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八十二章借刀(2)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05日 00:47 [字數] 35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氏主城,王欏柈喘息了一聲,雙手結印重重拍打在丹爐上,飛快的掏出一顆丹藥吞下,略微補充了一下消耗的體力后,他轉過身,對著角落裡的玉磬輕輕一彈。

玉磬上雲煙升騰,露出了王氏聖族現任家主王松苓的面孔。

「何事?」王欏柈喘息未定,舉起袖子擦了擦額頭上汗水。

「急事,陷空城急報,有些事情,怕是有人想要插手我們王家的內務。」王松苓沉聲道:「和陰客卿有關,不是他親自出手,卻也差不多,是他身邊一位少女做下的事情。」

雲煙中光影變幻,那株大得離譜,已經有足足百萬里高下,渾身被無數雷雲包裹,每時每刻都有億萬道雷霆轟下的白露青華草出現在雲煙中。

王欏柈身體一僵,瞪大了眼睛。白露青華草,如此巨大的白露青華草。

他精研藥性,深知陰雪歌上次種出的白露青華草已經是很逆天的手段,而眼前的這株白露青華草,那不是逆天,而是一種徹底顛覆了某些法則的事情。能夠讓一株孱弱的白露青華草,變成如此參天巨木,只有一種可能……

「先天鴻蒙造化之力1王欏柈眸子里一陣精光閃爍,周身氣息如龍如虎,瞬間變得凌厲無匹。

身後丹爐受他氣息激蕩,丹爐表面一陣光芒閃爍,正在醞釀的道丹藥力頓時混亂,一片五顏六色的廢氣從丹爐中噴出,一爐珍貴無比的道丹頓時化為廢物。

王欏柈對丹爐異變完全沒放在心上,他迅速走到玉磬前,再次強調了一聲:「先天鴻蒙造化之力。陰客卿身邊的少女,是天賦異稟先天鴻蒙之軀,還是手握某種先天靈寶?」

皺眉思忖了一陣,王欏柈沉聲道:「消息怎麼來的?」

王松苓急忙說道:「王鼎帶人去陷空城調集藥草,勒令陰客卿獻上三千億株白露青華草,卻只給了陰客卿一顆種子。按王奕夫回報,陰客卿正閉死關突破境界,陰客卿身邊少女,用一顆種子,種出了這……這顆……藥草?」

王松苓作為王氏聖族的當代家主,也有點凌亂。那顆大傢伙,怎麼都和藥草套不上關係吧?你可以說他是一株參天神木,或者是通天神柱,唯獨不好說他是一株草。

「什麼時候的事情?」王欏柈繼續問道。

「一天前的事情。」王松苓眸子里閃過一抹厲芒:「王鼎想要獨吞這藥草內蘊藏的玄機,令狐聖族的令狐穹,幫他封鎖了消息。令狐穹手持至聖巡查令,王奕夫按律過了一日,這才將消息傳了上來。」

「王奕夫忠心可嘉。」王欏柈冷笑了一聲:「至聖巡查令在手,封鎖令下,就算是我,一天內也不敢傳遞半點兒消息。令狐穹是至聖嫡系,以他的身份,尋常人總要賣點面子,幾天內不敢動靜也是正常的。」

「王奕夫一天後就將消息傳了回來,這份忠心,不錯1王欏柈揮了揮手:「點起三百內衛,隨我去陷空城一趟。」

王松苓悚然大驚:「您親自出行?」

王欏柈狠狠瞪了王松苓一眼,他冷笑道:「老夫不親自出手,你們誰能壓住令狐穹?誰又敢壓制他?他畢竟是師尊後人,除了老夫倚老賣老,你們誰敢對他說一句重話?」

王松苓跪拜了下去,他心悅誠服的說道:「老祖英明,的確如此。」

頓了頓,王松苓抬起頭來苦笑道:「令狐穹將陷空城上下一千多座城的傳送法陣也封了,您看?」

王欏柈不由得笑罵了起來:「混賬小子……你這傢伙,少嗦,陷空城最近的本家城池是哪座,從那裡借道就是,還要我多說么?」

距離陷空城領地最近的城池,是望月城,一座人階城池。

從望月城到陷空城,直線距離一億兩千萬里,中間有大片無人山嶺。

平日里人跡稀少,只有鳥獸出沒的山地中,今日卻聚集了大量人群。數千名身穿黑色勁裝的男子在山嶺中急速穿梭,將各種強力妖獸體內抽取的精血,混雜著人死後的骨灰、少女的天葵、死人嘴裡最後一絲涎水等等怪異材料調製而成的漿汁,在地上勾勒出了一座形如厲鬼的大陣。

大陣方圓百里,遠遠望去好似厲鬼正桀桀怪笑,讓人看著就一陣陣的心頭髮冷。

從最近的幾處神眷之地抽調來的兩千四百聖人,三萬六千金仙被封閉了五感六識,一個個獃獃的坐在大陣的節點處。每人七竅中都插著一根一尺長的黑色骨針,雙臂、雙腿關節處都有石刀穿透了肢體,他們披散頭髮,頭皮挨了一刀,兩片頭皮血淋淋的耷拉了下來。

牛金牛和令狐穹站在遠處一座山頭,令狐穹異常惋惜的嘆道:「那位陰客卿,居然同為主人的奴僕,倒是有點不好意思搶奪他的侍女了。不過要說真的,那兩丫頭很有味道;那個大斧柴禾妞,體內有上古魔物血脈,也是很有趣的。」

