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九十六章融魂(2)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13日 09:56 [字數] 35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青色的手掌晶瑩剔透,不含絲毫邪氣,卻給人一種摧毀一切、滅絕一切的大恐怖感。+,

隔著蓮花佛塔,陰雪歌只是看了這隻大手一眼,就覺得渾身汗毛一下子全豎了起來,心臟更是跳得飛快,眼前一陣陣的發黑,無數金星在亂閃。

蓮花佛塔低沉的轟鳴著,塔身外的金色佛光猶如流水一樣一層一層的被削去,塔身迅速黯淡下來。『擦』聲中,佛塔外居然有細小的裂痕出現。

牛金牛勃然大怒,他厲聲喝道:「何方妖孽,膽敢毀壞佛爺寶貝?」

一聲冷笑傳來,青色手掌拍下來的速度又快了幾分。牛金牛額頭上青筋暴起,他咬牙切齒的想要挪動佛塔瞬移逃走,但是這隻不起眼的青色手掌,居然封印了四方虛空,蓮花佛塔在牛金牛的暴力催動下劇烈的跳動著,卻怎麼都逃脫不了這隻青色手掌的禁錮。

『砰』的一下,佛塔轟然碎裂。

牛金牛注入佛塔的力量太強,佛塔被催得亡命跳動。但是青色手掌同樣禁錮虛空,佛塔根本無法動彈絲毫。兩人的巨大力量湊在一塊兒,好端端的一件道器級的佛寶,居然被兩人聯手震成了粉碎。

這座佛塔是牛金牛採集了無數太白庚金精英鑄造而成,一旦碎裂,禁錮那些太白庚金精英的禁制同時爆開,佛塔驟然膨脹到數萬里大小,無數小山一樣大小的金屬塊四處崩散,起碼有數百塊金屬疙瘩砸在了陰雪歌的身上。

千山疊嶂震岳重甲和金烏飛羽凌日道袍同時發動,重重光暈裹住了陰雪歌。巨大的震蕩不斷襲來,陰雪歌被這些亂飛亂打的金屬疙瘩撞飛了數百里,一頭撞在了一座大山上,整個鑲嵌在了山體中。

白玉子小心翼翼的鑽進了陰雪歌的袖子里。蹲在外面太危險,還是藏起來打悶棍比較符合他的性格。

牛金牛咬著牙站在半空中,無數滾燙的佛塔碎片從他身邊呼嘯著劃過,他身上有一層無形的熱力翻滾,凡是靠近他身體百丈內的佛塔碎片,都在頃刻間化為一縷青煙。

殑窮老祖背著雙手。神色冷漠的站在牛金牛前方百裡外。

兩人相互間打量了一陣,殑窮老祖冷聲道:「大雷音寺的弟子,什麼時候修鍊了秘佛寺的大日真經?如果你是秘佛寺的弟子,你煉製那佛塔的手法,怎麼又是澄心禪林的手段?」

牛金牛傲然昂起了頭,大咧咧的冷笑道:「害怕了?佛爺出身,和佛門六大聖地其中三個有關係,你若是害怕了,就給佛爺我跪下。求佛爺渡你入門!佛爺身邊,正缺一個每天晚上給佛爺燒水洗腳的小廝。」

殑窮老祖『嘎嘎』怪笑了幾聲,他指著自己的鼻子笑道:「你知道,我是誰?」

牛金牛沉吟了片刻,搖了搖頭。

聖靈界廣大無邊,也不知道有多少道尊境的大能。他牛金牛怎麼可能認識所有的道尊?

殑窮老祖傲然道:「吾乃殑窮老祖,你應該聽過吾的名號。聖靈界中,魔道一脈。吾乃原始魔尊之下第一人1

陰雪歌躺在山體中,聞聲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氣。原始魔尊。名列六佛、六道、十二聖靈。他名屬十二聖靈,修為直追六佛六道,是聖靈界魔道一脈的扛鼎之人。

殑窮老祖說他是原始魔尊之下的魔道第一人,這話如果他放在聖靈界敢這麼叫囂,肯定會有無數積年的老魔頭跳出來和他作對。但是他既然敢這麼叫囂,就證明他一定有足夠的底氣。

拋開魔道巨擘們習慣性的自高自大和目中無人。眼前這傢伙的實力,最少最少,也能排進聖靈界魔道前百之列。

殑窮老祖傲視牛金牛,不屑的說道:「不要說你出身佛門聖地,就算你是佛門聖地中那些有名的佛陀。在老夫眼裡,和其他豬狗有何區別?話說,老夫這麼多年來,斬殺的佛門弟子,還少么?」

不等牛金牛開口,殑窮老祖已經指向了陰雪歌:「這娃娃,老夫帶走了。禿子,不要給自己招災惹禍。」

身形一閃,殑窮老祖就向陰雪歌這邊急速遁來。他化身一道青色琉璃光,無聲無息的一個彈指間就到了陰雪歌面前。但是他剛剛伸手抓向陰雪歌的脖子,牛金牛已經瞬移到了殑窮老祖身後,拎著一根碩大的黃金木魚錘,狠狠的砸向了殑窮老祖的後腦勺。

