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七十章聖靈動(2)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9日 20:27 [字數] 352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聖靈界,無邊玉海。玉髓玉膏匯聚而成的汪洋無邊無際,在下界一滴就可以起死人肉白骨的億萬年的玉髓玉膏,在這裡居然用『海』來做量詞,實在是驚悚至極。

玉海中點綴著無數大小島嶼,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生靈修成了人形,得了仙業正果,此刻正乖乖的坐在各自島嶼的洞府前,盤坐在蒲團上,眼睜睜的看著玉海正中的位置,靜靜凝聽虛空中傳來的一縷仙音。

那一縷仙音不緊不慢的,深入淺出的為這些妖仙講述『劫』的本質。天地間為何有災劫,各種劫難到底有多少種,多少是天地災劫,多少是自身劫難,多少是外人引來的劫數,各種劫難如何規避,如何硬頂,若是成功了有什麼好處,若是失敗了當如何挽救,詳細到了極致。

他甚至提起了證得道尊前的三災九難,點出了十幾種旁門的挽救渡劫失敗的法門。從轉世重修,到身外化身,再到以天才地寶重鑄法體,零零種種,一字一句價值萬金,流去外面就是打破頭都要搶奪的天書秘籍。

驟然間,這一縷仙音戛然而止,溫和的聲音傳遍了玉海每一個角落:「今日有事,就到這裡。爾等好容易脫了毛團,不可胡亂非為,各自安守洞府,小心修鍊吧。」

「謹記,謹記,我這一+⊥,www.脈,與天爭命,與地爭運,就是不和人爭。你們誰也不許偷偷溜出去,和外人生事。若敢招惹是非的,嘿嘿,老爺酒缸大小的拳頭,你們可還記得?」

輕笑一聲,玉海核心處一圈直徑三萬里的明光。被綿延千萬里的紫氣包裹著,快若閃電的投奔西方而去。無數島嶼上的仙人紛紛跪倒在地,向那一道明光跪拜不迭,口口聲聲都是『恭送道祖老爺』!

又有聖靈界,大雪山,綿延不知道多少兆億里。高聳陡峭猶如牆壁,白茫茫一片儘是大雪覆蓋的大雪山核心處,錯落有致數以千萬計的大小佛堂、佛塔、佛殿點綴在雪山之間,拱衛著正中一座方圓萬里,古樸厚重,每一塊青磚上都密布著苔蘚痕的古寺。

這就是大雷音寺,聖靈界佛門六大聖地之一。

綿延如林的舍利塔林中,一名枯瘦如柴,身高一丈六尺的灰袍老僧。手持一根細細的竹竿,正愜意的行走在塔林中。他手腕揮動竹竿,『啪啪』有聲的抽打在舍利塔的積雪上。

厚厚積雪頓時炸碎開來,『噗噗』有聲從舍利塔上飛落。老僧笑容可掬的走過一座一座舍利塔,將這些舍利塔清掃乾淨。雖然他走過後沒多久,新的雪片又落在了舍利塔上,但是他就是這麼不辭勞苦,也不管有用沒用的繼續清掃著。

老僧一邊走。一邊低聲念誦佛經,低沉的誦經聲隱隱傳遍整個塔林。

同時還有許多大和尚、小和尚。手持抹布在塔林中悄無聲息的勞作。他們是大雷音寺的雜役和尚,每天都要負責用抹布,將舍利塔前的石碑上每一個字都擦拭乾凈。

他們都能聽到老僧的誦經聲,但是有些和尚若有所悟的輕輕點頭,可有些和尚則是充耳不聞,只顧著努力工作。努力將石碑擦拭乾凈后就回去休息。

驟然間,老僧停下腳步,抬頭看向了東方。

他皺了皺眉,嘴角驟然拉了下來。輕輕哼了一聲,老僧身上粗陋的灰袍宛如老鷹翅膀一樣張開。托起他的身體冉冉飛上高空。大片佛光一閃而過,瞬息間照亮了整個大雪山,老僧就此消失得無影無蹤。

又有聖靈界中土聖州境內,世俗建立的國朝『玄唐朝』。

國子監內,數萬名從玄唐朝各州郡精挑細選出來的讀書種子,正搖頭晃腦捧著聖人文章誦讀不停。一位身穿黑布直衫,手持戒尺的黑須老人緩步行走在教室外的游廊中,不斷的搖頭晃腦,偶爾笑著點頭。

突然間,兩個國子監的監生沖了出來,擋在了老人面前,肅然向老人鞠躬行了一禮:「大祭酒1

黑衫老人笑了笑,柔聲問道:「何事?一日之計在於晨,怎不去好生讀書?這個月的月考,可是有把握過了?嘿,若是考得不好,老夫的戒尺,可是不留任何情面的。」

一名監生肅然向老人鞠躬行禮,朗聲問道:「大祭酒,我等乃是有事請教先生。大祭酒才學直達天人,更走遍了中土聖州千山萬水,是當今聖上禮聘的大師。我等心有疑惑,還請大祭酒解惑。」

黑衫老人沉吟了片刻,緩緩點頭:「有疑惑,是好事,說罷1

另外一名監生沉聲道:「我等敢問,世人皆說,世外仙境,有仙人存在。吞吐天地靈氣,駕馭飛龍鳳凰,長生不死,永享逍遙,更兼青春不老,享受無邊景緻。弟子以為,此乃虛妄之言,世間豈有長生不死之人?」

