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九十一章策動(2)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09日 01:35 [字數] 35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ps:周六,一貫的休息一下吧!

嗯,前幾天拼得太狠了,今天要麼一章,要麼兩章,一切都是可能的!休息一下!把感冒的首尾給收拾妥當了。

秦雅正端坐在自家修鍊用的道宮中,兩名嬌俏可愛的少女一左一右的坐在他腿上,周身散發出淡淡的寒意,不斷的中和秦雅正體內散發出的深沉、隱晦的邪惡熱勁。

平日里的秦雅正寬和、雍容,周身仙氣滾動,一眼看去,正是傳說中的仙人應有的形象。

但是回到他布置了重重疊疊無數禁制的道宮后,他就完全變了另外一個人。他身上的氣息邪惡、深沉,厚重如山,熾熱如火,猶如深不見底的地心黑洞,隨時可能吞噬一切生靈的血肉和靈魂。

他身上不斷的散發出邪惡的熱力,足以將尋常金仙魂飛魄散的邪惡熱力。也只有追隨了他很多年,修為達到了巔峰金仙的兩位門徒,依仗她們天生的九陰白骨邪體,逐漸的吸收消融這些邪力,並且不斷的增進自己的修為。

道宮內,秦雅正門下,幾位修為達到二品以上金仙境的秦家子弟靜靜的站在陰影中,靜靜的看著他。

過了不知道多久,秦雅正才嘶聲說道:「蘇老鬼死了。老夫和他交往多年,他的氣機變化瞞不過我。不僅是蘇老鬼,還有紫旭道人也吃了天大的虧。」

秦雅正冷笑連連,前幾天蘇烈的氣息突然消散,他就知道蘇烈出了大問題。隨後紫旭道人突然宣布閉關不出,卻沒有做任何的解釋,他就知道那天正好帶人出門巡邏的紫旭道人,也碰到了天大的麻煩。

朱雀赤羽城內。其他的道尊老祖還在派人調查,前些天在南方爆發出的恐怖氣機是怎麼回事,但是秦雅正已經猜出了大半真相。

蘇烈死了……紫旭道人重傷!

但是紫旭道人因為某些奇怪的原因,他並沒有將他的所見所聞說出來。

「蘇老鬼,蘇老鬼,哎。突然覺得,人生又少了好些樂趣。過些日子,就算將你剩下的門人弟子全部推上前線送死,沒有能欣賞到你憤怒的面孔,這還有什麼意思呢?」秦雅正輕聲嘆息著,雙手自然而然的按在了自己兩個女弟子的胸脯上,當著眾多晚輩的面用力揉搓起來。

若是妙牝真丹宗的道尊老祖秦雅正這般做,自然是不合乎禮法、人倫的。

但是由封天魔宗的魔尊老祖秦雅正這麼做,自然合乎天道人倫、很正常。

幾個秦家子弟低沉的笑著。笑得格外的燦爛、開心。這一次充當先鋒軍團侵入虛空靈界,別的宗門、別家弟子都有點焦慮,擔憂自己會隕落在這裡。

唯獨妙牝真丹宗秦家子弟最是輕鬆、愉快,就當郊遊了。封天魔宗、至聖法門,大家都是自家人,大家聯手算計那些聖靈界的仙人,根本就沒有什麼危險。

聽到蘇烈隕落了,他們頓時心花怒放。差點就雀躍歡呼起來。

原本因為蘇烈的存在,秦家的綜合實力比蘇家略弱一點。但是蘇烈隕落後。秦家的綜合實力就比蘇家強出了一點點,以後秦家就能取代蘇家現在的地位,獲取更高的權柄和利益。

一名秦家子弟突然走進了道宮,低聲向秦雅正嘀咕了幾句。

秦雅正驚愕的叫了一聲,他沉默了一陣,隨手揮了揮手。

不多時。已經將大方書生全部血肉精氣所化的血海吞噬一空,已經恢復了全部元氣,而且修為更有一定增長的秦風烈大笑著走進了道宮。陰雪歌笑容可掬的走在秦風烈身後,雙眸中灰色神光閃爍,不斷打量著沿途所見的秦家子弟。

這些秦家的子弟一個個精氣飽滿、仙氣飄逸。一眼看去絕對都有神仙的譜兒。但是深知他們底細的陰雪歌則是從他們眉心,隱隱的捕捉到了一絲邪氣。一絲難以形容,只有你明知道了他們的底細后,才能勉強把握住的邪氣。

這些傢伙的內心,可不像他們的表面那樣的仙氣縈繞,而是充滿了黑暗負面的情緒。

「叔父大人。」秦風烈大步走進了道宮,笑吟吟的向秦雅正稽首行了一禮:「孩兒回來了。蘇烈死了,您可知道?」

秦雅正驚訝的看著秦風烈,以往秦風烈見自己,怎麼也要磕頭行禮的,畢竟他是自己的晚輩,從禮法上、從封天魔宗森嚴的律條上,秦風烈都不敢像今天這樣,僅僅向自己稽首致意。

「風烈回來了?」秦雅正眯起了眼睛,謹慎的打量著秦風烈:「蘇烈老鬼隕落,這事怕是只有叔父和紫旭老道心知肚明,其他人,估計還沒弄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你,怎麼知道的。」

