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八十七章吞併(1)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06日 02:34 [字數] 349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ps:重感冒了,居然還能堅持著寫完五章,自己也覺得自己太了不起了。

擦了一天鼻子,皮都破了好幾個地方。哭!!!

陷空城,客卿府前門,數百條貓貓狗狗悄無聲息的蹲在門前,靜靜的看著幽泉。

幽泉拎著小竹筐,取出許多炮製好的魚乾、肉乾喂這些小東西。盻珞站在她身邊,好奇的往大街左右張望。她也弄不清楚,陷空城裡,怎麼會有這麼多貓狗?

左邊大街上傳來整齊的腳步聲,一支千人巡邏隊行了過來,領隊的千人校看著這佔據了大街的貓狗,嘴角抽了抽,帶著屬下轉進了身邊一條小巷。過了一陣子,這支巡邏隊就從大街右側一條小巷裡走了出來,繼續順著大街巡邏。

「哎,也不知道師傅在幹什麼?」盻珞踮著腳說道:「有點想他了。」

幽泉笑了笑,她的本體冥河在鴻蒙世界中存在了漫長的歲月,她和陰雪歌之間有著奇異的聯繫。就在剛剛,她感應到陰雪歌已經和自己的本體融合,而且順利的開闢出了鴻蒙世界。

「嗯,也不用在你們身上浪費糧食了。下輩子,好好做人吧。」幽泉收起小竹筐,小手輕輕一拍,所有貓狗身體一僵,同時倒在了地上。

幽泉的眼珠變成了純黑色,兩個小小的漩渦在她眸子里緩緩旋轉著。在她的凝視下,這些貓狗的靈魂粉碎,只剩下了一點最重要的真靈被她的雙眸吞噬,然後眨眼間這些真靈就出現在陰雪歌的鴻蒙世界中。

一朵小小的劫雲突然出現在幽泉頭頂,一條威力大概相當於遊仙一擊的雷霆呼嘯落下。

幽泉沒有出手。盻珞興奮的跳起來,一拳頭將劫雷打得粉碎,然後驚訝的笑道:「怎麼會有這麼弱的劫雷?幽泉,你做了什麼?」

幽泉皺起了眉頭,她沉默了一陣。然後笑道:「或許,是我把原本屬於這個世界的真靈,送去了別的地方,這就算我損害了這個世界的能量,干擾了這個世界的運行,所以天道降下了雷劫。」

那些貓狗的真靈屬於虛空靈界。幽泉將它們送去陰雪歌的鴻蒙世界,等於鴻蒙世界節省了依靠靈魂法則凝聚真靈的時間,現成就有數百靈魂可以納入輪迴體系,鴻蒙世界應該給幽泉降下功德。

但是虛空靈界則會認為幽泉掠奪了自己的利益,所以降下雷劫以示懲罰。只不過這些貓狗的真靈加起來。大概也就和一個普通人類的真靈強度相當,所以雷劫降下來了,威力卻弱得嚇人,純粹是一種警告。

數百貓狗的身軀迅速冷卻,他們摔倒在街道上,一道烈火從高空落下,將這些貓狗的身軀燒成了灰燼。披頭散髮,眼眶深陷下去。眼皮泛黑的王鼎從空中落下,帶著數十名隨從怒氣沖沖的往客卿府這邊闖了過來。

不是令狐穹所說的三天,而是好些天過去了。王鼎一直在沒有任何人干擾的情況下,用心的研究著那一株瘋狂的白露青華草。但是他調換了數百種煉製方法,依舊沒能煉製出真正的白露青華丹。

無論他如何變幻丹方,無論他用什麼輔助藥材,他煉製出的丹藥讓一個一個倒霉蛋撐爆了身體,而所有藥力都化為純粹的清水。被白露青華草全部吸了進去。

這些日子以來,白露青華草又長高了許多。已經有了一百一十三萬里。

草汁的藥性也變得越發的剛猛難以控制,最近半個月。王鼎手持王家的巡察使令牌,強逼幾個陷空城的普通士卒服用了他煉製出來的丹藥,結果不僅僅是**受損,就連元神都被膨脹開的水波轟成了重傷。

王鼎想要找令狐穹商量應對之策,但是令狐穹昂不知道跑去哪裡了——王鼎自然不會知道,令狐穹是神秘莫測的神使心月狐,他正帶了人去伏擊王欏柈,如今正忙著收服王家的老祖。

而陷空城裡也找不到可以做主的人,王奕夫和他身邊權勢最大的幾個長老、太上,也都不知道跑去了哪裡。偌大的陷空城內,實則出身王家本宗,手持王家巡察使令牌的王鼎,變成了地位最高的實權人物。

引以為傲的天賦,無法破解這株變異白露青華草的藥性,王鼎惱羞成怒,最後一點耐心也被磨掉了。他也顧不得令狐穹所謂的陰謀、陽謀,也顧不得陰雪歌是王欏柈都看重的人才,他怒氣沖沖的帶著近身護衛,直接闖到了客卿府來。