另外一名監生則是大聲叫道:「弟子遍閱群書,前朝諸般秘聞,是見過的。我玄唐朝取代暴政而得天下,鏖戰中是得了仙人助力的。若非仙人,玄唐朝開山聖祖以一郡之地,何能起事奪取天下?」

黑衫老人皺著眉,愁眉苦臉的看著兩個監生,無奈的搖頭嘆息:「大清早的,你們就為了這等事情,來詢問老夫?」

一名監生肅然道:「還請先生解惑,這世間,可有仙人?若是有,他們所居何處?為何不在人前出現?」

另外一名監生冷笑道:「還請先生告知我等,世間哪有鬼怪神聖之類?若是有,他們為何不現人前?」

沉默了一陣,黑衫老人抿了抿嘴,低聲咕噥道:「仙人么,有,或者無,於你們很重要麼?為何不在人前出現,額呵呵,呵呵,呵呵……」

不僅僅是這兩個監生,就連附近的教室中,都有上千監生眼睜睜的看著老人。很顯然,他們為了這個問題,爭論了已經不止一日、不止一次了。

老人正眯著眼,組織著言辭呢,萬里高空中,一片璀璨猶如朝霞的紫氣飛速掠過,徑直向著西方去了。那紫氣飄過的時候,一個溫和如玉的聲音傳了下來:「老書蟲,走也,走也,若是遲了,小心老大的竹杖子。」

『哈哈』長笑了一聲,老人頭頂衝起千萬里紫氣,腦後有一重一重的明光放出,明光中無數書籍在『嘩啦啦』的急速翻動。他看著國子監中目瞪口呆的監生們,揉著鼻子笑道:「仙人為什麼不出現人前……因為這裡是老夫圈定的地盤,敢在玄唐朝莫名其妙出現的仙人,都被打斷了狗腿丟出去了。」

大袖一揮,老人衝天而起,瞬息間遠去。

一個清朗的聲音在國子監內輕輕回蕩:「犯玄唐朝國子監生,畢業大考得到前百名次者,可入我門下修鍊仙道,可享逍遙長生之樂……這話,誰敢傳出去,嘿嘿,打斷了狗腿,丟出中土聖州1

國子監內鴉雀無聲,瞬息之後,整個國子監驟然炸開了鍋,所有監生猶如瘋魔一般手舞足蹈,雙眸沖血的盯著自己手上書籍,好似要將這些書本全都揉碎了塞進自己的腦子裡去。

聖靈界正中,一座方圓百萬里雄峻仙山懸浮在離地千萬里虛空之中。

四周青冥一片,無雲無煙,只有茫茫一片青光耀目,可見無數仙鶴身姿曼妙,在下方無邊雲海之上飄搖起舞。仙山四周,懸浮著二十四件巨大無比,最小也有十萬里長短的巨型道器,隱隱將這座仙山拱衛在核心位置。

仙山頂峰,幾株老松下,二十四個蒲團錯落擺放。

一道一道紫氣划空而來,到了仙山之上,他們相互笑著打一個稽首,或者合十行禮,或者拱手致意,相互間笑談幾聲『許久未見』,然後就凝神靜氣,坐在了蒲團上。

短短一盞茶時間,蒲團上就坐上了六道、六僧、十二名衣飾各異的俗家人。

那僧、道身上的氣息古樸渾厚,近乎若有若無,往那裡一坐就隱隱有一種天地自然向他們靠攏,他們處於天地之間,卻又好似脫離了天地之外的玄妙感覺。

比起十二位俗家人,這六僧、六道的道行修為,顯然高出了一大截。

而十二個俗家人中,或者是書生,或者是醫生,或者是算命先生,又有女子手持鈴鐺飄帶,嫣然一副舞女裝束。甚至有人袒胸露乳,腰間扎著板帶,頭頂煞氣衝天,分明是屠夫打扮。

眾人齊聚之後,一名手持竹杖,披散著頭髮,穿著八卦水火道袍的老人冉冉起身,向眾人行了一禮。看他模樣,正是當日在大湖邊,帶著一條寵物吃魚的老人。

「諸位道友,消息准了。我們懷疑的那人藏身之地,總算是被找到了。」

手掌一翻,陰雪歌交給雲羅和尚的玄冰寶鏡就從老人手中飛了出來,懸浮在半空中放出大片明光。

「虛空靈界1老人向聞言驚悚的眾人沉聲道:「那廝,果然靈界。諸位道友以為?」

大雷音寺的那位老僧輕彈一下手中竹竿,冷聲笑道:「全力施為,我等聯手轟破界壁,哪怕毀掉半個虛空靈界又如何?那廝,該死。」

屠夫打扮的壯漢冷冷一笑,咬著牙怒聲道:「千刀萬剮,該死。老子在元陸世界留下的子孫後代,盡被他斬盡殺絕。老子如今膝下,居然一個後人都沒有。他,真正該死1

一行人紛紛開口,七嘴八舌之中,無不叫囂著要將某人碎屍萬段,打得魂飛魄散才行。

手持竹杖的老人沉沉一笑,緩緩點頭:「如此甚好,他的確該死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