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五十章城(2)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15日 00:29 [字數] 37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茶很香。

帶著白色絨毛,形如寶珠的茶葉在綠瑩瑩的茶水中上下翻滾,散發出的清香沁人心脾。輕輕的抿上一口,一縷熱氣直衝五臟六腑,瞬間轉化為仙力囤積在體內。

這是一號城的城主府大堂,陰雪歌等為首的仙人分別帶了三五個同伴坐在大堂中,城主司馬和兩個副城主、九個長老,同時誠惶誠恐的招呼著侍女,獻上了他們最好的藥茶。

茶水的藥力很強大,好幾個跟進大堂的仙人抿了兩口后就臉色一陣通紅,紛紛放下了茶盞。

一口茶水轉化成的仙力,就相當於他們手握極品靈石、苦修一個月得到的全部修為。這些仙人都是真仙二品、三品的修為,一天可以吸干十幾塊極品靈石。也就是說,這些茶水一口就相當於幾百塊極品靈石蘊藏的全部靈氣。

對於這些仙人來說,這樣的茶水對桑太大,如果喝多了,他們真可能被活活撐死。

邪血、寒竹道人這些修為強橫的首領勉強堅持著將一盞茶水喝下去后,頭頂都有絲絲熱氣冒了出來。他們紛紛放下茶盞,謝絕了那些侍女為他們續上茶水。

見鬼了,這種藥茶的效力太強大,就算是高階金仙都能用它輔助修鍊,對於區區真仙而言,這些《茶水更像是害命的毒藥,而不是增進修為的靈藥。

司馬和司馬文等人心情極其忐忑,他們畏懼的看著邪血一行人,唯恐自己做錯了什麼讓他們不滿意了。這些藥茶,已經是他們能拿出來的最好的茶葉,為什麼這些凶神惡煞只是喝了一杯,或者乾脆抿了兩口不喝了呢?

只有陰雪歌、幽泉和白玉子三人根基雄厚。底蘊強大,他們一盞接一盞的喝著茶水,絲毫不見停頓。

一時間大堂內就聽到白玉子大呼小叫的聲音:「妞,給大爺我滿上。」

「喂,妞,看看幽泉大姐的杯子空了。趕緊滿上啊1

「嘖嘖,妞兒,你們反應太慢了。沒看到這裡杯子又空了?得了,把茶壺放這兒吧,順便,這種茶葉還有多少,給大爺咱們包上三萬斤1

陰雪歌微笑著接過侍女遞過來的茶壺,慢條斯理的將壺中茶水一飲而盡,就連茶葉都吞了下去。滾滾熱浪在體內沖盪。不需要運功轉化,所有藥力都完美的化為和自己屬性契合的仙力,迅速囤積在身體中。

這種感覺,比吞咽那些千年、萬年的靈藥效果強大得多。那些靈藥當中,免不得有些藥渣、葯毒需要用真火煉化,這茶水可是半點兒渣滓都沒有,半點兒毒性都沒有,轉化成的仙力純凈無瑕。實實在在是一等一的好寶貝。

所有人都獃獃愣愣的看著他,連續八壺茶水下肚后。陰雪歌體內仙力劇烈的波動著,他頭頂一縷熱氣衝出,一股微弱的氣息向外一放,然後迅速向內一收。

他體內的仙力膨脹了一倍以上,而且仙力沾染的大道氣息也濃郁了許多,仙力的品質比剛才強出了數倍。藉助這種藥力驚人的藥茶。陰雪歌很輕便的突破到了真仙八品境界。

「怪物。」邪血咬著牙自言自語。

「混賬東西,他怎麼能承受這麼大的仙力衝擊?」寒竹道人嫉妒到了極點,陰雪歌能同時服下這麼多茶水,可見他的仙體強度和根基底蘊都比自己強了數百倍、數千倍,這是何等驚人的差距?

「我。我一定得殺了他。」樂悠悠怨毒的看著陰雪歌:「幽泉,一定是我的。」

面容清,雙眼有點鼓起來,眼珠轉動時精光四射的司馬勉強笑著向陰雪歌行了一禮:「恭喜,恭喜,哈哈哈,敢問木先生對我們這奪天造化茶還滿意么?哈哈,我們神眷之地這茶葉每年的產量也就是……」

陰雪歌揮了揮手,打斷了司馬的話,很是霸道的說道:「不管你們神眷之地每年產量多少,臨走全給我包上。不只是你們這座城,其他城裡面的所有庫存,全都給我包上。」

司馬扯了扯嘴角,連聲稱是,他回頭看了看大堂牆壁上掛著的一面明鏡,那面鏡子正散發出淡淡的光芒。乾咳了一聲,司馬肅然向陰雪歌行了一禮,正要說話的時候,陰雪歌再次打斷了他的話頭。

那面鏡子造型古樸厚重,三丈見方、厚達一尺,鏡面朦朦朧朧的被一層氣蓋著,看不清人影。但是陰雪歌一進大堂,就感受到了鏡子里散發出的若有若無的法力波動。

「那邊,有你們神眷之城和其他城池的城主、長老們看著吧?既然大家都能看到這裡的情況,那麼我也就不嗦了,我們這次來,並不是要對你們做什麼,我們只是想要——求財1

陰雪歌擺出了一副綠林豪強的嘴臉,大咧咧的翹起二郎腿,雙手把玩著精巧的藍花瓷茶盞:「求財,你們能聽懂我的話吧?庫房中的靈藥靈草,和奪天造化茶類似的奇珍異寶,還有城外的男女青壯,你們能給出多少?」