「我佛慈悲,這娃娃,佛爺可不能交給你。」

殑窮老祖勃然大怒,他的脖子很詭異的轉動了一百八十度,手臂也很奇異的扭曲向了身後,雙手變成了青翠欲滴的琉璃色,輕描淡寫的向黃金木魚錘拍了過去。

大道至簡,大道無形,到了殑窮老祖和牛金牛的境界,他們出手時,已經沒有什麼外泄的光影、氣爆,乍一看去就和兩個凡人在交手一般平平淡淡。

但是仔細看去,就能看到他們隨意的一擊,都擊碎了虛空,扭曲了時間和所有的天道法則,有著破滅一切的恐怖威能。

青色琉璃手掌和黃金木魚錘撞在了一起,兩者死死的貼在了一起。

陰雪歌臉色驟然慘變,他感受到了黃金木魚錘和殑窮老祖手掌之間一股可怕的力量在醞釀。他二話不說轉身就走,撕開虛空向後全速逃竄。

頃刻間,陰雪歌法力耗盡了七次,他已經逃出了兩百一十萬里。

身後一抹黑色幽光無聲無息的擴散開來,所過之處山川丘陵、江河湖泊,萬物盡成烏有。

黑色幽光擴散開了一百八十幾萬里,然後驟然向內塌陷。一股可怕的吸引力從身後傳來,正撕開虛空瞬移逃跑的陰雪歌悶哼一聲,他差點就被幽光塌陷帶來的可怕吸力拖了回去。

一口咬破舌尖,強行打起精神,陰雪歌長嘯一聲,身體化為綿綿虛影,頃刻間連續瞬移三次,再次逃出了百萬裡外,這才避開了幽光的吸收。

身後,無邊大地上,一個渾圓的,半徑兩百萬里的大坑靜靜的躺在那裡。

坑壁光潔如鏡,沒有絲毫毛刺,能夠清晰的反射出人影來。

牛金牛和殑窮老祖懸浮在大坑上空,兩人靜靜的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噴出一口鮮血。

牛金牛吐出來的血宛如黃金,光燦燦、沉甸甸,打在地上『轟轟』作響。

殑窮老祖吐出來的血則是五顏六色,好似毒蟲身上的斑紋,更散發出一股刺鼻的腥味。他吐出來的鮮血落在地上,就好像一瓶濃硫酸灑了下來,發出『嗤嗤』巨響,將地面腐蝕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毒?」殑窮老祖有點狼狽的看著牛金牛,歇斯底里的尖叫著:「佛門聖地的弟子,居然也用毒?混蛋,這是什麼毒?」

牛金牛怪笑著看著殑窮老祖,得意洋洋不可一世:「萬草之毒,老子自幼鑽研毒術,耗費了無數年苦功,研發的萬草之毒,採集三十六萬種毒草精華,在地心地肺中以太古毒焰鍛煉十萬年而成。你,還是第一個享受這毒的人。滋味怎麼樣?」

牛金牛很狂熱的看著身體隱隱顫抖的殑窮老祖,熱情的問道:「滋味如何?是不是生不欲死?這毒太烈,老子自己都不敢試藥,尋常人稍微碰到就變成了一灘毒水,想要找個合適的試毒的人,實在是太難了。」

殑窮老祖的皮膚上緩慢的出現了五顏六色的斑紋,他的瞳孔內也有各色彩斑出現。可怕的劇毒在腐蝕他的道體,這是連度過了道體劫、道心劫的道尊都難以抵擋的可怕毒素。

慘笑一聲,殑窮老祖轉身就走,化為一道青色琉璃光急速遁逃。

但是牛金牛一個閃身就攔在了殑窮老祖面前,他張開雙手,怪聲笑道:「別急,別急,你度過了道體劫,道體幾乎堅不可摧,這毒一時半會殺不死你。老子只是想,老子精心淬鍊的萬草之毒,到底效果怎麼樣,你這麼著急逃跑做什麼呢?」

殑窮老祖的表情瞬息萬變,他看著牛金牛厲聲喝道:「你是佛門弟子,為何有這種歹毒手段?」

牛金牛微微一笑,他看著臉色難看的殑窮老祖,突然幽幽嘆息道:「佛爺的確是大雷音寺弟子,但是老子的外祖父,是王氏聖族的王欏柈那老不死。老子會用毒,很奇怪么?」

陰雪歌一陣頭暈,牛金牛是大雷音寺的叛徒,他是早就知道的。

但是牛金牛還是王欏柈的外孫?這戲法是怎麼變的?這傢伙……

好奇心害死貓,陰雪歌明知道距離這兩個變態的傢伙太近會很危險,但是他依舊按捺不住好奇心,迅速的瞬移靠近了兩人。

殑窮老祖不可思議的看著牛金牛,他咬牙冷笑道:「聖族子弟,怎可能是大雷音寺的弟子?你是怎麼,去聖靈界拜師大雷音寺的?」

牛金牛微微一笑,他抬起手,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他頭頂一道佛光衝出,佛光中,一條扭曲的,有著六頭十二臂的怪異人形冉冉出現。

「佛爺是大雷音寺弟子。老子也是王欏柈的外孫。貧僧也是秘佛寺的執事。老衲更是澄心禪林的外門長老。老夫還是聖靈界散修青冥劍客。大爺我還是虛空靈界嘯天鬼王。六魂合一,這很難理解么?」

牛金牛笑得齜牙咧嘴極其猙獰。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