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武俠仙俠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章擊殺帶來的震動(2)

三界血歌

第二百六十章擊殺帶來的震動(2)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2日 03:44 [字數] 36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陰雪歌四平八穩的站在原地,他看著從高空俯衝下來的豪圖,冷漠的喝出了一個字,『死』!

離地百里的高空,青龍和豪圖重重的撞在一起,青光和黃光劇烈的摩擦溶蝕,豪圖的身體被強光迅速淹沒。他的甲胄不斷的顫抖著,黑色的甲胄上不斷噴出黃色瑞氣,但是不斷被青色光霞腐蝕,甲胄就一片一片的崩裂了下來。

青木之力在救人的時候,是那樣的溫柔溫和,充滿了生命生機。

但是當青木之力殺人的時候,他搖身一變化為青色的風雷之力,更有巨量毒素憑空而生。蘊藏了劇毒的風雷纏繞著豪圖,密密麻麻的雷霆瘋狂的衝擊著他的身體,順著甲胄的縫隙鑽了進去,不斷侵入了他的身體最深處。

豪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瘋狂的哆嗦著,他張開嘴,七竅中不斷的噴出黑色的毒血,然後被狂暴的雷霆轟成了黑色的濃煙飄散。

豪圖感到萬分的不解,這條青龍內蘊藏的大道法則,居然比他從王羚身上感受到的大道波動還要高深,還要玄妙。從王羚元神深處湧出的大道波動,豪圖多少能參悟一兩分出來,但是這條青龍體內的大道奧義,雖然已經攻入了他的身體,攻入了他燃燒中的元神,但是他居然一點兒都參悟不出來。

「聖……人么?」豪圖死死的盯著百里下方的陰雪歌。

陰雪歌抬起頭,微笑著看著豪圖。雖然他的修為還很弱小,但是他的底蘊卻決定了,弱小如他,也能擊殺金仙,無非是風險有點大而已。

但是什麼風險,比得上當年還是一顆種子的他,帶著無數流派嫡系傳人的生命烙印,遁入鴻蒙虛空逃難的風險大?面對金仙,最多是九死一生,而當年遁入鴻蒙,基本上那時候的陰雪歌自己都沒有苟存的希望。

「去死吧。」陰雪歌比劃了一個八字,手指沖著豪圖,輕輕的『啪』了一聲。

虛空靈界的人自然不會理解這個姿勢意味著什麼,但是白玉子和幽泉卻同時會意的笑了起來。

高空中,黃色光芒逐漸暗淡,最終青色強光取代了一切。一團直徑數里的青色光芒好似太陽一樣懸浮在半空中,天地間的青木靈氣不斷的被這團強光吞噬,然後冉冉化為一絲一絲的青木生氣,好似雨點一樣落下。

剛剛逍遙山的花草樹木,將自己的生命精氣獻給了青龍樁的龍魂殺敵,現在擊殺了敵人,掠奪了豪圖體內全部生命能量的龍魂,很慷慨的吞噬天地間的青木靈氣,轉化為草木所需的生氣化為雨水降落,十倍、百倍的反饋給逍遙山的所有植物。

逍遙山的各處苗圃中,所有的植物都開始瘋長,那些千年萬年的古木,驟然間腰圍就增加了好幾寸,樹冠也濃密了不少。那些已經凋零的花樹突然扭轉了季節,他們瘋狂的長出新的花苞,無比絢爛的綻放出了瑰麗的花朵。

尤其是那些道路旁、苗圃邊的雜草,那些古老宅邸院牆上的爬山虎之類的藤蘿,這些最為卑賤的植被已經徹底的癲狂了。原本半尺高的雜草,『嘩啦啦』的長到了一丈高下,那些濃密的藤蘿,則是猶如洪災泛濫一樣,一波一波的淹過了牆頭,在院子里、大街上厚厚的疊上了好幾層。

緊接著逍遙山的好多地方的街道上鋪著的條石一塊塊的被頂了起來,街道被弄得一團糟,這是地下的竹根在瘋狂蔓延,無數地方都有大腿粗的竹筍『』有聲的沖了出來,不僅破壞了街道,更把一些人的院牆和宅邸都被頂歪了。

更讓人無奈的就是,除了被豪門大家儲存在禁止森嚴的密室中的,其他的所有種子,包括日常食用的花生、大豆、葵花籽之類的玩意兒,也全部瘋狂的發芽生長。

好些藥店里的靈芝之類靠孢子繁衍後代的藥材變,密密麻麻的生出了無數的菌絲,然後就有一朵一朵稚嫩的葉片生長了出來。有些藥店儲存的靈芝數量過大,以至於他們的屋樑上、柱子上都同時綻放開了密密麻麻的靈芝嫩芽。

「我的個……乖乖1

逍遙山上下,所有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的人震驚的看向了陰雪歌。雖然他散發出的法力波動只是區區八品真仙境,但是整個逍遙山的一切異動,全都是他造成的。

逍遙山的所有植被都因為他瘋狂了,這是一種何等驚人的神通?

