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六十四章山谷(1)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5日 02:17 [字數] 33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奇特的味道,奇異的氣息。

強大不可抗拒,好像一億條毒蛇的毒液被濃縮成了一滴,灌進人的心臟,迅速污染了全身的血脈。陰雪歌的種子元神迅速變得烏黑髮亮,那個『主人』的身影變得更加高大神聖。

「服從我,歸順我,擁有一切1

「我是主,萬物主,掌控所有。」

「我目光所及之處,一切生靈的靈魂都歸我掌握。我心念所到之處,高高在上的聖人,也終將泯滅。我就是萬物的主宰,我就是時間和空間的主宰,我就是一切有形無形存在的主宰。」

一顆碩大的紅色眸子從那『主人』的身影上空浮現,漆黑的瞳孔死死的盯著陰雪歌的元神。藤蔓纏繞著他,不斷的注入森寒陰冷的能量,想要將他的一切靈智都拖進永不超生的地獄。

一旦心智被他剝奪,就永生永世都是他的奴隸。

陰雪歌的臉上無數條青筋浮了出來,好像一條條蠕動著的小蛇,瘋狂的抽搐著。他的身體劇烈的抽動,嘴角有血跡不斷噴出。

站在白骨柱子下的牛金牛笑了,這種情況他已經習以為常,總有不知量力的人,想要反抗主人的渡化。但是沒有人成功過,也不可能有人成功。自從成長為主人最可靠的神使之後,牛金牛知道了自己主人的來歷。

那是多麼尊貴、多麼強大的存在,除非是聖靈界那些傳說中的老鬼,否則沒人有資格和自己的主人對抗。那不是力量強弱的問題,而是力量本質的問題。

用句最粗俗的話來說,主人拔一根汗毛,都比那些普通聖人的腰身還要粗哩!

森寒陰冷的力量浸透了陰雪歌的元神,無數身影在呱噪,要他屈服,逼他服從,強迫他放棄一切抵抗,成為那個『主人』的奴隸。黑色的黏液在元神內進進出出,不時發出『汩汩』怪響。

一尺多長的嫩枝條劇烈的跳動著,數十片嫩芽同樣瘋狂的舞動,突然間一片一片黑色的嫩芽從枝條上不斷生出,眨眼間就有百多片新生的嫩芽長了出來。陰雪歌的元神在瘋狂的吞噬這些森寒陰冷的能量,不斷吞噬這些能量中蘊藏的靈魂法則。

那個主人不在這裡。

所謂的白骨幻神大法,只是依靠玄奧的禁制,以那個巨大的眼眸為陣眼,自行激發的奇門陣法。那個主人在巨大的眼眸中留下了一絲自己的本源力量,依靠這一絲微不足道的本源力量,他已經控制了很多很多人。

但是他不在這裡,陰雪歌的元神就開始吞噬這一絲本源力量。

鴻蒙世界樹,以鴻蒙中孕育的一切天道法則為養料,吸收一切過去、現在、未來存在過或者存在著的能量為養料,不斷的強大、壯大自己。

這些藤蔓中蘊藏的力量歹毒狠戾,但是就和三千冥魔大道蘊藏的邪惡力量一樣,同樣可以成為陰雪歌元神修鍊的養料。雖然他的元神還很脆弱,但是他的元神在先天上克制了這些黑色藤蔓。

無邊無際的大地,肥沃的土壤,豐美的水土。大地如此厚重、堅固,比細小的種子堅硬、強大億萬倍,任何一塊小小的石頭,都能磨碎一顆稚嫩的種子。

但是種子可以在大地上生根發芽,吞噬土壤中的營養,逐漸的生長壯大,最終變成參天巨樹。

這些藤蔓如果要摧毀陰雪歌的元神,他們已經成功了。但是他們並非摧毀陰雪歌,而是想要控制他,強行將自己的一絲本源力量灌進陰雪歌的元神中。這就好像將大肥肉送到了一頭餓著肚皮的小狼崽子的嘴裡,陰雪歌的元神吃得無比開心。

一片一片銘刻了無數玄奧靈魂法籙的嫩芽在枝條上萌芽,一尺多長的細小枝條快速生長開來,逐漸變得有三尺多高,已經儼然是一株枝繁葉茂的小樹,只是樹枝上的葉片九成九都是黑色的,閃耀著神秘的光輝。

陰雪歌手指在儲物仙戒上抹了一把,掏出了數十個裝了大道精血的玉瓶,迅速丟進了嘴裡。

各色各樣的法則氣息在身體內擴散開來,元神小樹上的葉片數量越來越多,色彩也逐漸變得繽紛多彩。四面八方的天地靈氣不斷灌入陰雪歌的身體,他的氣息急驟的波動著。

儲物仙戒上靈光激射,一株一株從各處衛城、鎮城中打劫而來,從神眷之地搜刮來的靈藥迅速沒入嘴中。這些靈藥靈草一進陰雪歌的身體,就迅速化為濃郁的靈液流轉全身。

他的皮膚表面有無數道極細的流光閃爍,他的肌肉好似水波一樣起伏著,身體內的骨髓激蕩,發出海嘯般波濤聲。骨骼輕輕的撞擊著,猶如編鐘齊鳴悅耳至極。他渾身都在放出細細的光芒,五顏六色瑰麗至極。

