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四十九章無敵(2)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14日 11:45 [字數] 36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雲羅、圓真、明覺、明悟一眾和尚手足無措的圍住了雲覺,急忙掏出佛門秘制的各種藥膏給他厚厚的塗抹上了一層,又把各種救命的仙丹妙藥不要錢一樣給他灌了進去。

佛門和尚一般都是醫道聖手,他們七手八腳的幫雲覺和尚將手臂上的碎骨紛紛歸位,將所有碎裂的肌肉和經絡都重新拼湊好,然後一道佛光打下去,將所有拼湊起來的肌肉、骨骼、經絡都死死的固定住了。

忙完了這一切,這些和尚這才茫然的看向了軟在地上嚇得呆愣的中年男子。

這個傢伙,好硬的腦袋。他的頭顱,還是血肉之軀么?這個傢伙,這個傢伙……和尚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畢竟是雲覺和尚操起禪杖去打人,結果人家根本沒有還手,就被反震之力傷成這樣,他們根本沒臉去指責人家。

邪血、寒竹道人等一眾頭領也呆住了,樂悠悠的金仙器粉碎,已經足夠驚人。雲覺和尚全力一擊,居然傷得自己差點沒死掉,這,這,這話是怎麼說來著?

中年男子帶來的護衛齊聲驚呼,好幾個人同時嚇得軟在了地上。一名身材最高大,顯然是護衛頭子的壯漢緊握著佩刀,哆哆嗦嗦的沖著陰雪歌大吼起來:「休……休要傷人……有話,有話好好說……想要傷我們老爺……非得,踏著我們的屍體……過去1

『擦』一聲,這壯漢緊張過度,五指狠狠一用力,佩刀的刀柄發出不堪重負的呻吟,被他一把捏成了粉碎。沉重的刀身墜地,深深的插進了花田的土壤中。

壯漢的臉僵住了。他看著手上刀柄的碎片,半天沒回過神來。

這是很引人發笑的一幕,但是沒人笑得出聲。壯漢和他的夥伴們是被嚇壞了,但是陰雪歌他們,他們同樣也是被嚇壞了。雙方心裡都是一陣陣的發,卻都不知道該如何收場才好。

中年男子渾身汗出如漿。他手舞足蹈的大叫起來:「阿虎……你,你一定要保護老爺我……回去,回去給你加工錢……你不是想要大夫人房裡的小翠么?我做主,把小翠嫁給你,老爺還給她一筆豐厚的嫁妝1

雙腿戰慄的壯漢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了無窮盡的勇氣,他搶過身邊一個護衛手上的佩刀,虎虎生風的胡亂揮動了幾下:「老爺,阿虎今天這條命,就丟在這裡了!誰也別想傷您一根毫毛1

陰雪歌眨巴著眼睛。很無奈的看著阿虎。

他們倒是想要把這個中年男子千刀萬剮呢,但是他的身體這麼結實,倒是能傷得了他才行啊!

總歸有不信邪的人,白玉子飛身而起,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身體驟然膨脹成了一個直徑百丈的圓球。『砰』的一聲,好像有數千張床弩同時激發一樣,他渾身龍鱗『嗖嗖』有聲的激射而出。無數龍鱗劃出一道道弧線,宛如飛鳥投林一樣向中年男子的身體射了過去。

「龍爺就不信。你這傢伙真的是刀槍不入么?」

密集的炸裂聲不斷響起,白玉子如今功候大進,得到了前世血鸚鵡的本體融入身軀后,他的身體每時每刻都在不斷的強化。此刻他的龍鱗堅硬程度比前些日子何止強了百倍?他的龍鱗若是送給那些煉器宗師,都可以充當煉製金仙器的上好材料了。

放在外面,他隨意一片龍鯉。都可以輕鬆的切開一座大山。

但是所有龍鱗碰到中年男子的身體后,無一例外都炸得粉碎。中年男子身上的綢布長衫被切得稀爛,露出了他白皙猶如羊脂玉,線條流暢,帶著一抹自然天韻的美妙身軀!

一個中年男子的身體。居然給了陰雪歌他們無比的震撼和衝擊。他的身體美輪美奐,沒有絲毫的瑕疵,好似天地間所有的鐘靈琉秀之氣都匯聚在了他的身上,每一抹線條都給人驚心動魄的美感。

陰雪歌深深的凝視著中年男子的身體,他的身軀帶給了他太大的震撼。他身上的每一塊肌膚,每一處輪廓,都蘊藏了神秘不可測的天道妙理。甚至是他身上每一塊肌肉的分佈,乃至他的乳-頭和肚臍勾勒出的那個三角形的每一個角度,都帶著無比曼妙的玄理。

在這一瞬間,陰雪歌徹底相信了,這傢伙真的是比同道尊的聖人!

唯有體內凝聚了天地大道,和天地無比契合的存在,才可能擁有如此完美的身體。

中年男子的一張老臉變得通紅,他狼狽的雙手捂住了下體,歇斯底里的朝著白玉子怒吼起來:「不是人的東西……你焉敢……焉敢如此欺辱老爺我?你,你,老爺我……不好男風,你,你……」

他的喉嚨里一陣『咯咯』直響,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稀奇古怪的地方去了,他的臉瞬息間紅白不定的變換了無數次,一雙眼珠隱隱泛白,看樣子就要昏厥過去一般。

如果他真的暈了過去,或許他將成為三界永久的傳說——一個道尊境的聖人,因為衣服被人扒光了,硬生生『嚇』得暈了過去!

