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六十六章權柄(1)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6日 18:20 [字數] 333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我們,還能去哪裡?」

沙啞的聲音直衝雲霄,悲鳴的老人踉蹌著跪倒在地。

「這是我們的家園,這是我們的土地!是我們先祖,世世代代開闢了這一方基業1

頭角崢嶸的大人物灰頭灰臉的匍匐在地上,昔日華貴的衣衫被扯得破破爛爛,他們無力的看著天空,伸出雙手指著天上的雲彩,好似在等待救世主的降臨。

逍遙山上黑煙四起,大量身穿制式甲胄,手持刀槍劍戟的士卒闖入一座一座華美的宅院,粗暴的將宅邸的主人暴力驅逐。但凡有敢於反抗的,無論是金仙、真仙、遊仙還是普通凡人,都是當面一刀剁倒在地。

這些士卒的修為最高不過八品、九品的真仙,宅邸的主人多有金仙境的強者。但是面對闖入自家宅邸的士卒,這些金仙沒有一個人敢出手反抗,甚至連激發護身法器保護自己的人都沒有。

他們哭天喊地的被這些士兵趕出世世代代居住的宅邸,哭天喊地的跪倒在地苦苦哀求。

他們被勒令不許帶出一絲半點兒個人財富,就算是平日里用來喝茶的茶盞、茶壺,用來吃飯的碗碟筷子,也都必須留在宅子里。除了一套衣衫,所有的儲物法器都必須留在宅子中。

但凡有偷偷帶出半點兒財富的,都是當面一刀,被剁翻在地,然後一定有數十名士卒圍上來,亂刀齊下將這些倒霉鬼剁成肉醬。

「不,我不……救命1

容貌姣好,昔日里嬌生慣養的嬌嬌女脖子上套著繩索,猶如牲畜一樣強行拉拽著離開了家門。她們被新貴看中,她們將成為新貴家族的侍女。不管她們願意不願意,不管她們的家人願意不願意,她們必須成為侍女,否則就會被族滅。

昔日高高在上,有逍遙山年青一代第一美女之稱的玉縹緲,同樣被一根繩索套著脖子,好似待宰的羊羔一樣,雙眼含著屈辱的淚花,被幾個無定陷空島王家的家僕拉拽著,哭天喊地的離開了天聖宮。

天聖宮宮主以下,玉縹緲的父親、母親、兄長、姐姐,一切叔伯長輩,好似雷陣雨中藏在窩裡的鵪鶉,沒有一個敢開口說話,沒有一個敢開口為她求情。

無定陷空島王家徵召家僕、侍女的公文,正掛在天聖宮正門牌坊的匾額正中。一根純金鑄成,流光溢彩,表面銘刻了王氏聖族紋章標識的箭矢深深沒入匾額中,將這份公文牢牢的固定在了眾目睽睽之下。

膽敢違逆的,就要被滅門。高高在上的天聖宮小宮主,註定成為地位卑賤的侍女。

震天聖王府的『叛徒』王一竹,志得意滿的穿著一套華美的,表面浮動著無數禁制符文,散發出強大氣息的長袍,嘻嘻哈哈的帶著一群狗腿子策騎狂奔而來。

『吁,吁』,王一竹勒住了坐騎韁繩,恰恰停在了滿臉梨花帶雨的玉縹緲面前。他拎著一根鑲金嵌玉的馬鞭子,輕佻的挑起了玉縹緲精緻玲瓏的下巴,突然發出了驚天動地的狂笑聲。

「玉縹緲,玉大小姐,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王一竹笑得眼珠都翻白了,他一把抓住了玉縹緲頭上的髮髻,陰聲喝道:「給你個機會,做我王一竹的小妾,你就不用操持那些卑賤的雜務,你甚至可以帶著天聖宮成為我王一竹的附庸家族。」

玉縹緲獃滯的看著王一竹,她勉強記得王一竹的這張臉。曾經她去震天聖王府私會王滄浪大少爺的時候,王一竹就好像一個家丁小廝一樣,小心翼翼的在一旁伺候著。

但是現在,王一竹搖身一變,他居然被無定陷空島王家的新家主王奕夫看上,過繼給了王奕夫做兒子。這一下,就好像泥鰍跳過了龍門,突然就搖身一變,從卑賤的泥鰍變成了直入九天的蛟龍。

這一陣子,王一竹的氣焰極盛,甚至比王奕夫的幾個親生兒子更加狂妄囂張百倍!