牛金牛拍了拍腦袋,低聲咕噥道:「有點意思,這傢伙難怪能這麼快的催生浮離無憂草,他把這些上火侯的靈藥都當飯吃么?」

一道黑風從牛金牛身後緩緩卷了過來,一名渾身都籠罩在黑色斗篷中的女子從黑風中走出,伸手放在了牛金牛面前。

牛金牛瓮聲瓮氣的咕噥了一聲,掏出了王一竹保管的那個洞府法寶遞了過去。

「有聖靈界的一群小輩闖了進去,被我們派去的那一群小傢伙都給玩殘了,一個活口都沒剩下。」

「找個安全的地方,把他們重新安置下來。這些材料,對主人的意義,你知道的。」

黑衣女人接過洞府法寶,深深的看了一眼遠處祭壇上那顆巨大的眼珠,低沉的嘆了一口氣:「不知道,主人什麼時候回來?」

牛金牛昂起了頭,冷冷的說道:「主人的事情,輪不到我們操心。他老人家要回來的時候,就會回來。現在,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昂月兔,去吧。」

黑衣女人身體突然崩解,化為無數黑色的砂礫裹著狂風飛走。

牛金牛掃了一眼四周,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陰雪歌眼皮縫隙里不斷射出的黑色幽光,滿意的點了點頭:「主人威能無邊,又多了一個忠誠的奴僕。」

陰雪歌眯著眼睛,嘴唇蠕動著,輕輕的咕噥道:「主人威能無邊,至聖至靈。」

牛金牛咧嘴笑了,他拍拍袖子,身體一晃,徑直破開虛空瞬移遠去。

陰雪歌緊閉的雙眼睜開,他森森看了一眼牛金牛方才所在的位置,不由得咧嘴一笑。那些藤蔓已經徹底被他的元神吞噬,所有的邪門能量都變成了他的養分。

所謂的『主人』不在,沒有人操持,他留下的一絲力量配合這些怪異的陣法禁制,根本不可能奈何得了陰雪歌。雖然這一絲本源能量極其的高深莫測,隱隱透著一股鴻蒙氣息。

陰雪歌想起了在元陸世界,得到十方超度時,空渺道祖欲言又止的那一番話。

牛金牛他們的主人,應該是和那些道祖、佛祖相同的來歷,都是生於鴻蒙之前,都是三界開闢之前就存在的強悍生命。只有這樣的人,才可能獨力掀翻元陸世界上古之時億萬宗門的傳承,毀滅上古時代璀璨輝煌的修鍊文明,讓一個死板、僵硬的至聖法門掌控一切。

「只不過,大家都是同樣出身,區區一絲本源之力,就想要控制我,你也太小看我了。」陰雪歌暗自笑著,他靜靜的參悟那些藤蔓上附著的靈魂法籙,默默的提升著自己的力量。

四周無數的白骨柱子輕輕的顫抖了一下,無窮無盡的純凈仙力猶如潮水一樣湧入陰雪歌體內。這座由無數白骨柱子組成的大陣,居然牽動了周邊數萬億里地的地下靈脈,經過複雜的轉化,化為直接可以吸收的仙力提供給白骨柱子上所有修鍊的人。

顧不得多想,陰雪歌開始全力吸收這些純凈的仙力。

這些沒有任何屬性的純粹仙力進入陰雪歌體內后,就按照他參悟出的天道法則,開始奇妙的生克轉化。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五行之中迸發雷霆,風雷起后,就有冰霜雨露各種衍化。

進而是空間、時間、陰陽兩儀,各種最基本的天道法則相生相剋,各種屬性的仙力不斷滋生,逐漸化為一團朦朧混沌,彼此之間涇渭分明卻又密切不可分割的神奇力量。

獨屬於鴻蒙世界樹的力量,灰濛濛沒有任何氣息散發出的力量。

灰濛濛的好似空無一物,卻又包容萬象的奇異力量不斷在體內滋生,迅速充斥身體,紫府識海中都是這種灰濛濛的霧氣瀰漫四方,就連小樹元神上的所有葉片,都變得灰濛濛的,卻散發出無數瑰麗的光芒。

烈焰蓮台從袖子里飛出,一絲一絲的灰色氣息不斷注入烈焰蓮台。

這座用佛祖一支本體上的樹枝煉製而成的異寶,屬性也迅速從純粹的火屬性,變成了陰雪歌鴻蒙世界樹本源力量的屬性。蓮台變成了灰濛濛的,好似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絲毫不起眼。

十方超度也被陰雪歌放了出來,一絲絲灰氣同樣融了進去。

十方超度輕輕的顫抖著,沒有任何反抗,這件神兵也向著灰色轉化。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