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四十三章暗算(2)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10日 01:13 [字數] 349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條金光閃過,渾身籠罩在淡淡的金霞中,穿著一件紫色八卦袍,手持龍筋鳳羽製成的拂塵,頭上道冠、腳下雲靴、腰間絲絛、各種配飾不散發出恐怖仙力波動的少沅金仙志得意滿的出現在半空中。※%,

陰雪歌身邊站著的一個少年真仙突然身體一抖,大叫了起來:「那是水雲八卦衣,三萬年前本門隕落在虛空戰場的掌門大弟子身穿法袍,半步道器,能夠儲存穿戴者百倍仙力1

又有一個少年遊仙盯著那龍筋鳳羽製成,通體閃耀著水火二氣的拂塵咬牙道:「那是我嚴家祖傳的半步道器水火拂塵,可引動先天水火之力梗若是捨棄百年溫養之力,可以爆發出相當於尋常量法境界道尊的一擊……那可是等同百名巔峰金仙聯手的攻擊力1

陰雪歌身邊,黑蓮宗的圓真和尚也瞪大了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少沅金仙腳下的雲靴:「那靴子,是垢菩提靴,用大雷音寺鎮園之寶清凈菩提樹的一張樹皮製成,隱匿氣息,破空痕,穿著這雙靴子,就算是尋常道尊,也法跟蹤追擊,是護道保命的上至寶。」

一行人紛紛在這裡竊竊私語,這些寶物都是曾經在虛空戰場上隕落的聖靈界仙人留下的寶物,想不到這些寶貝,今天同時出現在了少沅金仙的身上。這些寶物動輒就是半步道器,依靠這些寶物的力量,少沅金仙在金仙境界,已然是敵的存在,就算是數十個金仙聯手圍攻,怕是也傷不到他半點毫毛。

少沅金仙修為強大、耳聰目明至極,他聽到了一行人的竊竊私語。不由得滿足的笑了起來。

他矜持的不往陰雪歌他們這邊看一眼,因為陰雪歌他們這邊都是一些年輕弟子,修為高的不過是二品真仙,是他少沅可以一指頭碾死的角色,有什麼好看的?

燦爛的笑著,少沅金仙向遠處正在鏖戰的虎笑道:「虎道友。大家停停手吧,少沅此次,有一番金玉良言,想要對諸位道友分解一二。」

虎等人都被起碼三倍於自己的敵人圍攻,早就已經是汗流浹背,一身仙力十去七八,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聽到少沅的叫聲,又看到自己的敵人速收手後退,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連同在場所有金仙迅速按下雲頭,落在了下方門人弟子組成的防禦大陣中。

飛行,對於一名金仙而言,飛行所耗的法力微乎其微。但是在虛空戰場,面對數倍於自己的敵人,任何仙力的消耗都是要謹慎計算的。所以虎他們一停手,就立刻落下地面以節省仙力。

迅速服下了幾顆速恢復仙力的仙丹,虎這才冷笑一聲。指著少沅金仙破口大罵起來:「少沅,你還敢拋頭露面?你可知道。你妙牝真丹宗,都為你的背叛付出了代價?」

少沅金仙冷哼了一聲,春風滿面的他突然變得陰鬱比:「少和我說什麼妙牝真丹宗,我之所以有今日,難道不是為了妙牝真丹宗么?我難道不是為了維護妙牝真丹宗的威名和利益,這才淪落如斯?」

站在少沅金仙身後不遠處的司馬晏輕輕的『哼』了一聲。他對於少沅金仙所謂的『淪落如斯』這個詞極其不滿。在他看來,少沅金仙投靠司馬一族,這是他佔了天大的便宜,他居然敢說這是『淪落』?

少沅金仙回過頭來,向司馬晏陪了個笑臉。這才板起臉,向虎呵斥道:「虎,看看我身上的各種寶物,再看看我的修為。我投靠了司馬聖族,就有了這樣的造化,這種幸運,你們也能有。」

「背叛宗門,做狗么?」一名白髮蒼蒼,渾身是血的金仙仰天怒嘯:「少沅,你要做狗,別拉著我們。」

少沅金仙憤怒的指著那老人咆哮起來:「老不死的,你們留在宗門中,不一樣是給宗門做狗?有什麼區別?有什麼區別?還不是聽人使喚,還不是隨意人差遣?」

怒吼聲中,少沅金仙將拂塵插在衣領里,細嫩如玉的雙手一拍,輕輕向前一推,就有數百團拇指大小五彩雷光緩緩射出。雷光飛行的速度極慢,卻直接跳過了虛空,來到了虎的身前。

虎臉色一變,一塊龜甲刀盾憑空浮現,放出一圈烏光將他裹在裡面。那些雷球附著在烏光上,就聽得『砰』的一下悶響,就好像火堆中竹子爆裂的響聲一樣沉悶輕微,但是虎那塊上品金仙器級的盾牌轟然粉碎,緊接著渾身衣衫被炸得稀爛,隨後虎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他的皮膚被形的雷勁炸碎,皮膚下半寸厚的肌肉也隨之粉碎。身上皮肉厚實的地方還好,像是手掌、頭部這些地方,已經露出了金燦燦的骨頭。鮮血不斷從粉碎的血管中噴出,嘩啦啦的落在了地上。

上千金仙齊聲驚呼,萬分震驚的看著少沅金仙。

他們坐鎮虛空靈界,彼此之間都是老熟人,誰有幾分底牌,誰的實力強,這都是心中有譜的。少沅金仙固然是巔峰金仙,但是在底蘊上距離虎還是差了一線。兩人如果做生死斗,虎絕對會重傷后斬殺少沅。

但是現在,少沅金仙如此輕描淡寫的一擊,居然重創了虎?

