躺在靠椅上,懶散的看著街上的行人。

這種輕鬆閑適的生活,陰雪歌真的想象了很多年,但是直到現在,他才真正有了這個閑工夫,靜靜的坐下來,看著街上的行人,看著天空的雲彩,看著屋檐的影子一絲一絲的移動。

他懷裡摟著的,是他的大女兒,剛剛一歲多點,天生稟賦驚人的小丫頭,剛剛呱呱落地就有了道尊境的修為,剛出生就一道掌心雷差點將渭南古城化為廢墟。

所以陰雪歌毫不客氣的將這丫頭的實力封死,將她變成了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嬰孩,整天摟在懷裡,盡情的享受天倫之樂。

一個生了兩縷鼠須,精明過人的中年男子大咧咧的站在陰雪歌身邊,身後跟著七八個七長八短的家丁護衛,傲然背著雙手,俯瞰著斜靠在靠椅上的陰雪歌。

「陰老闆,我這價錢可是最厚道不過的。三百兩白銀,買下你長歌廬配方;一千兩白銀,買下你整個長歌樓。你也知道,我和城主,還有國相府的關係都怎麼樣。能給你這麼個高價,我可是實實在在的在用良心做買賣1

陰雪歌懶洋洋的嘆了一口氣,懷中的小丫頭麻溜的端起茶壺,將壺嘴插在了陰雪歌的嘴角。

『哧溜』一聲,吸了一口滾燙的茶水,陰雪歌滿足的嘆了一口氣,翻著白眼看著這鼠須中年人嘆道:「祖傳的買賣,捨不得賣啊!田老闆,我這酒樓,每天的進賬都在兩千兩白銀以上,你用一千兩白銀買斷我的酒樓……你的良心,可真有夠小的1

田老闆的臉色微微一變,他古怪的冷笑了一聲,手指頭就點在了小丫頭的鼻頭上:「陰老闆,這是你家閨女?可真生得俊俏……嘿嘿,你看不上我這一千兩白銀,你多少要為你家人的性命想想?」

「傻-逼1小丫頭看著自己鼻子前的那根手指,麻利的舉起了兩根中指,狠狠的向著田老闆比了過去。

陰雪歌的臉驟然一黑,一下子從靠椅上豎了起來,他驚恐的舉起了小丫頭,將她舉到了自己的面前厲聲喝道:「從哪裡學來的?」

小丫頭攤開雙手,很無辜的看著陰雪歌:「白大叔1

手裡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放著兩壺美酒的幽泉緩步從酒樓里走了出來,聽到小丫頭嘴裡吐出的名字,她皺著眉,向陰雪歌看了一眼。

陰雪歌聳聳肩膀,摟著小丫頭又躺了回去。

「那傢伙好久沒人操練了,皮痒痒了。幽泉啊,別打死了就行1

幽泉微微一笑,湊到小丫頭身邊,親了她一口,放下托盤后,又走回了酒樓中。不多時,酒樓內一絲淡淡的水汽擴散開,幽泉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田老闆氣急敗壞的狠狠的給了陰雪歌的靠椅一腳,怒聲喝道:「陰老闆,你是怎麼管教你家閨女的?喂,你這酒樓到底是賣還是不賣啊?你可別給自家人招災惹禍,我警告你,我和城主,還有和國相府的關係,那可都是不得了的。」

陰雪歌只是笑,帶著一絲讓田老闆無端端很是惱火的清淡笑容,陰雪歌滿足的嘆了一口氣,抬頭看向了瓦藍瓦藍的天空。

空中,幾隻白色的鴿子飛過,牛骨頭製成的鴿哨發出了尖銳的鳴叫。

「這種生活,真好,這樣的平靜,這樣的祥和……嗯,太好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