貪婪的看著幽泉和盻珞這一對兒小美人,王鼎怪笑了一聲,指著幽泉厲聲喝道:「給我生擒活捉,送回本公子座舟,今天,公子我要好生消受了她。」

已經是元神形態,**被白露青華丹撐爆的王隸炘冷哼一聲,仰天發出一聲尖嘯。懸浮在陷空城上空的飛舟內,數千王鼎的護衛紛紛踏雲落下。

客卿府內警號長鳴,大隊大隊客卿府私軍結陣飛上天空,和王鼎的護衛遙相對峙。

王鼎掏出了自己的令牌,嘶聲力竭的咆哮著:「一群混蛋,都看好了,這是本家的巡察使令牌。公子我奉命督辦本家一應軍用輜重的調動,這兩個丫頭故意耽誤軍機,公子我必須將她們拿下1

客卿府私軍的陣容沒有絲毫動遙

他們都是原本逍遙山大小家族的精銳,無定陷空島王氏一脈歸宗之後,他們被逼成為客卿府私軍。白玉子可不懂得什麼叫做以仁德服人,所有私軍都被他下了極其惡毒的輪迴禁制,生死全都掌握在了他一念之間。

所以客卿府的私軍只知道有陰雪歌、幽泉、白玉子,絲毫不知道王家。

王鼎數千護衛冉冉降落,數萬客卿府私軍紋絲不動。更甚者,客卿府圍牆上,各處箭塔中傳來可怕的法力波動,上千具聖族打造的大型戰爭器械,比如說破日神弩、震天雷車之類的大殺器,已經鎖定了這數千護衛。

「你們要造反么?」王鼎氣得七竅生煙,他從沒在任何一個王家的城池,見過任何一個如此囂張跋扈的客卿。客卿啊,客卿啊,說得客氣一點是客人,說得不客氣一點,主家跋扈一點,所謂客卿就是奴隸啊!

任何一個聖族的領地上,有哪一個客卿敢調動私軍對主家的嫡系子弟進行發出威脅的?

幽泉笑吟吟的看著王鼎,她撫摸著盻珞的長發,輕聲笑道:「有句話叫做狗急跳牆,今天總算見識到了。」

王鼎一愣,滔天怒火直衝腦門,他怒視著幽泉,身體化為一團烈火,呼嘯著向幽泉逼了過來。他的稟賦極佳,先天的五行大圓滿的資質,修鍊的功法也是頂級的道家法門《太虛歸元五行經》,除開在藥草、丹藥上的天賦,他的仙法廝殺之術也頗有幾分成就。

幽泉冷靜的看著王鼎,滔天火焰襲來,她只是輕笑一聲『住手』,客卿府門前站著的近千私軍頓時停下動作,只是不眨眼的盯著王鼎的一舉一動。

十八顆滄海明月珠發出曼妙的水波撞擊聲,宛如調皮的精靈從幽泉袖子里飛出。團團青藍色水光照得整個陷空城一片通明,滄海明月珠飛掠跳動之間,帶起漫天水影,重重疊疊讓人目眩神搖,就連神識都難以把握十八顆寶珠確切的飛行軌跡。

幽泉心念一動,一顆滄海明珠一閃而過,命中王鼎面門。

王鼎挺拔的鼻樑被一寶珠打得粉碎,可怕的寒氣從寶珠內噴薄而出,瞬間將他身上淡紫色的啻玄天火撲滅。王鼎慘嚎一聲,寒氣侵入體內,太虛歸元五行經修鍊出的火屬道基被幽泉一擊打得粉碎。

五行生剋,必須五行齊全才是一個完美的大輪迴。幽泉毀了王鼎火屬道基,他的體內五行之氣頓時瘋狂衝撞起來,他的皮膚變得赤紅一片,體內暴動的仙力衝撞五臟六腑,七竅中頓時有鮮血不斷噴出。

「你敢傷我?」王鼎嘶聲怒吼,到了現在,他還不敢相信,幽泉真的敢下重手傷他!

「你敢傷鼎少?」王隸炘等人也抓狂了,區區一介客卿身邊的侍女,怎麼敢打傷自己本家的嫡系子弟?而且還是本家的天才精英?誰給你的膽子?

「誰敢動鼎少一根頭髮1王鼎帶來的數千護衛也都瘋狂了,王鼎是他們的主子,他們是王鼎的私奴,他們的生死榮辱全在王鼎身上。王鼎被人打傷,當著他們的面打傷,這對他們而言不僅僅是奇恥大辱,更是威脅到了他們的身家性命。

「殺啊1數千護衛顧不得敵眾我寡,猶如瘋虎一樣從高空降落,他們同時祭出本命法器,帶起無數條寒光向客卿府的私軍殺了下來。

「屠之1幽泉舉起右手輕輕一揮,心如古井絲毫沒有任何動搖的她冷笑道:「我不僅敢傷他,殺了又如何?如屠豬狗……不,狗子都比他可愛多了。」

十八顆滄海明月珠同時落下,漫天水波在王鼎身上微微一凝,一道藍色水光閃過,王鼎慘嚎一聲,他身上一道保命的聖符激發,一團熾烈的紫氣裹住了他的身形,護著他騰空而起,就向王氏主城飛去。

但是幽泉小手一招,陷空城周邊一陣地動天搖,無數條大江大河的水流呼嘯而來,化為一道厚重無比的水幕將那團紫氣死死地封在了陷空城中。

「來了,就不要走了。下輩子,你願意變成一條狗,還是一頭貓呢?你這麼討厭,變成蟑螂好了。」幽泉雙手結印,厚重的水幕呼嘯奔涌,將虛空封得結結實實。未完待續

(快捷鍵:←)三界血歌 第二百八十六章再遇蘇烈(2) 三界血歌目錄(快捷鍵:回車) 三界血歌 重感冒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