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六十一章客卿(1)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2日 12:27 [字數] 34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陰雪歌答應了王薔薇的條件,他答應為她培植浮離無憂草。

三個時辰后,鸚鵡鋪的規模擴大了整整五十倍。

原本店鋪附近的八家大小鋪面,連帶後面的院子,以及隔壁的民居,都被王薔薇素手一揮買了下來。無定陷空島的王家族人有著很強的執行力,雖然逍遙山並非他們的地頭,但是他們依舊在三個時辰內完成了這一筆收購。

金仙大能行事,自然比凡人快得多。王薔薇帶來的所有隨行高手同時動手,三個時辰足夠他們將擴張后的鸚鵡鋪整得流光溢彩、遍地都是金磚玉瓦,就和傳說中的仙宮沒什麼兩樣。

最前面的店鋪大堂,也變成了足足有兩百丈寬,一百丈的進深,內部還有十間貴賓交易專用包房的奢華鋪面。店小二、侍女、丫鬟等等,足足有一百五十人,額外還附送了十名資深的掌柜,這些人全都是奴隸,所有的奴隸契約都已經交給了幽泉保存。

坐在整修一新,用極品明光玉製成的櫃檯后,品嘗著芬芳宜人的極品靈茶,陰雪歌翹著二郎腿,不緊不慢的對坐在面前的王薔薇笑道:「也太靡費了一些,其實,我本意只是想開個普通店鋪而已。」

王薔薇似乎從來不會笑,面對陰雪歌,她硬生生的擠出來的笑容,簡直比哭還要難看。

她望著陰雪歌,很誠懇的『笑』道:「只要道友能幫我們培育出開花的浮離無憂草,些許身外之物算得什麼呢?」

整修店鋪的這段時間內,王薔薇已經把王氏聖族旁支歸宗的事情給陰雪歌詳實的說了一遍。

三個分支家族,做夢都想回歸本宗聖族,這不僅僅代表著身份上的認同,他們更能得到實際上的無窮利益。不說別的,單單本宗聖族的修鍊功法和資源,就不是他們這些被流放的罪人後裔能想象的。

就好像王羚那樣的絕世天才,拋開『死營』的威脅,只要有機會返回本宗,他抱臭腳、舔靴子、賣妻賣女的,也要打破腦袋鑽回本家。

的確,王羚天資蓋世,他已經註定要成就聖人。但是就算是聖人,也有高低強弱之分,而且聖人境界中,一個極小的品階就意味著實力上天大的差距。

震天聖王府最頂級的功法,在本宗聖族中或許只是旁支族人奠基的法門;震天聖王府能夠得到的極品靈丹和法器,或許只是本宗聖族中那些核心嫡傳族人賞賜奴僕的小玩意兒。

更不要說,一旦回歸了本宗,就能得到勢力龐大的聖族庇護。他們會擁有一片獨立的、享受高度自治權的領地,他們會建立城池,堂堂正正的組建大規模的軍隊,進而主宰億萬生靈的命運,享受那種高高在上猶如神祗的無上榮耀。

而現在,他們就算在逍遙集擁有了強大的勢力,擁有了豐厚的家業,但是他們的身份,僅僅是當年被流放的那些有罪族人的後裔。

不要看他們族中都有巔峰金仙級的強者坐鎮,那些聖族中人,哪怕是最弱小的一個人階衛城最不成氣候的紈子弟,只要他們踏入了逍遙山,他們就能對任何一個逍遙山的豪門大家族作威作福、予取予奪。

「還請道友助我無定陷空島王家一臂之力。」王薔薇目光清冷的看著陰雪歌:「為此,我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不等陰雪歌開口,王薔薇就開始講述發生在她身上的故事。

很俗套,但是也很悲慘,對於一個大家族的族長而言,更是絕對屬於恥辱的故事。

那是王薔薇剛剛年滿十六的時候,作為上一代無定陷空島王家家主嫡親的曾孫女兒,王薔薇本來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她更表現出了極強的天賦,修行速度比起王羚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名無意路過無定陷空島的聖族子弟,一眼就看上了王薔薇。他雖然只是某位天階鎮城城守的庶子,但是他是正兒八經的聖族子弟,而王薔薇呢?她是罪人後裔,她是散修家族的族人。

任何抗爭都沒有任何用處,王薔薇被那聖族子弟帶回自家府邸,肆意的玩弄了三年,其中她還有了身孕,卻被對方的未婚妻一付虎狼之葯打下。

「我就好像一頭喪家犬,被一腳踹了出來,被勒令返回無定陷空島,並且不許我再嫁人。」王薔薇冷漠的看著陰雪歌,好似在講述某個陌生人的悲慘遭遇一樣,傾訴著自己的故事。

「因為我是他玩弄過的女人,所以我不許再嫁人,哪怕我和某個男人稍微親近一點,我和我的家族,無定陷空島王家一脈,就會有滅頂之災。」王薔薇咬著牙冷笑道:「現在,我是巔峰金仙,而那人,依舊只是一個巔峰真仙而已。」