「你1虎艱難的開口說道:「你的修為,不對勁。」

少沅金仙微微一笑,矜持的抬起頭來看向了天際的浮云:「我的修為?我為妙牝真丹宗兢兢業業、嘔心瀝血數年,卡在金仙瓶頸已經有數百萬年不得寸進。但是投靠了司馬聖族,我一步登天,距離道尊境也不過是半隻腳的功夫。」

他低下頭,看著虎等人冷笑道:「同樣是當狗,我為什麼不選狗糧文那一家?」

滿場嘩然,聖靈界的仙人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堂堂少沅金仙,妙牝真丹宗在虛空靈界的代表人物之一,居然會寡言廉恥到這種程度。

這種話。只要是稍微有點自尊心的人,都不可能說出來吧?但是他不僅僅說了,而且還這麼做了。

好些平日里就和妙牝真丹宗不對付的宗門弟子開始大聲抨擊、嘲笑少沅金仙,各種污言穢語宛如潮水一樣噴出。混雜在人群中的妙牝真丹宗弟子則是一個個低頭不語,有麵皮薄的人一張臉變得通紅,就好像塗上了一層血。

笑容可掬的少沅金仙臉色驟然陰沉下來。他看著朝自己不斷咒罵的眾人,輕聲冷笑道:「不識抬舉,那也就不要怪我不講同道之情了。這是你們自找的,要麼死,要麼就去挖礦吧。」

站在少沅金仙身後的司馬晏微笑道:「說起挖礦,這些仙人倒都是一把好手。那些平民辛辛苦苦幹上十年開採的礦石,這些人一天功夫就能挖掘出來。所以,盡量抓活的吧?」

少沅金仙輕哼一聲,右手一揮。四面八方數司馬聖族的戰士同時大吼一聲,狠狠一腳跺在地上。

『咚』的一下,地動山搖,好些座山峰被踏得稀爛,這些戰士跺腳時產生的氣浪衝上天空,頓時方圓百萬里內再一絲雲彩。數飛禽從極遠處的山林中騰空飛起,被滔天的煞氣嚇得亂飛亂叫。

遠處有遁光激射而來,又有數千名實力相當於金仙的高階亞聖趕來增援。少沅金仙和司馬晏相對一笑。同時發布了進攻的命令,與此同時。少沅金仙抓起水火拂塵,在頭頂狠狠的劃了三圈。

地面上數的精銳士卒宛如烏雲一樣騰空而起,密密麻麻的向陰雪歌他們衝殺了過來。這些士卒的數量是如此巨大,以至於陽光都被遮蓋住了,天地間一片陰沉昏暗。

陰雪歌長吸了一口氣,他舉起十方超度。法力不斷湧入其中,回頭向幽泉低聲說道:「看準機會,頂不住了,就帶所有人離開。」

幽泉點了點頭,眸光向身邊的那些熟人轉了一圈。這附近就有幾條大河奔騰洶湧。藉助這裡的水脈,幽泉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帶走近千人。

轉瞬間,司馬一族的龐大軍隊就將陰雪歌他們的陣型淹沒,浩浩蕩蕩的大軍從四面八方奔襲而來,數攻擊幾乎是同時打在了陰雪歌他們的八門金鎖陣上,大陣順勢而動,將幾支攻過來的敵人捲入了大陣中徹底絞殺。

血肉橫飛,殘肢斷臂漫天飛舞,雷光、火光漫天亂射。大規模戰陣中,什麼神通秘法都不好用,大家使用的都是攻擊的雷法,或者殺傷範圍大的火系法術。雷霆亂閃,火光奔涌,除此之外也只有幽泉掌控的十幾條大河化為滾滾波濤,在空中肆意沖刷,這是戰場上唯一的水系法術。

陰雪歌在一片血雲包裹下四處橫衝直撞,數血海生靈跟隨著他瘋狂咆哮殺戮。一個又一個敵人被窮盡的血海生靈硬生生的纏死,他們的精血又讓這些血海生靈變得加強大。

短短一刻鐘功夫,陰雪歌站統過十萬,上萬名血海生靈的氣息驟然高漲,瞬間就突破到了真仙境界。漫天都是血淋淋的光芒亂射亂打,有血色雷霆不斷在敵軍密集處爆炸開來,將大片敵人炸得粉身碎骨。

混戰中,八門金鎖陣內,一隻手突然一揚,一隻三尺三寸長,通體碧綠色的短戈帶著一條綠火紫煙,『哧溜』一聲激射而來,正好命中陰雪歌的后心。

陰雪歌悶哼一聲,這支短戈輕輕鬆鬆的,一擊將他身體洞穿。

大片綠氣滲入傷口,劇毒在傷口內急速蔓延。陰雪歌身體一僵,眼前一黑,腦子裡頓時一片空白,狼狽的從空中一頭栽倒下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