司馬、司馬文等人眨巴著眼睛,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中。很顯然,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接這個話題。

雖然是城主,雖然是長老,但是他們這些城主、長老除了修鍊和生孩子,一點兒行政能力一點兒應變經驗都沒有。以前就算城中有居民起了糾紛相互口角,這種事情也都是堡壘中的衛兵幫他們解決的,他們真的是一點兒處理問題的經驗都沒有。

他們也知道,其他城池的城主和長老,正通過每個城主府的大堂中都有的通訊寶物看著這裡呢,和陰雪歌這些外來人談成什麼條件,最終是個什麼結果,一切罪責可都在他們身上。

沉甸甸的壓力啊,讓他們愁腸千轉的壓力,司馬、司馬文都不敢開口說話了。

邪血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他拔出一柄不過巴掌大小精光四射的血色彎刀。慢條斯理的修飾起自己的指甲。雖然對陰雪歌很有點敵視,但是邪血知道,現在是大家一致對外、敲詐勒索神眷之地土著的大好時機。

這個時候,大家必須同心協力,從這些不知所以然的城主、長老手上敲詐出最大的好處來。

但是敲詐必須有個極限,不能真的惹毛了這些老怪物。這些傢伙雖然沒有任何實際戰鬥力。可是他們的修為放在那裡。真箇惹毛了他們,萬一有哪個老怪物發飆,就和葯田中那個突然臨時突破的大漢一樣給他們來一下狠的,他們這點人還不夠一個聖人一巴掌拍的。

手指輕巧的轉動著彎刀,邪血淡然說道:「我們不貪心,但是,我們辛辛苦苦按照長輩流傳下來的傳說,找到了這處神眷之地,你們多少要放點血。起碼我們的車馬費你們要給足了。」

司馬駭然道:「你們……長輩流傳下來的傳說?」

寒竹道人笑著補刀道:「沒錯,我們長輩很久很久以前,就給我們這些小輩說過,世上有一處神眷之地,那裡四季如春、風調雨順、土地肥沃、物產豐富,有一個隱世家族找到了神眷之地,藏在了裡面,避開了外界無限的刀光血影。」

輕嘆了一聲。寒竹道人陰沉著臉看著司馬說道:「我們就找啊,找埃找啊,找了好多好多年,才找到這裡。我們花費了這麼多的時間,這麼大的力氣,你們覺得,要給我們多少東西。才能讓我們離開呢?」

樂悠悠雖然紈,但是他不蠢。敲詐勒索、欺男霸女的事情做多了,他也就有了豐富的經驗。

他站起身來,慢慢的繞著碩大的大堂轉了一圈,輕聲冷笑道:「這種洞天福地。我們既然來了,為什麼要離開呢?其實殺光這裡的所有人,把這塊地皮圈佔成我們的地盤,嘿嘿,這也是好事一樁埃」

司馬、司馬文和其他幾個副城主、長老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他們同時抬起頭來,不知所措的看著大堂牆壁上掛著的銅鏡。過了一盞茶時間,銅鏡內光芒一閃,露出了一個銀髮、銀須,頭髮和鬍鬚都有好幾尺長,猶如亂麻一樣纏繞在一起,整個臉上就只能看到一對兒碧綠眼眸的老人。

「老夫司馬宙,乃神眷之城的城主。」老人嘆了一口氣,攤開手說道:「我們神眷之地的衛兵,是你們殺的?」

想起了那些明顯是因為某種禁制發動,驟然間魂飛魄散的衛兵們,陰雪歌眯了眯眼睛,很是高深莫測的說道:「我們,還沒有這個實力。那些衛兵實力很強,是我們長輩下的手。」

司馬宙沉默了一陣,眸子里碧光閃爍的他沉聲道:「你們長輩?可否和我們見個面?」

邪血、寒竹道人、樂悠悠等人同時閉上了嘴。開什麼玩笑,他們背後的長輩么,他們宗門在虛空靈界最強的長輩也就是金仙巔峰的實力,真把這些長輩叫過來,萬一被這些老傢伙看破了虛實,不是自己找樂子么?

而且他們的長輩來了這裡,神眷之地的好處就要被他們分走一大塊,誰會蠢到做這種事情?

陰雪歌沉吟了片刻,他掏出了十方超度,將自己全部仙力都注了進去。

十方超度宛如一朵蓮花緩緩綻放開,一團強光在他手上開放,光芒籠罩的範圍內,時間、空間、一切的天地法則都被扭曲、被消泯、有一種萬物重歸混沌的恐怖氣息在縈繞。

「失禮了,這就是我家長輩賜下的寶物。」陰雪歌淡然一笑,他看了看司馬,手一指十方超度就輕輕的印在了他的身上。

司馬悶哼一聲,他身體一晃,連續向後倒退了數十步,一頭撞在了牆壁上才停下了腳步。

他的左肩以下,一條手臂消失得無影無蹤,從未感受過的劇痛讓他嘶聲哀嚎起來,兩行熱淚滾滾而下,氣急敗壞的咆哮著:「為何是老夫?你為何不打他們?」

司馬文和其他兩個副城主、八個長老急忙後退,一個個萬分驚恐的看著陰雪歌。

「司馬宙,你覺得,就我剛才這一擊,可以換多少好處呢?要麼讓我們滿意,要麼,我們就屠光神眷之地的所有人。」

體內賊去樓空,陰雪歌強笑著看著鏡面中的司馬宙。未完待續……R129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