秦風烈笑而不語,他頭頂一道血光衝出,隨後漫天血風呼嘯著從他體內噴出,瞬間籠罩了整個道宮。屬於道尊的特殊精神威壓猶如海嘯一般向四周擴散開去,將道宮內的所有秦家子弟都壓迫得喘不過氣來。

「你這是……」秦雅正歡喜大笑,一把丟開大腿上坐著的兩個門徒,欣然站起來鼓掌笑道:「秦家又多一位道尊,妙不可言。只是,你這血光……」

秦風烈以前修鍊的是風系道典,他的仙法仙術都是風屬性。但是他被陰雪歌收服,化為血海生靈后,他的功法中就帶上了獨特的血道法則。所以他現在炫耀自己的修為,自然就帶出了漫天血風。

比起以前單純的風暴,血風中更有獨特的腐蝕、吞噬等等神通力量,遠比單純的風力強大了百倍。

秦雅正歡喜之餘,他略微感受了一下血風中蘊藏的可怕氣息,他不由得平添了幾分震驚。封天魔宗是魔道宗門,但是封天魔宗的傳承功法中,可沒有血道魔功這一脈傳承。

秦風烈,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陰雪歌大步上前,站在了秦風烈身前。他看著身體微微繃緊。作出戒備姿態的秦雅正,笑著說道:「秦道友,秦風烈現在,是我的人。我和他聯手,誅殺了蘇烈和大方書生,重創了紫旭道人。這次我們來。是要斬草除根,將紫旭道人徹底擊殺。」

攤開雙手,陰雪歌嘆息道:「我和紫旭道人無冤無仇,但是他見到了我擊殺蘇烈的場景,他甚至可能記下了我的法力氣息。所以,他是必須死的。」

秦雅正猶如被五雷轟頂,身上突然有一股可怕的熱力奔涌而出。恐怖的熱力暗流洶湧澎湃,在道宮中急速擴散,眨眼間就和秦風烈放出的血風形成了分庭抗爭的架勢。

他畢竟比秦風烈早數萬年跨入道尊境。他的修為可比秦風烈雄厚了許多。

無形的熱力和血風在道宮中相互摩擦吞噬,道宮內的虛空扭曲,肉眼看去,道宮內的一切物品都發生了奇異的扭曲現象。

陰雪歌笑了一聲,他右手並成劍指,一抹灰氣向秦風烈劈了下去,刺耳的撕裂聲中,秦雅正散發出的無形邪力突然從一條黑色的空間裂痕中噴了出去。秦雅正渾身邪力一泄。秦風烈大笑著將漫天血風向他身上一聚,秦雅正被巨力一壓。頓時踉蹌著向後倒退了十幾步,將他的座椅都撞翻在地。

「秦道友以為如何?」陰雪歌看著秦雅正。

「妙呵,風烈倒是找到了好靠山。」秦雅正一個翻身站起,他萬分忌憚的看著陰雪歌,神識不斷在他身邊梭巡。區區九品金仙的法力波動,居然一指切開虛空。還恰到好處的將秦雅正暗坑了一把,這眼光,這實力,儼然都是道尊才能做到的。

秦雅正是封天魔宗的門人,魔宗弟子。力強者勝,沒有任何道德、禮法、情理、規矩的約束。

陰雪歌的力量讓秦雅正驚嘆,那麼他就有資格和秦雅正公平的交流。秦風烈已經成就道尊,那麼他就能夠和秦雅正平起平坐。

魔道行事,就是如此。至於說陰雪歌用什麼陰謀詭計收服了秦風烈,他們又是用什麼卑鄙手段殺了蘇烈,這種問題秦雅正根本不關心。

一通密議,半個時辰后,秦雅正登門拜訪閉關的紫旭道人,被紫旭道人的幾個親傳弟子拒之門外。秦雅正顏面受損,他當著眾多道尊窺視的神識,朝著紫旭道人咒罵了兩句,然後悻悻然的離開。

秦雅正離開之後不到半刻鐘,紫旭道人的道宮內突然擴散出可怕的道力波動,偌大的一座道宮被道力波動碾成粉碎,紫旭道人的所有門人弟子都在這突然爆發的道力波動中灰飛煙滅。

數十道尊立刻將神識延伸了過去,仔細的上下盤查了一通,最終他們有了結論:

道宮中的紫旭道人不是他的本體,而是大道精血衍生的分身。紫旭道人的本體隕落,只剩下一件本命道器遁回。紫旭道人的分身不知量力的想要控制本命道器,結果被器靈反噬走火入魔,最終紫旭道人和紫陽八卦鏡同歸於盡,餘波還連累了他的所有門人。

既然真正的紫旭道人已經隕落,朱雀赤羽城的道尊們立刻下令調查真相,結果他們就得到了蘇烈也已經隕落的結論。

蘇烈老祖、紫旭道人接連隕落,朱雀赤羽城損失兩大高手,一時間人心惶惶,所有人對虛空靈界的危險都有了新的認識。

又過了幾天,朱雀赤羽城鄰近的朱雀玉爪城也傳來消息——方林書院的大方書生也隕落了!

聖靈界仙人們一日數驚,原本高昂的士氣都低落了許多。

而陰雪歌已經安安穩穩坐在萬兵樓的貴賓樓內,接見了登門拜訪的合一仙門的巔峰金仙百花娘。

生得妖嬈多姿的百花娘見面的第一句話就讓陰雪歌大皺眉頭,憑空多了幾份怒氣。未完待續……R129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