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三十三章血仇(1)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02日 19:35 [字數] 33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瘴氣升騰,雜草叢生,歪歪斜斜的雜木從崖壁上探出頭來,一些不知名的草蛇盤繞在雜木上、草叢中,『嘶嘶』的噴著蛇信子。

眼前的峽谷頂部只有十幾丈寬,但是有上千丈深,尤其是峽谷底部越來越寬,逐漸寬度達到了一里左右。從陰雪歌所在的方位向前,這條山谷綿延上百里,內部深邃、蜿蜒,大白天的這裡也見不到什麼陽光。

這裡的天地靈氣幾乎為零,而且瘴氣瀰漫,對修鍊者而言這些瘴氣有著極大的害處。就算是金仙長年累月居住在這種環境中,沒有絲毫雜質的金仙之軀也會被污染,造成不小的麻煩。

「很好的藏身之處。」

陰雪歌想到了上次蘇葵躲藏的洞穴,看來妙牝真丹宗還真的在虛空靈界布置了不少這樣的安全據點。

白玉子張開嘴,黑色毒氣大口大口的噴進了山谷中。山谷內本身就瘴氣瀰漫,濃郁的黑霧纏繞四周,這些黑色毒氣完美的融入了原本的霧氣中,絲毫不用擔心被人發現。

陰雪歌拎著十方超度,陰沉著臉快步闖了進去。盻珞、青蓏跟在陰雪歌身後,同樣氣鼓鼓的滿肚子火氣。盻珞面頰鼓起,身後不斷有長尾巴影子晃來晃去。青蓏乾脆捲起了袖子,拎著一柄大斧頭,一副去殺豬場挑選大肥豬的架勢。

山谷不長,百多里而已,在這一片深山中,這條山谷算是很渺小的存在。只用了小半刻鐘,陰雪歌就來到了山谷的盡頭,一眼看到了高崖下泉水不斷湧出的泉眼,浸泡在泉眼中的幽泉,以及坐在一旁大石上,指著幽泉嘰嘰咕咕的蘇葵。

這個該死的傢伙,居然沒死?

陰雪歌悄步靠近了蘇葵,絲毫沒有警惕心的蘇葵正貪婪的看著幽泉,低聲的笑罵著:「小丫頭,你這護身的玄冰神通還不錯,嘿嘿。不過遲早有你好受的,等少爺的長輩破開這層該死的冰塊,少爺非要把你擺布得生不如死。」

好些陰-褻不堪入耳的話從蘇葵嘴裡噴出,陰雪歌心頭怒火熊熊燃燒,頭頂已經有白氣冒了出來。幽泉身上那條紫金色的繩索是這樣的刺眼,蜷縮在玄冰中紋絲不動的她小臉變得慘白慘白,柔弱得就好像暴風雨中的一朵小白花。

蘇葵還在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陰雪歌咬著牙,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蘇葵嚇得怪叫了一聲,身體一抖想要跳起來。但是陰雪歌十方超度上**出大片仙光瑞氣,他運足力氣,狠狠的給了蘇葵一擊。

血花四濺,血光刺目。蘇葵的半截身體被十方超度打得稀爛,但是陰雪歌在盤嶺衛見過的那一張仙符當即帶著濃郁仙光噴涌而出,懸浮在蘇葵的頭頂,一朵蓮花從仙符中噴出,化為點點清澈的靈液不斷的注入蘇葵的身體。

蘇葵的身體極快的癒合恢復,一股可怕的力量當面襲來,陰雪歌竭盡全力想要站穩腳跟,但是這股無形的力量推著他不斷的向後倒退。他的雙腳摩擦地面,在堅硬的岩石上硬生生摩擦出了兩條一寸深的痕。

「該死的東西。」

陰雪歌怒視那張仙符,不愧是大家族出身,蘇葵體內的保命仙符,只是散發出的餘威都讓他無法反抗。他惱怒的祭起十方超度,再一次傾盡全力的激發了十方超度的可怕力量。

十方超度變成了一團光,一團火,一團毀滅一切的混沌能量。

一聲轟鳴,這團光落在了仙符上,虛空扭曲了,時間崩潰了,仙符四周的空氣劇烈的波動著,仙符放出的霞光支離破碎,甚至仙符自身都裂開了幾條不起眼的痕。

『擦』聲中,仙符轟然坍塌,十方超度也受到仙符崩解的反震力量,化為一道青光反彈回來,正好擊打在陰雪歌的胸膛上,打得他一口血噴出老遠,胸前肋骨頓時碎裂了一大片。

深吸一口氣,四周崖壁上無數的雜木、雜草紛紛放出強大的青木生氣,融入了陰雪歌的身體,幫他恢復肉體的傷勢。撕裂的肌肉蠕動著開始癒合,斷裂的骨骼自行對準,骨質開始重生。

強忍著胸前的劇痛,接住反彈回來的十方超度,陰雪歌大步衝上前去,一把掐住了身體只恢復了大半,依舊頭破血流,顱骨上都還有著兩條清晰裂痕的蘇葵。痛得眼前發黑的蘇葵撕心裂肺的尖叫起來:「救命,救命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埃」