尋常仙人,就算修鍊的是青木一類的功法,他們也多是施展各種木遁術,可以用青木靈氣化為颶風梗或者乾脆就是凝聚乙木神雷擊殺目標。偶爾有些人對青木法則參悟得比較透徹的,他們對於藥草的性質了解得比較深刻,他們就成了最好的煉丹師或者藥草種植師。

但是逍遙山的大能們,也從來沒見過陰雪歌這樣的變態。不過是一件上品金仙器,他以弱勝強擊殺了金仙強敵不算,他居然還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這傢伙對青木法則的參悟,到底到了什麼境界?」逍遙山一位豪族門閥的太上長老歇斯底里的叫嚷了起來。他同樣修鍊的是青木功法,但是他自認為,他不可能做到陰雪歌這樣。

「這傢伙,他,他到底是什麼來路?給我徹查,徹查!再去打探一下,他可否會煉丹?或者,他培植藥草的能耐怎麼樣?」又一名豪族的族長明白了陰雪歌的潛在價值,他急忙向煞劑嗣令。

「他殺了豪圖啊,這樣的人,儘力拉攏,暗地裡也可以多多幫助一下。」這是和震天聖王府不對勁的豪門在動手腳了,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豪圖被殺,這是多麼賞心悅目的美妙事情?

逍遙山是一個純粹的弱肉強食的地方,你沒有實力,你就活該被人欺負。

陰雪歌擊殺了豪圖,這就證明他雖然修為不高,但是他的實力絕對比豪圖強,他在逍遙山,就應該得到相對應的利益和尊敬。一名金仙,在逍遙山絕對可以震懾很多人,甚至好些小家族的最強底蘊,也就是一名最普通的金仙罷了。

陰雪歌站在鸚鵡鋪門口,他手一招,青龍樁冉冉回復了原形降落下來,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

他感受到了四周的神識已經不再肆意的向自己的身上亂竄,而是很尊敬的,遠遠的離開了他的本體。那些遠遠觀望自己的人中,目光也充滿了敬意和善意;當然,也有人的目光中依舊充滿了惡意,但是這些惡意也被萬分謹慎的收藏了起來,再也不敢大咧咧的泄露在外。

這其中就包括了王拓疆、王一竹和王富。

王拓疆看向自己的目光很微妙,他的眸子里隱藏了很深邃的東西。

王一竹依舊對自己很仇恨,甚至那仇恨已經深入了骨髓中,但是他很謹慎的轉移了目光,再不敢讓自己發現他眸子里那猶如烈火一樣的恨意。

至於王富,這傢伙早就嚇破了狗膽,他的褲襠里濕漉漉的,顯然被嚇得尿了。

他不過是區區一個負責雜務的管家,他居然給聖王府招惹了一個金仙級別的強敵,這種失誤已經決定了他只有死路一條。王羚,絕對不會放過他這個罪魁禍首。

而引發了這些事情的何萬利,他早就不知去向。在陰雪歌一腳將豪圖踢飛的時候,何萬利就用最快的速度逃跑了,以他的修為,現在他估計已經逃出了數千里,而且他絕對不敢再回到逍遙山。

「恭喜,恭喜,震天聖王府似乎有了一個很強大的敵人,這實在是可喜可賀。」斗戰聖王王戰狂『嘎嘎』笑著,幸災樂禍的向王羚連連拱手道賀。

王羚的臉好似塗了砒霜一樣,慘白烏青的混在一起,看上去難看到了極點。

王薔薇則是第一時間衝到了陰雪歌面前,她冷著臉,眯著眼向陰雪歌打量了一陣,又環顧了一圈還在肆意生長的無數花草樹木,突然很淺的笑了笑:「道友可否會培植各種珍貴奇花異草?」

培植奇花異草?陰雪歌笑了,他看著王薔薇,絲毫不謙虛的挺起了胸膛吹噓道:「天下,沒有我種不好的奇花異草。」

簡直是開玩笑,本體乃鴻蒙世界樹的陰雪歌,天地間一切植物對他而言,就是最親密的小夥伴,什麼奇花異草能難得住他?

「浮離無憂草呢?」王薔薇的身體微微一哆嗦,迅速掏出了一顆形如蒲公英花傘的種子。細細的白色絨毛在輕盈的舞動著,輕柔的種子在王薔薇的手掌中載波載浮,無數迷離的光點不斷的從種子內流淌了出來。

這是一顆美輪美奐,宛如迷夢的種子。

陰雪歌伸手小心的碰了碰這顆種子,一縷極其微妙的神智波動迅速和他的元神碰觸了一下,他頓時明白了什麼是浮離無憂草,知道了這顆種子蘊藏了多麼奇妙的靈魂力量。

這顆種子若是能開花,他的花朵將是除了鴻蒙先天級的珍寶外,最好的寄託元神分身的靈物。他的花朵若是入葯,更能溫補元神,強壯元神本源,哪怕對道尊級的強者,都有著抵擋心魔、強壯元神的功效。

與此同時,陰雪歌也知道了,浮離無憂草盛開的模樣。

他手掌一揮,點點青木靈氣在他掌心浮現,淡淡的光幕中,一株奇異的靈草浮現,九團拳頭大小沒有實體,而是由純粹的靈魂力量凝聚成的花朵,正圍繞著靈草輕盈的轉動著。

「這是……」王薔薇欣喜如狂的看著陰雪歌。

「開花的浮離無憂草。」陰雪歌高深莫測的看著王薔薇:「你想要請我幫你培植這靈草?唔,難度很大,耗費也很大,而且,需要時間。」

「三年,三年內,只要給我一株開花的浮離無憂草,你就是我無定陷空島的首席客卿,享受的一切權柄等同於我1王薔薇死死的盯著陰雪歌,開出了她心中能承受的底線價碼。

王羚和王戰狂的臉色,同時變得極其的難看。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