牛金牛斜睨了令狐穹一眼,『嘎嘎』大笑了起來:「他是我的人,你敢動他的人,我就捏吧死一百個你的下屬。嘿嘿,你知道我的脾氣。」

令狐穹丟下了這個話題,他轉過身去,眺望著陷空城的方向。

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依舊可以看到遠處地平線上,無數條雷霆在閃爍奔涌,隱隱可見高聳入雲的白露青華草正噴吐著道道霞光。

「我對陰客卿,還是很有興趣的。」令狐穹喃喃自語道:「他身邊的人,都能種出這樣的怪物。到底是什麼手段?有趣,嚇人,不如,我用一百個精銳下屬和你交換?」

牛金牛再次斜睨令狐穹,重重的往地上吐了一口濃痰。

令狐穹聳聳肩膀,把這個話茬兒也丟開,他眯著眼,輕聲說道:「猜,這個大傢伙,能勾搭誰過來?王欏柈,真的會親自出動么?」

牛金牛看著大陣正中,正對著一個白骨祭壇舞蹈跪拜的瘦削男子,陰聲道:「心月狐,你還年輕,你不懂,那些老傢伙,對合乎自己胃口的東西,一向是不會放過的。這株藥草,完全突破了白露青華草的先天命數,是一種超級變異的藥草,王欏柈有九成九的可能親自出動。」

一道黑線從遠處山坳中激射而來,被令狐穹一把握在手中。

一片薄薄的黑色葉片在令狐穹手裡蠕動了一下,就好像冰片融化一樣融入了他掌心。

令狐穹眯起眼睛,眸子里一抹黑色樹葉狀的影子飄過,他輕聲笑道:「說得沒錯,果然是那老傢伙親自出動了。王欏柈一人,王松苓一人,還有王家太上殿三十六位太上長老,長老殿九十八位長老,隨行內衛……內衛只有三百。」

牛金牛咧開大嘴連連冷笑,他高高躍起,輕輕落在了那正在舞蹈跪拜,口誦咒語念念有詞的瘦削男子身邊,低聲說道:「亢金龍,人家已經出瞭望月城,你這裡,可準備好了?」

亢金龍瘦得皮包骨頭,從骨頭縫隙里透著一股子暗綠色的邪氣。他哆哆嗦嗦的念誦著咒語,好像發羊癲瘋一樣手舞足蹈的舞蹈著。聽到牛金牛的話,亢金龍瞪大了眼睛,厲聲喝道:「鴻蒙開闢時,天地有靈通,一應神聖靈,今日聽我請。」

盤坐在大陣中,被亢金龍帶來這裡的聖人、金仙身體同時哆嗦起來,大量鮮血從他們體內流出,順著地上的大陣印痕急速的流動。

地面上的鬼面大陣咧嘴微微一笑,無盡邪氣向上一衝,整個大陣一陣光影扭曲,突然和四周的山林完美的融為一體,一點兒氣息都沒有泄露。

但是在大陣中的牛金牛卻能看到,虛空中隱隱有無數生得稀奇古怪,面容猙獰恐怖、或者俊俏如仙的虛影慢慢的破空而來。他們面容獃滯,雙眸中沒有半點兒靈智光芒,只是充斥了原始本能的兇殘吞噬和殺戮慾望。

「天地開闢的時候,有無數的聖靈誕生,但是最終能得人體的,又有幾人呢?」

「肢體不得完全,強大如你們啊,你們可曾怨怒,可曾絕望,可曾詛咒呢?」

「若是你們有怒火,就享用我們的祭品,殺死即將到來的敵人罷!用他們的血,滋養你們的靈,用他們的肉,安撫你們的身,用他們的命,平息你們的怒氣1

亢金龍嘴角噴出大量白沫,聲嘶力竭的詛咒著:「你們這些沒能得道的惡鬼凶魂,吃你的,喝你們的,然後做你們的事情吧!這裡是祭品,你們還客氣什麼?」

一聲尖嘯,地上數萬來自神眷之地的聖人、金仙身體一抖,他們的身體好像烈火熏烤的蠟燭一樣融化,迅速變成了漫天血水,被那些巨大的虛影爭搶吞噬一空。

這些虛影的身形逐漸的凝實,可怕的氣息從他們身上不斷的散發出來,甚至壓製得亢金龍和牛金牛都動彈不得。這是天地開闢時就存在的大恐怖,他們在天地大劫中徹底隕落,只有散碎的靈識殘存天地間。

掌握了上古『巫咒』之術,就能將這些恐怖的存在從時間長河中拉出來,讓他們為自己效力賣命。

遠處一點綠光激射而來,一艘用一整顆巨木雕刻而成的飛舟急速飛向了這邊。

站在山頂上的令狐穹長笑一聲,他縱身躍起,萬分瀟洒的擋在了飛舟前。

他所在的位置,下方正是那座方圓百里的詭異大陣。

「王老祖,王老祖,小子令狐穹,此番有禮了。敢問老祖要去哪裡啊?」

令狐穹一開口,來勢極快的飛舟頓時停了下來,幾乎是緊貼著他的身體停了下來。,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R1152

(快捷鍵:←)三界血歌 青年節快樂! 三界血歌目錄(快捷鍵:回車) 三界血歌 第二百八十三章叛徒(1)(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