一聲怒吼,一側山崖上的山洞中,五條金色流光激射而出。氣色好了不少的少沅金仙用一團祥雲裹住了脫落的下半身,帶著無邊煞氣沖了出來,怒氣衝天的盯著陰雪歌。

蘇方、蘇元則是手足無措的看著蘇葵,他們同時大叫了起來。

「放下蘇葵,什麼都好商量1

「小賊,你敢傷蘇葵一根頭髮,你……」

蘇方剛剛發出威脅,陰雪歌已經一把抓住蘇葵的右肩,五指一用力,強行將他的胳膊撕扯了下來。鮮血四濺,蘇葵痛得一聲大吼,頓時昏迷了過去。

將蘇葵的肩膀丟棄一旁,陰雪歌往嘴裡塞了幾顆恢復法力的靈丹,拎著十方超度看著少沅金仙等人連連冷笑:「好了,現在大家都冷靜點。」

「冷靜?」蘇方跳著腳大吼起來:「你讓我們怎麼冷靜?」

又是一聲慘嚎,陰雪歌不動聲色的抓住蘇葵的一隻耳朵,將他一把扯了下來。將這塊耳朵好似丟垃圾一樣遠遠丟開,陰雪歌看著蘇方很快意的笑著:「現在大家能冷靜下來了么?」

蘇方、蘇元同時閉上了嘴,少沅金仙向前飄了幾步,恰好擋住了通往泉眼的道路。他雙手結成法印放在小腹前,不動聲色的看了看重傷的蘇葵,冷冷的一笑:「蘇葵體內,有本門長老賜下的救命仙符。木道人,你能破掉那張仙符,不是依靠你自己的力量吧?」

陰雪歌舉起十方超度晃了晃,點了點頭:「沒錯,這是十方超度,我手上威力最大的寶物。」

少沅金仙深深的看了一眼造型古樸、奇特的十方超度,神識迅速繞著十方超度轉了幾圈,卻沒能看出任何的端倪。他沉默了一陣,低聲咒罵了一句『該死的普聞禿驢』,然後強擠出一絲笑容,齜牙咧嘴的向陰雪歌說道:「蘇葵不僅是我真丹宗嫡傳門人,更是本門老祖蘇老祖最寵愛最看重的子弟。」

陰雪歌舉起了手中的蘇葵,五指緊扣他的脖子連聲冷笑:「所以我才綁架他做人質啊!你們真丹宗可真有趣,這麼看重的精英門人,身邊居然連個護衛都沒有?」

少沅金仙和蘇方、蘇元等人無比鬱悶,他們惱怒的看著陰雪歌,只恨得連連咬牙。不是他們不注意蘇葵的安全,實在是這山谷隱秘如斯,外人怎可能找得到?他們根本就沒想到,陰雪歌居然能夠在一個月內找到這裡來。

在他們的計劃中,他們是要等少沅金仙恢復一定戰鬥力后,這才用幽泉做誘餌,將陰雪歌引出來。但是他們這裡還在幫少沅金仙療傷呢,陰雪歌居然不請自來了。

而且蘇葵也實在是無用到了極點,他的修為和陰雪歌大致相當,身上還有各種長輩賞賜的寶貝護體,居然這麼輕鬆就被人生擒活捉,一下子就把主動權讓給了陰雪歌。

搖晃了一下手上緊扣的蘇葵,陰雪歌冷聲道:「放開幽泉,我帶著蘇葵離開三萬里后,自然會釋放他。」

少沅金仙沉默了一陣,很不甘心的問道:「如果我不答應呢?」

陰雪歌舉起十方超度,狠狠的砸在了蘇葵的腦袋上。這一次他沒動用法力,但是十方超度堅硬無比,蘇葵的腦袋被砸得頭破血流,一塊顱骨都被砸得凹陷了下去。他看著少沅放聲大笑:「不答應,我就弄死蘇葵然後離開。幽泉若是有事,我滅了你真丹宗滿門為她報仇就是。」

少沅金仙咬著牙,看著陰雪歌怒喝道:「你能滅我真丹宗?」

陰雪歌手中十方超度驟然放出一絲玄而又玄,好似超越了一切時間和空間跨度的神異氣息。他看著少沅金仙冷笑道:「普聞菩薩沒給你說過么?我第一次進玉螺仙城,已經向他說過,我是空渺道祖的傳人。我得到空渺道祖的一部分傳承,這柄十方超度,就是道祖親自煉製而成。」

少沅金仙眼珠一翻,差點吐血。蘇方、蘇元和另外兩個金仙,同時放聲咒罵陰險狡詐的普聞菩薩。陰雪歌是道祖傳人?該死的禿驢啊,他這是把真丹宗往死里坑。空渺道祖,那可是聖靈界傳說中的存在,真丹宗的開山祖師,當年都在空渺道祖的道場聽過講,而且他連進入道場的資格都沒有,只能跪在道場大門外,和一群不入流的仙人混在一起。

「空,空渺道祖?」少沅金仙結結巴巴的看著陰雪歌連聲苦笑:「普聞賊禿害我,難怪那天在玉螺仙城入口處,本門的幾個弟子事後都失蹤了,肯定是他做了手腳。他有意讓我們真丹宗,冒犯道友您啊1

陰雪歌陰沉著臉看著少沅金仙:「廢話少說。放人,還是不放?」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