玉縹緲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強烈的屈辱讓她恨不得死在當常她是王滄浪的未婚妻,被無定陷空島王家強行召為侍女,已經是莫大的恥辱;如果再被王一竹收為小妾,從小就養尊處優的她,除了死,已經無法洗刷身上那無窮盡的侮辱了。

天聖宮的宮主,玉縹緲的父親玉無涯化身一道長虹,瞬間到了王一竹的坐騎前。

無比諂媚的笑著,玉無涯恭恭敬敬的跪在了王一竹的坐騎前,深深的向他磕了三個響頭:「王少爺不嫌棄小女蒲柳之質,願意納她為妾,這是小女的造化,也是我天聖宮的造化。縹緲啊,還不趕緊向王少爺磕頭行禮?以後你可得好好伺候著1

手指一點,無形的禁制之力強行控制了玉縹緲。

諂媚的笑著,玉無涯很諂媚的笑著,強行控制自己的女兒跪倒在地,猶如牲口一樣五體投地的向王一竹跪拜行禮。他低聲下氣的哀求著,祈求自己天聖宮一脈,還能保留自己的家產,不用被趕出自家宅邸,不用顛破流離,再去尋找一塊兒安身之地。

一把抓著玉縹緲的髮髻,將尖叫連連的她拉上了坐騎,王一竹摟著玉縹緲的纖腰,嗅著她身上淡淡的芳香,雙手用力的抓住了她身上最豐滿豐腴的迷人之處。他居高臨下的俯瞰著玉無涯,輕輕的點了點頭。

「記下,天聖宮從今天起,就是我王一竹的私人附庸勢力,也就是我王家聖族的附庸貴民。他們的基業可以保留,不許任何人侵染他家一磚一瓦。」

微微頓了頓,看著玉縹緲那張曾經無數次出現在自己夢中的俏麗面孔,王一竹的身體劇烈的哆嗦了一下,體內一點真陽差點就**而出。

深吸了一口氣,王一竹死死摟著玉縹緲,指著玉無涯嘶聲叫道:「你們天聖宮既然是我附庸,就不能這麼寒酸。去,你們鄰居街坊的所有大小家族,我特許你天聖宮奪走他們當中任意二十個家族的家產,去吧,去吧,盡情的搜刮、侵佔,他們都是天聖宮的了1

玉無涯和他的一種兄弟姐妹,還有他們的眾多長輩們面孔突然變得赤紅一片,甚至有些天聖宮的長老,他們因為情緒太激動了,一根一根的頭髮都豎了起來。

捨棄一個女人,換來家族勢力數十倍的膨脹,這筆買賣,太合算了。

一些長老甚至目光狂熱的看著王一竹,恨不得將自己的所有小孫女全部塞給他做小妾。

王一竹瘋狂的笑著,放肆的揉捏著哭哭啼啼的玉縹緲凹凸有致的身體,策騎狂奔而去。

逍遙山高有數萬里,在朱雀域也是排名在前三百之列的雄奇大山。無數年來,這座大山連帶著周邊數億里的區域,都是逍遙集的領地,都是被流放的罪人後裔組建的家族領地。

但是今日,逍遙山的山頂,被人用大法力強行夷平,變成了一片方圓近千里的平地。

數萬名額頭上烙印著奴隸標誌的金仙級高手一起動手,在逍遙山的每一寸山體上銘刻了密密麻麻的符印,這些符印逐漸的深入山體,最終整個逍遙山都被煉化成了毫無縫隙的混沌一整塊。

幾位來自王家聖族本宗的聖人長老出手,將逍遙山周邊所有的天地靈脈強行挪移過來,全部匯聚在了逍遙山下。他們在山體中構建了巨大的靈脈通道,所有的天地靈氣都在山頂釋放出來。

逍遙山的山頂天地靈氣比平日里濃烈了千倍有餘,滾滾靈氣直接液化,變成了沉重如水銀,粘稠如魚膠的液汁順著逍遙山的盤山大道流淌了下來。

山頂一座雄城已經大致有了輪廓,長寬五百里的城牆高有百丈,厚達一百五十丈,城防禁制比陰雪歌曾經見過的那些衛城、鎮城強出了何止百倍?

城內一座一座奢華雄偉的府邸正在快速建成,每一座府邸都事先分配了主人。無定陷空島王家一脈的所有成員,越是地位尊崇的,自家府邸距離正中城主府就越近。

像陰雪歌這位首席客卿,他的府邸乾脆就和城主府成了鄰居,甚至因為他擅長種植各種奇花異草,他的府邸面積更是城主府的百倍以上,府邸中開闢出了數十萬畝屬性不同的靈田。

這座城被王奕夫定名為陷空城,在王氏聖族的城池名錄中,被標註為地階城池!

一個剛剛被接納,剛剛重列族譜的分支家族,剛剛回到本宗,就能擁有一座地階城池,這真是天大的造化。而這也和無定陷空島王家一脈表現出的潛力有關,他們剛剛將自家族譜送回本宗,將自家族譜和本宗的家譜合併后,無定陷空島王家一脈,就有五位太上、三位長老在短短數日內突破。

數日內,無定陷空島王家一脈多了八位聖人境的大能!

哪怕他們都是最弱的『無量法』境的大能,而且就算是在無量法境中也是最弱的存在,但是他們畢竟是聖人,而且數量有八人之眾。

這不由得王家本宗不看重他們,所以他們得到了超乎尋常的禮遇。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