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四十五章內耗(2)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11日 13:03 [字數] 371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其他人也都圍了上來,一個個目光炯炯的看著雲羅和尚手上的金色玉瓶。

人群中有竊竊私語傳來,好些人都對三聖鑄體丹動了心。原本聖靈界的仙人根本不知道三聖鑄體丹的存在,但是自從大雷音寺的那位先輩繳獲了一顆后,這種靈丹的美名也就傳遍了整個聖靈界。

一步登天的機會,這真的是一步登天的機會。

只要服下一顆三聖鑄體丹,在虛空靈界只要不招惹到聖人,幾乎就再無隕落的風險。仙體力量直接提升到金仙境,在虛空戰場歷練百萬年,也沒有比這更好的收穫了。

而這裡,有整整五十四顆三聖鑄體丹!

人心各異,哪怕在場的百多個道門、佛門的弟子,都是雲羅和尚邀約的『可靠』的夥伴,他們也一起經歷了好多場戰鬥,但是陰雪歌依舊從好些人眼睛里,感受到了瘋狂的貪婪和惡毒的殺意。

他一把抓過雲羅和尚手中的藥瓶,將他們塞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中。

人群中同時有粗重的喘息聲傳出,陰雪歌雙眸一翻,身邊血光奔涌,數十名實力已經達到了真仙境巔峰的血海生靈迅速從血光中沖了出來。喘息聲驟然停止,陰雪歌冷笑著,向那些眸子里閃爍著惡念的人一個一個的看了過去。**

「三聖鑄體丹,好東西,大家都想要?」

「想過沒有,這種寶貴的丹藥,為什麼聖族會把他們放在庫房中沒有帶走?甚至我們攻破了這麼多城池,秘庫中的資源,他們一點兒動過的痕都沒有?」

「聖族族人撤退了,但是秘庫中的寶物全部保存得好好地。他們蠢么?帶走這些東西。很費事么?不要說那些聖族,明和、明覺,你們隨便一個缽盂,也可以裝走這座秘庫中的所有吧?」

大覺寺的明和、明覺和尚呆了呆,然後深深點頭,雙手合十長頌了一聲佛號。

佛門弟子畢竟禪心穩固。在場的數十名佛門弟子同時回過神來,他們額頭上不由得冒出了大片冷汗。

緊接著那些修為深厚的道門弟子也都清醒過來,他們用袖子擦了擦額頭,一個個心有餘悸的大聲咒罵起來:「該死的聖族,他們這是兩桃殺三士,想要我們為了這些寶貝自相殘殺?」

陰雪歌看著這些人冷笑道:「這麼多的奇珍異寶,嘿嘿,只要有一個人起了貪戀,我們一旦爆發衝突。還有幾個人能活著?我們這裡還好,大家都是好朋友了,而且人少,東西足夠分,所以沒有動手。」

回頭看了看秘庫大門,陰雪歌冷聲道:「但是其他地方,其他那些上千人、上萬人的隊伍,他們那邊搞不好已經是血肉橫飛。打得頭破血流了。」

雲羅和尚長嘆了一聲佛號:「我佛慈悲,這些虛空戰場的魔頭果然狠毒。他們在戰場上失敗了。但是他們還留下了如此毒計暗算我等。無數座城池秘庫中的收穫……或許,或許就連……」

雲羅和尚的話沒說完,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

這麼多秘庫中堆積如山的財富,或許各處仙城的那些金仙大能,都會為了這些寶貝大打出手。搞不好死傷幾個金仙,他們身後的宗門都會為此關係破裂。進而爆發一場大戰。

司馬一族在這次的大戰中徹底失敗了,但是他們留下的暗手,卻無疑是一顆大炸彈,隨時可能炸得一百多座仙城粉身碎骨。

「我木道人以本命元神起誓,不會對這些三聖鑄體丹有任何窺覷之心。」舉起右手。咬破舌尖,陰雪歌發下了惡毒的血誓:「前面還有無數城池等著我們接收,裡面或許還有三聖鑄體丹或者其他更寶貴的收穫,我發誓,絕對不會有任何私心攜寶逃遁。」

「所有寶物,所有參與的道友,都將按照功勞大小合情合理的分配。在此之前,如有任何異心,天誅之,地滅之。」陰雪歌看著在場眾多道友森然道:「諸位,切不可為了些許小利,誤了大道之心。」

雲羅和尚高呼了一聲佛號,同樣以大雷音寺開山祖師的名號,發下了惡毒的血誓。他同樣發誓在這次的行動中,不會有任何私心,不會因為任何寶物而對同行的道友作出任何不利的舉動。

有了兩人帶頭,一百多人紛紛歡顏大笑,也都發下了同樣的血誓誓言。

有了這些誓言,一行人相互之間的關係卻又親密了許多。

各種神通秘術,各種法寶法器齊齊施展,這座天字鎮城秘庫中的所有寶物被席捲一空,城內所有的貴民和城外的大批葯奴、礦奴都被搜刮乾淨后,一行人丟下這座城池,向著下一個目標趕去。

兩個月後,一行人來到了一處極其偏僻的地域。

這裡已經是司馬一族放棄的領地邊緣,周圍只有十幾座地位最低、實力最弱的衛城,而且相互之間距離極其遙遠。同時這裡距離另外一個聖族的領地,更有著極其漫長的距離,就算是金仙全力飛行,也要好幾個月的時間才能抵達那個聖族最近的衛城。

