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五十章城(1)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14日 18:14 [字數] 34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把到處亂跑亂叫的人收攏起來,花費了大概小半刻鐘。,

隨後是樂悠悠等人燃燒了幾道法符,一通賭咒發誓加破口大罵后,動用了壓箱底的保命仙符,已經逃得無影無蹤的幾個人,也在兩個時辰后汗流浹背的全速飛了回來。

既然已經確定,這位道尊級別的恐怖大能,不是一頭吃人的猛虎,而是一頭看似龐大實則溫柔的貓兒,還有逃跑的必要麼?這裡有無數靈藥,有無數價值極高的奴隸,就這麼逃跑實在是太可惜了。

所以那幾個已經遁出了好幾萬里地的傢伙,在接到樂悠悠他們的傳訊后,也火燒屁股一樣的跑了回來。

兩千多人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十幾支隊伍,頗為雜亂的簇擁著,或者說挾持著司馬文,向著視野中最近的那座城池行了過去。

司馬文,也就是樂悠悠、雲覺和尚、寒竹道人,加上白玉子和幽泉都無法奈何他的那個中年人。他是距離眾人最近,也就是距離進入山腹的甬道最近的那座城池的九長老,在他頭頂上,還有一個城主、兩個副城主和八位長老。

等待那些逃跑的人跑回來的這段時間內,陰雪歌用幾個生得最醜陋的血海夜叉做道具,一通威逼利誘、恐嚇謾罵后,終於從司馬文嘴裡掏出了好些有用的東西。

山腹中的這一片空間,被司馬文他們稱之為神眷之地。用司馬文的話來說,神眷之地之外的地方,是豺狼虎豹、妖魔鬼怪橫行的蠻荒之地,他們的先祖為了逃避滅門之禍,帶著族人逃入了這裡,從此繁衍生息。開闢出了一片祥和樂土。

說道『豺狼虎豹、妖魔鬼怪』的時候,司馬文看陰雪歌他們的眼神都有點不對勁了。但是在幾頭血海夜叉的威嚇下,他乖巧的繼續竹筒倒豆子一樣,將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吐了出來。

神眷之地,有都城一座,大小城池三百六十。每一座城池下面,少的有上千個鎮子數萬個村莊,多的則是管轄著數千個鎮子十幾萬個村子。

都城的名字,就是神眷之城,而其他的城池沒有名字,只有編號,比如說司馬文所屬的城池,就被編為一號城。無數年過去了,也沒人對這個編號有什麼異議。也沒人說要改個名字什麼的,反正大家習以為常的,就一直使用著這個有點古怪的稱呼。

神眷之地四季如春,土地肥沃、物產豐富,葯田中的靈藥無數,山林中的獵物無數,河流中的魚兒無數,田地里出產的稻米、小麥之類的作物也是無數。在這裡的所有人都沒有任何的生存壓力。他們只要按部就班的,按照先祖制定的規矩快快活活的活下去就可以了。

在這裡。所有人一出生就已經確定了他的社會位置。

你的祖先是打漁的,那你就安心打漁;你的祖先是砍柴的,你就安心砍柴;你的祖先是在城中酒樓里跑堂的,你就努力的端盤子、擦桌子、招待客人就可以了。

一切都井井有條,你的先祖是做什麼的,你就是幹什麼的。而你的兒子、女兒、孫子、孫女,世世代代的子孫後代,都會繼承你的工作開開心心的活著。

你不需要有什麼非分之想,這裡也沒有出人頭地的說法,沒有戰亂。沒有動蕩,社會階層的劃分也是含糊不清。反正有一份工作讓你做,讓你不至於太無聊,除了修鍊之外,讓你還有點消遣的事情,這也就夠了。

在這裡,唯一可以讓你顯得與眾不同的,就是當你的修為突破瓶頸,達到司馬文如今的境界時。

像司馬文,本來只是一號城一個普通的小地主,家中雖然薄有產業,但是和其他人比起來也相差不大。但是當他某一日突然開竅,突破了傳說中的『神境』后,他就立刻被提拔為一號城的九長老,一夜之間,他家中的產業就膨脹了數百倍,讓他擁有了巨量的修鍊資源隨意揮霍。

但是這個長老的頭銜也就是這麼點用處,除了更多的修鍊資源外,其他的實權並不大。

一個城主,兩個副城主,九個長老,他們除了日常的吃喝拉撒,以及必須的繁衍後代的運動外,他們絕大多數時間都用來修鍊、修鍊、修鍊,無休止的修鍊。

神眷之地沒有青樓,沒有賭場,沒有外界那些風花雪月的場所,也沒有走馬遛狗的紈。所有人除了完成自己先祖傳承下來的那份活計外,除了必須的繁衍後代的運動外,所有人的首要任務就是修鍊。