白玉子氣喘吁吁的吐出一口長氣,渾身龍鱗射出的他狼狽不堪的盯著中年男子,嘴角急驟的抽搐著。

十八團青藍色幽光直衝高空,一個盤旋后,滄海明月珠帶著可怕的海嘯聲從高空墜落,筆直的轟在了中年男子的頭頂上。中年男子再次嚇得嘶聲慘嚎,他雙手捂住頭,宛如鴕鳥一樣崛起屁股,將腦袋埋在了地上。

『咚咚』巨響,滄海明月珠絡繹炸開,炸成了漫天水霧飄散。

幽泉的臉色微微一白,她輕哼了一聲,雙手一拍,水霧迅速向內一收,滄海明月珠再次凝聚成形。她回頭向陰雪歌看了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他身體太結實,我的寶貝。打不動哩。」

青蓏身體一閃,猶如鬼魅一樣出現在中年男子身邊。腦袋埋在地上的他成了最好的靶子,青蓏猶如在家中劈柴一樣,掄起一柄萬兵門鍛造的金仙器級的大斧,狠狠的劈在了他的脖子上。

斧刃快要碰到中年男子身體的時候,青蓏很聰明的鬆開了雙手。就聽得一聲巨響。這柄蒙虎親自鍛造,耗費了無數五金精髓的上品金仙器,居然被硬生生震成了七八塊高高飛起。

殘破的大斧碎片內所有仙法禁制全部崩潰,碎片閃過一抹強光,驟然化為一座座金屬小山沉甸甸的落了下來。地面輕輕的搖晃著,這些大斧碎片落在地上,壓碎了大片靈草靈藥。

「道爺,還真不信邪了1寒竹道人怒嘯了一聲,他雙手一拍。抽出一根通體漆黑,表面隱隱可見暗紫色斑紋的竹杖,帶起一道怪嘯聲就向中年男子的身體抽了下去。

竹杖出手迎風一晃,就驟然變成了數千萬條密密麻麻的竹影。竹影和竹影之間陰風呼嘯,無數風刀風劍激射而下,化為一片朦朧的黑色銳氣將中年男子籠罩在內。

風刀風劍繞著中年男子的身體一陣瘋狂的劈砍絞殺,中年男子嚇得怪聲尖叫,兩行淚水滾滾而下。但是無數風刀風劍不斷的在他身上崩解粉碎。突然間一聲悶響傳來,寒竹道人吐出一口鮮血。踉蹌著向後連退了好幾步。

他的那根竹杖本體沉甸甸的打在了中年男子的身上,和前面的所有法寶一樣,竹杖也碎成了無數渣滓,狂風一吹,頓時渣滓都飛得無影無蹤。

寒竹道人瞪大了眼睛,獃獃的看著自己的本命仙器就此灰飛煙滅。這是他師尊搜集了聖靈界有名的十八種仙竹。耗費了無數苦功為他煉製的金仙器。這寶貝擁有極大的進化潛力,如果寒竹道人功候足夠,竹杖甚至有進化為道器的一絲可能。

但是這件異寶還沒煥發出應有的光彩,就這麼毀掉了,徹底的毀掉了。

「我。我……」寒竹道人元神受創,心理上也接受不了自己的本命仙器崩毀的可怕現實,他身體瞅了瞅,一口逆血堵住了嗓子眼,翻著白眼仰天昏厥了過去。

又是一陣大亂,十幾個苦竹觀的弟子狼狽的圍住了寒竹道人,各種救命的仙丹妙藥同樣是不要錢的一樣給他灌了下去。

中年男子哆哆嗦嗦的抬起頭來,他徹底被嚇壞了——陰雪歌這群凶神惡煞,怎麼一見面就喊打喊殺的?從未經歷過任何風波險阻的他,從本性上而言,就是一個富貴老財主,何曾見過這種打打殺殺、口吐鮮血的場景?

他看著陰雪歌,聲嘶力竭的尖叫起來:「我只是城中普通長老,城裡能做主的城主和其他長老都沒露面哩。他們的身家都比我多出何止十倍?饒了我罷,要搶劫,搶他們去呀!他們身家豐厚,而且好幾個人的孫女當中,很有幾個傾城國色,無論劫財劫色,找他們吧1

淚如雨下,渾身抽搐戰慄,中年男子哭得眼眶通紅,如果不是懼怕血海阿修羅龐大的身軀,他早就撲到陰雪歌腳下抱著他的雙腿哭喊求饒了。

他恨極了城裡的城主和其他地位比他高的長老,憑什麼要他來面對這群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凶神惡煞?憑什麼?不就是因為他資歷最淺,最好欺負么?

陰雪歌等人也想哭,所有人都想哭。

這傢伙刀槍不入,水火不浸的,他自己嚇得要死,但是他還沒弄明白么?陰雪歌他們,根本拿他沒有半點兒辦法啊!

金仙器都傷不到他一根頭髮,你讓陰雪歌他們如何是好?

沉默了許久,陰雪歌乾笑道:「或許,我們可以換個和平點的法子解決眼前的事情?」

中年男子呆了呆,然後開心的笑了:「沒錯,沒錯,和平點好,和平點好啊1

「諸位貴賓,你們想要什麼,只管說,只管說啊!只要是我們拿得出來的,都好商量,都好商量呀1未完待續……R129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