陰雪歌等人趕到的時候,周邊的十幾座衛城已經被掃蕩一空,不僅城內有價值的東西都被搜刮乾淨,就連城池下方的靈脈,也都被人用大神通強行抽走封櫻

這些衛城已經徹底成了廢墟,就連重建的價值都不大了。

一行人四處搜尋了一番,正要打道回府,返回白虎仙城休養,遠處山嶺中突然有數十聲雷暴身傳來,緊接著一道驚天血虹筆直的衝上高空,衝上百里高空后,一個轉折,就朝著陰雪歌他們這邊飛了過來。

這分明是有人動用了大能製造的逃命仙符,施展精血燃燒之術逃命。

血虹的速度快到了極點,他起飛的地方距離陰雪歌他們足足有兩千多里地,但是一個轉折后,幾乎是瞬間就到了眾人眼前。在除了聖人就無法瞬移的虛空靈界,這樣的飛遁速度。幾乎是巔峰金仙才能做到。

但是後面更有數十道遁光追得極快,那些人顯然不願意讓這道血虹遁走,他們同樣動用了仙符追殺而來,血光剛剛衝到眾人面前,後面的數十道遁光也到了跟前,並且漫天黑色的牛毛細針帶著刺耳的尖嘯聲呼嘯落下。不分敵我的籠罩向了陰雪歌等人。

「斗膽1幽泉怒嘯一聲,雙手一拍,大片水幕憑空而生,海嘯颶風聲中,數十重水幕帶著湍急的漩渦席捲而上,將所有的牛毛細針一把包裹了進去。

緊接著幽泉身體一抖,面色微微泛白,這些牛毛細針居然是一套低階金仙器,幽泉的水幕根本抵擋不住這些細針的穿刺。數十重水幕轟然崩塌,無數細針好似找到了目標,居然全部向她射了過來。

陰雪歌冷哼一聲,一名實力最弱的血海夜叉挺起胸膛昂然而上,用胸膛對準了漫天呼嘯而來的細針。

尖銳的牛毛針穿透了血海夜叉的身體,將他的身體打成了一個篩子。血海夜叉怪笑了一聲,身體崩解,然後在陰雪歌左手上的血色手鐲中悄然復生。原本實力就連下九品亞聖都不到的他。被殺了一次后,他的實力已經掉落到了元陸世界尋常鍊氣士的水平。

但是目標被擊殺。那些牛毛細針『心滿意足』的帶著擊殺目標后的歡喜之情,紛紛飛了回去。

血虹一收,一名身穿儒衫,渾身是血的俊美少年踉蹌著摔倒在陰雪歌面前,他眼珠子嘰里咕嚕的轉悠著,一把抓住了陰雪歌的衣衫前擺大聲叫道:「表哥。你來了?快快助我,我們發現了一座山腹中的隱秘大城,這些傢伙想要獨佔好處,想要殺我們滅口哩1

陰雪歌呆了呆,數十條追殺而來的遁光突然紛紛收斂。一群身穿黑色長衫,胸前了一柄血淋淋長刀,顯然出身同一個宗門的仙人紛紛顯出身形。

雲羅和尚皺眉大喝道:「血極魔刃宗,你們想要和我們大雷音寺翻臉么?」

黑蓮宗的圓真和尚笑容可掬的雙手合十,向那些血極魔刃宗的弟子笑道:「我佛慈悲,黑蓮宗圓真有禮了。諸位想要火併一場?貧僧不勝歡迎啊1

大覺寺明和、明覺和尚也紛紛報出自家名號,其他同行的仙人也紛紛叫囂出了自家的宗門所屬,一行百多人分別出身十幾家宗門,個個都是聖靈界根基雄厚、靠山強硬的宗門出身。

血極魔刃宗的一行人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就好像一頭狗熊好容易幹掉了所有的蜜蜂,興高采烈的撕開蜂巢,卻發現裡面沒有蜂蜜,只有一堆腥臭的牛糞一樣。

一名頭髮赤紅宛如鮮血的青年背著手走了出來,他看著陰雪歌,指著地上白衫少年冷笑道:「尚陽城白家弟子一行三百多人,被我們殺得只剩一個。你是他表哥……我們還有什麼好談的呢?」

陰雪歌笑了笑,一腳將那白衫少年踢飛了出去。他笑容可掬的說道:「我不是他表哥,你可以認為我是他祖宗!我非常討厭這種禍水東引,沒事挑起是非的混蛋了。」

被踢飛的白衫少年狼狽的在地上翻滾著,他張口吐了一口血,怨毒無比的向陰雪歌斜睨了一眼,然後嘶聲尖叫起來:「表哥,你難道就沒有一點兒親眷之情么?」

白玉子冷哼一聲,一尾巴抽了過去,將那白衫少年砸成了一團肉醬。

陰雪歌向紅髮少年笑道:「現在可以證明,我不是他的表哥了。」

紅髮少年皺著眉頭,逐次掃過了陰雪歌身後的一行雄赳赳、氣昂昂、巴不得大打出手的弟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大家都是大宗門出身……我血極魔刃宗,不願意招惹。那邊還有許多道友,一起過去商量吧。」

仗著自己一行人的實力,也仗著宗門出身,一行人毫無所懼的跟了上去。

在前方山嶺中,兩千多名聖靈界的仙人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十幾支隊伍,相互之間隔著遠遠的對峙著。

地上滿是鮮血,起碼有上萬具屍體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未完待續……R129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