這裡不愁吃喝,沒有風霜雨雪,沒有戰亂動蕩,這裡是和平、寧靜、幸福的神眷之地,只要按照先祖傳承下來的功法不斷的修鍊就可以了。葯田中有的是千年、萬年的靈藥,有這些靈藥輔助,他們修鍊的速度都很快。

陰雪歌很不解的問司馬文,他們修鍊的目的是什麼,他們到底為什麼修鍊。

而司馬文對此的答覆很傳奇——他們修鍊的目的么,就是通過神靈的挑選,成為他們信奉的神靈的神侍。每隔一百年,神眷之地都會有一批城主、長老或者下面的精英被神使帶走,接受神靈的挑眩

有些人一去不復返,他們已經成為了尊貴的神靈的近身侍衛。

而有些人會返回神眷之地,但是他們都變成了呼風喚雨、威能無窮、擁有各種神奇力量的衛兵。他們駐紮在那些大大小小的堡壘中,守衛著整個神眷之地的安全。

說到這裡的時候,司馬文的臉色再次變得極其的怪異,焦慮和恐懼在他的臉上醞釀成了極其苦澀的表情,他不時的向陰雪歌偷瞥一眼,好像一隻見到了老虎的貓,渾身都充斥著緊張和絕望。

陰雪歌能理解他的緊張和絕望。

和平了無數年的神眷之地,從沒有爆發過戰亂和動蕩的神眷之地,所有的衛兵突然在一夜之間死絕了。然後是他們這些外人闖了進來,他們從傳說中滿地都是豺狼虎豹和妖魔鬼怪的外界闖了進來。

誰也不知道司馬文他們的先祖給他們留下了什麼樣的遺言,估計都是一些恐怖的傳說故事。所以司馬文這個距離最近的一號城、實力最弱資歷最淺的九長老被丟了出來,被逼來和他們接洽。

結果就是,司馬文被他們嚇了個半死,而陰雪歌他們也被司馬文嚇了個半死。

由此也可以推斷,司馬文他們實在是沒有任何勾心鬥角的經驗,也沒有任何的江湖閱歷。分明是陰雪歌他們拿他沒有半點兒辦法,但是司馬文居然依舊呆愣愣的只知道哭喊求饒!

換成外界任何一個合格的仙人,當他發現敵人的攻擊完全無法傷損自己分毫的時候,他早就歡天喜地的拔劍而起,將這些『孱弱』的敵人全部幹掉。

司馬文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很多,比如說他們信奉的那個神靈,就是指點他們先祖逃入神眷之地的恩人啊;他的神使是多麼的威力無窮,有各種神奇的力量啊;他們每隔一百年,就會向神靈獻上無數的靈藥靈草啊;還有他們挑選精英去接受神靈的挑選時,還會額外奉獻數量龐大的美貌少女等等。

綜合司馬文的話,陰雪歌對這所謂的神眷之地只有一個評價——這就是一個養豬場,司馬文他們,就是那個所謂的神靈圈養的大肥豬,每隔百年,就是一次收穫的季節。

讓他不解的是,這個所謂的神到底是誰?

司馬家的那位先祖司馬如水么?他沒有這麼做的必要,整個司馬家都處於他的絕對掌控下。

司馬家的哪位聖人么?他這樣做是想要幹什麼呢?秘密積蓄力量,推翻司馬如水的統治么?

但是這些空有修為,沒有任何戰鬥力的大肥豬,他們有什麼用呢?

嗯,也不能說他們就沒有任何的戰鬥力,司馬文說過,那些去參加神侍挑選的人,會有一部分回到神眷之地,成為呼風喚雨擁有各種神奇力量的衛兵。

但是這些衛兵回到神眷之地后,就會駐紮在各處堡壘中,再也不和普通人接觸。甚至是他們的爹娘、兄弟姐妹等,他們再也不會和他們有任何的接觸。

衛兵和普通人,他們之間有著一重厚厚的鐵幕,將他們隔絕成了兩個獨立的世界。

而且司馬文也無意中提起過,他曾經看到過幾次駐守在一號城的衛兵成群結隊出動的場景。他們離開了一號城,離開了神眷之地,不知道出去做了什麼。

這些衛兵回來的時候,身上都有著刺鼻的血腥味,好些人都缺胳膊斷腿的,還是司馬文帶著醫師,幫他們重新續上了胳膊腿兒。而司馬文的所見所聞,更是堅定了他和其他人對先祖遺言的信任——外面的世界,果然是妖魔鬼怪無數,這些強大的衛兵都傷成了這個樣子回來。

至於說所謂的神使么,司馬文見過好些次,那個神使沒有具體的形體,他就是一團朦朧的虛影,或者是一團朦朧的光。但是司馬文從神使的口音中聽得出來,神使不是一個人,而是好幾個人。

花費了兩個多時辰,從司馬文嘴裡詢問了大量信息后,一行人簇擁著他,很是順利的進入了一號城。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