「從天賦資質上來說,我是九天之上的鳳凰,而他只是地下的一頭癩皮狗。但是我卻拿他沒有半點兒辦法。我出身散修家族,我的先祖,是被王氏聖族流放的有罪族人,我若是敢動那人一根手指,這就是對八百零三個聖族的挑釁。」

王薔薇深沉的看著陰雪歌:「所以,我需要一株開花的浮離無憂草,我要讓無定陷空島一脈返回本宗王家。以我的修為,我可以成為一座天階城池的城主,我可以……」

說到這裡,饒是王薔薇已經足夠冷漠、冷淡,她也已經說不下去了。她深深的看著陰雪歌,眸子里好似有鬼火在閃爍,燒得陰雪歌的身體都有點發痛。

陰雪歌看著王薔薇,目不轉睛的看著她深邃的、隱藏著無比瘋狂的雙眸。過了好半晌,他才端起茶杯,慢條斯酪豢冢骸笆樟撕么Γ自然就要辦事。開花的浮離無憂草,會有的。」

陰雪歌對自己充滿了信心,這時間,除了聖靈界的那幾位道祖,或許沒人比他更了解浮離無憂草。如果他都種不出一株開花的浮離無憂草,虛空靈界就不可能有浮離無憂草開過花。

「你是那種外冷內熱的人。」王薔薇『呵呵』笑著,笑聲中沒有半點兒笑意:「我看得出來,小道友,你是那種外冷內熱的人。如果我不說出我身上的故事,或許你會幫我,但是絕對不會全力幫我。利益,對你來說,沒有情感重要。」

坐在陰雪歌身邊的幽泉微微一笑,伸手拉住了陰雪歌的大手。

輕輕拍打著幽泉的小手,陰雪歌淡然道:「哦?你,能看得出來?好吧,我承認,我同情心。」

聳聳肩膀,陰雪歌晃蕩著二郎腿,滿不在乎的說道:「那麼,家主大人,我既然答應了幫你,你還想我怎麼樣呢?全力幫你,你指的是?」

王薔薇站起身來,她傾下身體,死死的盯著陰雪歌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越快越好,讓我儘快的得到開花的浮離無憂草。趕在他們完成任務之前,得到浮離無憂草,不給他們任何機會。」

陰雪歌眯著眼,看著這個從皮膚到骨髓,都被仇恨浸透的女人。

幽泉的手指動了動,輕輕的用指甲掐了一下他的掌心。她看著王薔薇,心中充滿了對這個女人的同情和憐憫。幽泉覺得,無論是前生在鴻蒙世界,還是轉世降臨元陸世界,她都是幸福的,因為有陰雪歌一直在身邊。

所以她對王薔薇感到了憐憫,擁有這麼強的力量,卻連絲毫反抗之力都沒有,任憑人踐踏、侮辱。這是一個可憐的女人,如果能幫她,那就幫幫她好了。

再說了,她也對王薔薇所說的那個人,充滿了厭惡。

那種垃圾貨色,還是將他挫骨揚灰,然後打得魂飛魄散,最後讓白玉子將他的骨灰都吞下去,讓他永世不得超生來得好。這種人渣,完全就是浪費糧食;他生活在陽光雨露中,對整個天道都是一種侮辱。

手指捏住了幽泉的纖纖玉指,陰雪歌沉聲道:「儘可能的,快?」

他明白王薔薇的意思,他們王氏聖族的本宗,給了他們三個家族三年時間完成歸宗任務。

震天聖王府的任務是煉製寶焰洞玄歸元丹,誰也不能保證王羚手下的煉丹師哪天走了狗屎運,突然就煉製出了一顆符合標準的丹藥。

斗戰聖王府的任務是殺死三千八百條弱水黑蛟,誰能保證哪天突然所有的弱水黑蛟都發了瘋,跑到一起開宴席,然後王戰狂走了狗屎運找准了地方,一人就殺死了三千八百條呢?

相反是王薔薇的任務,種出開花的浮離無憂草,這是沒有任何捷徑可言的任務。如果她不能在那兩個競爭者之前完成任務,那麼億萬年難逢的歸宗機會,就徹底和她無緣了。

「儘可能的快。」王薔薇深沉的看著陰雪歌:「我能許諾的,現在只是讓你擁有和我一樣的權利。但是等我無定陷空島一脈返回本宗后,我會讓你擁有更多的權力和利益。」

「哎,其實我只是想開個小雜貨鋪而已。」陰雪歌看著王薔薇,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但是誰讓我的光芒耀眼,誰都擋不住呢?」

王薔薇聽出了陰雪歌的言下之意,她重重的吐了一口氣,一下子坐在了座椅上,身體都好似癱在了上面。

店鋪的門口突然亂了一下,一個沙啞而傲慢的聲音傳了過來。

「家主,聽聞你找了旁人種植浮離無憂草?家主將老朽置於何地呢?」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